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九十四章 冉闵掳人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九十四章 冉闵掳人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九十四章  冉闵掳人

    先送上第一更,粉红票344的加更章节会在九点半左右送来。大伙稍侯。嘿嘿,继续求粉红票。每涨四十票,便会加更一张三千字的章节,多涨多更哦,我会努力码字的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请贴一会就准备好了,陈容坐上马车,向府外走去。

    一出府‘门’,陈容便把车帘掀开,向陈微的院落张望。那院落大‘门’是开着的,可里面却十分安静。陈容瞟了一眼,见那院落里忙活着的仆人,都是低头行走,大气也不吭一声。

    望着这一幕,陈容的嘴角,浮起一抹冷笑来。转眼,她的眼前一阵恍惚,这样的景象,前世时她也是经历过的,当时,陈微也是这般失落着,她也是这般冷笑着。可到头来,笑到最后的人,并不是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容马上收起了心神。

    院落内外,到处都是一片雪白,这几天,那雪便没有停过,一直飘啊飘,大地早被染得一片银白。

    道路一阵泥泞,一片狼藉,处处都是车印。两侧的树木,光秃秃地挂满积雪,有时马车行驶的声音大了些,便有一层厚厚的积雪掉下来,重重地砸在马车顶上。

    太冷了。

    陈容把车帘拉起,还是冷得直搓双手。她连忙猫着腰靠近火炉,伸手取着暖。搓了两把手后,她想起外面驾车的尚叟,便从两个小炭炉中选一个,顺手递了出去,唤道:“叟,暖暖手。”

    外面,传来尚叟呵呵的笑声,“不用不用,‘女’郎,老奴要驾车,可腾不出手来呢。”他笑得特别开心,满脸的皱纹都绽放开来。与平妪一样,他总觉得‘女’郎自从南迁后,真是懂事太多太多了,实令他老怀大慰。

    马车中,陈容应了一声,把火炉拿回。

    这时,马车出了陈府,驶入了南阳街道中。

    出人意料的是,街道中很热闹,除了衣衫褴褛的庶民更多了些外,贵族们的马车,也穿梭着来去。

    尚叟望着这一幕,笑呵呵地说道:“‘女’郎,大伙都在享受太平呢。”

    陈容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街道泥泞,积雪时深时浅,马车走不动。时不时的颠覆中,马车几次都向一边偏去,差点撞到了旁边的车辆。

    陈容伸出头去,唤道:“叟,慢点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”

    尚叟欢快地应答声中,一个清朗的男子声音传入了陈容的耳中,“听说冉闵将军回南阳城了?”

    另一个男音回道:“是啊,昨晚回来的。呵呵,这雪一下,我心中就安了,现在冉将军也回来了,我这心啊,可真放到肚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闲适放松的言论,陈容笑了笑,缩回了头。

    她的马车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,马车来到了南街。

    自从在这里买了一些店面后,陈容每每上街,都会到这里来转一转。望着那些紧闭的‘门’户,她的心中,都会有一种富足感。

    陈容掀开车帘,盯着一家又一家的店面,过了一会,她轻快地唤道:“叟,停一下。”

    尚叟应了一声,马车一缓。

    陈容低头,正准备跳下,突然的,一个熟悉的,低沉雄厚的声音传来,“陈氏阿容?”

    几乎是这声音一出,陈容便给僵住了。

    她慢慢的,慢慢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在抬起头,看向来人那一瞬,她那清‘艳’的小脸上,已挂上了一抹矜持的,疏离的微笑。

    望着来人,陈容微微福了福,低眉唤道:“见过冉将军。”真是的,才听到有人在谈论他,这么快便遇上了。

    出现在她面前的,正是冉闵。与以往不同,这一次他也坐着马车。

    他目光灼灼地盯了陈容一眼,转头盯向马车夫。

    那马车夫,生得五大三粗,铜铃大眼,一看就是个悍将。冉闵的眼神一甩,他马上明白了意思。当下嘿嘿一笑,驱着马车,向陈容的马车靠来。

    陈容这车,本来是停在路侧,靠向店面的。那马车转眼便靠了过来,紧紧地挤着它。

    冉闵这时又看向了陈容。

    他朝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眼,又望着她不知不觉中抿紧的小嘴,还有那红‘艳’‘艳’的,含着戒备的小脸。

    望着望着,他低笑出声,“小姑子,你我都肌肤相亲过,好不容易再遇,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?”

