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24章 伤心的冉闵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24章 伤心的冉闵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24章  伤心的冉闵

    王弘望着她那洗干净了,‘艳’中透着冷,媚中带着妖的面容,望着她那一身血染的白衣,‘胸’口一滞。

    他垂下双眸,轻轻说道:“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声音中带着几分强硬。

    陈容嘴角一扬,收回看向他的目光,似乎没有听到一样,提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阿容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,依然是那孤绝的背影。

    王弘声音一提,语气中无尽温柔,他走到她身后,伸臂搂向她的腰,轻轻地说道:“阿容,你可是受伤了?来,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声音如水,有着绵绵情意。

    在他的手臂锁上她的腰时,陈容轻轻拍开,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她把王弘孤零零地扔在身后。

    那车夫这情景,向王弘低声说道:“郎君?”

    王弘垂下双眸,碎发在他的额前晃‘荡’,好半晌,他低低说道:“派四个人跟着她。”顿了顿,他轻轻续道:“记着,如果她遇到危险,不到最后关头不要出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时,低着头的王弘,耳边传来那车夫的声音,“噫?那是谁的队伍?”

    王弘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只见前方的官道中,卷起的漫天烟尘,烟尘的尽头,一队人马奔驰而来。

    望着望着,王弘的目光转向走在官道中,茕茕孑立的那个血‘色’身影。

    转眼间,前方的队伍出现在视野中,队伍中,那高举的飘扬的旗帜,也清楚可见。

    旗帜上,写着一个‘闵’字。

    来的正是冉闵的队伍。

    烟尘冲天,马蹄隆隆,转眼间,那冲天的烟尘已‘逼’近了越去越远的陈容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清喝传出,众马止蹄。

    队伍中,一袭便装的冉闵策马急奔而出。

    他冲到了陈容面前。

    勒停奔马,他低着头盯着一身血衣的陈容,浓眉一皱,低喝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见到陈容低头不语,他嗖地前探伸手,握着陈容的下巴,令她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他的浓眉锁成了结,“阿容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清楚地看到,眼前的阿容,还是那么一张‘艳’丽的脸,还是那么一双明媚的眼,可是,似乎又有了什么不同。。。。。。明明依旧的面孔,这么一二天不见,便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抚着她的‘唇’,低沉地命令道:“说”

    陈容垂下双眸。

    好半晌,她低哑地说道:“冉将军,我不能嫁你了。”

    冉闵握着她下巴的手一紧,皱眉疑‘惑’地说道:“你刚才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陈容眨了眨长长的睫‘毛’,她慢慢一笑。

    这一笑,有点妖‘艳’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向他,看着他的眉眼,看着他的薄‘唇’,也看向他身后的队伍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有一辆马车正在驶来。马车的车帘掀开,一张熟悉的,苍白娇丽的面容,出现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那面容,在对上陈容时,愕然的张着嘴,原来刻在她眼中的怨毒,这时刻被惊讶所取代。

    那丽人,正是陈微。她已换成了‘妇’人头饰

    陈容莞尔一笑,望向冉闵轻轻说道:“将军,阿容与陈元一家,势不两立的,你纳了阿微,阿容便不想嫁你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甩开他的手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出**的事,没有提到王弘。

    陈容刚刚走出几步,她的身后,便传来冉闵的长笑声,他讥讽地说道:“陈氏阿容,你管得太宽了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,是陈容越去越远的身影。

    冉闵浓眉一锁,脚尖一点,火龙马如一阵风一样冲向陈容。

    转眼,他再次出现在陈容身前。

    嗖地伸手,他扣着她的下巴,低喝道:“陈氏阿容,你身上的血从何而来?”他朝着她上下打量,心中格登一下,沉声问道:“那个冲到两军阵前拼杀的美貌‘妇’人,是你?是你”

    声音急促而紧。

    陈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陈容慢条斯理地扯下他的手,淡淡的,优雅地说道:“因为,我觉得活着没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锢制着她下巴的手,太紧太紧,紧得令她生痛,令她怎么也扯不下。

    他朝着她上下打量,突然左手伸出,扯起她的手臂,翻看了一下后,他狐疑地问道:“怎么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问题,陈容吃吃一笑,她含着笑,轻蔑的,淡淡地说道:“那些胡卒,想是从来没有在战场上遇到过‘妇’人。对上我的,都会呆怔,便有不呆怔的,那向我刺来的戟尖,也故意避开要害,还有一些,更是把兵器收起,想要生擒我。”她解释到这里,终于感觉下巴处传来的剧痛。。。。。。她伸出手,把那大手用力的向外扯了扯,可是以她的力气,哪里扯得动?于是她抬起双眸,妩媚地望着他,嘴角轻扬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将军,请放手吧。”

    冉闵冷哼一声,他猛然松手,改而锢制着她的手臂,狼眼如刀,“你陈氏阿容是什么人,我可清楚得很。说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陈容眨了眨长长的睫‘毛’。

    她眼‘波’如水,斜睨了他良久,嘴‘唇’微启,笑得灿烂,“将军非要知道?”

