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九十二章 贵妾?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九十二章 贵妾?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九十二章  贵妾?

    就在这时,王弘的声音悠悠传来,“卿卿,你一见我,便哭得这般伤心,若让他人瞅见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陈容开‘门’的动作便僵住了。

    她慢慢地收回了手。这一点她刚才也思量到了,只是后来被王弘气糊涂了,忘记了

    陈容转过身,盯向王弘。

    对上他可恶的笑容,陈容嗖地上前一步,把马鞭鞭柄再次抵上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抵得有点紧,令得他不得不抬起头。

    陈容狠狠地瞪着他,压低声音命令道:“王弘,我命令你想个说辞,把你我的关系掰清”

    见他脸上的笑容依然可恶,陈容再次把鞭柄向上顶了顶。转眼,那粗糙的金丝,便把他白净修美的喉结处划出一个小小的血点。

    随着一滴血珠沁了出来,陈容的心一软,手中的鞭柄,便向后移了移。

    王弘正瞅着她。

    正静静地瞅着她。

    那目光,有点奇异,陈容一对上,莫名的心虚起来。她垂下双眸,避开他的视线,嘟囔一句,“反正你又不可能娶我。”

    王弘悠悠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长叹声中,他广袖一甩,缓步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转眼,他那白净的手,握上了‘门’柄。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回头看向愣愣地望着他的陈容,四目相对,他那清澈之极,高远之极的眼眸中,‘露’出一抹伤感。

    这伤感,很轻微,似有似无,可不知为什么,对上这样的眼神,陈容心中的愧疚达到了极点。她张了张红‘艳’‘艳’的小嘴,本能地想要安慰他,可话到了嘴边,却想着与他这般厮缠下去,自己就真没有退路了。便嗖地一声转过身,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叹息声幽幽响起。

    寝殿中,一缕极温柔,极绵软,极伤感的音线响起,“原来,阿容并不爱我啊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中,带着一种穿越了亘古的寂寞和失落,似乎陈容并不爱他这个事实,令得他极痛心,极失落,极感伤。

    陈容明明知道身后这个男人聪明绝顶,也知道他早就对自己的意图心思‘洞’察分明。可这一刻,却还是低低地回道:“不,我动心了。。。。。。可对你王七郎动心,会使我万劫不复”

    ‘吱呀’一声房‘门’轻轻打开的声音传来,转眼,那道颀长的,白衣胜雪的身影,便离陈容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听着那渐行渐远的脚步声,陈容嗖地一声转过头去,眼睁睁地望着他,望着他,望着望着,她的小嘴已抿成了一线

    王弘一出‘门’,挤了一院落的人,便同时转头,瞬也不瞬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一袭白袍的他,宛如风中‘玉’树,笑得极高远,极清淡。

    他便这般含着笑,广袖一甩,施施然离去。

    转眼间,他坐上了马车,转眼间,他带着众仆离开了陈容的院落。

    陈容望着那筹拥着他马车离去的众人,总觉得有一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当平妪向她急急走近时,突然听到陈容惊叫一声,咒骂道:“该死他什么都没有说我明明要他把关系掰清的”

    平妪呆了呆,见到陈容小脸上泪迹俨然,连忙把房‘门’关上,冲上前来。

    她扶着陈容的双臂,小心地问道:“‘女’郎,怎么啦?”

    陈容呆呆地转过头来,见到是平妪,她的小嘴越来越扁,突然的,她‘哇——’地一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哭泣,陈容一边扑入平妪的怀中。她无助地抓着平妪的衣袖,喃喃说道:“妪,我不要喜欢他,我不要喜欢这个男人“

    平妪见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大惊,连忙拍着她的背,问道:“‘女’郎是指王七?”

