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08章  这一次相处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08章  这一次相处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08章  这一次相处

    粉红票784与例行更新一并奉上。双倍粉红票最后几个小时中,哭求啊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冉闵右手拍打着几面,放声狂笑。

    他这一笑,直是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,才慢慢停止。

    侧过头,任由墨发如丝,披散在他俊美立体的脸上,任由一缕调皮的碎发,挡在他的眼睛前。

    冉闵笑‘淫’‘淫’地打量着陈容,说道:“小姑子好大的胆子,”缓了缓,他又补了一句,“好狠的心肠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回话,她只是低着头,小嘴抿成一线,泪盈于睫。

    冉闵望着这样的她,又是一阵大笑,“哟,如此狠辣的算计他人,还一副委屈可怜模样,小姑子真是让冉闵刮目相看啊。”

    陈容依然没有抬头,只是脸‘色’更苍白了。

    冉闵端起酒杯,仰头一口饮尽,把酒杯朝几上重重一放,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直到这时,陈容才把头一抬,眼巴巴向他看来。那眼神中有着控议和委屈,似乎是怪他刚才不该说她‘好狠的心肠’。

    转眼,她重新低下头,朝着冉闵又福了福后,她提步走回塌几,慢慢坐下。

    这时,冉闵双掌一合,喝道:“进来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个幕僚应声入内。

    冉闵转向陈容,命令道:“把那条线路说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站起,再次向他福了福,在那幕僚沙沙的行书当中,她把那线路细细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线路,虽是前世的记忆,可她这一路来,想了又想,记了又记,已在心中反复刻画印证了无数遍。因此这时刻说出,那是条理分明,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不一会,那幕僚收起帛书,向冉闵说道: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冉闵点了点头,挥手令他退下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个士卒在外面叫道:“将军,时辰到了。”

    房中的陈容听了,当下福了福,告退而出。

    当陈容离去时,一个幕僚入内,他望着冉闵,笑了起来,“大好机会,将军怎么都不与人家小姑子温存一番?”

    冉闵站了起来,在士卒们地服‘侍’下穿戴盔甲,这时的他,俊脸微冷,沉‘淫’了一会,才说道:“这小姑子此次见我,举止太正常。”这话一出,帐中几人都笑了起来。冉闵没笑,他若有所思地转过头,看着陈容离开的方向,说道:“这个小姑子,‘性’情果然类我。”

    那幕僚哈哈笑道:“‘性’情像将军你?这可难能,难能。”现在的士族子弟中,都是‘性’子温吞的,那幕僚望着威武多智,杀气沉沉的冉闵,想到他说一个士族小姑子像他,心下越想越是好笑。

    陈容走出营帐时,平妪在外面侯着。本来,她一直是跟在陈容旁边的,不过在陈容与冉闵‘交’谈之际,便被冉闵挥手使出,而陈容,因为那加害家族长辈的事不可见光,便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她几个箭步迎上陈容,细细地瞅着她,忍不住问道:“‘女’郎,事情如何?”目光中充满着希翼。

    陈容望着她,抿‘唇’一笑,道:“甚好。”

    平妪大喜,压低声音急急说道:“那,他可有提到婚事?”

    婚事?

    陈容摇了摇头,她望着前方连绵的营帐,有点失神。刚才,她在说出那些话时,心中还在以为,冉闵会这么狠辣自‘私’的她失望,会再也不喜——便是再也不喜,她也顾不得了,她也一定要报复回去

    可她没有想到,冉闵竟是同意了,他还那么放声大笑。前世时,她努力地在他面前表现得出最好的一面,却总是被他唾弃,为什么这一次她不在乎了,她把真正的她呈现出来,反而得到了他的欣赏?

    这问题,陈容想不通,不过她现在也不在乎了。甩了甩头,陈容大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平妪紧跟其后,走出几步,她又忍不住问道:“‘女’郎,那将军他,他可有说起别的事?如郎主‘交’待的事情,还有,‘女’郎有没有告诉他,现在家族中,并不反对你嫁给他了?”

    陈容头也不回,淡淡说道:“以冉闵的为人,他会在乎家族的想法吗?”

    平妪一怔。

    而陈容已走到了自己的营帐处,她腰一猫,便闪了进去。

    转眼,四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中午,平妪看到陈容出来,连忙上前一步迎上,唤道:“‘女’郎。”她朝她身后的营帐望了一眼,小声问道:“冉将军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便在刚才,冉闵再次把陈容唤到营帐,还把平妪使出。

    再一次,陈容摇了摇头,她轻声说道:“他没有与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啊?却是为何?”

