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01章 情动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01章 情动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01章  情动

    粉红票584和例行更新一并奉上。嘿嘿,朋友,新的一月开始了,继续求粉红票啊,现在依然是一张抵两张呢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山坳中,陈容缩成一团,和尚叟一样,一动不动的。他们虽然对战场之事一无所知,可这个时候,也能感觉到气氛的不同。特别是数百马蹄同时踏动,引得虫声止息,野兽止啸,令他们感觉到一种肃杀。

    不敢说话,不敢动弹,每一息,都过得极慢无比。

    陈容紧紧地睁大双眼,一动不动地瞪着前方黑暗处。

    这时的他们,在马嘴上都塞上了布条,只有这样,他们藏身的所在,才有可能不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突然的,一阵脚步声响起

    这脚步声,在暗夜中沉重如山,肃杀而来

    陈容的脸‘色’苍白一片,不由想道:莫非,那些盗匪找到我们了?本来,这是不太可能的事,可她的心‘乱’成一团,实没有办法清醒思考。

    脚步声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

    它竟是正对山坳而来。

    陈容额头大汗淋漓之际,尚叟向后靠了靠,凑近她,压低声音颤抖地说道:“‘女’,‘女’郎,是冲我们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中充满着绝望。

    陈容想要否认,可就在这时,她清楚地听到,那脚步声,竟然快靠近山坳了。

    真的被发现了

    陈容脸白如纸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尚叟沙哑着说道:“‘女’郎,我看看能不能引开”他想,他不过是一个半截入土的人,迟早要死的。‘女’郎可不同,她还绮貌年华,最重要的是,她是一个美貌小姑。不管落到任何人手中,她不是死,就是生不如死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勇气倍增,一时之间,觉得自己都高大起来了。

    也不等陈容回答,尚叟跳下了马车,朝着外面冲去。

    转眼间,他来到了山坳处。

    刚伸头一瞅,他便看到了百步开外,那个虽然身影模糊,却高大健壮的汉子。那汉子的身后,‘插’着一根火把,飘摇的火光,把那汉子的身影,映得高大而可怖

    而这人,正朝着山坳入口走来。在离那汉子很远的地方,黑暗模糊一片,竟似有无数人马埋伏其中。

    那人挡在出口必经地那条路上,如果驾车,那将是直直地掉入人家早就布好的陷阱中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尚叟一咬牙,回头朝着陈容低低说道:“‘女’郎,保重”声音一落,他已一个箭步冲出。

    尚叟的脚步是沉重的,他在向着与山坳相反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一边奔跑,一边频频回望时,果然,那高壮的汉子被他的奔跑声惊动了。那人嗖地头一抬盯向他,低喝一声,“谁?”语气沉沉,带着军卒们才有的警惕。

    尚叟故意向山上跑出两步,奔跑时,带动的山石滚落声,引彻了夜空。

    果然,那人停止喝叫,脚步一提,向他大步追来。

    他追来了,他的身后并没有同伴‘女’郎暂时安全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尚叟心头一松,他开始没命地向前逃奔。在他的身后,那汉子因为太过高大而有点笨拙,追了几十步,离他却是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尚叟一冲出,陈容的心便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嗖地一声,她右手拿着马鞭,左手拿着金钗,瞪大双眼,眨也不眨地看着黑暗的前方。

    前方,一片寂静。只有一阵奔跑声越去越远。

    难道,尚叟把人成功引开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容屏着呼吸,她慢慢地爬下马车,向外试探地走去。

    头顶上星星点点,那极淡极淡的星光,使得天地间并不是绝对的黑暗。

    她一步一步,挪向山坳出口处。

    天空太暗了,地上太黑了,她走出几步,脚上也不知踩到了什么东西,差点摔倒在地。幸好她鞭柄朝地上一撑,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陈容撑着鞭柄,急急起身。

    她堪堪起身,整个人便僵住了。

    山坳入口处,出现了一道白‘色’的身影,如此的星光下,如此的肃杀中,这人穿着白衣,不,不会是鬼吧?

    一声尖叫差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就在她惊惶到了极点时,那白‘色’的身影开口了,他的声音清润动听,最重要的是,无比熟悉,“阿容?”

    是王弘

    天啊,竟是王弘

    陈容从来不知道,一个人从绝望中看到希望,一个人从大悲转为大喜,会是如此滋味。

    她双‘腿’一软,坐在地上,颤声道:“王弘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王弘的声音,依然优雅清浅,不用看,陈容也知道,此刻的他,一定是嘴角含笑,悠然而来。

    瞬时,陈容的眼眶红了,她哽咽两声,低叫着向他奔去。

    她奔得甚急,转眼便冲到他面前。无边的惊喜和感动,令得她什么也想不了,她只是纵身一扑,投入了他的怀抱中。同时,她的双手一伸,搂着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紧紧地搂着他,陈容哭了。她颤声说道:“你怎么才来?”顿了顿,她呜咽声声,不由伸出小拳头,一下又一下,轻轻捶打着他的‘胸’口,哑声叫道:“你怎么才来,你怎么能才来?”

