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九十六章 谁欺负了谁?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九十六章 谁欺负了谁?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九十六章  谁欺负了谁?

    粉红票384的章节奉上,嘿嘿,双倍粉红票时间,继续求票啦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台阶上,陈微坐在塌上,任由寒风把她的脸吹得红通通的,正望向陈容。在陈微的身后,是一字排开的婢‘女’和仆人。

    好些日子没有看到陈微了,陈容发现,她的下巴更尖了,脸‘色’也苍白着,憔悴着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陈容呆了呆,她发现,陈微看向她的眼神有点空‘洞’,有点茫然,看这样子,莫非她不是来兴师问罪的?

    一边寻思,陈容一边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的陈容,头发凌‘乱’,嘴边还有干涸的血迹。来到陈微身前时,她福了福,轻声道:“姐姐稍侯,阿容沐浴后再来见过姐姐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陈容越过陈微,径自朝房中走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”

    陈微的喝声低哑无力。

    陈容站住了,她没有回头,只是轻声说道:“刚才阿容不慎摔了一跤,仪态全无,请姐姐允许我沐浴更衣。”

    她这番解释,是‘精’心思量过后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陈微没有心情听这些,她只是瞪着陈容,坚决地说道:“不必了,我不想等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站起身来,来到陈容的身后。

    陈容见她站在自己身后,却不动作,也不说话的,只这般瞪着自己,不由有点发寒,她强笑回头,唤道:“姐姐?”

    陈微苍白着脸,瞪着她说道:“到屋里说吧。”见陈容怔住,她又说道:“为什么站着不动?”

    陈容朝四周担忧地望着自己的仆人看了一眼,想了想,转身朝房中走去。

    陈微紧跟在她身后,她一跨入房中,长袖一带,便把房‘门’重重关上。

    听着那关‘门’声,闻着陈微有点急‘乱’的呼吸,陈容不安地想道:刚才那一幕,不可能这么快就传到她耳中了吧?

    就在陈容胡思‘乱’想之时,突然间,身后传来‘扑通’一声响。

    陈容回过头去。

    这一回头,她瞬时呆了傻了,愕愕地望着跪在地上,苍白着脸,倔强地抿着‘唇’,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陈微,陈容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陈微直通通地跪在地上,抬头盯着陈容,在对上陈容清‘艳’妩媚的小脸时,她咬了咬‘唇’。

    这一咬甚重,转眼间,她的嘴上血丝沁出。

    陈微盯了陈容一阵后,突然重重磕了一个头,嘶声说道:“阿容,你放过我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陈容的惊愕也罢,呆怔也罢,都消失了,她冷冷一笑,低喝道:“阿微,我不曾招惹过你”

    前一世,她或许谋过她的幸福,可这一世,她没有主动做过任何事没有

    她的话,陈微一点也听不进,她又朝着陈容重重磕了一个头,径自嘶声说道:“阿容,我爱慕冉将军啊。自从第一次见到他,不,从听到他的名字,看到他的画像起,我就爱慕他。我每天晚上做梦都梦见他,每天吃饭都想着他。阿容,我这一生,只求与他相守了,你为什么要出现?为什么要引起他的注意?为什么?”

    最后一声,已是嘶吼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一阵小小的魂‘乱’。

    陈容朝‘门’口望了望,转向陈微,抿着‘唇’,压低声音说道:“阿微,这些话你跟我说了没用,你爱慕冉将军,就去找他,去告诉他啊”

    依然的,陈容的话,陈微一句也没有听进,她继续嘶哑的,自顾自地说道:“阿容,你已经有了王七郎了,求求你了,你就放过冉将军吧。你去告诉他,你一点也不喜欢他,你便说,你跟王七郎有过肌肤之亲了,已**于他了,你去这样说,他一定不会再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,她的语气加重了,声音也凝滞了。直到这时,陈容才知道,她说这么多,为的便是最后一句

    这时的陈微,一边说,一边继续磕着头,转眼间,额头便是一片铁青。

    滔滔不绝地把话说完后,陈微终于抬头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这一看,她对上了坐在塌上,自顾自地斟着酒,喝着酒的陈容。

    自己都跪下了,都磕头了,她竟然还这样

    一时之间,无名怒火熊熊而起,无边的愤怒伴随着杀机,袭卷而来。

    就在陈微气得浑身颤抖时,陈容瞟了她一眼,冷冷地说道:“阿微,你凭什么以为我应该为了你的幸福,去自毁名节?你以为你跪下来,向我磕两个头,我就应该把自己的未来,幸福,人生都毁了,去成全你?”

