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25章 脱茧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25章 脱茧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25章  脱茧

    冉闵狂冲而回。

    刚刚冲上官道,他下意识地掉转头,瞟向那血‘色’人影。

    可是他看到的,却是一支浩浩‘荡’‘荡’的车队。

    这车队,走在最前面的几辆马车上,标有陈府印记,它们正朝着陈容的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时刻,整个官道上的人,都被那车队给吸引了注意力,他们纷纷回头望去。

    陈容正低着头,这一夜一日,虽然只是短短十数个时辰,可对她来说,已是几经生死。

    此刻,她正转过身,寻向自己的坐骑,这坐骑,还是她从王弘的庄园中牵出来,而她用来杀敌的长鞭,也不是惯用的,而是普通的马鞭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静静地走向坐骑,也不知过了多久,她感觉到了一些异常。

    陈容恍惚的大脑,慢慢地回过了神,她转头望去。

    这一望,她对上了一队由十数辆马车组成的马车队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一辆马车,标有陈府的标志。陈府?

    陈容微微侧头。

    一人看到了她,当下,一个唿哨声传来,转眼间,众马车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率先迫不及等跳下的,是陈元,见到陈元,陈容嘴角一扬,微微一笑,而她握鞭的手则紧了紧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走在陈元前面的马车也跳下一人,却是陈公攘。

    接着跳下的,是瘐志和桓九郎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陈容才明白过来,怪不得这么多人盯着,却原来,这十几辆马车中坐的,都是一些士大夫。

    陈元一眼便看到陈容,他那端方的脸上‘露’出一抹喜‘色’,刚刚提步上前,只见陈公攘在他的身后轻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陈元应声停下,低下头退到一侧。

    陈公攘越过他,向陈容走来。

    他来到陈容身前,望着被血染透的她。陈公攘上前二步,一直来到陈容身前才停下。他低头望着她,温和地说道:“孩子,你受惊了”

    声音无比慈祥

    陈容呆呆地抬起头来,望着陈公攘。

    陈公攘对上这样的陈容,不知不觉中,竟是眼眶一红,他慈爱地说道:“阿容,来,跟大伯父回去。”

    陈容却是不解了,她歪着头看着陈公攘。

    望着‘迷’‘惑’的她,陈公攘广袖一伸,他轻轻的在她沾满血的肩膀上拂了拂,哑声说道:“孩子,你忘记了,你姓陈啊。来,跟伯父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?”陈容眨了眨眼,喃喃说道:“我有家?“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陈公攘低叹一声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轻轻说道:“傻孩子,走罢。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动。

    陈公攘无奈,只好再次回头。

    这时,瘐志已经跳下马车,他大步向陈容走来,一边走,一边大声说道:“满城丈夫,却无一个真男儿阿容你这小姑子,真是让我等自叹不如”

    走在他的身侧的,是瘦弱清秀的桓九郎,他望着陈容,声音清利,“小姑子,随你伯父回去吧。前一次,明知莫阳城被胡人围住,你还能不畏不惧地前去。这一次,满城丈夫光采更被你一个小姑子给掩了去。小姑子,随你伯父回去。等到了建康,我们当向朝庭请封于你。”

    桓九郎越众而出。

    他缓步走到陈容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他走近,瘐志和陈公攘略略退出几步,侧过头低声谈笑起来。

    桓九郎凑近陈容,望着她,低低地说道:“阿容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战场上,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大胜后这般不管不顾地游‘荡’在外。我们来,是接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陈容的眼神中,有着怜惜,更有着敬服,他轻轻地说道:“过两日,我们便会前去建康。你壮我南阳军威,虽是一个小姑子,却比满朝丈夫更加有血气,这行为,不管是陈府,还是朝庭都会重视。走罢,这是你的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他年轻的,清亮的眸中,带着一种‘洞’察。这个瘦瘦弱弱的桓九郎,总是敏锐尖利的。

    陈容望着他。

    她干裂的‘唇’,轻轻动了动,声音低而哑,“这是我的机会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桓九郎看着她,放低声音告诫道:“到了建康,你可以面见陛下,也可以有所要求。。。。。。只是,无论是何人问起,你只可说,愿以热血壮军威”

    陈容的双眼,慢慢变亮了些,她喃喃说道:“这是我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慢慢的,她又重复道:“这是我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如此重复了几遍后,她的双眸恢复了明亮。静静地看着桓九郎,她盈盈一福,然后提步向陈公攘走去。

    陈公攘看到她走来,连忙迎上,他慈祥地说道:“孩子,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垂眸,朝他福了福,低声说道:“累大伯担忧了。”

