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12章  郎君如故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12章  郎君如故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12章  郎君如故

    今天又没办法还欠更。哎,这几天老是停电,实在麻烦。我现在继续赶稿去。不过大伙不要等了,便是赶出来了,也会在明天送上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陈三郎说到伤心处,伏几大哭,醉语连篇。

    陈容问了几句,见再问不出什么,又看到几个仆人急匆匆地向这里走来。她知道,传承几百年的贵族们,禀承家丑不可外扬的古训,便是天塌下了,在外人面前,那面子无论如何是要维护住的。那几个仆人,定是怕陈三郎酒醉之下胡言‘乱’语才赶来的。

    她站了起来,对着酒家低声说道:“老伯,劳烦把这位郎君扶出,‘交’给他的仆人。”

    那酒家得了金叶子,自是愿意,扶着陈三郎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店‘门’口时,几个仆人已经赶来。几人接住陈三郎,转头朝陈容看来。可这时的陈容,已站在角落处,面目模糊,身影隐约,几人根本看不清。

    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,突然的,冉闵低笑道:“小姑子,可如愿了?”

    陈容回过头来,她朝他福了福,快乐地说道:“是,如愿了。”那陈元,既得罪了琅琊王氏,又得罪了南阳王,可以说,不管是建康,还是这个南阳城,他都没有立足之地了。

    而陈元一倒,不管是陈三郎,还是陈微,那身价也是急转直下。便是那阮氏,想来在贵族圈中,都是抬不起头做人的。

    这时的陈容,盈盈浅笑,毫不掩饰她的快意。

    ‘阴’暗中,冉闵沉沉地凝视着她,再次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喧嚣声传来。

    这喧嚣声中,夹着欢呼和‘女’子的叫嚷声,在满城不安时,这种充满欢快的声音实在是罕见。

    冉闵抬头看去,陈容更是几个碎步,跑到了店‘门’口。

    前方的街道处,出现了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只是望上一眼,陈容便是一僵。

    慢慢的,她眨了眨眼,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那马车的前后左右,都围满了少年男‘女’。嘻笑声中,陈容听到陈琪高声叫道:“七郎七郎,我知道胡人围城之事与你无关,你千万不要介怀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‘女’郎则娇声唤道:“有七郎在,南阳城定然无忧。”

    一个少年也在大叫道:“琅琊王氏‘精’兵无数,区区慕容恪,何足道哉。”

    此起彼伏中,都是安慰,都是欢乐地叫喊,望着这些少年男‘女’脸上的笑容,陈容知道,他们打心眼里,便觉得王弘一定能解决这场危机。

    这时,陈容的身后,传来冉闵低沉的声音,“老伯对这琅琊王七,也无怨言?”

    那店家嚅嚅地回道:“所有的士人都说,王七郎可靠,想来是可靠的。”

    店家的声音一落,冉闵便是低叹一声,那叹息中,充满着郁闷和苦涩,“只因为他是琅琊王七?果然是负天下盛名”

    陈容还在张望着。

    她透过重重叠叠的黑‘色’头颅,重重叠叠的华服广袖,看向马车中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马车摇晃中,偶尔一眼间,她可以看到那一双清澈高远的眸子。便是此刻,那眸子也是带笑的,温柔的,宁静的。。。。。。那么的自在,那么的从容,仿佛那就要迫近的强敌,那遮蔽天地间的风雨,只不过是这盛世人间的一场宴席。不过如此,不足道哉

    这是一双可以让人平和,可以让看到的人,不由自主地跟着他微笑的眸子。陈容只是望了一眼,心下便是大静,不知不觉中,她已含着笑,轻轻‘淫’道:“君子可知,岁月静好。”

    极简单极简单的一句话,极随意极随意的‘淫’咏出声,陈容含笑的眸中,却有了湿意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马车中,那个高远悠然的人,突然转过眸子,向她的方向瞟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瞟来之时,陈容一凛,反‘射’‘性’地便想缩回头去。

    她缩回头了。

    马车中的那人,也只是随意地瞟了一眼,便收回视线,不再向她看来。

    陈容暗暗松了一口气,只是在松出这气的同时,她突然觉得,口里有点苦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陈容挤出一个笑容,果断转头,向店中返回。

    店中的角落处,那个高大伟岸的身影,正仰着头看着屋梁,那俊美的,轮廓分明的脸上,有着落寞,寂寥,还有亘古的沧桑。

    陈容望了一眼,便低下头,碎步走近,在他的旁边慢慢坐下。

    她垂下双眸,静静地望着自己的双手,眼神木然,心思飘远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店中安静如许。

    外面的喧嚣声,笑闹声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马车中的王弘,这时淡淡地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瞬时,马车加速。

    这马车一加速,那些围拥着的人便自动散开。少年少‘女’们,静静地退下,静静地望着王弘向前冲去的马车,不再哄闹。他们知道,此时的七郎,必定有着太多的事需要处理,他们不能让他‘乱’了心。

    马车冲到了店面前。

    车帘后,那个俊美高远的少年转过头,漫不经心地朝着店中瞟了一眼,然后,含笑唤道:“木子。”

    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护卫策马靠近,“郎君有事吩咐?”

