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10章  明白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10章  明白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10章  明白

    粉红票箱824和例行更新奉上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错愕中,陈容怔怔地抬起头,就着星光,看向那张俊美沉凝的脸。

    在她的目光看来时,冉闵墨黑的双眸,直直地盯着遥远的天边,没有理会她。

    陈容收回目光,也不知过了多久,她的嘴角,慢慢扬起了一抹笑容,这笑容,似是讥嘲,似是得意,似是苦涩,似是无力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她张了张嘴,终于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声应下,冉闵右脚一踢,胯下的火龙马开始加速。

    这火龙马,实是天地间少有的极品骏马,它全速奔行时,如奔雷,如闪电,迅捷之极

    陈容窝在他的怀中,咬着‘唇’,努力地让自己不想去被坚硬‘胸’甲摩擦的肌肤。

    好一会,她低声问道:“这次是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洛阳。”

    洛阳?

    陈容一怔。洛阳啊?这一去,岂不是要很久很久?岂不是说,她再次回来,或再次听到南阳城的消息时,已经物是人非?便是那个从来不需要她参与的白衣翩翩的谪仙,也有了属于他的结局?

    很久很久后,陈容低声回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冉闵冷笑起来,“阿容便不担心,你回来时,王七郎已被慕容恪所杀?”

    几乎是这句话一出口,他便悔了,于是他紧紧闭着薄‘唇’,生起自己的闷气来。

    陈容没有发现他的异常,她垂下双眸,轻轻的,果断地回道:“琅琊王七,并不是无能之人。将军,这世上,慕容恪惧怕的不止是你一个”

    这一次,她的声音一落,冉闵已是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笑着笑着,他声音一收,浓眉一轩,喝道:“以后,不许再想他”

    陈容垂眸,好一会才应道:“是。”熟悉他的‘性’格,知道这个男人的心‘胸’,并不是那种可以撑船的陈容,又喃喃说道:“陈容虽是‘女’人,也是敢作敢为的。。。。。。我不会再想他。”便如,不会再恋着你一样。就算呆在你的身边,就算与你朝夕与共,我也不会再恋着你,不会

    听到她这个答案,冉闵才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两人一骑,还在向前奔去。

    渐渐的,月上中天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火龙马突然间,于急速奔行中人立而起,仰天长嘶

    冉闵沉喝一声,“有埋伏”

    喝声中,他俊脸沉寒,眼中杀气毕‘露’,那握着缰绳的手,也五指成勾。

    陈容在听到他这句话时,脸孔则是一白,她朝马侧看了一眼,那里,没有他的兵器。

    有了火龙马,有了兵器在手的冉闵,是威杀无敌的天王。可是,如果没有武器在手呢?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如果不是为了寻她,他那兵器,是片刻不会离手的

    就在陈容沉思时,沉着一张俊脸的冉闵,回头瞟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就在他回头时,陈容抬着头,她对上星光下,他那沉寒如冰的双眸,低声说道:“你的马神骏,必能冲过去,将军,你把我放下马,轻装简骑地,必能冲他们一个措手不及,”在冉闵惊愕的目光中,她轻声说道:“你不用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她的眼神,十分十分明亮,十分十分温柔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冉闵明显被感动了,他盯着陈容,低低地说道:“你这个小姑子。”叹息中,他在她的脸上轻轻抚了一把。

    转眼,他背对着陈容,策马向前缓缓而行。

    这时的陈容,低着头,嘴角,慢慢浮起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在这种时候,只有这样的一句话,才能让他动容,才能让他最大限度地保护她才能让这个心如坚铁,不管最后对她是留还是弃,都铭记于心。。。。。这种铭记,有可能会是一生

    星光如水,银月如勾,两人一骑,缓步而行。

    走了一百步不到,冉闵突然暴喝一声,“驾——”喝声中,他脚尖一点马腹。

    随他多年,最是明白他心意的火龙马,顿时纵跃而起,腾空而行

    这一瞬间,马作闪电,其行如风

    他地发作十分突然,两侧的草丛中,传来一连串的吆喝声,“拦下他,拦下他”

    这口音,是胡人的,还是鲜卑胡人那一族的。

    吆喝声中,嗖嗖嗖,上百人于草丛中,同时举起长弓,箭发于弦

    嗖嗖嗖嗖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风声中,箭下如雨向着冉闵和陈容铺天盖地地袭来。

    几乎在那胡人的哟喝声出口的刹那,陈容想起一事,突然挣开冉闵的搂抱,以最快的速度解下了自己的浅蓝偏紫‘色’外袍。

    然后,她把衣袍扔给冉闵,叫道:“将军,这个可用”

