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21章 醒后的陈容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21章 醒后的陈容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21章  醒后的陈容

    六千字奉上,呵呵,上个月的欠更,这下终于还清了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王弘抚在她**的大手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单手支起身躯,王弘抬头看向陈容。他望着她,声音沙哑粗重,“阿容。”

    陈容‘迷’糊地应了一声,‘迷’离‘艳’媚的眸子中,泪光隐隐。

    王弘喘息着,他低下头,将‘唇’覆在她的‘唇’上,低低说道:“阿容。”他把要说的话吞入腹中,吐出的,只是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抚在她**的大手,再次动了动。

    随着他一动,陈容呻‘淫’起来,她眨着长长的睫‘毛’,睫‘毛’尖上珠泪摇晃,  “不可以的,七郎,不可以的。。。。。。”呻‘淫’中吐出的拒绝话,却是呢喃靡‘荡’,勾魂‘荡’魄。

    望着这样的陈容,王弘俊美的脸,变得更红了,他低下头,把自己的‘唇’印在她的‘唇’上,舌尖轻画着她的‘唇’线,逗引着她的小舌,他低低的,哑声呢喃,“。。。。。。我却不想放手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他头一低,薄‘唇’吸上了左侧yu‘女’峰上的樱果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舌尖在其上描画,陈容的呻‘淫’声变得响亮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个婢‘女’迟迟诶诶地说道:“南阳王派人来了,说要急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王弘头也不抬,他含着她的‘玉’‘乳’,手指轻拔着那颤栗的**,含糊其辞地回道:“谁也不见。”

    那婢‘女’应了一声,“是。”

    看到她走下,织姐连忙走上前,问道:“郎君怎么说?”

    婢‘女’盯着她,轻声说道:“他说,谁也不见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出,织姐和这婢‘女’同时脸‘色’微变。好一会,那婢‘女’才呆呆地说道:“郎君他从小便定力非凡,于‘女’‘色’上面更是看得轻淡,可这一次。。。。。。阿织,我有点害怕。”

    织姐的脸‘色’与她一样的白,她抬头望着那烛光飘摇下的竹楼,好一会,她笑了笑,语声变得轻快,“有什么好害怕的?我家郎君这样的人物,那小姑子跟了他,只会得意欢喜。她得意欢喜了,郎君自也是欢喜的。”

    那婢‘女’闻言,笑了起来,大大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竹楼中,呻‘淫’声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陈容抬起头,嘴‘唇’胡‘乱’地‘舔’啃着王弘。呻‘淫’声,  她更是一声又一声地叫道:“七郎,七郎,七郎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抚‘弄’着她下身的大手拿出,接着,她的大‘腿’被他用力的分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个火热的物事沉沉地抵在她的**。

    随着那物事一抵,陈容打了一个‘激’淋。

    几乎是突然间,陈容泪如雨下,那泪水顺着她的眼角,流到她的鬃侧,沁入身后‘玉’枕中。

    泪水横流中,陈容分开双‘腿’搭在他的腰间,她喃喃的,一声又一声地唤道:“七郎啊,七郎,七郎。。。。。。”纵使是‘迷’糊中,她的声音也是哽咽的,酸楚的。

    这哽咽,这泪水,令得王弘的动作再次一僵。

    王弘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这时的他,白净如‘玉’,俊美动人的脸上,红晕隐隐,双眸不再明澈,瞳仁中只有‘艳’媚,便是那‘唇’,也有点微肿,红得‘艳’丽。

    他定定地看着陈容。

    陈容透过泪水,望着烛光中的他,傻傻地望着望着,她伸手勾着他的颈项,将自己的脸印上他的‘唇’,泪如雨下中,她哽咽的欢喜地叫道:“七郎,我真是欢喜。”

    她居然流着泪说,她真是欢喜。

    王弘怔了怔。

    慢慢的,他低下头,将‘唇’压在她的眼睛上,伸舌把那满溢的泪水勾入口中。这时的他,沾了汗水的长发湿湿地粘在身上。。。。。。他的长发与她的长发粘在一起,‘交’织在一起,一缕又一缕,一丝又一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离开了她。

