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07章 陈容的请求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07章 陈容的请求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07章  陈容的请求

    粉红票744和例行更新一并送上,双倍月票最后一天了,泪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望着这些面目都被挡住的重甲骑士,李成大步走出,双手一拱,便要开口。

    不等他的招呼声说出,那十几个骑士中,传来一个高昂的晋人口语,“你们是南阳陈氏的队伍?”

    他们认得自己。

    李成和众护卫同时欢呼一声。要知道,只有汉族人才能认得出他们这种名目繁复的家族标志的。

    李成连忙应道:“是。”他双手一拱,恭敬地问道:“敢问阁下是?”

    那重甲骑士回道:“我们是冉将军的部下。”一边说,他一边示意众部下取下面具,‘露’出脸孔。

    听着他们的回答,望着他们的面容,李成等人已是疯狂地笑闹起来,有的护卫甚至一边哈哈大笑,一边策着马,在原地胡‘乱’转着圈子。

    李成也是笑得合不拢嘴,他连忙说道:“阁下勿怪,大伙一听你们是冉将军的人,都喜疯了。”

    一片狂笑中,那十几个重甲骑士眼也不抬一下。直到李成的话音落地,那晋人口声才再次响起,“时间不早了,把你们的‘女’郎叫上,一道去见过冉将军吧。”

    那李成,也没有注意到对方怎么会知道他们的队伍中有一个‘女’郎,当下只是欢喜地应道:“好,好,好。”应过后,他右手一挥,高喝道:“大伙不要闹了,快去准备,我们连夜见过冉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众护卫一边笑应着,一边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功夫,护卫们便收拾妥当,他们筹拥着陈容的马车,跟在那十几个骑士身后向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马车中的陈容,悄悄掀开车帘,朝着四下张望着,想要靠近重甲骑士们的李成挥了挥手,示意他靠近。

    李成策马上前,朗声笑道:“‘女’郎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响亮,引得那些重甲骑士都回头看来。

    陈容羞怯地低下头,直等那些骑士们不耐烦地回过头去,她才再次示意李成靠近,小小声地说道:“李成,这些人,当真是冉将军的部下?”

    李成见状,呵呵一笑,转眼他见陈容脸‘色’不好,连忙压低声音回道:“‘女’郎尽管放心,这些人都是冉将军的亲卫,我们都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陈容至此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李成又是呵呵一笑,策马向骑士们靠近。

    一行人举着火把,走了近一个时辰后,月光下,一处营帐林立的山坳,出现在陈容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陈容伸头望去,远远的,她便可以看到那营地上,到处飘摇着书写着‘闵’字的旗帜。

    整个营地,帐蓬连绵看不到边,除了那些在风中飘扬的旗帜,便是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进入这种肃穆所在,李成等人也停止了喧哗,跟在那些重甲骑士身后,老老实实地位于中间的主帅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营帐外时,陈容的马车停了下来,李成和几个护卫,随着骑士们进入营帐。

    望着那些人,陈容身侧的平妪喃喃说道:“这么半夜三更的,冉将军不会召见‘女’郎吧?”她的声音中有着不安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一阵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陈容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她的目光便是一凝。

    出现在前方的,是那个俊美冷酷的黑衣青年。他显然刚刚沐浴过,墨发发梢上,水珠滴哒滴哒着。有一些水珠还沿着他立体的,轮廓分明的五官滚下,滑落在被黑‘色’内衣紧紧绷住的结实‘胸’膛上。

    他正是冉闵。

    冉闵一出,四下的护卫也罢,骑士也罢,都是低头肃立,大气也不敢吭一声。

    陈容也是,只是一见,便被他那黑得像墨一样的眼睛,‘逼’得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冉闵大步走到陈容的马车前。

    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盯着陈容,突然的,他低哑笑道:“小姑子,我们又见面了?”

    就在马车中,陈容向他福了福,轻言细语的,恭敬地回道:“正是,阿容见过冉将军。”

    声音平和从容。

    冉闵望着她,几乎是突然的,他命令道:“抬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陈容微微一呆,便从善如流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月光下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冉闵细细地盯了她一眼,慢慢的,浓眉微皱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薄‘唇’一扯,挥了挥手,喝道:“好好安置陈家小姑子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几个士卒走出。筹拥着陈容的马车,向另一个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至此,平妪松了一口气,她希翼地说道:“‘女’郎,这冉将军如此身份,居然亲自来见你啊。看来,他对‘女’郎也尊敬着呢。”

    陈容轻轻的‘恩’了一声。她也知道,冉闵这人,最是不喜欢士族的繁文缛节。他刚才走出来,分明是为了看自己一眼。他是考虑到这半夜三更的,不能把自己召到营帐相见。这行为对他来说,确实难能。

    士卒们在西侧空出一个营帐,让给陈容和平妪居住。

    在平妪地扶持下,陈容向里面走去,她刚走了一步,便停下身子,向一个士卒问道:“我陈家的那些护卫呢?”