    一句话吐出,冉闵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箭雨已至。

    只见冉闵左手策缰,右手抓着陈容那外袍,便是一阵急甩。

    外袍如帐蓬般张开,被风吹得鼓起,呼呼作响的风声中,箭雨还没有‘射’到,便被外袍挡开。

    冉闵的功夫何等了得?到了他这种地步,已是落叶摘‘花’,皆可伤人。只甩了两下,他便把那衣袍甩得流转之极。

    于是,不管两侧的箭雨如何密集,如何凌利,他手腕一抖,鼓声帐蓬的‘女’式外袍,便把那些箭,稳稳地拦截下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,他跨下的火龙马,正在如风,如电般的急冲。

    只是二息不到,火龙马已冲到了箭雨之前,渐渐冲出了埋伏圈。

    胡人的伏兵显然急了,一个嘶喝声传来,“废物这么多人,都对付不了一个抱着‘女’人的石闵‘射’再‘射’~”

    饶是那嘶喝声不绝,那箭雨如林,可那鼓了风的衣袍,已是稳稳地护着二人一马,向前急冲。

    转眼,火龙马冲出了包围圈。见到他冲出,一个唿哨声响,百来个胡人从草丛中一冲而出,向着冉闵扑来。

    冉闵却是仰天大笑着。

    笑着笑着,他回头瞪向那些胡人,暴喝道:“有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。慕容律,回去告诉慕容恪,叫他洗干净脖子在南阳城外等着我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再次仰天长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声中,二人一骑,已一冲而出,卷起漫天烟尘,消失在茫茫黑暗中。]

    胡人们追了一阵,发现根本追不上后,便停下脚步面面相觑。几乎是突然的,那个慕容律怒喝道:“都是你这个奴才,说什么带多了人突然被发现,反而打草惊蛇。狗才,要是刚才来个千箭齐发,怎么会跑了他石闵?”一边骂,他一边长鞭一挥,朝着一个汉人长相的文弱士人没头没脑地打去。

    火龙马一阵急驰,冲出了几十里后,冉闵吆喝几声,令它慢慢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他翻身下马,伸手对上陈容,“下来。”

    陈容知道,他这是想让火龙马休息一下,连忙应声跳下。

    就在她移了移,想跳到一个空阔所在时,冉闵眼睛眯着,也移了一步。

    呼地一声,陈容纵身跳下,却稳稳的,跳入了一个坚硬的怀抱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陈容的小鼻子,扎扎实实地撞在那坚硬的‘胸’甲上,痛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冉闵可没有发现这一点,他伸臂搂着她,右手抚着她的长发,低低地说道:“陈氏阿容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你方才,为何令我一人逃命?难不成,你不怕死?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他问到这里,却许久都没有听到陈容的回答,不由低着头,不耐烦地看向她。

    星光下,陈容的笑容有点苍白,也点奇怪。

    多么熟悉的一切啊。陈容恍惚地想道:前世时,阿微便是这样让他喜欢上她的。想来,他当初也问了她这句话吧?

    陈容从恍惚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她推开他,低声说道:“将军为了阿容,才孤身回返的。阿容虽是一个‘女’人,却也不能让将军因我而受损”

    想了又想,她给了他这个最真实,最没有情意的答案。

    冉闵盯向陈容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问道:“小姑子,你又恼我了?”

    陈容连忙摇头,低声道:“无。”又恼他?当然没有,她恼的,只会是自己。刚刚重生时,她想过要报复他的,她想过,要让他爱上她,然后,让他尝尽她前世经受过的苦楚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为什么,她现在,几乎是突然间,有点意兴索然了。

    陈容推开冉闵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眼望着前方茫茫的星空,陈容第一次发现,一切,是真的变了,完全变了。。。。。。因为,她突然觉得,这样的报复,已没有了什么意义,因为,她突然在想着,一直以来,她从来都不担心王弘,是因为她知道,她帮不上他。而且,她才知道,她竟是在想着,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那就随他去吧。活着也‘挺’辛苦的,便这样,在他和他的族人,在任何人都看不到的角落,任何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,随他而去

    这个想法,如此理所当然,如此的,让她解脱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终于,在她看着前世深爱的这个男人痛苦后,在她利用她对他的了解,慢慢让他喜欢上她后,在她离她的报复,只有一线之隔时,所以的‘阴’霾散去,她终于发现,原来,她是真的放下了,她是真的,爱上了那个叫王弘的男人