    “说”

    在他的喝声中,陈容吃吃而笑,她向他凑近少许,她掂起脚尖,悄悄地靠近他,她将自己的红‘唇’,温柔地凑到他的咽颈处。

    几乎是突然的,她舌尖一吐,如蛇一样,那丁香小舌从他的喉结一‘舔’而过

    冉闵颤了一下,一动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她贴着他,鼻息细细,吐气如兰,“因为,”从她咽中发出的吃吃笑声,实在妖得媚人,她的‘唇’靠着他的喉结,靡软地,温柔得暧昧地说道:“我**了”

    隔着两百步,坐回马车的王弘,望着这一幕,仰头把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陈容将自己的‘唇’印在冉闵的喉结上,吐出这几个字,她再次吃吃一笑,朝他抛了一个极尽妖‘艳’的媚眼后,然后,她慢慢扯下他的手,转身‘玉’走。

    她的手臂被冉闵锁住,“是谁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沉怒之极,不用回头,陈容也知道,他的俊脸一定铁青着,扭曲着。因为她视野所及之处,所有的士卒都低下了头,策马退后。

    他把陈容重重一拖,硬生生地把她扯到自己怀中后,他杀气沉沉地嘶喝道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陈容一出口,他便相信了她这个说辞。因为,这世上不会有一个‘女’郎,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个理由,才可以解释她的突变。

    冉闵是暴怒的,痛恨的,因此,他抓着陈容手指,用上了大力,直抓得她的骨头硌硌作响,直抓得她那嫣然笑着的脸上,冷汗微渗。

    陈容没有叫痛,不但没有叫痛,她脸上的笑容,依然灿烂而妩媚。她歪着头,静静地瞅着冉闵,轻轻说道:“我不知道他是谁。”在冉闵如刀一样的盯视中,她十分随意地说道:“我是闲着无聊,便出‘门’看看夜景,没有想到被人打晕了,醒来后,便**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太随意,她脸上的笑容也太灿烂。

    几乎是突然的,冉闵感到一种恶心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他把她重重甩出,在令得陈容在地上滚了几滚后,他跳下马,大步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地盯着她,他的俊脸上除了愤怒,还在厌恶。。。。。。还有悲伤,“陈氏阿容,我都许你为妻了。”他哧地一笑,沙哑的,艰难地说道:“我都许你为妻了啊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突然转身,翻身上马,急急一扯,狂冲而出。

    众卒和陈微先是一怔,转眼,他们反应过来了,连忙跟了上去。走了老远,陈微还在回头盯向陈容。只是这一刻,她脸上的黯然,失落,自苦一扫而空。取而代之的,是一脸轻松愉悦的笑容。

    直追了大半个时辰,一个将领才率先追上了冉闵。这时的冉闵,已停止了奔跑,他坐在马背上,面对着夕阳,四周是漠漠荒原。

    他一动不动地驻马而立,若不是风吹动了衣袍,卷起了长发,直让人觉得这是一个雕像。

    那将领来到冉闵身后,想了想,他低声说道:“将军,不过是一个‘妇’人,何必动怒?”

    冉闵没有回头,他盯着那夕阳西下处,好久好久,在那将领以为他不会开口了时,他沙哑地声音突然传来,“不对,她在撒谎”

    那将领一怔,正想询问时,冉闵已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仰着头一阵狂笑后,慢慢地解下长戟

    把那长戟拄在地上,他低着头,嘶哑地冷笑道:“都**了,都在寻死了,她还想替那个男人瞒着。。。。。。陈氏阿容,你对我的心,未免太假了”

    那将领听到有关末来夫人的这种‘私’密事,哪里敢开口说话?连忙低着头。

    冉闵的右手,紧紧的,紧紧地握着那戟柄,这一次,他用上了十分的力道,直把得那戟朝泥土中深深‘插’入,直令得戟柄开始弯曲。

    他垂着头,兀自嘶哑的大笑不休。笑着笑着,他的声音越来越沙哑,越来越低沉。

    几乎是突然的,他朝着那长戟重重一踢。在踢得它拔地而起,弹出老远后,他嘶哑的,愤怒之极的低吼道:“你算什么?你算得什么?”

    低吼声中,他突然翻身上马,再次狂冲而出,在冲过那长戟旁时,他伸手捞起,掉头狂奔而出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