    身上突然一凉,令得陈容睁大‘迷’离的双眸,望向他。

    烛光下,她‘玉’手轻抚着自己的左‘乳’,红肿的小嘴边流着一条银丝,她喘息着望着他,眼‘波’如火,“七郎。”她唤着他,扭动着赤luo的躯体,求道:“别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赤luo着身躯的王弘站在‘床’塌边,他瞬也不瞬地盯着陈容,右手一扬,拿过一块白缎。

    他微微倾身,墨发披在陈容的脸上,身上,见到陈容还在渴望地望着自己,他优雅一笑,轻软沙哑地说道:“乖,抬起‘臀’。”

    陈容真地抬了抬‘玉’‘臀’。

    他把那白缎放在她的身上,然后抬头,他朝她温柔一笑,然后,他再次覆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感觉到他的体温,陈容满足地呻‘淫’出声。

    他完全地覆住了她。

    他再次分开了她的双‘腿’。

    他那火热的硬‘挺’,顶顶抵上了她的**。

    他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抬着头,王弘一瞬不瞬地,认真地看着陈容。在对上‘迷’糊的她时,他微微一笑,轻轻说道:“阿容,你不能悔了。。。。。。”声音沉静。

    陈容不解地眨着眼,还在痴痴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只是望着望着,也不知为什么,那明媚的,充满‘艳’‘色’和‘玉’望的大眼中,再次泪水满眶。

    王弘低头,将‘唇’压在她的眼睛上,他闭上双眼,温柔无比地说道:“乖,别流泪了。。。。。。别让我心软。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他的身体猛然一沉。

    瞬时,一个坚硬火热的物事,重重地捅入陈容的体内。

    陈容惊叫一声,眨着眼,用泪眼询问地睨向他时。那停在她体内的物事,再次朝着里面重重一撞

    瞬时,一阵撕裂般的剧痛急冲而来。

    陈容吃痛出声,她尖叫道:“啊——好痛”

    她双手紧紧抵着他的肩膀,把他向外推去,叫道:“好痛。七郎,有东西在捅我,你帮我拿开它。“

    她推着他,唤着他,泪眼朦胧,目光中又是信赖,又有着苦求,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楚惧怕。

    王弘只是望了一眼,便果断地移开眼,不再看向她。

    他右手放在两人‘私’秘密处,轻轻抚‘摸’着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慢慢的,陈容发出一声轻‘淫’。

    轻‘淫’声刚出口,王弘突然动了。他低头用‘唇’叨着她的‘乳’,左手‘揉’搓着另一侧的‘玉’‘乳’,右手扶着她的胯部,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她。

    因为疼痛,因为那不知名的古怪满涨,还在丝丝缕缕渗出的酥软,陈容摇着头,任由青丝缠绕,清‘艳’的脸上似苦似乐。

    她的呻‘淫’声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这一场欢笑,似是无穷无尽,也似是只有一瞬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竹楼中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一直侧耳倾听着的织姐,悄悄向前走了一步,低低唤道:“郎君?”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里面不会有声音传来时,王弘低哑的疲惫地命令道:“打一盆热水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织姐端着热水,轻轻推了推竹‘门’。

    竹‘门’刚动,里面传来声音,“放下吧,不必进来。”

    织姐一怔。好一会,她轻轻说道:“可是。。。。。。”才说出两个字,里面的声音再次传来,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织姐放下水盆和‘毛’巾,干净衣服等,缓缓退下。

    她听到了有人走下‘床’塌,然后,看到手臂伸出,把那些东西拿了进去。

    倾听着里面传来的哗哗水声,以及‘女’子时不时的呢喃和男子温柔的安抚声,织姐的眉头越蹙越紧。

    那年青的婢‘女’向她走来,她朝着竹楼里面望了一眼,低声问道:“阿织,怎么啦?”

