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14章 对峙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14章 对峙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14章  对峙

    求粉红票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听着那青年士人的爽朗笑声,陈容差点失笑出声。

    她当然没有笑,不但不能笑,她还安份地低下头,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冉闵沉着脸。

    慢慢的,他展颜一笑,道:“好个王七郎佩服,冉某佩服”

    他负着双手,抬头盯着那士人身后,喝道:“既然你家郎君什么都料到了,怎地还不出来一见?”

    那青年士人抬头看向他,张口便想解释,这时,一个清润的,温和的音线沁出夜空,“将军何不入内一述?”那音线轻笑着,“酒已温,‘肉’已香。只待英雄踏月而来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,悠然自在,这语气,平和风雅,便是冉闵火气不小,这时刻也发作不出。

    冉闵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他朝着躲到后面的陈容瞟了一眼。

    一见他的眼‘色’,陈容便明白,他这是与自己一同入内。。。。。。陈容咬了咬‘唇’,终于碎步上前。

    冉闵大手一伸,扣住了她的手腕,脚步一提,向里面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竹屋外,两个长相清秀的童子侯在‘门’旁,看到冉闵走来,他们弯腰一礼,摆出一个‘请’的手势。

    冉闵大步踏入。

    陈容被他紧紧牵着,身不由已地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竹屋中,檀香冉冉,这香味,魂合着一种不知名的‘花’香,在不知不觉中,让陈容紧绷的神经松驰下来。

    她慢慢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竹屋的正中,坐着一个美少年。与以往不同的是,这个晚上,美少年打扮过。他披着一件淡紫‘色’,绣着蓝‘色’凤凰的外袍,墨发披散在肩膀上。他的几上,摆着一张琴,修长白净的手,正放在琴上。

    与任何时候见他一样,这个俊美的少年,总是一派悠然高洁。只是此时此刻,在身后五根蜡烛的映衬下,少年于高洁中,添了一份威严和华贵。

    他便这般静静地坐在那里,可那种气度,那种风华,便盖过世间所有人陈容恍惚地想道:只怕司马氏的太子王孙,见到这样的王弘,也会自形惭秽吧?

    冉闵盯着王弘,大步走近,朗朗笑道:“王七郎好悠闲”

    王弘一笑。

    他慢慢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在他抬头的那一瞬间,陈容反‘射’‘性’地一缩,差点躲向冉闵的背后。

    王弘没有看她。

    他只是静静的,嘴角噙着浅笑,意态悠闲地望着冉闵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目光,宁静中透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。冉闵浓眉一皱,徐徐说道:“七郎便是这般迎接贵客的么?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王弘右手一拔,令得那琴发出一阵清悦的乐音后,他挑了挑眉,慢悠悠地说道:“将军惫夜而来,是想与王弘做一笔‘交’易吧?既是‘交’易,只怕不可言贵”

    声音清润中,夹着铿锵之音。

    陈容嗖地一下抬起头,向王弘看来。

    烛光下,少年俊美高华的脸上,笑容浅浅,但是仔细看去,才发现他那原本清澈之极的眼眸底,隐有‘波’澜。

    冉闵又是一怔。

    他盯着王弘。

    盯着盯着,冉闵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笑,他一边大步走去。在王弘对面的塌几上懒懒坐下后,他朝陈容一瞟,低喝道:“斟酒”

    正在失神中的陈容,听到这命令,顿时一凛。她低着头,碎步走到冉闵的塌前,盈盈跪下。

    早在冉闵坐下时,侯在旁边的婢‘女’,便姿态曼妙地走了过来,准备持壶。现在见到冉闵使唤着本也是客人的陈容,她们呆了呆,相互看了一眼,最后向两人福了福,弯腰退后,在陈容的后方继续侯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王弘依然是浅笑隐隐,依然是眼眸也没有抬一下,更没有朝陈容望上哪怕一眼。似乎,在他的眼中,陈容只是冉闵随便带来的姬妾,似乎只是一个他从来不曾见过的,也不屑一顾的路人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陈容稳住心神,左手托着衣袖,开始给冉闵斟酒。

    汩汩的酒水流动声,在安静的竹屋中响起。

    转眼,一杯酒已然斟满。

    冉闵盯了陈容一眼,端起酒杯,徐徐说道:“为七郎也满上一杯。”

    这是命令。

    陈容福了福,轻声应道:“是。”转过身,提着酒壶,朝着王弘走去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碎步走到了王弘面前。

    朝着他福了福,陈容微微欠身,提起酒壶,给王弘斟起酒来。

    酒水汩汩入杯。

    王弘俊逸的脸上,依然是笑容浅浅。那眼神如此宁和,那笑容如此悠然,真真看不出半点异常。

    冉闵瞟了云淡风轻,高远自在的王弘一眼,几乎是突然间,他对自己的行为厌恶起来。当下,他沉声命令道:“退下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应了一声,低着头,缓缓退下。

    不一会,她便退到了冉闵的背后,窈窕优美的身段,渐渐的消失在‘阴’暗中。

    冉闵把注意力从陈容的事上收回。他盯着王弘,突然一笑,道:“冉某真是不知,七郎怎么知道我今夜会来?又是怎么知道,我要与你做‘交’易的?”

