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九十八章 有情无情王七郎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九十八章 有情无情王七郎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九十八章  有情无情王七郎

    粉红票464的加更章节奉上。双倍粉红票时候,四月最后两天,各位的粉红票千万不要留着省着,一定要给了媚公卿啊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他竟然靠得如此之近

    陈容反‘射’‘性’地一缩,一转眸。

    这一下,她对上了无数双灼亮灼亮的目光,以及‘女’郎们瞪大的,恨恨的眼神。

    百忙中,陈容还不曾忘记瞟向那张项。

    此刻,张项正在看着她和王弘,他的眼神中,隐隐有着赞扬。这是一种看到才子佳人的赞扬。

    陈容的心中格登了一下:这天下间的士子千千万,以她寒微的身份,已经被玷污的名声,能不介意的,只怕只有眼前这个叫张项的陌生人了。虽然这人她一转眼,便忘记了长相,虽然人家也许只是说着玩笑一下,可她总得努力一回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容转头瞪向王弘。

    王弘正浅笑着望着她,不知不觉中,他的马车与她的马车已经前排,她与他之间,隔不到一臂远。

    瞪了王弘一眼,陈容就在马车中福了福,清亮地,充满敬意地说道:“劳七郎询问,阿容身体康健,中午还吃了两碗饭呢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一落,一个‘女’郎已是迫不及等地笑道:“我就说嘛,七郎根本是有话问她,才不是亲近她呢。”

    与那‘女’郎一样,四周灼亮紧张的眼神,这时都松懈下来。

    陈容见状,大为满意。她转头再次看向王弘。

    再一次,她对上他似笑非笑,似是温柔,又似是嘲‘弄’的眼神。

    对上这眼神,陈容躲闪了。她低下头,就在马车中,向他匆匆福了福,转向尚叟唤道:“叟,走吧。”

    马车驶动。

    陈容的马车,顺利地进入了南阳王府。

    前面是漫长的车队,后面也有车队跟上。陈容打量着这青石板路,强迫自己不要回头。

    这条青石板路并不宽,只可容两辆马车并行。当陈容专注地盯着前方,耳朵却是竖起,听了又听,都没有听到那熟悉的声音,准备拉下车帘时,她的眼角,瞟到了那辆与自己并行的马车——可不正是王弘?天啊,他怎么这么快就甩开包围跟上来了。

    在陈容睁大了眼,愣愣地扫向王弘的马车时,这个俊美高远的男人,也含着笑再次向她靠近来。

    他望着她,笑得甚是温柔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可以把人溺毙的温柔。陈容心脏猛地一跳,不过才一下,她便果断地转过头,伸手拉向车帘。她刚刚做出这个动作,那清润如泉,动听之极的声音,悠悠而来,“掰得很清啊。。。。。。卿卿,见到如意少郎,目光灼灼,真类贼也。莫非,你又想说情深了?可我这旧人,便就此扔下么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幽幽说道:“卿卿好狠的心”

    陈容掀向车帘的动作一僵。

    她含笑的嘴角,也是一僵。

    她呆住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,陈容才动了动,她僵硬地转过头去看向他,在对上他那幽幽的目光时,她清‘艳’的脸上,闪过一抹愧疚和一抹狼狈。

    王弘便是这样,纵有恶语,也是温柔说出。可那份量,却一点也不轻。

    他这话,分明是指责她当日,说爱他的话太虚伪。。。。。。可他的声音太动听,目光太幽然,一时之间,涌出陈容心头的,只有无边的愧疚。

    可转眼,那愧‘色’便一扫而空,只见陈容瞪着他雪白的衣襟处,盯着那繁复‘精’美的衣襟,低声回道:“你,你又不能娶我”

    静了静。

    不一会,王弘低而‘诱’‘惑’的声音传来,“卿卿不曾努力,怎知我便不能娶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陈容嗖地一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她呆呆地看着他,她不知道,此刻她的眼睛是如此明亮,直是灿若星辰。

    只是转眼,那目光黯淡下来,陈容低着头,任由碎发被寒风吹得拂过双眼,“努力有用么?”她的声音中,有着一缕魂碎过,梦销过,肠断过的惆怅和苦涩。她瞪大湿润的双眼,只是望着他那雪白的衣襟,苦涩地,徐徐地说道:“奢求太多,是会粉身碎骨的。。。。。。努力不会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王弘一僵。那一直云淡风轻的,悠然而笑的双眸,突然滞了滞。他专注地盯向陈容,锁着她的眼。

    陈容没有看她,她一句话说完,便吸了吸鼻子,头一缩回到马车中,顺手把车帘拉下。

    马车继续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直过了许久许久,都没有听到王弘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她的马车,在广场上停下,陈容在尚叟地扶持下走下马车时,左右看了看,这才发现,王弘的马车并不在左右,至于他的人,更是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陈容进入大殿时,大殿内外,已是人流如‘潮’,一个个衣履鲜华的身影,一阵阵醉人的幽香,一抹抹宽袍广袖。