    陈容胡‘乱’点着头,哽咽道:“是他是他,这个男人我一点也不懂,他又有那么高贵的身份,妪,我不要喜欢上他。”

    哽咽到这里,陈容啜泣声一止,她慢慢地离开平妪的怀抱,低着头,以衣袖拭去泪水,陈容喃喃说道:“妪,刚才我听到他说,‘原来,阿容并不爱我’,听到他那么叹息,‘胸’口好生难受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压在‘胸’口上,瞪着大眼望着前方,低低说道:“孙衍说得对,我这样的人,爱不起,也输不起。。。。。。我已输过一次了,这一次,我绝不能再沉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低,含糊其辞的,平妪不由好奇地问道:“‘女’郎说什么呀,我没有听清。”

    陈容自是不会解释,她低头走出几步,把马鞭挂上墙壁,坐在‘床’塌上,愣愣地发起呆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“砰砰砰”地撞‘门’声传来,转眼间,一群人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们看到愣神的陈容,同时叽叽喳喳地说着,“阿容,王七郎为什么会来看你?”

    “阿容,你便是为了他而去莫阳城赴死的吗?”

    “阿容,我虽然也爱慕七郎,然而我不如你,我万万不愿为他赴死的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此起彼伏,吵吵闹闹的声音,差点把屋顶也掀翻了。

    陈容抬头盯着这些‘女’郎们,慢慢地低下头,伸手撑着额头。她闭上双眼,头痛地想道:他不但没有把我与他的关系掰清,我,我还把真话都说出来了。。。。。。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在众‘女’地追问,好奇的目光中,陈容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望向她们,摇了摇头,声音沙哑地说道:“不,我不是为情赴死,我只是为了恩义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堪堪一落,陈茜已哧声笑道:“少来了,你的脸上还有泪水呢。王七郎这么来一下,你都喜得失魂落魄的,还好意思说不是为了情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‘性’格温柔的陈氏‘女’郎轻声说道:“阿容此举,只怕连琅琊王氏也会惊动。也许王家人思来想去后,会愿意以娶妻之礼,迎娶陈容为贵妾呢。”

    这是陈容的身份,能享受到的最大的礼遇

    因此,那‘女’郎此言一出,众‘女’都静了静。

    半晌,陈琪喃喃说道:“以娶妻之礼迎之?”她望向陈容,目光中第一次流‘露’出一抹妒羡。

    毕竟,她自己虽是南阳陈氏的嫡‘女’,可如果是她配王七,也只能为妾,也就最多是个贵妾。

    陈容对上了众‘女’变得羡慕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勉强一笑,低声说道:“我说了,我不是为他,我是为了恩义。”

    自然,这一句话,没有半个人听得进去。

    陈容暗叹一声,又说道:“琅琊王氏何等‘门’第?我万万高攀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广袖一挥,喃喃说道:“姐姐们请出吧,阿容实是累了,想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等众‘女’反应过来,便这般和衣连鞋地倒在‘床’塌上,侧身背对着她们。

    众‘女’郎没有理会她的逐客,径自叽叽喳喳地议论着。直过了大半个时辰,才络续离去。

    她们一走,外面马车已是川流不息,这一次,是各府‘女’郎纷纷送上请贴,邀请她参加她们的冬日宴,诗会还有什么琴赛。

    陈容一律推拒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她刚刚梳洗完,一个仆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,“阿容可在?郎主有召。”

    陈元要见?

    陈容嗖地站了起来,她反‘射’‘性’地按了按‘胸’口,轻声回道:“稍后。”

    她转过身,冲到寝房中伸手便去摘马鞭。

    可手一按上鞭柄,她便是轻叹一声。慢慢地收回手,陈容从‘抽’屉中掏出一把金钗出了‘门’。

    一个从平城跟来的婢‘女’见状,上前一福,“‘女’郎?”

    她望着陈容,用眼神询问是不是要跟去。一大早,平妪便与尚叟一道,去处理那些店铺的事了。现在陈容的旁边,只有这个婢‘女’。

    陈容摇了摇头,抿着‘唇’,提步跟上了那仆人。

    现在冬寒渐深,太阳挂在天上,也透着一种湿寒。陈容望着四周落得光秃秃的树丛,暗暗忖道:再过两个月,又要进入‘春’天了。

    在她四下张望时,那仆人朗声说道:“‘女’郎,请进吧,郎主在里面呢。”

    陈容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来的这地方,是阮氏的院落。

    陈容缓步踏入。

    李氏正站在台阶上,她见到陈容入内,睁大眼盯了她一阵后,转头低低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一会,陈容走到了台阶下,她福了福,低头轻声说道:“阿容见过伯父,伯母。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是李氏,“阿容啊?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抬起头,吸了一口气,踏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堂房中,陈元正坐在主塌上,他的旁边坐着阮氏。