    无边的喜悦,无边的放松,无边的感动,在这一刻全部化成泪水,化成了这一句,“你怎么才来。”

    脱口而出的陈容,一直在重复着,一直都不知道,原来自己是如此地期待着他来相救自己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这时,王弘双臂一伸,轻轻搂住了她。

    他的手臂,是如此温暖,如此有力。他那并不宽阔的怀抱,是如此的宽大,如此的沉稳,便如一座山,一座她渴望了两辈子,魂牵梦萦,‘春’闺遥望,却从来不敢奢求自己也有福拥有的山

    陈容像抓着救命的稻草,便搂着自己追寻了太久的温暖一样地搂着他,她把脸埋在他的颈侧,感觉着他清新的体息带来的温暖,泪如雨下,呜咽声声,“王弘,王弘,王弘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声又一声,绵绵不绝。

    星光下,王弘似是被她这含了太多感情的呼唤怔住了,好一会,他双臂加了一分力道,他更紧地搂着她。

    陈容把脸上的泪水,在他的颈间拭了拭,香软的‘唇’,在呜咽中不时擦过他的颈动脉,她感觉到他的脉动,感觉着他的体温,继续唤着,“王弘,王弘,王弘。。。。。。”叫到后面,呜咽略减,渐转安静。

    这时,王弘双臂一伸。

    他把她拦腰抱起。

    这个人,看不出来还有一把力道,抱着她竟是轻轻松松的。

    他抱着陈容,向前走出两步,把她轻轻地放在马车上。

    刚把陈容放下,陈容便嗖地伸出手,紧紧地揪着他的衣袖,黑暗中,她泪眼朦胧,喃喃说道:“别走,别走。。。。。。求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,”黑暗中,他的声音非常温柔,他的双眸,灿若星辰,含着浅笑,他伸出手,轻轻拭去陈容眼角的泪痕。

    修长的手向下移,有意无意的,指尖成勾,划过她的‘唇’角,引得她一阵颤动后,他微笑道:“卿卿在此,我怎么会走?”

    陈容地心定了下来,她慢慢地松开了紧揪着他衣角的手。

    西西索索地响动中,王弘也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他一上车,陈容再次一扑而来,她紧抱着他的腰,脸埋在他的‘胸’口,她的双臂锁得那么紧,分明还是怕他离去。

    王弘把她搂起,轻轻放在‘腿’上,然后,他懒懒向后一倚,靠上塌几。

    以一种舒适的姿势搂着陈容,王弘手指如‘春’风,绵绵地拂着她颊侧,鼻旁的泪水,低低说道:“休怕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陈容应了一声,她把脸埋在他的怀中,喃喃说道:“你来了,我就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她搂着他的腰,躺在他的怀中,一动不动地感觉着他温暖地体温,低低地说道:“方才,我以为我完了。”

    王弘轻轻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时的陈容,似被打开了话匣子。她继续娓娓而谈,“贼匪有九个,他们拦着我的马车,当时马车又陷到了泥中,怎么也走不动。我以为我完了,”她的声音中充满惊惶。

    王弘伸手轻抚着她的秀发,低低安慰,“休怕。”

    只是极简单的动作,只是极简单的语言,陈容语气中的惊惶便减少大半,整个了也沉稳了些。

    她把自己埋在他怀中,喃喃说道:“我还杀了一人王弘,我亲手杀了一人,一鞭‘抽’下去,他的颈管便断了,血流如注,有很多还溅到了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她沙哑的,详细地描绘着自己杀人的过程。

    王弘五指成梳,轻轻梳理着她的秀发,低低的,极温柔极温柔地说道:“别想了,他们该死。”

    同样,这么简单的一句话,再次令得‘激’动的陈容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紧紧抱着他,喃喃说道:“你来了,真好。七郎,我曾经以为,这世上不会有人真地看重我,喜欢我,珍惜我的。。。。。。七郎,你来了,真好啊。”

    声音绵绵,情意也绵绵。

    星光下,王弘低下头来。他明澈异常,星辰般的双眸,静静地望着闭上双眼,显得筋疲力尽,心力‘交’瘁后,陡然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的陈容。

    他望着她,静静地望着她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双眼已睁不开了的陈容,突然惊叫一声,急急说道:“尚叟,七郎,快去救尚叟”

    王弘伸手抚着她的秀发,低而轻浅地说道:“睡吧,他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,他的声音,奇异地令得陈容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闭上双眼,慢慢的,轻细的鼾声响起。

