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13章  妒忌了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13章  妒忌了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13章  妒忌了

    粉红票864和例行更新奉上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陈容低声安慰,“有将军在,我怎么会有事?”

    尚叟应了一声是,只是应着时,他还在拿眼看向冉闵,满脸疑问。

    陈容知道,尚叟对于她的情况,定有太多疑问,太多想询问的,不过她现在不想说。

    马车还在格支格支地滚动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,冉闵的声音传来,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尚叟一凛,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马车刚停下,冉闵便牵着陈容的手一跳而下,然后转身,朝着前方一条小街道走去。尚叟刚要跟上,陈容已回眸朝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尚叟张着嘴,看着冉闵紧握着的,陈容的手,看着两人相依相偎的身影,无数的疑问哽在咽中,没有机会问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两人走入那巷道,进入那破败院落。

    冉闵率先跳下,他推开石头,朝陈容招了招手。也不等她,便猫腰入内。

    陈容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,石头滋滋地合上,古井再次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陈容跟在冉闵身后,安安静静地出了南阳城。

    站在地道外面,冉闵抬着头,望着南阳城中,薄‘唇’紧闭,好一会,他沉沉一笑,道:“不过是个姓氏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过头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陈容连忙碎步跟上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不出三百步,上百个亲卫牵着火龙马一围而上。冉闵跨上马背,也不理会陈容,长喝一声,狂奔而出。

    陈容瞪着他扬尘而去的身影,呆了呆,这时,一个亲卫唤道:“‘女’郎,可会骑马?”

    陈容连忙转头,回道:“会,会的。”她爬上马背,在亲卫们地筹拥下,向着荒野中,天尽头的冉闵追去。

    新月初上时,亲卫们追上了冉闵。

    一人一骑,便这般伫立在月光下,荒野中,荒野无边无际,那一人一马神骏而高大。望着夜‘色’中,那显得模糊而遥远的身影,陈容低低地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她策马来到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”的马蹄声中,陈容轻缓而温柔的声音传来,“有所谓,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将军勇武无双,智谋无双,已是天下第一名将,那丹青史册上,千千万万载,都会有将军的名字。光此一点,便可以让所有的士族,所有的士大夫仰望了,阿容不知,将军因何郁郁寡欢?”

    这番话,她前世时,在心中念过千千万万遍,总想着在某一个合适的时机向他说来。她那时坚信,如果说这话的时机够好,她一定能博得他的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因此,此刻她说出这些话时,无比顺溜,也无比温柔,甚至这温柔中,还有着她自己不曾发现的怅然若失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新月中,冉闵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夜‘色’中,他双眼如狼般幽亮,朝着陈容直直地盯了一阵,冉闵绽颜一笑,道:“好个小姑子。这番话甚是中听。”

    他策马向她靠近。

    来到她身边时,他朝她伸出右手,命令道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陈容广袖下的小手,不为外人所知的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顺从地伸出手去,搭上了他的大手。

    哗地一声,冉闵把她扯上了马背,脚尖一踢,朝着荒原深处纵马急驰。夜风呼啸而来,男人沉浊的呼吸中,突然说道:“我倒要看看,琅琊王七怎么对阵慕容恪,怎么个‘负天下盛名’法”

    陈容知道,他妒忌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回答。这个时候,也不需要她回答什么。

    夜风还在呼呼而来,火龙马全速奔行时,快如闪电,令得本来温缓的夜风,直是刮得人面生痛。

    陈容忍着不适,一直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好一会,冉闵吆喝一声,拉着火龙马人立而起。

    他右手扳转陈容的小脸,令得她抬头看向自己。

    墨黑‘阴’烈的眼中,目光如狼,他直直地望着她,突然说道:“刚才见到王七郎,可还有不舍?”

    眼神中,有着隐藏的暴烈。

    陈容哪敢在这个时候‘激’怒他?当下她垂下双眸,轻声应道: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我回话”

    冉闵突然喝道。

    陈容一凛,慌‘乱’地抬头看向他。夜‘色’中,她明媚的大眼眨啊眨的,清‘艳’嫣红的小脸上,染着不安。

    冉闵见状,语气放缓,温柔了些,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知道他‘性’格的陈容,忍着垂眸地冲动,回望着他,轻轻说道: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冉闵薄‘唇’一扯。

    他松开锢制着陈容下巴的大手,眼望着远方,低哑地说道:“阿容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好不容易才看中的‘女’人,这一生,都不许想他了。”声音沉沉,无比认真。

    陈容连忙温驯地应道:“是。”见他浓眉微皱,她连忙补充道:“不会想了。”

    冉闵轻哼一声,他踢了踢马腹,向前缓缓而行。

    左手扣着她的细腰,他俊美的脸上,突然‘露’出一抹苦笑,“我妒忌了。”声音中有着自嘲。

    陈容垂下双眸,语气轻浅地回道:“令得天下胡人闻风而逃的石闵天王,何必妒忌他人?”