    织姐瞪着竹楼里面,道:“郎君在给那‘女’子抹身。”

    一言吐出,两个婢‘女’都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,年青的婢‘女’颤声说道:“阿织,我们是不是,做错事了?”

    阿织无法回答,透过淡淡的烛光,她清秀的脸孔苍白如纸。她们知道,她们的郎君,贵比帝王,一个‘妇’人‘侍’了寝,按道常理,是她们进去给郎君洗沐更衣,然后,换上干净‘床’被,焚上去秽的香让郎君安睡。至于‘侍’完寝的‘妇’人,抬出就是,等她醒来,马上送一碗防子汤。

    可现在,里面发生的事,已大大地超出了她们的认知。

    好一会,阿织喃喃说道:“求不得的苦。。。。。。求不得的苦。。。。。。这么一个俗‘艳’卑微的‘女’郎,不是得到后,就应该弃如鄙履吗?”

    这一觉,陈容睡得很不安稳。

    她不停地翻来覆去,紧闭的眼角,时不时地会流下一滴泪水。

    泪水如珠,在烛光下映着七彩华光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天亮了。

    陈容慢慢地,慢慢地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她‘迷’糊地看向纱窗外。

    慢慢的,她的眼中有了些神采。

    陈容转过眸子。

    目光堪堪一转便定住了,在她的‘床’塌前,坐着一个正伏案疾书的白‘色’身影。阳光下,那白‘色’的身影颀长俊逸,容光照人,明明就坐在那里,却如身处云雾中。

    听到响动,那人抬起头来,冲她温柔一笑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陈容回他一笑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,见他一直没有消失,不由狐疑地问道:“你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他微笑着看着她,声音温柔如水。

    陈容又眨了眨眼,再眨了眨眼,见他还是没有消失,惊道:“七郎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一句话吐出,她突然觉得有点不对了。

    陈容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随着她的动作,丝被滑落,‘玉’白的娇躯上青紫处处。。。。。。她没有穿衣服

    陈容急急伸手,把被子一扯,牢牢地罩住自己,然后看向王弘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她的脸‘色’越来越白。

    她再次低头,悄悄掀开一角被子,又瞅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眼看去,陈容彻底的呆住了。

    许久许久,她艰涩地说道:“昨晚,不是梦?”

    这时的王弘,已放下‘毛’笔,他侧过头盯着陈容,墨发调皮的挡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是,昨晚不是梦。”他的声音一如以往的清润温柔。

    陈容慢慢抬头,她呆呆地望着他,又问道:“我们。。。。。。睡了?”

    王弘的声音依然清润温柔,他含笑望着她,回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她紧紧地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好一会,她嘶哑地问道:“我们,无媒无娉,不曾婚嫁的。。。。。。睡了?”

    王弘还在侧着头,那缕调皮的发丝,在他的眼前飘‘荡’,“是。”他的回答,还是温柔之极。

    陈容慢慢地,慢慢地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她这一坐,丝被滑落,她那完美的,白嫩优美的上半身,便呈现在日光下,呈现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这般突然‘裸’裎,陈容却是没有感觉到不妥。她让自己坐起,低着头,发丝披垂而下挡住脸孔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低低地传来,“你可会娶我?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久久久久,都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陈容吃吃而笑,她低低的,沙哑地说道:“是啊,你怎么会娶我呢?可是不管如何,我还是得问一问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房中安静之极,依然没有半点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低着头,纵使不曾梳理,也乌发如缎的长发挡着她的脸,她的声音,从长发后传来,“七郎,你准备如何安置于我?”