    她放松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星光下,寒风吹过车帘,发出呜呜地响声,四周,虫鸣唧唧,山顶上,又传来了野兽的嘶吼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与他们无关。

    马车中的两人,仿佛置于*光明媚中。他搂着她,她躺在他怀中,相依相偎,呼吸‘交’融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似乎是天空上的群星更明亮了些,更璀璨了些。缩在王弘怀中的陈容,突然惊得‘抽’动了一下,她呼地坐下,瞪大仓惶的双眼惊叫道:“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。。。。。。尚叟尚叟”

    她四下张望着。

    才张望了几眼,她扫到了静静望向她的王弘。

    对上黑暗中,他那明澈的双眸,陈容放松了,她把脸偎进他怀中,重新闭上双眼,转眼间,细细的鼾声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星光下,王弘伸手抚向她的长发。

    五指成梳,一下又一下地梳着她的长发,顺手把她‘插’在头发上的金步摇等饰物取下。

    转眼间,陈容已长发凌‘乱’,‘春’睡于怀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望着发丝铺满自己‘胸’口的陈容,轻轻伸手,抚向她长长的睫‘毛’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,宛如‘春’风,他的眼‘波’,宛如‘春’谭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陈容是在一阵鸟鸣声中苏醒的。

    ‘迷’糊中,她慢慢地睁开双眼,那明媚的眼‘波’中,此刻是一片‘迷’茫,一片空‘洞’。

    一下,两下。

    她眨着眨着,眼‘波’清澈了些。

    慢慢的,她感觉到自己身下有点异常。

    陈容缓缓侧头,看向身上。

    她对上的,是一张俊美异常的脸。这张脸离她只有数寸,吐出的呼吸之气还喷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嗖地一下,陈容的小脸瞬时通红。

    她急急一撑,想要直起身来。

    可刚一动,便牵动着麻刺不堪的双臂和双‘腿’。原来,整整一个晚上,她都不曾变过体位。

    陈容咬了咬牙,放松手脚,只敢移开脸蛋。

    她再度看向被自己压在身上的俊美男人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双眼紧闭,呼吸细细,睡得正香。朝阳中,他那乌黑如缎的发梢上,还串着几滴‘露’珠,‘玉’坠不坠的。

    对了,便是他形状优美的薄‘唇’上,那微翘的嘴角上,也沾着细碎的,如极小珍珠般的‘露’珠,它们在他新生的胡渣上闪烁着。

    便是这样睡着,他也有一种容光。这是一种珍珠般,明月般的容光。它染在他俊逸无伦的脸上,染在眉目之间,使得任何人一眼看去,便被这光华所慑,便移不开眼,甚至,都来不及细细欣赏他的五官轮廓。

    这样的美少年啊,风华盖世,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琅琊王家的七郎啊,举止雍容,名士无双。

    而这个男人,会在半夜前来,只为了救她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陈容闭上双眼,再次偎进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她的‘唇’角已勾起一朵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陈容才发现,原来自己早就喜欢上他了,倾慕着,痴恋着他了。。。。。。因此,她才在发现他前来时,顾不得询问她视为亲人的尚叟,也想都没有想到过,他是不是一个人孤身前来的,他怎么知道她躲到了这个地方?是谁向他传信的,甚至,问一问那封请贴的事。

    见到他,她竟没有一丝理智,一丝清醒。她只是惊喜于他的相救,只是欢喜于他的相救,只是彻底的放松了,感动了,欢喜了,也,倾心了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陈容想着这些时,无边的喜悦,那满满的幸福,都令得从来没有体会过两情相悦滋味的陈容,第一次感觉到,这世界,竟是如此美好。。。。。。真希望,时间就此打住,她就此死去

    胡思‘乱’想了一阵后,陈容突然想道,自己的手脚都麻木了,那被自己压了一个晚上的王弘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心疼起来。连忙伸了手,忍着那钻心的麻刺,慢慢挪开身躯。

    才一动,她手上无力,整个人便是向马车下一栽。转眼间,她的肩膀重重地撞到车辕上,发出一声沉响。

    忍着痛,陈容支起上半身,反‘射’‘性’地看向王弘。见到他双眼依然闭紧,睡得香甜,心下便是一松:总算没有吵醒他。

    她咬着牙,用另一只手臂撑着车辕,慢慢地走下马车。因疼得厉害,她白嫩的后颈和前额,都渗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她一步一步向前艰难地挪去。

    陈容的身影,刚刚离开山坳,安睡不动的王弘,便睁开了双眼。他微微侧头,看向陈容慢慢挪移的身影,然后,转向她受伤的右肩膀。

    陈容回来时,一眼便看到那个白衣胜雪的身影,他正端坐在车帘掀开的马车上。

    听到陈容前来的脚步声,他抬起头来,浅浅一笑。

    瞬时,晨光大亮,‘花’香四溢

    陈容对上他的笑容,不知不觉中也展开了一朵灿烂的笑。她羞怯的,痴痴地望了他一眼后,几乎是反‘射’‘性’的,把拿着一串山果的左手藏到背后。

    在背后换了一下手,她艰难地用受伤的右手举起那山果,笑道:“看,我摘了一串山果呢,这个可以吃的,很香呢,要不要尝尝?”