    陈公攘连连摇头,连连说道:“不,不不,是大伯的错。孩子,你不用怕了,从此后,你归于我名下,陈元一家与你再无干系。便是到了建康,你若不想跟着父兄,也可随大伯我。”

    陈容低着头,她再次福了福,向陈公攘唤道:“多谢大伯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好,孩子,上马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转头,慢慢向那马车走去。

    可刚刚走出一步,她双‘腿’便是一软,整个人朝着地上一扑。就要栽倒在地时,她连忙把马鞭撑着地面。

    明明撑住了身子,可陈容整个人似是瘫软了,努力了几次,却怎么也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陈公攘连忙唤道:“快,扶住‘女’郎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婢从马车中跳下,急急跑向陈容,把她一左一右扶住。

    她们扶着陈容向马车中走去。

    陈容一上车,众士大夫也纷纷上了马车,吆喝声中,车队转向南阳城。

    冉闵只是朝着那车队瞟了一眼,便朝着南阳城冲回。

    不一会,他如一阵狂风般从北城‘门’一冲而入。一入城‘门’,他把长戟一指,沉沉喝道:“王弘何在?”

    这一指,这一声喝,当真杀气十足

    北城‘门’的守兵,哪里见过这样的冉闵?当下一个个脸‘色’苍白。他们相互看了一眼,其中一人走出,朝着冉闵叉手说道:“我家郎君已从西‘门’离城,返回建康了。”

    “西‘门’?”

    冉闵冷笑一声,策马掉头,再次狂冲而出,转眼间,天地间只有一抹烟尘还在。

    望着他向西方驶去的身影,一个王家护卫不安地说道:“这冉将军,莫非是想对郎君不利?”

    那回答冉闵的护卫低声说道:“看他那样子,杀气腾腾的,肯定是想对郎君不利。你快快前去,令大伙‘逼’着郎君尽快上路。记着,不可走西‘门’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护卫应了一声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载着陈容的马车,稳稳地驶回了陈府。

    马车并没有驶进她原来的院落,而是朝着东侧一个装饰华丽的院落走去。

    陈容几乎是刚刚落地,众仆便是一围而来。尚叟更是扑到陈容面前,伏地一阵大哭。

    陈容望着啕啕大哭的尚叟,疲惫的,有气无力地问道:“平妪呢?”

    尚叟还在哭,倒是另一个仆人连忙应道:“‘女’郎忘记了?妪上次随你离开的啊。”

    平妪没有回来,不过,她如果还在冉闵那里,生命安全是没有问题的。。。。。。就算遇了险,左右不过一死而已。说真的,也许死了比活着更轻松,她又有什么好担忧的?

    陈容提步向院落里走去。

    她也没有心思打量这装饰华丽‘精’致的新院落,在仆人的引导下,回到自己的房间。房间中,早就备好了热汤。

    陈容在‘侍’婢地服‘侍’下,慢慢的,艰难地脱下血衣。这衣裳,沾血的地方与她的皮肤粘在一起,脱下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血衣一褪,陈容便把脸深深地埋在热水中。

    半晌后,她朝着一侧瞟了瞟,低低说道:“把衣裳换成白‘色’的。”

    两婢一愣。

    陈容头也不抬,再次命令道:“全部换成白‘色’的。。。。。。从此后,我只着白裳。”

    两婢反应过来,连忙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洗沐之后,陈容倒在‘床’塌上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一阵哭声传入她‘迷’糊的大脑。

    陈容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却原来,是平妪回来了,她正伏在陈容的‘床’沿上,呜咽不休。

    陈容侧过头,望着平妪,却是一笑,“妪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平妪听到她开口,连忙抬头。见到陈容面容明亮,一脸笑容,看上去哪里有半分她想象中的黯然神伤?分明比以往还要美丽几分,张扬几分。

    平妪怔了怔,收起泪水,哽咽地问道:“‘女’郎,你,你可好?”

    “我啊?”陈容悠然一笑,她赤足踏上木履,转眸望着铜镜中的自己,“我很好,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她展开双臂

    平妪连忙上前,她连忙拿起衣裳,给陈容穿上。平妪又拿起梳子,一边给陈容梳着长发,一边打量着铜镜中的,一袭白裳的她,看着看着,平妪说道:“‘女’郎,你变了。”

    平妪望着铜镜中那张明亮的,冷‘艳’的脸,望着那美丽脸上的笑容,不由说道:“‘女’郎,你变得好美了。”

    确实,几夕不见‘女’郎,便与以前判若两人。此刻的她,便如被扫去了所有灰尘的玫瑰‘花’,竟在那‘骚’媚之外,另添了一股冷‘艳’。

    这时的她,不再似一个天生卑微的小庶‘女’,竟有了一股看破世事沧桑后的淡然超脱。

    这时的陈容,竟是变得容光照人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