    语气中有着不满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个时候的他,定会喜欢这种不满。

    果然,她的声音一落,冉闵已是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仰着头,脚尖一踢,再次策马狂奔。迎面扑来的呼呼狂风中,他的笑声洪亮,爽朗,得意。

    陈容听着他这个笑声,慢慢一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搂着她腰的大手一紧,他把她重重按入怀中。

    于是,陈容偎着他,他一边策马狂奔,一边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望着冉闵如飞箭般直冲而出的身影,亲卫们再次吆喝着策马追去。跑着跑着,一个亲卫突然说道:“将军有伴侣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亲卫生得文弱,气质也像个士人,他望着那远远而去的身影,脸上带着欣慰地笑容,嘿嘿笑着叫道:“将军总是说,此生有了火龙马为伴,便足矣。他定然没有想到,有一天他如楚霸王一样怀拥美人。听听听听,那笑声多得意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亲卫们同时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闹声,马蹄声,给这安静的荒原,添上了一份安详。

    转眼间,几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帏帐后的陈容,这时已放下笔墨,一眨不眨地盯着前面。

    她的前面,是扶几而起的冉闵,他瞪着那哨探,沉声道:“慕容恪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“离此多远?”

    “五十里不到,按脚程,明天他会围上南阳城。”顿了顿,那哨探又说道:“如今南阳城四周,处处都有胡人哨探。将军,那慕容恪小心得很哪。”

    一个幕僚在旁冷笑道:“他是在防着我家将军。哼,这一战,只要我家将军‘插’手,他是毫无胜算。”

    冉闵听到这里,哈哈一笑,笑着笑着,他腾地站直,喝道:“给我着袍”

    “是,是”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中,三个士卒跑了进来,他们围上了冉闵。

    就在这里,冉闵大手一挥,把他们扇开,“谁让你们来的?”

    士卒们一怔。

    陈容苦笑了下,连忙掀开帏帐,走到他的身后。她从一侧拿起他的藏青‘色’外袍,一边给他穿戴,一边像个小妻子一样,温柔舒缓地问道:“将军这是要往哪里去?”

    果然,听到她温柔地询问,冉闵享受地眯起了双眼。他感受着陈容温软滑嫩的小手,在他下巴上系起绳结时的触感,声音不知不觉中,已少了坚硬,多了绵软,“去南阳城。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陈容一惊,系着绳结的动作一僵

    呼地一声,冉闵右手伸出,扣起了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他眯着墨眼,俊脸沉寒地盯着她,低喝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语气不善。

    陈容向他抛了一个白眼,用一种疑‘惑’惊愕地语气说道:“胡人就要来了,将军在这个时候进入南阳城,难道不值得惊愕么?”

    冉闵还有狐疑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他俊美的脸上,慢慢地涌出一缕黑气。

    他扣着陈容下巴的手,收紧了些。在令得陈容吃痛出声时,他低沉地说道:“你还没有忘记他?”语气中带着肯定。

    陈容还在痛哼,她只感觉到,锁在她下巴的手,掐得她疼痛不已,不用照镜子,她也知道,那里定然青紫一片。

    痛哼中,涌出陈容心头的,还有着诧异。前世时,他不喜欢她,这个男人,对于不喜欢的人,是弃如鄙履的。

    她还是第一次知道,这个男人,对自己上了心的人,会如此着紧,会如此地小心眼。

    疼痛中,陈容白着小脸,长长的睫‘毛’扇了扇,在心里回道:喜欢上一个人,哪有这么快便忘记了的?再说,我为什么要忘记他?

    她扭曲着小脸,双手向外扯着他的大手,叫道:“痛”

    眼眶通红,泪盈于睫。

    冉闵没有松手。

    他兀自盯着她,沉沉地低喝道:“你还在想着他?”声音中,隐有杀气。

    陈容听出了这杀气,这一下,她回过神了。当下她白着脸,打了一个哆嗦后,气苦着,‘抽’噎着,“这人又不是草木,说忘就可以忘得‘精’光的。平素里是一点也不想的,只是听到将军提到南阳城,便不免想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两行清泪流下,划过脸颊,沁入樱红的小嘴里。

    望着梨‘花’带雨,海棠垂‘露’一般的陈容,冉闵铁硬的心不由一软,他慢慢地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一得到自由,陈容便以袖掩脸,哽咽起来。一边哽咽,她一边埋怨,“将军‘弄’痛我了。呜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哭泣中,冉闵暴然低喝,“闭嘴”

    喝声一出,陈容打了一个寒颤,连忙闭嘴。她不敢再出声,只是双肩耸动,窈窕的身影颤成一团。

    冉闵瞪着她,瞪着她,不知不觉中,脸上的暴戾越减越少。

    好一会,他断然命令道:“不许再想他”说到这里,他暴喝道:“听懂没有?”