    陈容恍惚地一笑,说道:“他太忙了。”这一点,平妪也看到了,她诧异地问道:“那将军叫‘女’郎前来,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陈容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刚才,她只是坐在他的身侧,看着他与幕僚们‘交’谈,看着他下达命令。从头到尾,他都没有时间理会她。

    真是奇怪,冉闵把自己叫到他的营帐,难道就是让自己看他怎么决事的?

    在陈容的百思不解时,傍晚,她再次被叫到了冉闵的营帐。

    老老实实地坐在角落处,陈容望着飘‘荡’在自己前面的帏帘,她记得不错的话,中午时,可是还没有这个东西的。

    陈容瞪了它一阵,见到最后一个幕僚也退出,营中只有冉闵一人,不由低声说道:“将军。”

    冉闵正在翻看帛书,他头也不抬,“说重点。”

    知道他‘性’格的陈容,马上清声说道:“阿容不知,将军因何事召我前来,还在阿容的前面,垂下这帘帐?”

    冉闵依然头也不抬,他以一种理所当然地语气说道:“我这营中总是有人进进出出,挂上营帐是不想他们分神。”

    陈容咬上了‘唇’,直过了好一会,她才吞吞吐吐地问道:“那将军,召我而来,可是有事?”

    冉闵把‘毛’笔掷在一旁,向后一靠,伸手‘揉’向眉心,疲惫地说道:“没事便不能召你吗?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陈容张着小嘴,呆呆地想道:没事,当然是不能召我啊。可是她了解冉闵,知道他疲惫时会很烦躁,便不再询问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在两个士卒的迎接下,一个三四十来岁,瘦小文弱的士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士人满头大汗,脸上还有灰尘,那嘴‘唇’也是干巴着。

    他一坐下,便双手安份的置于腹前,眼望着冉闵,静等着他开口。

    冉闵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朝那士人前面的酒杯望了一眼,然后,低下头继续在帛书上沙沙地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那士人见他不开口,有点害怕,额头上的汗流得更凶了,他‘舔’了‘舔’干裂的‘唇’,依然是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伏案疾书的冉闵,这时已忙了一个段落,他把‘毛’笔放下,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他浓眉便是一皱,俊脸‘阴’沉。

    那士人见状,冷汗如油,颤成一团,急急推开几,便想跪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陈容清亮的声音在营中响起,“这位君子,既然口干了,何不喝一口酒水?既然满脸是汗,何不拿起几旁挂着的‘毛’巾,拭去脸上的汗水?”

    那士人一怔,转眼他明白了,原来冉闵是在恼自己这个。当下他慌‘乱’地端起酒杯,一仰而尽,喝完后,他再用‘毛’巾拭去汗水,然后,又巴巴地坐回塌上。

    陈容摇了摇头,再次清声说道:“君子有话就直说吧,将军事务繁忙,不可能事事都先你而询问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。”

    那士人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自己每次来,将军都会发火。

    当下他站了起来,向冉闵双手一拱,大声说道:“禀将军,这次我们售给南阳王二十车粮栗,得上等帛布一百车。帐单在此。”说罢,他从怀中掏出帐单。

    冉闵没接,朝后一挥,“给她。”

    那士人连忙应是,提步便向陈容走来。

    而陈容,这时已呆怔得说不出话来了。好一会,她才苦笑一下,伸手接过那士人递来的帐本,照着上面念了一遍。

    念完之后,冉闵挥手令那士人退下。

    转眼间,营帐中又只有冉闵和陈容两人了。

    沙沙的笔尖移动声中,几乎是突然的,冉闵问道:“小姑子,现在知道我为何召你了?”

    陈容瞪大眼睛望着他。

    好一会,她喃喃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冉闵显然心情甚好,他朗声一笑,温柔地说道:“我生平所遇之人中,从没有一个,如小姑子这样知我心思。”

    陈容听到这里,心砰砰地跳了起来,不知不觉中,广袖下,她的双手绞成一团:他突然说起这个,会不会重提婚事?如果他提了,我是不是应该同意?

    就在她一颗芳心,七下八下‘乱’成一团时,久久久久,冉闵都没有下文出来。

    他还在伏案疾书。

    写了一阵后,冉闵头也不抬地命令道:“若是闲着无事,便整理整理帛书和军令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陈容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她朝左右看了看,苦笑起来,这营中,只有他与她,这话不是对她,又是对哪个说的?