    王弘浅浅一笑,他的目光,瞟过其中一粒葡萄状的山果,那山果上面溅了几滴新鲜的血珠。

    这些山果,显然刚刚清洗过,一粒一粒的,在晨光下散发着晶莹干净的光芒。

    王弘看向陈容,慢慢的,他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他伸手的动作,缓慢而优雅,可心神全放在他身上的陈容,已发现他动作透着僵硬。

    当下她紧走几步,急急说道:“是不是手麻了?”她睡在他上面,手脚都麻了半天,那睡在上面的他肯定麻得更厉害啊。

    一边说,她一边伸出不曾疼痛的左手,想要抚向他,可左手刚伸出来,她便想到了什么,连忙换成右手伸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直浅笑着的王弘,右手伸出,缓缓抚上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他手如‘春’风,抚过她的眉眼。

    然后,他低敛眉眼,伸手探向他的左手。

    他把她的左手握在了掌心中。

    低下头,细细地端详着掌心这只白嫩滑腻的小手,这小手实在是美,粉嫩嫩的还有几个小小的‘肉’涡涡。

    他目光转向她的食指处。

    那里,有一条寸长的口子,撕得皮‘肉’翻开的伤口,鲜血已经止住了。

    他慢慢低头。

    他薄‘唇’一低,轻轻含上了那根受伤的食指,温热的‘唇’碰上那指头时,陈容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王弘抬头了。

    他便这般含着她的手指,抬头看着她。晨光中,他的眼眸明澈高远,却透着一种让陈容心慌意‘乱’的妩媚。

    特别是,他那滴着‘露’珠的发梢,正调皮的落在他‘挺’直的鼻梁旁,有一滴‘露’珠,还随着他的动作,滚落而下,沁入他的‘唇’中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嗖地一下,陈容的脸红透了。

    她垂下头,眼睛向上略略抬头,含羞带怯地瞅着他,低低的,弱弱地说道:“别这样。”

    声音绵软,双脚也绵软。

    心跳更是如鼓。

    王弘从善如流地移开了‘唇’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‘唇’一移开,一缕银丝顺着指尖,在阳光下,它连着她的指,他的‘唇’,闪耀着七彩的光芒。

    陈容的‘腿’这下完全软了。她软软地摔入他的怀中,喃喃地说道:“别,别这样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她其实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只是知道,此刻的王弘特别‘诱’人,特别地令她脸红耳赤,特别地令她‘骚’动。那‘骚’动甚至强烈得,令她的下腹处,涌出一股陌生的情热

    两世为人,一直是处子身的陈容,只知道,这时刻的自己很陌生,她似是想他做些什么事,最好是把她‘揉’入他的体内,最好是。。。。。。她不敢再想了。

    王弘伸臂扶住软到的她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温柔地望着她,嘴角微扬,浅浅而笑,极关切极关切地问道:“阿容可是身体不适?怎地脸红得这般厉害,身体也是热着?”

    此刻,他的目光是那么纯洁,那么关切

    陈容纵使一直是个闺阁‘女’子,一直没有人告诉过她两‘性’之事,这时也知道自己异常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下,她的小脸刷地一下,从耳尖一直红到了颈根。

    她急急地‘抽’回身,向后撤去。然后,她嗖地转过去,背对着他,低着头,羞不自胜的,自责地说道:“是,是,是身体不适,可能病了。”

    她听到的,是汩汩的倒酒声。

    陈容怔怔回头。

    她看到的,是含着浅笑,容光魂着‘露’珠,晶莹剔透的王弘。他正低着头,优雅地在两个酒杯上满上酒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,是那么优雅,他的笑容,是那么雍容。这是一种含着金马‘玉’堂的贵气的雍容,这是一种不识人间烟火,高高在上的优雅。

    陈容仰起脸,痴痴地望着他,突然发现,自己的心,在慢慢地沉沦,沉沦。。。。。。突然间,她在想着:如果这个世间,有一种爱会让‘女’人低到尘埃里,必是那‘女’人,爱上了眼前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如果说,爱上冉闵,会让人觉得绝望,那爱上眼前这个男人,就会让人觉得彻底的卑微

    慢慢的,陈容垂下了双眸,慢慢地,她伸手捂向了自己的‘胸’口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