    在他的问话中,王弘伸出修长白净的手。

    他慢条斯理地端起陈容刚斟的酒水,抿了一口后,极为随意地说道:“将军志向高远,所谋甚大,这么一个与琅琊王氏做‘交’易的好机会,不会轻易放过。”

    在他说出‘志向高远,所谋甚大’时,冉闵双眼一‘阴’,一股肃杀之气瞬时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冉闵可是天王,他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人,一旦有心施威,那气势甚是惊人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站在两侧的婢‘女’们已是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王弘依然嘴角含笑,举止都雅之极。

    冉闵慢慢倾身,他那双如鹰一样的厉眼,瞬也不瞬地锁在王弘的脸上,说出的话,却带着笑,“七郎怎知,我志向高远,所谋甚大?”

    王弘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朝着冉闵望来,微微一笑间,他晃了晃手中的酒杯,道:“请”仰头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后,他还把酒杯倒置,朝着冉闵又晃了晃,那意思很明了,是要他喝了酒再说。

    冉闵本来沉着脸,如捕猎的狼一样紧紧地锁着他。从来,在他这种气势下,没有不屈服的人。便是石家的几个主子,在他这个时候,也是缄口不言,唯唯诺诺的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如果王弘也举止失措,他那还真是虚有其表了。

    冉闵盯了王弘一阵,慢慢坐直。

    随着他坐下,那股死气瞬时一清。众婢同时松了一口气,陈容则抬起头来,她望着果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的冉闵,知道这一回合,王弘小占先机。

    等冉闵喝下酒,几个婢‘女’娉娉婷婷地走上前,再次为两人满上酒水。

    王弘没有拿酒杯,他右手虚放在琴弦上,随意按了两下,在发出两个悦耳轻快的音符,令得竹屋中沉凝的气氛一扫而空后。他抬起头,静静地看着冉闵,说道:“这一战,将军准备如何助我?”

    他居然问出这样的问题

    他居然在这个时候,以这种轻描淡写却笃定的语气,问出这样的问题

    陈容嗖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冉闵也是把头一抬。他直直地盯着王弘,盯着王弘,突然的,他哑然笑道:“我为什么要助你王弘?”

    在他的质问中,王弘双手扶几,似笑非笑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在他这样的目光中,冉闵慢慢地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冉闵把手中的酒杯朝着几上一放,低喝道:“直娘贼与你们这些人说话,还真是费神。好了,王七郎,我直说吧。这一次我助你赶走慕容恪,他日冉闵若有所求,你需在晋室中周旋一二。”

    他把自己的要求甩出后,墨眼如狼,沉沉地盯着王弘,等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在他的目光中,王弘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他缓缓站起。

    随着他站起,他身后的墙壁上,倒映出一个攘之博带的身影。

    王弘盯着冉闵,慢慢的,他‘露’齿一笑,这一笑,那一口雪白的牙齿,在烛光下,散发着寒光。

    微笑中,王弘的音线,一如既往的斯文,温柔,淡然,“赶走慕容恪不过小事,相对于将军的所谋而言,这买卖不划算。”

    冉闵不耐烦了,他腾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双手按几,他沉沉地盯着王弘,火气颇重地说道:“王七郎,你可别忘了,如果没有我,你‘性’命难保便是你琅琊王家,也会威望大扫。在这种情况下,你居然还敢说买卖不划算?”

    他低声咆哮到这里,广袖一甩,掉头便走。

    陈容怔了怔,朝着王弘看了一眼,见他微笑的,平和地望着冉闵的背影,顿了顿,低着头跑出了竹屋。

    众亲卫正在侯着,看到冉闵出来,连忙迎上。

    他们正要出口询问,见他沉着一张脸,表情‘阴’郁,便大气也不敢吭一声。

    一行人转身便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在沉着脸的冉闵的带领下,众人一言不发,低头行走。

    刚刚上得街道,一个亲卫便叫道:“哪里着火了?”

    众人同时抬头。

    只见西边的天空中,火光冲天,黑烟直入云霄。伴随着那滚滚黑烟的,是南阳城人的吵嚷声,叫闹声。

    众人望着望着。几乎是突然的,一个亲卫尖声叫道:“将军,不好你看那方向”

    这声音充满惊惶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