    那士卒低着头,响亮地应道:“回‘女’郎,小人不知。”

    陈容抿了抿‘唇’,猫腰钻入营帐中。

    这一边,李成等护卫,转眼也被士卒们带离。

    望着李成等人离去的身影,一个中年文士走到冉闵身后,笑道:“陈元那个小人执‘迷’不悟,居然还在派人前来。”

    月光下,冉闵慢慢一笑。他这一笑有点悠然,也有点讽嘲。

    那中年文士又说道:“不过话说回来,那些粮食着实有点多,不要说是陈元,便是陈公攘丢了这粮也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冉闵薄‘唇’一扯,淡淡地说道:“那粮是南阳王‘交’给陈元运作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子瘦削的文士走到两人身后,呵呵一笑,向冉闵说道:“将军这次假扮胡人劫了他的粮草,可笑那陈元,竟还指望将军伸手,还前后派出两个小姑子前来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周围的五六人都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冉闵没有笑,他望着陈容离去的方向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这个小姑子,我却是想她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莞尔一笑,转身走回营帐,剩下几个幕僚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的。

    这般睡在军营中,四周马嘶声声,呼吸沉沉,虫鸣不响,连风都带着肃杀。一晚上,平妪翻来覆去的,好几次都向陈容的‘床’塌看来,想与她说一说话。可她看来看去,看到的都是睡得安稳如山的陈容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平妪挂着两个黑眼圈,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给陈容梳发,道:“‘女’郎还真是会睡,昨晚上老奴心惊‘肉’‘乱’的,你连身都没有翻一个。”

    陈容嘴角扯了扯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传来一个响亮的喝问声,“小姑子可准备好了?我家将军有召。”

    平妪被那响亮之极的喝声给吓了一跳,手一抖,梳子都差点掉到地上。她连忙捡起,哎哟两声,叫道:“马上就好了,马上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三下两下把陈容的妆上好,侧头瞅了瞅,满意地点了点头,向陈容催促道:“‘女’郎,走吧。”

    陈容应了一声,提步出营。

    紧跟着她的平妪,走了几步后,心下不安,凑近她吩咐道:“‘女’郎,呆会在冉将军面前,好好表现一番。这一次他再有意迎娶‘女’郎你,万万不可拒绝。”说到这里,她盯着陈容认真地说道:“这个可是‘女’郎答应的,你别到时又反悔了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理会她,她只是低着头,双手放在腹前,步履缓慢地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刻,所有的士卒都已出营。走不了几步,如山般轰鸣的脚步声,便从另外一侧山坳中传来。伴随着那脚步声的,还有那隆隆响的马踏声,冲天而起的烟尘。

    陈容来到最中间的营帐外时,一字排开的甲士,正手持长戟面无表情地瞪着她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人,平妪双‘腿’一软。

    陈容连忙伸手扶住她,依然低着头,一步一步向营帐中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坐,主仆两人便越过森严的士卒林,走入了营帐中。

    营帐里面,冉闵跪坐在塌几上,正用一块红布擦拭着手中的长戟。听到脚步声,他慢慢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墨黑墨黑的双眸,好整以暇地盯着陈容,然后,朝被她扶着的平妪瞟了一眼,再转向陈容时,薄‘唇’一弯,已是带笑。

    右手一挥,冉闵低沉雄厚的声音响起,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将军。”

    陈容应了一声,放开平妪,碎步走到他所指的塌几处坐下。

    冉闵手一提,给她斟了一杯酒。然后,他右手一指,命令道:“喝。”

    陈容轻应一声,伸手拿过,仰头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冉闵哈哈一笑,道:“倒是痛快。”

    他放下酒壶,转头灼灼地盯着陈容。

    慢慢的,他薄‘唇’一扬,笑道:“这次见到小姑子,似是从容了些?”

    陈容低眉敛目,轻轻一笑,“将军又不吃人。”

    冉闵的浓眉慢慢皱起。

    他慢慢把头凑到了陈容面前。随着他那浓浊的呼吸扑入脸上,陈容不由一僵。

    冉闵伸出手,抬起了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细细地盯着她,冉闵眉头一挑,奇道:“你怎地不恼我了?”

    下巴被他强行定住的陈容,闻言也是眉头一挑,回道:“将军很想我怕你?”