    罢了,也许她这一生,还得与他凑合下去,多多讨好讨好他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容终于站了起来,向冉闵走去。她弯下腰,把那些帛书和军令搬到自己的塌几上,又另拿一副文房四宝,也埋头疾书起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个幕僚大步跨入,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帛书,说道:“将军,事情很顺利,我们成功拦下了一支往南阳城的粮队。”他啧啧两声,得意地说道:“那粮草还真是不少,足有四十车经审问,那粮队确实是南阳阮氏一族与陈元‘私’下转输的货物。嘿嘿,那条张路,便是他们运输财帛的要道。现在那些队伍,已被我们的人全部活捉。至于南阳城中的那些人,会在十天以后才知道失了粮。根椐我们的布置,他们会以为是因为在离阳城遇到胡人所致。至于那条线路嘛,他们不会知道已经暴‘露’,一定还会继续转输货物的。”

    那幕僚说到这里,放声大笑,“将军,这次我们发大财了。”

    在幕僚的大笑声中,冉闵淡淡一笑,他似乎知道陈容坐立不安着,当下挥了挥手,令那正是兴奋中的幕僚闭嘴退出。

    于是,这一次,陈容出来时,已是明月当空。

    平妪迎上几步,她见到陈容不停地‘揉’搓着手臂,一副疲惫的模样,不由小小声地问道:“‘女’郎,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陈容瞟了她一眼,疲惫地说道:“没有想到他的事情那么多,整理了一个时辰,才完成了十之一二。”

    平妪张大嘴,她怔怔地说道:“‘女’郎说什么?”

    陈容不耐烦地回道:“没什么,就是帮他整理了一个时辰的文书。要是他有幕僚将领前来禀事,顺便提醒提醒那些人,免得他们太过磨蹭,令得冉闵‘性’急上火。”

    啊?这下平妪彻底傻眼了。

    她呆若木‘激’地站在原地,直过了一会才清醒过来。见到陈容已经走远,她连忙三步并两步追到她身后,急急说道:“‘女’郎,你有没有向将军催问那批粮草的事?郎主还等着答案呢。”

    在平妪期待的眼神中,陈容漫不经心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一下,平妪都要哭了。她哽咽着,喃喃说道:“这可如何是好?这可如何是好?这一日一日的耽搁下去,‘女’郎还有什么名节啊?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回头,只是大步向前走去。她本来就没有什么名节了。再说,现在回南阳城,她真担心陈元和阮氏没有见到粮食,一气之下把她给杀了,或不管不顾地把她送了人。

    现在的陈容,已看不清自己前方的路,已不知道如何才能走下去。

    哎,等等吧,再等等吧,也许过了几天,又有转机了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陈容是在一阵吵杂声中惊醒的。

    她翻身起塌,倾听着外面此起彼伏的马嘶声,人语声,还在搬‘弄’东西的砰砰声。各种各样的声音,充斥了整个营地。

    这时,平妪带着睡意的声音传来,“出什么事了,这么吵?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回答,她只是翻身下塌,就在营中对外面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马上,一个士卒在外面响亮地回道:“开拔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开拔了?

    陈容蹭地上前一步,刚到营帐口,又想到自己还没有洗漱,便对平妪叫道:“快快,帮我洗漱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平妪这时也慌了神,连忙上前。

    忙‘乱’了一会,洗漱一清的陈容,匆匆戴上纱帽,便向冉闵所在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她赶到时,冉闵营帐外,站了三四十个将领,这些将领一动不动地排成两列,正在听着他训话。

    见到这个情形,陈容只能老老实实地停下脚步,等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,众将领命上马,一一离去。

    陈容见到冉闵转身入内,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她冲入时,冉闵正在士卒们的帮忙下穿着盔甲。黑‘色’的重甲一件一件披在他的身上,金铁‘交’鸣声中,肃杀之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陈容紧走几步,来到冉闵前面。只是一眼,她便低下头。这个时候,冉闵已经戴上了头盔,他本来便威严不凡,气势‘逼’人,这头盔一戴,那种血杀之气直冲而来,实是令人胆寒。

    陈容咬着‘唇’,转眼,她抬起头,瞪大双眼向冉闵怒道:“冉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?大军开拔,怎么不知会我一声?”为了让他看到自己的愤怒,她还顺手摘下了纱帽。

    冉闵抬起下巴,让士卒在他的下颌处绑上绳结,听到陈容地指控,他瞟了陈容一眼,懒洋洋地回道:“知会你做甚?”

    陈容本来被他的气势‘逼’得有点害怕,一听他这话,那无名火又腾腾地直冲,她咬着牙,深呼吸了一下,还是怒吼道:“将军,你莫要忘记了,军中除了你的士卒,

    还有我这么一个做客的小姑子”

    她的叫声一出,冉闵却是弯着薄‘唇’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笑声清亮悦耳。

    笑声中,他静静地盯着陈容,眼见她的小脸越来越红,双眼中怒火高涨,才收起笑容,道:“那南阳城是是非之地,你又得罪了家族,还回去干嘛?”