    陈容的脸‘色’铁青,看向陈微的眼神中,也尽是愤怒和厌恶,她放下酒杯,腾地站起,右手朝外面一指,低喝道:“滚出去听到没有,你给我滚出去”

    陈微没有想到,陈容会比自己还在愤怒,她呆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呆呆愣愣的时候,陈容嗖地冲上前来,她把跪在地上的陈微手臂一扯,把她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她把陈微向外推去。

    这些动作,陈容做来迅速而果断,让陈微猝手不及,再说,陈容毕竟是习过武的,那力道大着呢。只是转眼,陈微便被她重重地推到了‘门’口旁。

    呼地一声,陈容把房‘门’打开,把陈微重重一推。

    陈微一个踉跄跌出了房‘门’,在婢‘女’们惊呼着扶住时,房‘门’‘砰’地一声大响,陈容愤怒的咆哮声从‘门’里面传来,“陈氏阿微,杀人不过头点地,欺人不可太过甚你给我滚——”

    听着里面传来的咆哮声,望着陈微那铁青的额头,两个‘女’郎的仆人,面面相觑起来。她们都给搞糊涂了,这情况,到底是谁欺负了谁啊?

    在仆人们的目光中,一直‘精’神恍惚的陈微,却安静下来,她静静地望着陈容紧闭的大‘门’,双‘唇’抿成一线,转身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她们一走,平妪立马上前两步,凑到房‘门’处,低声说道:“‘女’郎,阿微走了。”

    半晌,‘门’内才传来陈容疲惫的声音,“走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平妪见她愿意回话,接着问道:“‘女’郎,刚才怎么回事?我们怎么听到叩叩叩磕头的声音?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平妪等了一会,见始终没有声音再响,摇了摇头,走了开来。

    一天时间转眼便过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空放睛,积雪开始溶化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气侯是最冷的,陈容缩在房中,‘床’前摆着几个炭盘,被子也盖了两‘床’,可她还是冷。

    从昨晚起,她便一直这般冷着。

    前世时,她就知道,冉闵一直是个有着‘激’情的人。可当有一天,他的‘激’情是面对着她时,她就无法平静了。

    昨晚在梦中,一时是王弘那眯着眼睛,无比温柔的声音,一时是冉闵哈哈大笑,任由她咬着他的画面。

    拥被呆坐了良久,陈容垂下双眸,冷冷一笑,声音沙哑地对自己说道:“想这么多干嘛?这两个,你都不应该想的。陈容,时不我待,你要抓紧时间找个合适的了。”

    以前,她还不曾这么急迫过,可这次不知怎么的,她想起冉闵的态度时,突然的,为自己的清白担忧起来。。。。。。她真怕有一天,那两人哪个心血来‘潮’,戏耍之下,让外人看到她衣裳不整的样子,让她回头无路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容红着脸,胡‘乱’甩了甩头,然后纵身下塌,唤道:“妪,妪,给我洗漱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”平妪见陈容的声音,终于恢复了清朗,显得很高兴,回答她时,那语气也是明快而清亮的。

    平妪给她梳发时,尚叟的声音从‘门’外传来,“‘女’郎,今天还要不要到王府去,持贴求见王七郎?”

    陈容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好半晌,她抿紧‘唇’,忖道:当断不断,反受其‘乱’,明知那个男人自己配不上,为什么还要放任自己?要是真沉下去了,岂不是如上世一样,陷入无边苦海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果断说道:“不用了。”三个字一出,她的眼前一涩,那张俊美高远的脸,那受伤失落的表情再次浮现。

    陈容恨恨地甩了甩头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这时她已洗漱一新,在平妪的帮助下披上狐袍,陈容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院落中,纵使阳光照着,那积雪还是很厚,踩在上面滋滋地作响。

    陈容一步一个脚步,慢慢顺着院落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她走上了昔日的林荫道。不过这时刻,两旁光秃秃的树干上,挂满了积雪,上面也是一片狼藉,脚印处处。

    陈容一路走来,遇到的仆人婢‘女’,全都好奇在向她张望着。

    不过,拐过这条林荫道,拐入‘花’园中的小路时,便安静了些。

    风一吹来,越发冷得刺骨,陈容走了这么小半个时辰,已冷得受不了了,她犹豫一阵后,转身返回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清朗平和的声音从树林中传来,“子润这话说得过火了,我虽然没有见过你家族妹,可她一弱质‘女’流,敢于胡人围城时入城赴死,实是可倾可佩。再说,也许正是她自己所说的,是为了恩义,而不是为了‘私’情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长叹一声,感慨地说道:“不管是为了恩义还是‘私’情,这样的‘女’郎,太罕见了,若是她愿意,我就想娶她为妻”

    陈容听到这里,脚步一僵,不知不觉地放轻步伐,躲到了一棵高大的榕树后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还是得申明一下,不管这本书的背景如何,噱头如何,它就是一篇狗血的言情剧,此是其一。

    其二,我不擅长写宅斗,再加上这本书的字数也就是个七十来万字,写到‘女’主结婚时就会结束。这样一说,大伙应该明白了,这本书的主题,就是重生‘女’主的寻嫁之路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