正文卷 第八十九章 再提婚事(求粉红票)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八十九章 再提婚事(求粉红票)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八十九章  再提婚事(求粉红票)

    这时刻,王府的婢‘女’们,开始忙着给‘女’郎们挡上屏风。

    四面屏风一挡,陈容便是松了一口气,刚才众人目光灼灼,害得她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,拿起几上的酒杯,小小抿了一口,一边这般抿着,她一边瞪着屏风后,身影模糊的王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殿‘门’处喧嚣一片,众士人纷纷站起,便连王弘也站了起来,笑着迎出。

    陈容一怔间,旁边的陈微,低低的,欢喜地叫道:“啊,他来了。”因为紧张,她的声音直颤抖着。

    冉闵来了?

    陈容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透过屏风,她只能看到那个大步而来的模糊身影,灯火飘摇中,他高大的身影如一座山一般高大伟岸。

    在王弘地陪伴中,冉闵一边沉声说着话,一边大步向前走去

    不一会,他便在陈容的前一排塌几上坐下。

    饶是冉闵已经坐下,众士族也还围着他不放,喧嚣声中,恭敬地示好中,陈公攘站了起来,他朝着冉闵深深一揖,朗声道:“南阳安危,系于将军。将军能够前来,我南阳众人,实在是欢喜啊。”

    陈公攘德高望重,他一开口,众人便是一静。

    在大伙地注视中,冉闵笑了笑,他的声音有点疲惫和沙哑,“公何必多言?”

    陈公攘哈哈一笑,道:“是,是,何必多言,何必多言?将军早就心中明了。”他广袖一甩,返回自己的塌几坐好。

    这时刻,陈微向着陈容一凑,低低地说道:“阿容,我的心跳得好快。”

    陈容盯着那个高大轩昂的男人,笑了笑,慢慢说道:“姐姐,慌‘乱’没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陈微轻应了一声,她喃喃说道:“可我就是慌着。他上次见我时,我表现不好,也不知他会不会再也不喜欢我了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陈容是无法回答的,她也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她只是望着冉闵身侧,见跟在他身边的人中,并没有孙衍那秀美颀长的身影,

    心中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这时刻,有身份的贵族已来得差不多了。乐声中,婢‘女’们开始穿‘花’般入内,在众人的塌几上,摆好酒‘肉’。

    在给陈容和陈微的塌几摆酒‘肉’时,围着她们的屏风,不可避免被移开。

    陈容刚刚抬头,便与陈微一道,迎上了冉闵扫来的目光。灯火通明中,他的目光如刀如电,只是一眼,陈微便下意识地一缩,小脸羞得通红。至于陈容,也被他的目光盯得一凛。

    转眼,屏风再次移上,男人也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只见位置在主塌上的王弘,突然端着酒,大步走到冉闵旁边,他毫不客气的手一扬,说道:“备塌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声应诺中,两个仆人搬着他的塌几,摆在了冉闵的对面。

    王弘坐下后,举起酒杯朝他一晃,笑道:“这一次若不是有将军的二千人马,王弘已死在莫阳城了。救命之恩,没齿难忘,请饮此杯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仰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冉闵哈哈一笑,他端起几上的酒,也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把空酒杯朝着几上一覆,冉闵盯着王弘,突然问道:“却不知,那慕容恪为何一定要得到七郎的人头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小,一时之间,无数颗脑袋,嗖嗖嗖地转过来,原本喧闹的大殿,也是一静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在倾听着他们的对话。

    王弘却是一笑,他淡淡地说道:“他心‘胸’狭小,输不起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议论声四起。

    冉闵也诧异地问道:“输不起?你怎么会与他打过‘交’道?”

    王弘笑而不答。

    见他不愿意回答,冉闵再次哈哈一笑,他给自己和王弘各斟了一杯酒,道:“来,再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他们在这里喝着酒,主塌上的王仪,却是眉头微皱,他朝冉闵不屑地瞟了一眼,向左右问道:“七郎怎与这个两姓匹夫如此‘交’好?”

