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九十七章 又遇七郎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九十七章 又遇七郎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九十七章  又遇七郎

    奉上粉红票424的加更章节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树林中的人安静了会。

    转眼,陈三郎的哧笑声传来,“张项,你的胆子不小啊,这样的‘女’人也想娶,难道你不担心,她嫁了你后,因为思念情郎而日日以泪洗脸?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嘿嘿一笑,晒道:“不过真说起来,你的身份与她的身份,倒是匹配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入耳,陈容便嗖地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她睁大双眼,想透过那重重树木看到那人,可又哪里看得清?

    张项的声音平平和和地传来,“我相信,她那样的‘女’郎,如果对他人有情,定不会同意嫁我,如果她愿意嫁我,尽是已经想明白想透彻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陈三郎已哈哈一笑,道:“你倒是会自宽自解。”

    ‘滋滋’的脚步踩在雪堆上的声音传来,两人离陈容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慢慢的,陈三郎的声音,在离她只有十五步不到的地方传来,“好了好了,不说‘女’人了。张项,自被羞辱后,我那些昔日‘交’游甚游的同伴,连影子也没有看到。只有你还来一下。哎,古人说,患难见真情,昔日我们老是说不到一块处,没有想到,真有了什么事,还是你这人靠得住。”

    张项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们所走的地方,是离陈容十五步远的一条湖边小路。此时小路上积雪深达小‘腿’,两人走得很慢。

    陈容悄悄伸出头去。

    站在左侧的,正是陈三郎。伴着陈三郎的,是一个十**岁的青年,这青年一张长方脸型,五官端正,肤‘色’棕黑,一双大眼相当有神。

    他长得也很高,站在陈三郎旁边,虽然没有他白净俊朗,可那‘挺’直的腰背和健康的肤‘色’,却把显得酒‘色’过度的陈三郎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陈容的目光转向他的衣着,这么冷的天,他也穿着狐裘,可仔细看的话,能够看到裘衣的袖口处和衣领处,有磨损的痕迹。

    他应该就是张项了。这样的长相,身家,还有气质,正是她一直想要寻找的寒微士子啊

    陈容睁大双眼,望着他和陈三郎越去越远。直到他们消失不见了,她才开始返回。

    不过放睛了半天,傍晚时,天空又开始飘雪。

    对南阳城人来说,下雪实是苍天的庇护他们,一时之间,本来有点不安的众人,重新欢笑起来。便是陈府中,也是笙乐喧天,陈公攘和他的朋友们,大白天的便带着歌伎,开始踏雪长歌。

    这些与陈容无关。

    这半天时间,她想了又想,都找不到与那个叫张顶的士子接触的机会——这点很无力,父兄不在,她一个‘女’郎,真是连与异‘性’相识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嗟叹了一会,陈容决定找点事来打发时间。于是她唤来尚叟,坐上马车,准备去看她的那几个店面。

    就在她掀开车帘,踏上马车时,一阵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一个婢‘女’的声音从院‘门’外传来,“阿容在么?”

    陈容一怔,应道:“在。”

    四个婢‘女’踏入院‘门’。走在最前面的,正是一直跟随在阮氏左右的那个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来到找她的,会是阮氏的人,一瞬间,陈容紧惕起来,她跳下马车,道:“可是夫人有事吩咐?”

    为首的那婢‘女’轻蔑地盯了一眼动作轻浮的她,漫不经心地福了福,说道:“今天晚上,南阳王府有宴。如今‘女’郎已是南阳城的知名之人,夫人要我来说一声,请‘女’郎早做准备,及时赴宴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她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望着四‘女’浩浩‘荡’‘荡’离去的背影,陈容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平妪走到她身后,不安地问道:“‘女’郎,可是南阳王他?”

    陈容摇了摇头,低低说道:“她们对我这么不客气,应该不会有诈。”

    现在时辰已经不早了,既然有宴,她得抓紧时间沐浴更衣了。

    二个时辰后,天空暗了下来。只是积雪处处,映得那夜‘色’都明亮了几分。

    陈府里外,灯笼处处,火把飘摇。

    陈容的马车,开始缓缓地驶出府第。本来,她是应该跟随在陈元身后的,可等了又等,都不见有人前来。陈容只好坐上马车,自行出发了。

    天空中,还飘着大片大片的雪‘花’,透过雪‘花’,前方的灯火飘摇而闪炼。

    尚叟一边吆喝着,一边对马车中的陈容问道:“‘女’郎,这没有请贴,若是被拒之‘门’外,那就太扫颜面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掀开车帘,一边打量着四周的景象,和来往的车辆,一边回道:“真被拒之‘门’外,陈元也会大丢颜面,叟无需担忧。”

    她张望了一会,便发现来来往往的马车极多,竟似是南阳城中的权贵和出名的人物,都在赶向南阳王府。

    这让陈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一放松,陈容便拉下车帘,靠着车壁休息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马车晃了晃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容睁开眼,直起腰问道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尚叟的声音从外面传来,“前方的路被‘女’郎们挡住了。”不等陈容再问,一阵‘女’子的欢呼声,尖叫声传来。扑天盖地的喧闹中,一个‘女’子如痴如醉地叫道:“七郎,七郎,既已出行,何不‘露’出面容,让我等一醉?”