    他不说还好,一说,陈容更火了,她叫道:“这是我的事”

    冉闵又是哈哈一笑,他背转身,张开双臂,任由士卒们开始为他穿上背甲,披上披风。

    直过了好一会,陈容也没有等到他再开口。

    她嗖地一声转了一个圈,再次冲到他前面,怒视着冉闵,陈容低吼道:“冉将军,你还没有回答我呢。”

    冉闵懒洋洋地瞟了她一眼,见到她盯着自己不放,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不一会,穿戴完毕的他,转身便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他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陈容急急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眼见一个亲卫牵来火龙马,冉闵提步跨上,陈容大急,她一个箭步冲出,叫道:“姓冉的”才叫出三个字,突然间,冉闵腰一弯,右手一伸,提起她的胳膊肘儿,把她轻轻巧巧地放在自己的马前

    他以闪电般的速度,把呆若木‘激’的陈容提起放置好后,左手一伸,搂住了她的细腰。

    然后,他低笑着说道:“这次小姑子不顾世人非议,千里迢迢前来求见,想的,不就是与我在一起么?既然如此,还回南阳做甚?”

    他一踢马腹,纵马疾驰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马一起步,他身上坚硬的盔甲,摩擦得她细嫩的肌肤一阵阵刺痛。

    冉闵毫无所觉,他左臂收紧,把陈容按在‘胸’口处,他低下头,凑近她的耳朵,吐出的气息,‘骚’着她的耳膜,“至于名节之事,你便不用担忧了,时候到了,我会正式迎娶你入‘门’的。呵呵,昔日卓文君与司马相如‘私’奔,世人传为美谈,便是前阵子,你阿容不是为了‘恩义’,也‘私’奔过吗?你就当现在我们在‘私’奔。”

    冉闵到这里,见陈容僵硬着,一动不动的,当下哈哈一笑,脚尖一踢,瞬时,跨下的火龙马飞腾而起,向前狂冲,‘激’得两边寒风呼呼而来,震‘荡’得耳膜生痛

    冉闵那坚硬的‘胸’甲,还在摩擦着陈容的后背,每一下摩擦,都是一阵疼痛。

    可陈容,一直低着头。

    她紧紧地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陈容哑声说道:“冉将军,阿容虽然父兄不在身边,可也是士族‘女’郎。请你把我放下,让我坐在马车中伴随左右吧。”最后那‘伴随左右’几个字,当真艰涩无比。

    冉闵一怔。

    转眼,他低沉笑道:“小姑子同意嫁我了?”

    才笑到这里,他以一种自言自语的语气笑道:“是了,现在的你,也只能嫁我了。那些规矩繁琐的士族,已经不会娶你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闻言,僵硬地一笑,喃喃回道:“便是以前,也没有士族愿意娶我的。”。。。。。。至于那个神仙般的王七郎啊,他永远都不会娶她。

    用力闭上眼,眨去眼角的那滴泪珠,陈容咬着‘唇’,认真的,严肃地说道:“冉将军,请放下我,请容许阿容坐马车跟随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中,有着无比的坚持。

    听着她异乎寻常的认真,冉闵哈哈一笑,缰绳一勒,奔行的速度减缓。然后,他提着陈容,把她放下了马背。

    放下她后,冉闵保持着弯腰的姿势,目光瞬也不瞬地盯着她,突然问道:“陈氏阿容,你真的喜欢上那个王七郎了?”

    嗖地一下,陈容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看着他时,她明媚的大眼中,有犹豫,有挣扎,有迟疑。。。。。。最后最后,她对着他的眼睛,却是认真地说道:“是”

    说出这个字时,她没有眨眼,她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的脸,盯着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几乎是迅速的,冉闵俊美的,飞扬的笑容僵住了。

    他一声长喝,停得火龙马人立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他纵身下马。

    低下头,一瞬不瞬地盯着陈容,他突然伸出右手,重重地锢制着陈容的下巴。那墨黑的,‘阴’烈如暗夜火焰的双眸,流淌着愤怒的火焰。

    他双‘唇’抿得紧紧,吐出来的声音,也是沉冷,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一抹杀气在他俊美无畴的脸上流转而过,冉闵沉沉地低喝道:“告诉我,什么时候的事”

    本来,陈容在说出那个‘是’字时,心下好不悔恨,她恨自己怎么这么愚蠢,怎么会给他一个这样的答案?她恨自己怎么会自绝前程,她既然都准备嫁他了,关于王弘的一切,便应该埋起来,一直埋到老死,直到进了棺材

    可是,她隐隐也知道,前一世的恨太深太浓,它一直潜藏着,所以,在见到如此嚣张不可一世,自以为掌控了一切的他时,她会在突然间,有了想把一切都打碎的渴望她便冲动到,宁愿毁了一生的幸福,也想看看他这一刻的表情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天气越来越炎热,更新有时会推迟半个小时,大伙请耐心等一等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