    仆人们一怔,好一会,一直跟随着王弘的那中年士人,才轻声应道:“七郎为人,向来我行我素,公何必管得太多?”

    这句话有点不客气,王仪朝那中年士人瞪了一眼,见他虽然低着头,却毫不畏惧,不由哼了哼,道:“只是一个胡儿奴仆,七郎与他‘交’好,没的有辱身份。”话是这样说,他的声音还是放低了不少,自始至终,都没有让冉闵听到他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这时刻,满殿的士族们,开始举着酒杯游走在大殿里。喧嚣热闹中,陈公攘却一直坐在自己的塌几上。

    他前面的冉闵和王弘,这时已携手走出。

    在众人地招呼声中,陈公攘笑容可掬,却一直都没有向王仪走去。一个仆人凑到他身后,低低说道:“郎主,为什么不去跟王公说一说?”

    陈公攘与一个士族家长对饮了一杯后,温和回道: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那仆人一怔,他朝着陈容的方向望了一眼,道:“昨晚时,郎主不是应了陈元的所求吗?此刻七郎不在,王仪身边无人,阿容那小姑子也来了,正好提一提啊。”

    陈公攘放下酒杯,他徐徐说道:“王索,你收了陈元多少粮栗?”

    那仆人王索一惊,转眼他慌‘乱’了,支支吾吾一阵后,他轻声回道:“是一匹绢。”

    陈公攘点了点头,温和地说道:“你新娶了一房小妾,少了‘花’销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十分温和,可那王索已是汗流如注,他白着脸,颤声说道:“王索不敢,郎主,王索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急急的,苦巴巴求饶的目光中,陈公攘依然温和着,他和和气气地说道:“刚才王七郎不是给阿容那小姑子送了盆清水吗?说明他把这小姑子视为囊中物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再提把阿容送给王仪,不说王仪不会收,便是那七郎,也会对我们陈府记恨在心。子术那人,目光短浅了,‘性’格也急躁了,他的话,以后不要听了。”

    王索闻言,忙不迭地应道:“是,是是,郎主所说甚是。”

    这时,王仪已然站起下塌,他一走动,各家家主都围了上去。陈公攘也举起酒杯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仆人王索望着他的背影,再次伸袖拭了拭额头上的汗水,表情依然惴惴。

    他们的对话,坐在角落里,还隔着几个塌几的陈容和陈微,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陈微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,她再次向陈容靠了靠,望着她,不安地说道:“阿容,你说我呆会见到冉将军,可与他说什么的好?”

    这时刻,她已把隔着自己和陈容的屏风移开,也把塌几向陈容移了移。

    陈容对着陈微求助的眼神,笑了笑,这笑容有点假。

    她垂下双眸,摇头说道:“我不知。”

    三字一出,陈微有点生气了,她急急说道:“你不是他知已么?怎会不知?”陈微的声音一落,陈容便盯向她,严肃地告诫道:“阿微,知已两字,可不是随便说出的。我与冉将军,男‘女’有别,地位有差,怎么着也成不了知已。你这样说,不但于冉将军,便是于我,也是清名有损。”

    陈容的语气中,含着少有的认真和坚持,陈微不由一怔。转眼,她红了眼眶,抿着‘唇’,恨恨地说道:“便是你不说,我也知道怎么与他说话的。”说罢,气呼呼地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陈公攘的声音从一旁传来,“阿微。”

    陈微一听,迅速地转过头去,应道:“在。”

    “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微应了一声,颤抖着站起,她刚把屏风移了移,也不知想到了什么,右手一伸,突然扯住了陈容的衣袖。

    她扯着陈容,眼巴巴地瞅着她,求道:“阿容,一道去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陈容很爽快地点了点头,应声站起。