    陈容哆嗦着,结结巴巴地应道:“是,是,是。”

    在她惊惶地回答声中,冉闵已是大袖一甩,急步冲出。

    听着他急冲而出的脚步,陈容慢慢放下掩在脸上的广袖,眼泪模糊的小脸上,不由自主地‘露’出一抹笑容。笑容刚出,她便懊恼起来,暗暗恨道:我‘激’怒他干嘛?明明想好了的,只要无情,便会无恨。为什么还是忍不住要‘激’怒他,要让他尝尝意不平,心不甘的苦?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沉重有力的脚步声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安静地伏在几上的陈容,一听到那脚步声,便知道是冉闵回来了。当下,她抬起头,白着小脸,嘟着嫣红的小嘴,泪盈于睫地望着‘门’口。

    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了。

    一双墨黑幽寒的眸子,扫向了她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冉闵便皱起了眉。几乎是他刚刚摆出脸‘色’,两行清泪便顺着陈容的双眸,流下‘玉’白的脸颊。

    冉闵呆了呆。

    他大步向她走近。

    来到她面前,他右手一抓,锢住了陈容的手臂,把她提起搂入怀中,他大手胡‘乱’地拭着她的泪水,冷冷地低喝道:“还有脸哭?”

    喝声中,陈容哆嗦了一下,低下头去,只是泪流得更凶了。

    冉闵浓眉大皱,便要暴喝。

    只是他朝着哭得安静无声,‘艳’美的小脸如刚刚洗过般,楚楚可人的陈容望了一眼,那喝声,便怎么也出不了口。

    他低叹一声。

    他双手环着她的细腰,低声说道:“好了,别哭了,恁地让人看得心烦。”声音中,有着不自觉的温柔,语气似是不耐烦,那胡‘乱’拭着泪的动作,却透着温柔。

    陈容连忙伸手捂着小嘴,慢慢停止哽咽。

    冉闵搂了她一阵后,说道:“走吧。”说罢,他拿起兵器,转身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陈容紧走几步,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营帐外,亲卫如林,一动不动地骑在马上侯着。陈容哭得小脸都‘花’了,不敢抬头,只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冉闵。

    冉闵骑上了火龙马,他把兵器‘交’给亲卫,左手一伸,提着陈容放在身前。把她一搂,“多备一匹马”

    这是在给陈容备马,如有什么意外,他也可以腾出手来厮杀。

    一个亲卫大声应道:“是。”策马奔出,不一会,便牵着一匹上等骏马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冉闵瞟了那亲卫一眼,断然喝道:“走”

    众亲卫哄然应道:“是——”

    马蹄的的,烟尘高举,众人踩着夜‘色’,向着南阳城的方向前进。

    马背上,陈容安安静静地伏在冉闵的怀中,此时此刻,她其实‘挺’纳闷的:冉闵这个时候进南阳城,却是为了什么?他不是说过要看戏的吗?还说过要看王弘与慕容恪之间的争斗的,既然如此,为什么还要去南阳城?

    想着想着,她也想不通冉闵此行是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晚上,明月成环。

    众马奔出不远,冉闵便跳下马背。陈容还在‘迷’糊时,便看到他下令众亲卫用布把马蹄全部包上。

    准备妥当后,众人再次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这一次,群马落地无声,安静之极。

    悄无声息中,众人再次来到那地道前。

    冉闵翻身下马,他盯着亲卫们,沉声说道:“守卫此处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分一列随我前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命令中,冉闵把兵器和坐骑丢给亲卫,拿过火把,弯腰低头,朝着地道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地道实在太窄小了,冉闵身材高大,行走颇为不易。便是那些亲卫,也走得跌跌撞撞的。腾腾的火把光中,只有窈窕的陈容走得最为容易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行人便走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一个亲卫上前,伸手把那石头推开。