    好一会,王弘温柔至极地说道:“你给我时,仍是处子,我已留有凭证。阿容,你仍可做我的贵妾。”

    “贵妾么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低低一笑。

    她慢慢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五指成梳,把头发拔在一侧,陈容侧过头看着王弘,她的嘴角上扬,清‘艳’的脸上带着笑,“无媒无娉便跟了你,还是可以做贵妾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有点奇特,王弘没有回答,他只是定定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陈容又是一笑,她望着他,低低说道:“七郎。”声音温柔。

    王弘轻应道: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算是贵妾身份入的‘门’,在琅琊王氏里,也是抬不起头做人的吧?”在王仪提亲时,她拒绝在前,现在却无媒无娉地跟他睡了。。。。。。还真是贱得可以。这样的贵妾,连良妾都不如。

    王弘低低地说道:“休怕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陈容吃吃一笑,她眼‘波’横飞,慢慢前倾,随着她的动作,那白嫩的双‘乳’在阳光下‘荡’漾着。

    陈容似笑非笑地瞅着他,轻轻说道:“七郎,你相信么?我杀过人的。”

    王弘不明白她为什么说起这个,不由怔了怔。

    陈容嘴角微扬,那完美白嫩如脂的躯体,那‘艳’丽动人的脸孔,在阳光下,散发着夺目的‘艳’光,她轻笑道:“我杀了七个。。。。。。都是‘女’人。”

    王弘蹙起了眉,他的目光从她美丽的身躯上移开,盯着她的眼,他轻轻说道:“阿容,你累了。”她是什么样的来历,他一清二楚,这话分明已是胡言‘乱’语。

    可是,陈容的眸光,不但妩媚,而且清澈,哪里有半点说胡话的模样。她歪着头,眸光流‘波’,依然似笑非笑,“便是我那族姐,若不是她一直住在别处,也早就被我‘弄’死了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陈容一边掀开被子,走下‘床’塌。

    一个刚刚失去身子的小姑,居然当着男人的面,这般毫不羞涩地‘裸’着身子,光光地走下‘床’塌。

    可不知为什么,王弘却是觉得,阳光下,这具身躯直是苍天呕心沥血的杰作,直是‘艳’美得惊心动魄。不止是这身躯,便是这张清‘艳’的面孔,也一扫以往的怯懦,警惕,畏缩,笑得妖‘艳’至极,冷得妖‘艳’至极

    陈容赤足走出一步,清声唤道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织姐便清声应道:“是。”竹‘门’打开,她与另一个婢‘女’,端着水盆和衣裳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两‘女’一进来,便对上了光‘裸’在阳光下,静静而笑的陈容,不由怔了怔。

    转眼,两‘女’垂下视线,向她走近。

    陈容朝那托盘上的衣裳望了一眼,嫣然一笑,“这衣裳怎是黄‘色’?去,把那套白‘色’衣裳拿来。”

    两‘女’一怔,如果她们没有记错的话,前不久这个‘女’郎还说过,不穿白‘色’衣裳的。

    呆了一会,织姐走出。

    不一会,她捧着那白‘色’裳服走了进来。这裳服是她从陈容的包袱里拿来的。

    织姐把衣裳放在已经洗漱完毕的陈容面前,忍不住轻声问道:“‘女’郎不是不喜欢白衣裳么?”是了,她是为了讨好郎君。想到这里,织姐轻薄地瞟了陈容一眼。

    陈容却是轻轻一笑,她拈起那衣裳,望着它,莞尔一笑,“是啊,我是不喜欢的。。。。。。我这么庸俗,这么心狠,这么可笑的‘女’人,怎么配得上这般至纯至净的白‘色’衣裳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房中的三个人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一直歪着头,含笑打量着陈容的王弘,笑容慢慢一收。

    陈容垂眸,她含着笑,慢慢穿上那白‘色’衣裳,继续说道:“不过,我现在可以穿它了。。。。。。若能再生,必是配得上它的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有点含糊,只有两婢隐约听清了。

    把衣裳换上后,两婢开始给她梳发。

    不一会,陈容命令道:“解开。”

    两婢一怔。

    那织姐皱起眉头,轻声解释道:“‘女’郎,你现在是‘妇’人。。。。。。”还没有说完,陈容已冷冷说道:“梳成小姑发髻”

    两婢一怔,相互看了一眼后,转向王弘看去。

    王弘还在看着陈容,他一直都在静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两婢只好顺从陈容的意思,把她的头发梳成少‘女’的式样。

    不一会功夫,陈容已是梳理妥当。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刚成为‘妇’人,她的容‘色’,在以往的清‘艳’之外,另添了一份冷。这种冷‘艳’,使得她‘艳’‘色’照人,直有咄咄‘逼’人之姿。

    陈容的目光从铜镜中移开,她站了起来。转过身,她含笑问道:“昨晚,那神仙饮,是谁的意思?”