    冉闵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只是紧紧地锁着她的下巴,沉沉地盯着她的双眸,惯常闪动着‘阴’烈火焰的双眸中,流‘露’出一抹怅然若失。。。。。。这神‘色’极淡极淡,转眼便逝,若不是陈容对他太过了解,一定会漏过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那脚步声转眼便到了营帐入口,可冉闵锁着陈容下巴的大手,依然没有放开。

    冉闵不放,陈容也没有着急。她只是静静地回望着他,用一种了然的,平静的眼神。

    果然,在那脚步出现在营帐口时,冉闵慢慢地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几个幕僚走了进来。他们朝陈容瞟了一眼,便毫不在意地转向冉闵。

    陈容见状,也不用任何人提醒,从塌上站起,悄无声息地退到冉闵身后的角落处,自行搬了一个塌几坐下。

    冉闵瞟到她的动作,刚刚要笑,不知想到什么,那笑容还没有铺展开来,便给收起。

    几个幕僚在冉闵身前站定,其中一人上前一步,双手一拱,道:“禀将军,莫阳城方向,出现了鲜卑胡人的哨探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后,另一个幕僚走上前来,拱手说道:“将军,陛下一个月前,又烹了尚书一家,他还给每个大臣分了一块人‘肉’,强迫他们吃完。”

    几个幕僚一一禀告后,开始退出。

    他们一退,陈容便悄无声息地走上前来,依然坐在刚才的塌几上。

    冉闵慢慢转头,他盯着她。

    陈容朝他看去,她在他的眼中,看到了赞赏。这抹赞赏,让她有过那么一瞬间的恍惚。依稀记得前世时,她每次看到他对别人‘露’出这缕目光,便怅然若失,便恨不得以身代之。那段岁月中,她每日每刻都在收集与他有关的一切,每时每刻,都在想着更深的了解他。她渴望着,能在某个时刻,他与她单独相处,然后,他对她瞟来赞赏的一眼。。。。。。便是这么简单的愿望,也是奢侈。

    现在,她得到了,可笑的是,偏偏这时,她已经没有感觉了。

    陈容轻声应道:“冉将军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冉闵又皱了皱眉,他再次盯着陈容打量了一番,突然问道:“小姑一个未嫁之‘女’,千里迢迢求见于我,不知为了何事?”

    声音带笑,已是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陈容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她的双眼,有着异常的亮光。

    这抹亮光,令得冉闵向后微微仰了仰,饶有兴趣地等候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,陈容慢慢垂眸,措了措词后,她静静说道:“我是奉陈元之令,前来求将军从胡人手中拿回一批粮草的。”

    不等冉闵回话,她鼓起勇气抬头盯向他,说道:“然而,我一得到这个命令,便知道陈元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冉闵浓眉一挑,向她靠近,“哦?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陈容望着他,淡淡地说道:“阿容以为,有将军在的地方,贼寇心胆尽丧,哪里还敢抢什么粮,张什么声势?那粮,只怕是给将军自己拿走了。”她用了一个极文雅的‘拿’字。

    冉闵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笑得前俯后仰的,那大手,还拍得几面啪啪作响。随着他的笑声传出,嗖嗖嗖,好几颗脑袋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冉闵朝着一个中年文士挥了挥手,笑道:“张公张公,你知道这个小姑刚才说了什么吗?她居然说,有我在的地方,贼寇心胆尽丧,绝不敢近,还说,那粮是给我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几个幕僚都瞪大了眼,错愕地看向陈容。那中年文士更是大步踏入,连连叹道:“佩服佩服,想我自命高才,竟是连一个小姑也不如啊”

    冉闵还在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笑着笑着,他声音一止,喘着粗气挥手喝道:“退下吧退下吧,我还要与小姑子说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众幕僚呵呵一笑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冉闵转向陈容,挑着浓眉,笑‘淫’‘淫’地说道:“阿容既然知道陈元糊涂,为什么还要奉命前来?”他凑近她,沉厚磁‘性’的声音低低吹入她的耳中,“莫非,阿容思我念我,想借这个机会与我‘私’会?”

    陈容望着他,然后,她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阳光下,这个男人轮廓分明,俊美立体的五官,仿佛是刀斧刻画出来。陈容望着他,声音中,有着生平第一次的平和和沉冷,“不,我这次前来,是想求将军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冉闵大感兴趣,他双手抱‘胸’,笑道:“求我一事?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陈容嘴角微抿,垂下双眸,好一会,她才果断地抬头看向他,说道:“阿容知道,将军常年征战在外,粮草对将军来说,等于生命。”

    广袖下,她双手相互绞动着,看向冉闵的眼神中,却有着一抹‘阴’狠,“恰好,阿容知道一条线路,那是阮氏和陈元到各地买卖粮草,运输财帛的秘密要道。”

