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04章  守株待兔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04章  守株待兔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04章  守株待兔

    双倍粉红票期间,求大伙宝贵的粉红票啊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片刻后,她轻声问道:“你呢?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王弘轻笑道:“我啊,当然是在南阳城。若是一个胡人匹夫哧了哧,琅琊王七便见风而逃,那可多没趣?”

    陈容想了想,低声说道:“那我也留在南阳城。”

    背对着她的王弘,身躯一直,半晌,他柔柔问道:“卿卿不畏死?”

    死?当然是会畏的。

    陈容说道:“郎君都不畏死,阿容怎敢畏死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很久都没有得到王弘的回答,不由转头看来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那一瞬间,她在他怔怔望着她出神的眼眸中,看到了‘迷’离。。。。。。不过眨眼功夫,他又是悠然一笑,那个高华超然,不染尘埃的王七郎,重新回到世间。

    这时,身后出现了一阵冲天烟尘。站在路旁的十数流民,齐刷刷把看向城‘门’口的目光移向身后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他们便开始退去,不一会,流民们已经退去,便是那个少年,也退得远远的,好奇地向这边张望着。

    出现在陈容眼中的,却是二百个盔甲着身,身形高大悍勇异常的壮汉。这些壮汉,应该都是北方人,任何一个的体形,都比得上两三个流民。

    他们整齐划一地策马而上,围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陈容嗖地转头看向王弘,见他若无其事,便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壮汉策马而出,他朝着王弘双手一拱,唤道:“郎君?”

    居然是王弘的护卫?陈容忖道:原来他们都在后面啊。直到这时,陈容才想到,自己都没有问过王弘,昨天晚上,怎么会是他孤身前来寻找自己,按道理,他的仆人不应该离开他左右啊。

    王弘施施然地走下马车,他朝陈容瞟了瞟,命令道:“王生,你把‘女’郎送回城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个二十七八岁,一张国字脸的护卫策马上前,朝着陈容拱了拱手,然后跳下马背,跨上了驭座。

    马车驶动。

    驶出几步,陈容还在瞬也不瞬地盯着王弘,她张了张嘴,又张了张嘴,几次想跟他说些什么。可看到正被护卫们筹拥着,脸上虽然带着笑,却有了两分疏离和严肃的王弘,又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马车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,陈容的马车便出现在城‘门’口。

    堵在城‘门’处的南阳王的‘私’兵,只是防止着贵族们出城,至于有人进城,却是不管不顾的。

    陈容顺利地进了南阳城,回到了院落。

    她一下地,朝着那转身离去的护卫匆忙谢了一声,便急急地对着院落里面唤道:“尚叟尚叟”

    连叫了两声,都没有人回应,她的声音带上了慌‘乱’。

    这时,房中传来平妪惊喜地声音,“是‘女’郎回来了?是‘女’郎回来了?”她冲了出来,跌跌撞撞跑到陈容面前,扶着她的手臂,朝着她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陈容挥开她的手,问道:“尚叟呢。”

    平妪道:“在塌上躺着呢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出,陈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,她绽颜一笑,道:“回来了就好。对了,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平妪回道:“今天一大早,”平妪朝外面望了一眼,凑近陈容的耳边,低声说道:“天刚刚放亮,城‘门’一开,尚叟便出现在南街店面中了。”她的声音中有着忧‘色’,“当时尚叟一见到人,便晕了过去。后来醒来后,便哭着叫着‘女’郎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陈容抿着‘唇’,低声说道:“他是在南街店铺里的塌上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平妪抬头望着陈容,讷讷半晌,吞吐着问道:“‘女’郎,昨天晚上,你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陈容听出了她语气中的不安,当下双眼一瞪,喝道:“我清白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是,‘女’郎清白着,清白着。”话是这样说,平妪的声音中,依然有着忧‘色’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了一阵躁动声。

    喧闹纷纷中,李氏尖利的声音传来,“阿容可在?”

    陈容还没有反应过来,平妪已是白着脸,喃喃说道: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。她们昨天晚上就来问过‘女’郎两次,今晨天刚亮,又说夫人有召。现在‘女’郎前脚回来,她们后脚就来了,我就知道她们不会放过‘女’郎的”

    陈容听到这里心一沉,她想到了那封害得自己险遇不测的请贴

    一个婢‘女’的声音回道:“禀如夫人,‘女’郎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在啊?”李氏尖笑起来,她扭着腰,在四个婢‘女’地筹拥下跨入院落。一入院,她便盯向陈容。