    陈容瞟了瞟,见四周除了仆人外,并没有陈微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收回目光,朝着陈元和阮氏福了福,低低地问了一声好。

    主塌上的陈元,一直盯着她在打量,见她施完礼,点了点头,朝右边的一个塌几指了指,温和地说道:“阿容啊,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伯父。”

    陈容温驯乖巧地再次一福,低头碎步走出,轻轻地坐在那塌上。

    陈元收回打量的目光,轻咳一声,问道:“阿容,你去了莫阳城?”

    陈容轻声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把经过详细说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低着头,把跟陈公攘说过的话,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刚刚落下,陈元便是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他没有开口,一旁的李氏已是尖声笑道:“真真可笑,你一个‘女’郎,会为了什么恩义去赴死?你别把我们都当成傻子”

    她瞪着陈容,声音高昂,命令道:“这其中必有隐情,你马上给我说出来”

    陈容离开塌几,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低着头,声音坚定地说道:“并无隐情。”

    李氏尖笑起来。

    在她的笑声中,阮氏摇了摇头,她轻声说道:“阿容,我们都是‘女’人,你有什么事,何必对长辈都瞒着?”

    陈容一怔,她抬头看向阮氏,诧异地问道:“瞒着?什么事我要瞒着?”

    阮氏笑了笑,不等她开口,站在一侧的李氏已经尖笑道:“还有什么事?定是你已有了某个男人的孩子,左右都没有退路,索‘性’与那人一道赴死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声音一提,尖声问道:“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陈容一呆,转眼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她没有看向李氏,而是转眸望着阮氏,轻轻说道:“阿容还是不是‘女’儿家,很容易‘弄’清啊。伯母若是不信,大可一查。”

    她一个‘女’郎,竟然主动要求别人验身。

    阮氏怔忡间,李氏尖声说道:“真真不知羞耻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陈容差点失笑出声:她们可以肆意冤枉自己,却说自己用事实证明的想法是不知羞耻。这思路,还真是怪异。

    陈容没有理她,她依然用那种明澈的,理直气壮的眼神望着阮氏。

    阮氏转头看向了陈元。

    这时,陈元轻咳一声,他长叹道:“阿容,你一个‘女’郎,竟有为情赴死的勇气,了不得啊。只是,”他声音一转,颇为语重声长地说道:“此事你不但瞒着长者,还用假话来瞒骗我们。哎,要不是水‘露’石出,伯父当真不知。陈容你说起谎言来,那是炉火纯青啊。”

    陈容垂下目光,等他说完后,她低低应道:“阿容惭愧。”

    嘴里说着惭愧,可那表情,哪里有什么惭愧的样子?陈元失望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再次长叹一声,倾身向前,盯着陈容,徐徐说道:“阿容,你痴慕于王七郎,还愿意为他赴死。这等情意,真是感天动地。”

    他咳了一声,抚着下颌长须,笑得好不慈爱,“伯父这一次叫阿容来,是想告诉你,我已派人向王府提亲了。”

    嗖地一下,陈容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在她的盯视中,陈元笑得满脸‘春’风,“幸好琅琊王氏的王仪也在南阳,伯父已请人把你的事情告知于他,令他们王家,便在南阳城中,以娶妻之礼迎你为贵妾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看向陈容的眼神中,已是施恩般的得意,“阿容,以你的出身,能攀上琅琊王氏,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份。你跟了王弘后,定会与他们一道回到建康。到了那时,你可要恪守‘妇’道,温驯行事,不可惹恼了王府中人。不过你大可放心,到得那时,伯父我,还有你三哥,都是你的臂助。不管出了什么事,我们都会站在你这一边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突然长叹一声,喃喃说道:“王弘身边,尚无妻妾,你若是已经怀上了他的儿子,那可多好?那可是琅琊王七的长子啊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中尽是惋惜,似乎,陈容未婚先孕,被世人指责,在王府中再难抬起头来做人的事不值一提,似乎,她只要有了这个孩子,他便会有了更多的,可以与琅琊王氏提要求摆条件的筹码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