    两‘女’移开屏风,跟在了陈公攘身后。

    喧嚣中,人流如‘潮’中,陈公攘踱着方步,慢慢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当走出殿‘门’,来到台阶下,人流稀少的地方时,陈公攘摇了摇头,向陈微叹道:“这婚姻大事,本来是长者商议决定。你们小辈,见一见也是无妨。不过这冉闵‘性’同草莽,又来去匆匆的,我做伯父的,也只能与他一道,没了礼数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说话时,陈微小脸红得要滴出血来,她双‘腿’有点软,连忙扶着陈容,一边向前挪,她一边低如蚊蚋地应道:“是,一切由伯父决定。”

    陈公攘没有回头,听到她地回答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走了十几步,陈公攘脚步一转,向着左侧那排房屋走去。

    那房屋中,也是灯火通明,人来人往,仆人们在对上陈公攘时,齐刷刷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陈公攘踱着方步,跨入了一个堂房中。

    堂房中空空如也,陈微本来紧张得连呼吸都屏住了,一见这空房子,不由失望地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口气有点大,陈公攘不由回头向她看来,他望了她一眼,徐徐说道:“一个士族‘女’郎,当举止雍容,见事不‘乱’才是。”

    这是教训了。

    陈微连忙福了福,低低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灯火中,一脸恭顺的她,眉眼间的期待和‘春’意,依然掩也掩不住。

    陈公攘望着这样的陈微,不由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他的眉头转眼便舒展了,陈微便没有注意到这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陈公攘大步走到左侧首位的塌几,他缓缓坐下后,广袖一甩,道:“去请冉将军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仆人大步离去时,陈公攘又叹了一口气,在陈微不解的,紧张地注视中,他无力地说道:“如此荒唐,哪是娶妻?胡儿家奴出身的人,就是没个轻重。”

    对陈微来说,只要陈公攘没有悔意,她便满足了,当下她轻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,她一眼瞟到站在角落里的陈容,便叫道:“阿容,你且伴我身侧。”

    陈容轻应一声,向她走来。

    陈微的叫唤,引得陈公攘转过头来,他盯着陈容,突然说道:“你便是阿容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福了福。

    “上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碎步走近,在离陈公攘只有三步远的地方才停下脚步,她低着头,一颗心七上八下地任由陈公攘打量着。

    陈公攘盯她半晌,温和地说道:“阿容啊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陈公攘的目光和表情都十分慈祥,“你与王七郎,可已‘私’定终身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陈容立马应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自己回答得太干脆冷情,陈容的脑袋都垂到‘胸’口了,她轻声说道:“七郎那样的男人,怎么会与阿容‘私’订终身?”

    陈公攘点了点头,温声说道:“你明白这一点就好。阿容,那伯父问你,他对你,可有过暗室之欺?”

    暗室之欺?那就是问王弘有没有占过她的便宜了。

    陈容的小脸嗖地一红,她不由想到了那一‘吻’,还有那两次搂抱,不过她的口中,依然是恭顺而小心地回答着,“七郎乃端方君子,怎会欺人于暗室?”

    陈公攘听到她地回答,神‘色’不改,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慢慢地再次问道:“那阿容你,可愿意服‘侍’于他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陈微在一侧不由小小地惊叫出声。叫声一出,她便以袖掩嘴,只是双眼睁得滚圆,瞬也不瞬地盯着陈容,盯着陈公攘。

    陈容脸‘色’不改,她只是低着头,回答的声音依然恭顺,“七郎虽好,阿容却是不做他人之妾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一出,陈微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五个长年跟随在陈公攘身侧的得力助手,这时也转过头,认真地盯向了陈容。

    陈公攘沉‘淫’了一会,长叹一声,“你这孩子,恁地天真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已失去了与陈容‘交’谈的兴趣。刚刚挥手令她退下,‘门’外传来一个清朗的说话声,“郎主,冉将军到了。”