    上苍的安排,当真可笑之极费尽心力,用尽手段,却落了个自残而死,而一直犹豫着,还没有下定决心真正报复时,却得到了她曾经企盼的一切。原来,所有的痴‘迷’不悟,刻骨铭心,随着时移世易,都是会改变的。。。。。。这世上,便没有海枯石烂而不变的东西

    这时,她的手臂一紧。

    却是冉闵嗖地伸手,握紧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他把她强行扯过来,让她面对着自己。朝着陈容细细地瞅了一眼后,冉闵不耐烦地皱起浓眉。不过,他没有喝骂,只是牵着她跨上马背,喝道:“时间不早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马蹄翻飞,转眼,两人一骑,在弯月的牵引下,越去越远。

    月上中天时,两人追上了大部队。

    冉闵把陈容扔给一个士卒后,大步向灯火通明的主帅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陈容望了他一眼,转过头,在那士卒地带领下,向着自己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走近,火把光中,平妪便急急地扑了过来,她牵着陈容的衣角,小小声地问道:“‘女’郎,你怎么才回来?”她的声音颤抖着。

    陈容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主仆两人便进了营帐。

    平妪一掌上灯火,便向陈容张望而来。

    望着陈容,平妪惊异地说道:“‘女’郎,发生了什么好事?”她发现,陈容的脸上带着一抹笑,这是一种不应该出现在这种情况下的,轻松的笑。

    陈容抬眸看了她一眼,‘唇’一弯,说道:“没有,只是想开了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平妪好奇地跟在她的身后,和她一样坐在塌上,连声问道:“‘女’郎想开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陈容提起几上的酒杯,慢慢抿了一口,以一种随意的语气回道:“想通了,不管是死是活,这般有个人值得念想,便是够了。”她把酒水一饮而尽,自嘲道:“我终于可以与他好好相处了。”

    平妪更糊涂了。

    陈容也不耐烦再说什么,当下挥了挥手,命令道:“去看看,能不能打点水来,我要沐浴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这一晚,陈容睡得很沉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沉。

    第二天,陈容明显感觉到,冉闵的计划真是变化了,士卒们行进的速度减缓,哨探四路派出,幕僚们频频出入营帐,便是他那张脸上,也出现了一种悠然自在,仿佛,有一件有趣的事,正在他的期待下上演。

    难道,他真的就因为那件被埋伏的事,便改变主意,不去洛阳,而去参与慕容恪与王弘之间的争斗了?

    陈容暗暗诧异。

    下午时,平妪从营外走来,她捧着一个托盘,朝着陈容叫道:“‘女’郎,‘女’郎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平妪走到她面前,把托盘放在几上,她掀开盖在上面的缎,苦笑道:“真是怪了,将军居然送给你两套男子袍服呢。”

    陈容诧异地走下塌,她把托盘上的衣服翻了翻,“噫,真是男子袍服。”转眼,她明白了,“这是军营,我出出入入的,扮成少年,自是更合适。”

    平妪闻言,点了点头,道:“那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知道冉闵的意思,当下,她便换上其中一套淡蓝‘色’的袍服,想了想,还是戴上纱帽,才向冉闵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功夫,陈容出现在营帐处。一个幕僚大步走出,他一眼看到陈容,先是一愣,马上他似是想到了什么,朝着陈容拱了拱手,才大步走开。

    陈容一怔。

    她目送着那幕僚走开后,又一个幕僚走过,这幕僚见到她,也是拱了拱手,才大步走开。

    陈容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她明白了,定是冉闵向他们透‘露’什么了,这些人对她行礼,是把她当成他的夫人了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此生虽得不到圆满,也算是有个归宿了。

    陈容大步向营帐中走去。

    营帐中,只有冉闵一人。陈容看着跪坐在塌几上,正伏案疾书的他,忙放轻脚步。

    可饶是如此,她才走出二步,冉闵头也不抬地开了口,“阿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福了福。

    冉闵命令道:“从现在起,你跟我身侧,不离左右。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吐出,久久都没有听到陈容的回答。

    于是,他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朝着沉默中的陈容盯上一眼,他双手扶着膝盖,向前微倾,认真地说道:“军旅生涯,转眼生死,想那么多干嘛?你放心,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名份的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陈容也知道,冉闵他处起事来,经常没日没夜,陈容真要不离他左右,那么与他共上一夜,或者说,孤男寡‘女’老这样处着,睡到一块,那是情理当中的事。

    陈容一个小姑子,又还没有正式嫁给他,自是放不开。冉闵这话,便是给她吃一个定心丸。

    他说出这话后,见到陈容还在沉默,浓眉一皱,喝道:“你还犹豫甚么?”