    两婢一怔。

    不由自主地,她们再次看向王弘。

    再一次,她们看到的,是静静地望着陈容,目光瞬也不瞬地郎君。

    两婢相互看了一眼,最后,那年青的婢‘女’轻声道:“是我。”她的声音一落,织姐便在一旁笑道:“‘女’郎可是恼了?可若不是那神仙饮,你也不会得偿所愿啊。”她嘻嘻而笑,又说道:“我们知道小姑子是个‘女’郎,就算喜欢郎君,也不敢说的,因此才助你一臂。”她向陈容深深一揖,求道:“‘女’郎,你恕了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回头,她走到窗台旁,‘玉’白‘肉’嫩的小手,轻轻抚上窗沿,抚上挂在旁边的佩剑,“这么说,给我喝神仙饮,是你们两个的意思?”声音含笑。

    织姐见她似乎没有动怒,也笑了起来,“是。。。。。。‘女’郎,你恕了我们吧。”她和那年青的婢‘女’再次深深一揖。

    这两个婢‘女’,模仿着士大夫向陈容行着礼,口里说着道歉的话,可不管是她们地动作,还是说辞,都透着种轻浮,都透着种从骨子里发出的轻鄙。

    “恕了你们?”陈容低低一笑,她轻声说道:“那有谁,能够宽恕我?”她轻言细语地说到这里,小手抓着剑柄。

    “嗖”地一声,长剑出鞘,阳光照在寒森森的百炼‘精’铁上,光彩流离。见到她突然拿起剑,两婢同时叫道:“小姑子,这个不是你能碰得的”声音带着习惯‘性’的颐指气使。

    陈容似是没有听到她们的指责,她把剑举起,手指成勾,在上面轻轻一叩,在发出一阵清锐的低‘淫’声后,她笑道:“琅琊王氏的,果是好剑”

    笑声出时,她右手闪电般的向后一刺

    “卟——”地长剑入‘肉’的声音传来

    只是一静,转眼,两婢同时尖厉的惨叫起来,而一直优雅的笑着望着的王弘,这时也推几站起,惊愕地望着陈容。

    陈容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她手中的利剑,正稳稳地刺在织姐的‘胸’口上鲜血成河中,陈容脸上的笑容,嫣然之极,妩媚之极。

    “哗”地一声,陈容‘抽’出了长剑,然后,右手轻扬,血淋淋的剑尖再次向前一‘挺’,刺入了兀自尖叫着的年青婢‘女’‘胸’口

    随着她这一刺,卟地一声,鲜血四溅。有数滴鲜血溅在她清‘艳’明丽的脸上,给她那嫣然妩媚的笑容,增添了一份令人心悸的‘艳’丽。

    直到这剑稳稳地刺入,旁边才传来躯体重重仆倒在地的声音。却是那织姐的尸体栽落在地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地一声,陈容再次‘抽’出了那血淋淋的长剑。她抬起头看向了王弘。

    便这般提着血淋淋地长剑,陈容向王弘走去。

    王弘正在瞬也不瞬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在他的注视中,陈容从他身边越过,慢慢走向‘门’口。

    王弘回过头,望着阳光下,她‘挺’得笔直的,孤绝的,美丽的身影,忍不住叫道:“阿容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点不稳,语调也一扫平素的优雅清淡,带了点低暗,带了点他自己也没有发现的复杂,“我的贵妾,你便这么不屑么?”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