    瞬时,满天清光入眼。

    那亲卫侧耳听了听,伸头探了探,回头做了一个手势,然后率先跳出。

    众亲卫跟着跳出。

    冉闵托着陈容的胳膊,也是一跳而上。

    院落里,依然荒凉,四野也是安静之极。只有远处的灯火伴着笙乐,在这夜空中唱响着荒yin。

    冉闵走出几步,见到众亲卫都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,他低喝道:“走,去西城。”

    转身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夜‘色’中的南阳中,街道中依然安静,贵族宅第里,依然繁华热闹。

    冉闵搂着陈容的手,一边缓步而行,一边轻笑道:“晋人不总是说什么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‘色’么?这一次我也学学那些士大夫。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众亲卫低声笑了起来。他们的笑声,引得偶尔路过的南阳人向这里看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他们便收回了视线,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陈容才注意到,不管是冉闵,还是亲卫们,他们的打扮都很随意,便如处处可看的富家子带着一群护卫夜游一般。特别是冉闵还搂着一个她,那闲适之意,更是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亲卫低声笑道:“将军也不需学那些士大夫,此时此刻,这满城的士人,只怕没有一个如将军这般自在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又是一阵哄笑声传来。陈容也笑了笑,只是在笑着时,她心中暗暗想道:王弘是没法子出去的,可是尚叟等人,我怎么也要把他们‘弄’出这南阳城才成。看看吧,等会回去时就跟冉闵提。

    陈容知道,冉闵这人,平生杀人如麻,那人命在他的眼中,是一文不值。她的仆人,她虽看得重,可在他眼中,便未必有一匹马值钱。他是断断不会因为一些仆人而影响自己的计划的。要他答应带走那些仆人们,得在他心情极好,事情办得差不多,只是顺手而为时提起来才有效。

    在陈容的寻思中,亲卫们的笑声中,众人脚步一停。

    陈容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一个院落出现在她眼前。这是一个极普通的庄子,不高的围墙,与别的庄子一样,进口是一个巷子,一切一切,都普通之极。

    而他们所站的地方,是一道只可容一人进出的侧‘门’。

    冉闵放开她,淡淡命令道:“翻过去,把‘门’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个亲卫应声走出,他退出几步,然后向前一冲,踩在一块石头上,轻轻巧巧地翻过了人家的围墙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,侧‘门’从里面打了开来,那亲卫站在‘门’内,朝着冉闵轻叫道:“将军。”

    冉闵点了点头,提步上前,缓步踏入。

    陈容紧走两步,在他身后进入了院落。

    一入内,她便发现,眼前这外观极为普通的庄子,里面树木修理得极为清澈,一条小溪弯弯绕绕穿行其中。月光下,溪水清澈,树木于整齐中尽显‘精’致之美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经过‘精’心整理的庄子。

    在陈容打理之际,冉闵已提步上前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陈容发现,这庄子里的房屋,都是一些竹子做成,假山流水,竹屋楼阁,竟是极具匠心。

    不过,陈容并不是一个风雅之人,虽是两世为人,可前世跟着的冉闵,也不是一个风雅之人。她看了又看,只觉得这庄子‘花’了不少心力,显得十分‘精’美,处处都可以看到匠心独具,可真要说她个一二三来,又说不出了。

    负着双手,施施然走在她前面的冉闵,这时低沉地笑道:“王七郎果然好雅兴,这么一普通的庄子,他一住,便立马风雅起来。”

    一言吐出,陈容已是嗖地抬头。

    王弘?

    这里住着的是王弘?

    这一路上,她一直在猜测,冉闵前来,也许是会见王弘。可直到他亲口说出,她才敢肯定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不是说过要看戏的吗?他不是妒忌着王弘么?

    他此刻前来,却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就在陈容苦苦寻思时,冉闵再次低笑道:“灯火寂寂,鼓乐不闻,看来,胡人之事,还是让这位负天下盛名的王七郎头痛啊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他的笑声一落,蓦然的,前方传来一个清朗的叫声,“掌火”

    叫声一出,“腾腾腾”,响声四起中,十来个火把和灯笼同时亮起,转眼间,刚才还是黑暗宁静的地方,变得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火光中,一个长相俊朗的青年士人大步上前,他朝着冉闵的方向深深一揖,朗声道:“我家郎君方才便说,今晚会有贵人来访,令我等熄灯静声,在此相侯。果不其然,贵人还真的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青年士人的笑声,爽朗之极。他似是没有注意到,冉闵等人脚步一顿,‘露’出一惊疑之‘色’。他兀自长揖不起,又笑道:“郎君说得对啊。小人想,这个时候的南阳城,还真没有比将军更尊贵的客人了。明月当空,将军踏着夜‘色’前来相助我南阳城人,小人感‘激’涕零啊”笑声中,欣喜不尽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