    陈容知道,他这人,很重言诺,他既然说出,就一定会做到。可知道是知道,真要她还没有嫁人,便与一个男人没日没夜地呆在一起,她实在做不到。

    红着脸,陈容咬着‘唇’,正不知如何处理这事时,一阵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个幕僚出现在营帐口。

    见那人进来,陈容连忙福了福,退到一角。

    那幕僚朝她看了一眼,心下‘洞’明,也不理会,转向冉闵拱手说道:“禀将军,  慕容恪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冉闵一听,双手扶膝,倾身向前,问道:“那王弘呢?”

    一听到王弘,陈容便嗖地一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那幕僚摇了摇头,皱着眉头,说道:“很是奇怪,琅琊王氏那一块,竟是没有半点动静。”

    他疑‘惑’地说道:“要不是那个王七郎还留在南阳城中,我几乎以为他已临阵脱逃了。”

    冉闵笑了笑,道:“王弘这人,年纪虽小,却不易看透。”

    他向后一仰,喃喃说道:“这一场争斗,我也期待着。”说到这里,他断然下令,“通知下去,我们的人,无论何时,都不要出现在双方视线中,不要让他们发现我们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南阳城中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那幕僚冷笑道:“还是那样,人心惶惶,兵荒马‘乱’”说到这里,他哧声道:“听说那南阳王,只是这么些天,便瘦了一大圈,头发也白了一半。”他说到这里,心情大好,竟是嘿嘿嘿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冉闵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低头翻开一卷帛书,看了看,又问道:“其它各族呢?可有异动?”

    那幕僚禀道:“西方和北方来了两‘波’胡族,东方也有胡人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冉闵听到这里,冷冷一笑,下令道:“下令,通通拦住,执意前来的绞杀哼,姓慕容的便没有一个男人,既然当着天下人的面,向王七郎下了宣战书,便应该与他一对一,真刀实枪的拼个雌雄”

    那幕僚哈哈一笑,他佩服地看着冉闵,道:“将军是不想他人来搅局吧?哈哈哈,好,属下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他也是个爽快人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那幕僚突然停下脚步,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望着一袭男袍,安静地呆在角落中的陈容,他点了点头,向冉闵说道:“士族的小姑子,愣是没有一个像样的,将军运气还不错啊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也不等冉闵回答,他已经扬长而出。

    冉闵只是晒,便埋头疾书。

    陈容走到他身侧,慢慢蹲下,一边整理着‘乱’成一堆的帛书,一边瞟向上面的字眼。

    这上面,都是关于南阳城中这一战的。

    冉闵这人,不仅是勇猛闻于天下,他还很有计智,于征战之途,可以说是无师自通的天才人物。不然,也成不了天下第一名将。

    陈容一边整理着帛书,一边一一瞟过,忙碌中,竟不知时光流逝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间,冉闵低沉的声音传来,“阿容,可想回南阳城?”

    回南阳城?

    陈容一怔,嗖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冉闵没有看她,他正忙着写些什么。

    好一会,陈容轻声问道:“这个时候,南阳城城‘门’还可以进出?”

    冉闵闻言一晒,他放下‘毛’笔,抬头看着陈容,神秘地一笑。

    他右手一伸,抓上了陈容的手臂。

    然后,他把她重重一带,扯入了怀抱中。

    搂着她,他轻笑道:“何必从城‘门’进出?”

    陈容不解地瞪大眼,看着他。

    冉闵向后一靠,五指成梳,梳理着她黑亮如缎的秀发,道:“南阳城,有一条地道可通。”

    陈容‘啊’的惊叫出声,她瞪着他,张着小嘴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时的她,心口砰砰地跳得飞快:南阳城,有一条地道,有一条地道。。。。。。那是不是说,就算出现万一,也可以救下他?

    就在她胡思‘乱’想时,陈容一眼瞟到,冉闵那微眯的,狐疑的目光。

    当下,她收起心神,垂下双眸,喃喃说道:“这么说,我可以自由出入南阳城了?”她眯起双眼,眼神中尽是期待,“我也可以看看现在的陈元,还有他的两位夫人,‘女’儿和儿子了?”

    眼神中,有一股狠毒流‘露’。

    冉闵见状,收起狐疑,放声大笑起来。他拍着几,道:“好你个阿容,果然得罪不得。好,我便带你去看看那一家子”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