    前一世时,陈容嫁给冉闵后,便随他离开了南阳城。那阮氏不知道她并不受宠,在一次粮草被胡人劫走后,派人找到她,要她找到冉闵,派兵看管那条线路。因此陈容才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她这话一出,冉闵脸上的笑容收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紧紧地盯着陈容。

    被一双这般墨黑如夜空,灸烈如暗夜火焰的眼神盯上,换了任何一个人,都会哆嗦不已,都会汗出如浆。

    陈容没有。前一世时,她见过这样的他太多次,再说,在准备说出这段话时,她已想到了所有可能发生的后果。

    陈容的目光十分坦然。

    冉闵挑了挑眉,说道:“那条道既然是秘密要道,在胡人随时都会围城之时,阮氏和陈元必定会加大运输力道。小姑子,你可知道你这话的份量?”

    陈容望着他。

    她的双眼依然明亮而坦然,这是不见一丝惭愧,不见一毫不安的明亮坦然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冷冷一笑,小嘴一抿,杀机毕‘露’,“我便是要他损失惨重”

    冉闵向后仰了仰,静静地盯着陈容,又问道:“小姑子就不怕胡人围城时,你们陈氏因粮草不足而面临覆灭之局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一落,陈容已果断地回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她淡淡地说道:“陈元这人自‘私’透顶,他的东西,也许给支援阮氏,也许会用来讨好南阳王,但是,不管出现什么事,他都不会拿出来给家族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冉闵在疑‘惑’什么,当下惨然一笑,垂下双眸,眨着湿润的眼睛,低声说道:“若不是被欺凌得走投无路,阿容一个士族‘女’郎,又怎么想着要对付自家长辈?”

    她嘴‘唇’颤抖着,喃喃说道:“在陈元和他的夫人们的眼中,阿容是可以随意践踏,**的。”她想到那晚关在小木屋中时,那四个护卫的对话,小脸上嗖地变得雪白,雪白。。。。。。她不可自抑地颤抖起来,那张清‘艳’的脸,因为痛苦,因为痛恨,因为无力,甚至苦得有点扭曲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冉闵低沉有力的声音传来,“好”

    陈容嗖地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冉闵还在盯着她,他的目光中,没有丝毫厌恶,隐隐的,甚至有着温柔,有着赞许,他点了点头,哈哈一笑,道:“阿容所料不差,我现在,非常需要粮草。”

    陈容一喜,起身离塌,朝着他盈盈一福,哑声说道:“谢将军成全。”

    她明知道,这事对冉闵好处太大,他无论如何,也没有理由拒绝这个‘诱’‘惑’。但她还是楚楚可怜的,宛如雨打残荷般,用一种苦涩和茫然的语气,向他道着谢。

    陈容保持着蹲福的姿势,她垂着双眸,好一会又说道:“阿容还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“说罢。”

    陈容的声音轻细而明了,“这一次将军劫了陈元的粮草,那粮草,也有南阳王的一份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一出,坐得相当随意的冉闵,不由自主地欠身向她,沉声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陈容苍白着小脸笑了笑,道:“自是听来的。”

    见冉闵似是信了,她继续说道:“阿容想求将军向外宣称,便说那粮路,是被南阳王府中,一个叫李木,一个叫许潜的幕僚所泄‘露’。”缓了缓,她向冉闵娓娓解释,“这李木,是陈元的如夫人李氏的亲兄,他是李氏最大的倚仗。至于那许潜,形容丑恶,‘色’‘玉’横流,委实可杀”

    她说完后,一直低着头,一直蹲福着,没有站起,也不敢抬头看向冉闵。

    安静,无比的安静。

    许久许久,冉闵都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在等候中,陈容那婀娜的身姿,无法自抑地颤抖起来,那长长的睫‘毛’,渐渐有两滴泪珠垂挂其上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总是听不到冉闵回答,也没有胆量抬头看他的陈容,苍白着脸,苦涩一笑,嘴里说出的话,却是狠煞和‘阴’沉,“将军见谅,他们不仁,便不能怪我不义阿容只是一个心‘胸’狭窄,有仇必报的狠辣‘妇’人。对我来说,若有人想把我践踏一番,那他就要仔细他的脚”

    声音虽然颤抖,却如她刚才的眼神那样坦然。

    保持着蹲福之姿,低眉敛目的陈容,在沉闷的空气中,心中暗暗发狠:如果他不答应,我就向他提一提,那一次我冒着生命之险,出城示警,助他除了内‘奸’,替他挽回了重大损失的事,对了,我曾经还捐了十车粮给他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久得陈容失去了信心,久得她的小嘴张了张,就要开口讨要那人情债时,几乎是突然的,一阵狂笑声轰然响起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