    王弘的嘴角扬了扬,音线带笑,“派人去查查那店,记得要快,走慢了,有人可是会躲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青年护卫连忙应道:“是。”策马返回。

    王弘的马车一离开,冉闵便站了起来,他压了压斗笠,命令道: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连忙也压了压斗笠,跟在他的身后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刚刚走出几步,还没有出店面,陈容突然停下脚步,惊喜地唤道:“是尚叟。”

    一辆马车驶过来,那驾车的老头,可不正是尚叟?

    冉闵瞟了眼巴巴望着自己的陈容一眼,脚步不停。

    陈容见状,张了张嘴,还是跟了上去。只是她一边走,一边频频回头,朝着尚叟的马车张望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了一个路口处。

    这时,冉闵停了下来,陈容向他看去,看到的,只是他负着双手的,静静站立的背影。

    而这时,尚叟的马车已经驶近。

    突然的,陈容明白他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她几个箭步冲了出去,清声叫道:“尚叟”

    她的叫声一出,尚叟便急急抬头。

    转眼,他看到了陈容。虽然她穿着少年袍服,虽然她戴着斗笠,可是尚叟只是一眼,便知道这是他家‘女’郎。

    当下,尚叟红了眼眶,他干巴的‘唇’颤抖了一阵后,急急吆喝一声,张嘴便要叫唤。

    这时,陈容又说道:“不要声张。”

    此处街道行人稀少。饶是如此,陈容说这话时也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尚叟闻言,马上醒悟过来。他伸袖擦去不知不觉中涌出的泪水。

    就在尚叟策着马走近来时,一个身影出现在陈容身边,却是冉闵大步走来,也不需要尚叟停下马车,他把车帘一掀,便跳了上去。

    陈容还没有反应过来,马车中的冉闵右手一伸,已扯着她的手臂,把她也提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的动作,冉闵做来是行云流水,快如闪电。尚叟都没有反应过来,马车里,已传来陈容惊喜的,压低的声音,“叟,快快说说,现在的陈府怎么样了?你们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尚叟回过神来,他应道:“是。府中现在有点‘乱’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那陈元。听说他误了南阳王和南阳阮氏的什么大事,引是两家大发脾气,那南阳王一怒之下,砍了他那如夫人李氏的哥哥,还要砍了陈元。陈元慌‘乱’之下,连忙休了那李氏,跪在陈公攘面前大哭,这才免了死罪。”

    尚叟朝左右看了一眼,见到有人,闭上了嘴。好一会,来到安静处,他才继续说道:“这些时日,那阿微天天以泪洗面,夫人阮氏的娘家放言,说阮氏从此后,与他们再无干系。陈元和阮氏更是闭‘门’不出,‘女’郎不知,现在啊,仆人们都知道你这族伯已经失势,明里不说,暗里可没有好脸‘色’呢。哎,听说南阳陈氏开了几次会,说要驱了他们这一家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尚叟的声音有点苦,他低叹道:“陈元一出事,连累得我们也不好过。幸好‘女’郎不在。”

    陈容沉默了。

    她自是知道,肯定会连累她。不管怎么说,她现在也是归于陈元名下,如果南阳陈氏真要驱逐陈元,必定也会把她一并驱逐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损失,她一点也不在意。此时此刻,涌出她心田的,只有报复的快感。

    忍着欢喜,陈容看向冉闵。

    这时刻,这个男人正在闭目沉思,他的浓眉锁得很紧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望着他,陈容暗暗想道:也不知他具体放出了什么风声?竟‘弄’得陈元和阮氏这么的狼狈?

    尚叟的声音还在传来,“前几日,阮氏又来下令,说我们这一院的下人,只留一个看院就可以了。剩下的全部赶出去。幸好陈公攘派人来了,那人说,‘女’郎是个有情有义的,怎么也不能主人生死末仆,便散了家奴。”说到这里,尚叟的声音中充满了快意,“那人还说啊,有些人自己做错了事,还迁怒于他人。实在是小人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陈容听到这里才明白过来,怪不得这次尚叟谈到陈元,语气中没有一点恭敬,原来后来又来了这么一曲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尚叟忍不住停下马车,回头向她看来,说道:“‘女’郎,家族中人都以为你出事了。”顿了顿,他压低声音,吞吞吐吐地说道:“与‘女’郎前去的那些人,一个也没有回来,大伙说什么的都有。便是老奴,也哭了几场。。。。。。”一边说,他一边悄悄地瞟向冉闵所在的角落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