    陈公攘呵呵一笑,从塌上站起,道:“请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一落,冉闵已大步跨入。

    就在他进来的那一刻,陈容向后退出一步,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这次的冉闵,明显比以前要瘦了些。可饶是消瘦着,他那俊美的,立体的五官,那明亮如刀锋的眼神,也散发着咄咄‘逼’人的寒光。他一跨入,整个堂房的空气便似一空,一种威压伴随着森森杀戮之气‘逼’人而来。

    陈容倒好,她知道这只是他无意识放出来的威压,前一世时,比这更可怕的气势她都经受过,也就没什么感觉。可站在她前面的陈微,俏脸已是一白,便是陈公攘和那几个仆人,也是气势被夺,虚了几分。

    以贵族自诩,连司马皇室也不放在眼中的晋人贵族,最是讨厌这种使自己显得拘束和胆怯的威压了,这一点,便是陈公攘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头,缓缓站起。

    似乎站起,他才找到那种足以与冉闵抗衡的底气,他表情恢复了雍容,笑道:“冉将军?请上塌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他的语气还是有着僵硬。

    冉闵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这气氛有变,事实上,他沙场多年,看到他而脸不改‘色’的人,只有那么几个,他早习惯了。

    在陈公攘地招呼声中,他哈哈一笑,大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长袖一甩,径自在陈公攘的对面塌几上坐好,冉闵伸手端起几上的酒壶,仰头牛饮一番后,举袖拭去嘴边的酒水,盯着陈公攘,笑道:“陈公此次见我,为了何事?”

    他如刀锋般的目光,瞟也不曾瞟向陈微,便似根本就不知道,这房中还有‘女’郎。

    陈公攘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慢慢饮下后,才温言说道:“听说将军今晚又要离开南阳城了?”

    “陈公好灵通的消息,不错,前方战事繁忙,冉某实在脱不开身。”

    陈公攘笑了,他呵呵说道:“战事再是繁忙,身为大丈夫,也不能不要香火。冉将军,身逢‘乱’世,我也顾不得那个虚礼了。因不知道将军这一去何时能回,我想问问将军与我陈府联姻之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右手一挥,道:“阿微,上前见过冉将军。”

    陈微颤声应了下,红着脸慢慢挪到了陈公攘身边,挪到了冉闵身前。

    冉闵朝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点头道:“这个小姑,我见过。”

    陈公攘呵呵一笑,双手一拊,朗声说道:“将军马革裹尸,是个痛快人。阿微,你为冉将军奉上一杯茶,冉将军,这个便是阿微,她的父亲是陈元陈子术,她虽是一个庶‘女’,可一直是放在陈子术的嫡妻身边娇养,陈子术没有嫡‘女’,她的身份等同于嫡‘女’。你若是愿意,便留在南阳几日,‘抽’空完了婚事如何?”

    陈公攘朗朗说着话时,不断地皱着眉头,说话的语气,也不时的有点僵硬。没有办法,他实在觉得这不像是嫁‘女’儿,倒像是送‘女’儿给对方做妾。他平生见过的场面无数,还真没有见过这种儿戏的婚姻之事。

    陈公攘说完后,一个仆人便端了一杯茶,放到了陈微身前的几上。陈容双手捧过,红着脸,脚步虚软地向冉闵走去。

    还没有见到他时,她的‘腿’就是软的,心也慌‘乱’得无以复加,可不知为什么,现在见到他的人,她直觉得自己像活过来了一样,虽然紧张着,可涌出心头的,更多是亢奋,是期待,是爱慕,是恨不得匍匐在他脚前的倾心相许。

    陈微来到冉闵身前,她姿态美妙地盈盈一福,手中茶杯捧过头顶。仰起头,她秀美的脸上因‘激’动,而红‘艳’‘艳’的,她双眼明亮的,痴痴地望着他,轻声说道:“冉将军,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声音绵绵,眼神脉脉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