    她这个‘醉’字,用得极妙,一时之间,十几个‘女’子同时嘻笑着叫道:“对呀对呀,快快‘露’出你的面容,让我们醉醉。”

    “七郎,日日思君不可见,今日得见不谋面,太无情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七郎,请容我等一观。”

    “格格格格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笑声如‘潮’中,尚叟笑道:“‘女’郎,是王七郎来了,他的马车被众‘女’拦在了中间呢。”

    陈容轻轻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慢慢掀开车帘,朝前方望去。

    就在她抬眸时,王弘的马车车帘也掀了开来,在众‘女’的尖叫声中,他那俊逸高远的面容,飘然若仙的白‘色’身影,出现在陈容的眼前。

    天空中,雪‘花’飘落,大地上,白茫茫一片,他一袭白袍,这般含笑望着众人,一时之间,陈容只觉得天空上那颗最为璀灿的星星,降落了凡间。

    他永远都是这样,不管出现在何时,何地,便会让人眼前一亮,眼前一清,便会让人觉得,这世界,真是如梦如幻般美丽。

    陈容望着他,望着他,垂下双眸,双手绞动着,低低说道:“这样如‘玉’如月的郎君,我竟然还敢动心?”声音中,含着嘲讽。

    她果断地伸出手,拉下了车帘,对尚叟唤道:“走另一条道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尚叟应了,驱着马车,转入了一个巷道中。

    二刻钟后,陈容的马车,来到了南阳王府外。

    南阳王府,建得十分的气派豪华,那大‘门’有城墙那般高,巨大的大理石,在雪光是散发着威严和壁垒森严的光芒。

    陈容望了一眼站在大‘门’两侧,持枪而立的护卫,对尚叟说道:“别犹豫了,上前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的前面,排着数十辆马车,当轮到她时,已过了一刻钟。

    一个护卫恭敬的声音从外面传来,“何家‘女’郎?请奉上名贴。”

    尚叟陪了一个笑脸,道:“我家‘女’郎是随郎主来的,只是落在后面。。。。。。”不等他说完,那护卫已高声喝道:“名贴”

    尚叟一噎时,陈容的声音从马车中传来,“叟,我们回吧。”

    尚叟犹豫了,他对着四周张望而来的目光,陪着笑脸嘿嘿笑了一遍后,转向那护卫说道:“那,我们走了?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青年士人走到了护卫身后,朗声问道:“这位陈府来的‘女’郎,可是陈氏阿容?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四周便是一静。

    陈容也是一怔。她听出来了,这青年士人的声音有点熟悉,当下透过车帘缝一望,才发现,眼前这青年士人,可不正是那个与陈三郎‘交’好的张项?噫,他怎么会在南阳王府中?

    陈容沉默时,尚叟在一旁应道:“是,我家‘女’郎便是陈氏阿容。”

    那护卫一怔,向后退出一步,响亮地说道:“陈氏阿容啊?自是可以入内的。请。”

    尚叟应了一声,驱动马车时,陈容掀开了车帘。

    一袭蓝紫相间的衣裙,长相‘艳’美动人的陈容,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都在向她打量时,陈容的目光,看向了那青年士人张项,她朝着他嫣然一笑,正准备开口,却见张项目光一转,瞬也不瞬地盯向了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嗖嗖嗖,所有的目光,都盯向陈容的身后。

    陈容愕愕回头,她还没有看清来人,一辆马车已驶到了她的旁边,同时,一个清润的,如流泉般动人的声音传来,“阿容也来了?一道走吧。”

    正是王弘的声音

    一片鸦雀无声中,陈容慢慢抬头看向王弘。

    她对上的,是他浅笑着的俊美面容。此刻,那张项就站在王弘的后侧方,两张脸是同时出现在她的视野里的。

    目光瞟过正抬着头,仰慕地望着王弘的张项,这一刻,陈容不由自主地暗叹着:在这个男人的面前,只怕所有的男人,都如土‘激’瓦狗般庸俗

    暗叹了一番后,陈容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刚刚收回,刚刚转向王弘,那清润动听的声音,便在耳边低低响起,“阿容在看谁?目灼灼似贼也”声音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