    处处都是风流人影,陈容地到来,没有引起任何人地注意。

    她也低下头,顺着殿角,悄无声息地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殿中灯火通明,笙乐阵阵。陈容只是一眼,便看到了坐在第三排的陈氏众人。那里,除了陈公攘,还有陈元陈术等人,至于‘女’郎,是一个也没有。

    陈容快走两步,在靠近角落处的,最后一个塌几上坐下。

    陈容刚刚坐下,一个仆人走了过来,对她说道:“阿容,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陈容应声站起,跟在他身后走去。

    那仆人径直来到陈公攘的旁边,施了一礼。不等他开口,陈公攘已转向陈容,温和笑道:“阿容啊?坐我身侧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慢慢坐下。

    她一坐下,婢‘女’们便走上前来,在她的四周搭上屏风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众人一静,同时转头看向殿‘门’处。

    陈容因为隔着屏风,影像模模糊糊。饶是如此,她只看一眼便认出来了,那个白衣胜雪的颀长身影,可不正是王弘,他正伴着王仪,大步走来。

    就在王弘和王仪入殿时,里侧内殿‘门’,也是一阵喧嚣声,只见‘肥’胖的南阳王,在幕僚和姬妾地筹拥下,慢腾腾地走来。

    众人朝南阳王望上一眼,便同时掉头,继续看向王弘和王仪。当然,殿中更多的,是连头也不曾转过来,瞟也不曾瞟向南阳王一眼的贵族。

    见状,南阳王哈哈一笑,他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向王弘走近,嘎声说道:“七郎便如那倾国牡丹啊,所到之处,再无余‘色’可入眼啊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比喻,颇为不伦不类。因此,一句话说出后,除了他身后的幕僚配合的大笑着,王弘只是嘴角扯了扯,权作一笑,至于王仪,那是连眼也没有抬一下,便越过南阳王,向自己的塌几走去。

    王弘王仪的塌几,就是陈府的前面一排。因为南阳王喜欢表示亲民,那第一排的塌几,是留给他自己的。

    王仪大大赖赖的在塌几上坐下,举起酒杯,便是一顿猛灌。

    而这时,陈容的眼前一暗。

    那个白‘色’的身影,在她的正前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隔着屏风。陈容朝那身影悄悄地望上一眼,便又低下头来。她双手相互绞动着,王弘刚才所说的话,一遍又一遍在她耳边响起。‘掰得很清啊。。。。。。卿卿,见到如意少郎,目光灼灼,真类贼也。莫非,你又想说情深了?可我这旧人,便就此扔下么?”“卿卿不曾努力,怎知我便不能娶?”

    十指翻绞来翻绞去,也不知过了多久,陈容才吸了一口气,暗暗想道:阿容,你胡思‘乱’想些什么?你可别忘记了,琅琊王七他是什么人陈琪不是说过吗?便连王室的公主,也有两个为他犯了相思病。在没有把他的人完全‘弄’清之前,你能陷下去吗?你输得起吗?

    这么一番自问,陈容心神大定。只是望着近在身前的白‘色’身影,闻着属于他的清新体息,她那颗砰砰跳动的心,终还是处于绵软魂‘乱’中。

    这时,南阳王也坐到了主塌上。

    一坐到塌上,他便端起一个‘玉’杯喝了一口酒,然后凑过嘴,从一个美人手中咬下一大块‘肥’‘肉’。

    咀嚼吞咽中,南阳王挥了挥手,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都说要贺这一场雪,要用美人的歌舞来感谢老天。‘奶’‘奶’的,这一场宴,你们自顾自玩吧,要酒‘肉’,我这里有的是,要美人,我后苑也多着。谁要看中了,自取了去,随便一间殿房,都可行欢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可能是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很有趣,当下咧着油光发亮的大嘴,咧着黄牙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阳王的笑声一起,引起殿中附合而来的笑声一片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陈容听到前方的王仪,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道:“真是恶心。”

    王仪说到这里,转过头看向王弘,问道:“小七,南阳城实非善地,一开‘春’,我就会离开,你也一并同行吧?”

    王弘要走了?

    一直低着头的陈容,嗖地抬起头来,透着屏风,她眼睁睁地望着那人,耳朵张得大大的,连呼吸都抑住了。

    在王仪地盯视下,王弘向后倚了倚,靠近了陈容。他双手‘交’错于腹前,浅浅笑道:“离开南阳啊?也不是不可。”在陈容紧张得额头出汗时,他俊脸微侧,似是朝向她,也似是朝着过道,慢慢一笑,温柔无比地说道:“可有一人,我还得带着同行才是。”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