    望着衣衫尽是皱褶,长发披垂中有着凌‘乱’的陈容,李氏笑了起来,她‘阴’着一双细长的丹凤眼,尖声说道:“哟,哟哟果然是胆大包天,敢到莫阳城中与情郎赴死的阿容啊。”她走到陈容面前,围着她转来转去,嘴里啧啧有声,“胆子很不小啊,前一次,一消失便是数日,回来后还编造谎言戏耍长者。这一次呢,一大早的,衣裳没换,头发也‘乱’了,啧啧啧,这身上,还有男人的味道啊,”她做了一个夸张的嗅鼻动作,“看来,小姑子对男人是食髓知味了,几天不去幽会一番,便情思难耐哟”

    这话,已是十分刻薄,十足羞辱

    陈容忍着气,张嘴便想回话。

    可是,李氏声音一落,右手便是一挥,向着那四个婢‘女’命令道:“拿下来”

    嗖嗖嗖嗖,四‘女’同时跨出两步,围在陈容左右,伸手便向她按来。

    陈容盯向李氏,双手一甩,甩开了其中两个婢‘女’后,她低声喝道:“如夫人,如今的阿容,也是个一举一动都有人关注的,请你让她们退下,阿容自己有脚”

    陈容的声音刚落,李氏便是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她笑得十分尖利,十分嚣张。

    笑着笑着,她声音一收,盯着陈容,讥嘲地说道:“莫非,你还以为你有琅琊王氏护着?啧啧啧,阿容啊,看来你是不知道啊,你的王七郎,已被胡人和南阳王同时盯上了。便是那个王仪,他今天早上,为了逃避围城,竟想带着‘私’兵悄悄离开,也被南阳王控制了。就算他不曾被控制,那晚上你当众拒绝了他的好意,你以为,你在他面前,还会有什么颜面不成?”

    李氏一脸小人得意的讥讽,尖笑道:“想那琅琊王氏偌大的名头,却尽是出了一些贪生怕死之徒。哎,真是差我颍川陈氏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听着听着,心沉了下来。她听得出来,这李氏的语气中,对南阳王极恭敬,对琅琊王氏,则有点轻辱。难道说,府中出事了?陈元彻底地倒向南阳王了?

    李氏心情甚好的冷嘲热讽到这里,手一挥,再次尖声喝道:“拿下了”

    嗖嗖嗖,几婢同时扣上了陈容的双臂,锁住了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陈容心思电转。

    昨天的那封请贴,分明是要置她于死地。她虽然不知道是谁干的,可她这一世,得罪的人也只有这么一家子

    现在这李氏,那动作那表情,太过嚣张事情不对头啊

    决定一下,陈容双肩一抖,便撞退两个婢‘女’,向后退出一步。

    她这反抗地动作一做出,李氏便尖叫起来,“反了反了,真的反了天了。”尖叫声中,她大声命令道:“你们也上去。”

    她指的,是刚刚跨入院落的两个护卫。

    这两个护卫,陈容是识得的,他们是阮氏陪嫁过来的,一个个都有很不错的身手,上一次阮氏另路南迁,便是因为有他们护着才一路平安。

    望着那两个大步‘逼’来的护卫,望着旁边缩成一团,尖的尖叫,哭的哭救的平妪等人,陈容停下了动作。

    她没有做徒劳无功的挣扎。

    两个护卫走到她面前,见她没有再跑,便停下脚步,而另外四婢再次围上陈容,她们锁住陈容,把她朝着前面重重一堆,喝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,在李氏扭着腰,一路尖酸刻薄地辱骂中,她们押着陈容,向阮氏所在的院落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行人浩浩‘荡’‘荡’地进入了阮氏的院落。一入堂房,一婢便在陈容背后重重一掌,击得她向前踉跄冲出几步,险些仆倒在地时,一个威严的声音喝道:“跪下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跪。

    她昂着头,盯着坐在主塌上的阮氏,双眼一‘阴’,突然说道:“夫人,便是琅琊王氏舍弃了阿容,那冉将军,必然是还念着阿容的。想阿容与夫人之间,也没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,夫人无需这么大张旗鼓地押回我?”

    再一次,她声音刚落,李氏已尖笑出声,“难道你阿容现在还想要名节了?格格,都一夜没归了,也不知与几个男人睡了,居然还怪我们大张旗鼓地押了你。”

    嗖地一下,陈容的脸孔涨得紫红。她嗖地回头瞪向李氏。

    阮氏的轻喝声传来,“掌嘴”

    李氏先是一怔,转眼她一张脸涨得通红,她慢慢伸出手,轻轻地在自己的脸上‘抽’了一下,哭巴着脸叫道:“夫人”

    阮氏看也不曾向她看向一眼,喝了一口**,慢悠悠地说道:“我陈氏,也是百年公卿世家,这种粗俗不堪的话,贱民们可以说,你却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李氏连忙低头,应道:“是,是。”一边应着,她一边又在自己的脸上轻轻‘抽’了‘抽’。

    阮氏转头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盯着陈容,她那保养得圆润的脸上,带上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