    刷地一下,陈容脸孔涨得通红,她抬起头来瞪向冉闵。

    在对上这张俊美无畴,不怒而威的面容时,她的目光游移了,陈容咬紧‘唇’,沉声说道:“将军请慎言”

    语声倔强。

    冉闵还在盯着她。

    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,盯着她,半晌,他轻叹一声,问道:“小姑子,你说说罢,我是怎么得罪你的?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苦笑起来,低沉磁‘性’的声音中充满了好笑,“每一次见到你,你都这样怒不可遏,一脸怨气地望着我,我每次也都要问你一遍,可总是得不到答案。”

    他显然心情很好,那双黑不见底,闪动着‘阴’烈的火焰的双眸中,少见的温柔着,清澈着。

    他那俊美的,轮廓分明的脸孔上,也带着淡淡的笑容,这笑容与往不同,它有着放松。

    这样的冉闵,并不常有。

    陈容只是望了一眼,便迅速地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冉闵还在望着她。

    陈容尽量把面容放得温和些,她低眉敛目,轻声回道:“你没有得罪我。”

    冉闵哈哈一笑,他伸手朝着马车车梁重重一拍后,几乎是突然的,右手朝她一伸,笑眯眯地说道:“既然不曾得罪,那阿容可愿意与我一游?”

    他的大手伸到了陈容的面前。

    那粗糙修长的大手,带着属于他的体温,便这样摆在了陈容的眼前。

    他望着陈容,目光中,有着她从来不曾见到过的专注。。。。。。隐隐的,似乎还有执着?

    见陈容迟疑,冉闵低沉有力的声音轻轻传来,“小姑子,你不是恼我吗?既然恼了怨了,为什么不靠近来,揍上一顿,”他目光瞟过挂在马车内壁的马鞭,继续‘诱’‘惑’,“便是甩上几鞭,也可以痛快些。”

    这话,真的很‘诱’‘惑’很‘诱’‘惑’。

    这话,真地真地说到了陈容的心坎上。

    她嗖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瞪大了眼。媚眼恶狠狠地瞪着,用眼神杀着这个男人,陈容问道:“当真?我可以揍你一顿,打你几鞭?”

    几乎是她的声音一落,两个大笑声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放声大笑的,除了冉闵,还有那个车夫。

    那车夫笑得乐不可支,他一边用力地拍打着车辕,一边朝着冉闵叫道:“将军将军,看来这‘女’郎恨你入骨啊”

    冉闵也是笑得甚欢,他眯着‘阴’烈的双眸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陈容,说道:“小姑子刚刚都说过我不曾得罪你的,怎么一转眼就忘了?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想到,自己脱口而出的话,使得这两个大男人不顾体面的放声大笑,惊得四周行人不停驻目。她咬着‘唇’,转头便想要尚叟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冉闵右手一探。

    他手这一探,直是迅如闪电。准确的,力道十足地锁住她的左臂后,他手轻轻一提,竟把陈容这么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子猛然腾空,陈容大惊,不由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的冉闵,还在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他一边笑着,一边提着陈容,轻轻巧巧地把她拿出了马车——这动作难度很大,可他愣是轻轻巧巧地做到了。

    转眼,身材窈窕修长的陈容,便被他举婴儿一般给提到了自己的马车中。

    他‘阴’烈的,如暗夜火焰的双眸,瞅了一眼脸‘色’苍白,瞪着自己说不出话来的陈容后,眯了起来,笑容满溢。

    只是笑了一声,他便转向尚叟,俊脸一沉,命令道:“你自行回府”

    一个久经沙场,杀人无数的将军,这么沉着脸说话,便是饱学儒士也会胆寒,何况尚叟只是一个平凡的老仆?当下他脸‘色’一白,不由自主地连声应道:“是,是是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他一边驱着马车,急急离去。

    一直冲出了十几步,尚叟才从惊魂中苏醒过来,他心下担忧陈容,连忙回头望去。

    可他望到的,却是那辆绝尘而去的马车。望着那马车,听着那马车中不时传来的男子大笑声,‘女’子低语声,尚叟彻底傻眼了。

    冉闵举着陈容,把她放在身边,把尚叟吓走后,便对还在大笑着的车夫喝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那车夫响亮地呼啸一声,应道:“是,将军大人”

    马车驶动。

    冉闵回头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这时的她,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她呆呆地望着冉闵。

    冉闵含笑望着她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陈容咬着‘唇’,压着怒火叫道:“姓冉的,我还是一个小姑子呢。你,你怎么能这么不管不顾,便把我从马车中给掳了过来?你,你这叫无耻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堪堪落下,外面又是一道洪亮的笑声传来。那车夫呼哨一声,怪叫道:“对对对,骂得好,冉将军确实有点无耻”

    车夫叫到这里,似乎说上了瘾,又怪叫一声,嘎声笑道:“‘奶’‘奶’的,我家将军马上掳人无数,可掳‘女’郎,这还是第一次,无耻啊太无耻了”话一说完,他右手使劲地拍着车辕,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被那车夫这么一掺合,陈容义正词严地指责,顿时变成了打情骂俏。陈容大怒,她回头朝那车夫的宽背狠狠瞪了一眼,转头看到冉闵还在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自己,不由向他也瞪了一眼,低声吼道:“放我下车”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