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26章 同车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26章 同车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26章  同车

    平妪说到这里,朝着铜镜中容光照人的陈容望了一眼,又补充道:“‘女’郎与那些名士,似有相同处。”

    自是有相同处。都是痴到无望的可怜人。

    打扮一新的陈容站上起来,她朝着镜中的自己瞟了一眼,转向平妪,“妪何时来的?”

    平妪说道:“一大早,冉将军的一个幕僚突然找到我,说是你回城了。他把我送到城‘门’才走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平妪小心地瞅向陈容,期期诶诶地问道:“‘女’郎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声音吞吞吐吐,有着担忧。

    陈容笑了笑,轻轻回道:“我们马上就要回建康了。”她望着平妪,双眸闪亮,“若能面见陛下,我会请他允我终身不嫁”

    一语吐出,平妪急得满头大汗,她连连叫道:“‘女’郎,‘女’郎,这,这?”

    她在这里叫着,陈容却是转过头去,理也不理地走向‘门’外,“妪,到得那时,我会多置田产,‘侍’奉你和尚叟百年终老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说出‘‘侍’奉’两字,平妪连连摇头,道:“使不得,使不得。”说到这里,平妪又苦着脸紧跟着陈容,连连说道:“‘女’郎,哪有‘女’孩儿一生不嫁的?这,这,这,这不是理儿。”

    平妪说着说着,见到外面的仆人都朝自己与陈容看来,连忙闭了嘴。

    这时,天‘色’已晚,南阳城中灯火通明。无数喧嚣声,马嘶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看来,各家各户都在忙着搬离南阳了。

    陈容倾听着那些声音,头也不回地向尚叟说道:“叟,去把行李收拾好,随时准备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尚叟应了一声,他走到陈容身后,迟疑地说道:“‘女’郎,那些田产还在,老奴不想走。”

    陈容垂眸。

    好一会,她轻声说道:“若是王七郎离开了南阳城,想来南阳城会是安全的。”顿了顿,她转眸看向尚叟,道:“田产之事,叟安排一下吧。不过建康那里,阿容还是想有尚叟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尚叟领命离去。

    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。

    陈容站在树下,望着满城的灯火,久久久久,都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直到院落里悄无声息,直到外面的灯火渐渐黯淡,直到天与地之间,不再有笙乐回来,陈容才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她堪堪转头,便是一呆。

    也不知何时起,她的院落中,摆上了二塌一几,而那个坐在塌上,正浅斟慢饮,白衣胜雪的俊逸照人的男人,可不正是王弘?

    在王弘的身后,那黑暗的角落,隐约有几个人影。而她的院落里面,安静之极,也不知那些仆人是睡了,还是不在?

    他居然在夜这么深时,这么突然地出现在她的院落中。

    陈容望着他,慢慢的,她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碎步向他走近,陈容在他对面的塌上坐下。

    星光下,她含着笑,温柔随意地望着这个男人,这时的她,不管是眸光,还是表情,不见惊异,也不见疏离。仿佛他一直是她的好友,仿佛这时刻的相遇,是两人早就商议好的。

    含笑望着他,陈容伸手持起酒斟,给他和自己的酒杯都满上酒水,端起杯浅抿慢饮,他不说话,陈容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许久许久,王弘开口了,他的声音依然清润动听,他温柔地唤道:“阿容。”他抬起头来,望着这张月光下,冷‘艳’明媚的脸,望着她一袭雪白裳服,喉结动了动,略滞了滞后,他低低叫道:“阿容,”暗叹一声,他直接说道:“你的行李都已装车,诸事也安排好,可以动身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含着笑,轻轻的,随意地说道:“我会与陈公穰一道。”

    王弘品了一口酒,他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广袖一甩,陈容以为他会就此离去时,只听得王弘轻声说道:“打晕她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陈容一惊,嗖地抬头。

    可她刚刚抬起头,后颈便是一阵疼痛,接着眼前一黑,倒入了一个散发着清香的怀抱中。

    陈容是在一阵颠覆中醒来的。

    她翻了一个身,右手无意识地一‘摸’。

    这一‘摸’,便‘摸’到了一个温热的所在。‘迷’糊的陈容伸手按着按着,一只手突然伸出,把她的手包在了掌中。

    陈容慢慢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她看到的,是正翻看着帛书的王弘,此刻,他正舒服的后仰着,而自己的右手,被他的左手稳稳拿住。

    感觉到陈容坐起,他左手一松,随意地放开了她。自始至终,他那双眼还锁在帛书上。

    陈容瞟了他一眼,便挪到一侧,她伸手掀开车帘,好奇地朝着外面张望着。

    外面,是滚滚烟尘,视野所及之处,都是漫长的车队,前面是,后面也是。

    再一看,这分明是一支杂军,各大家族的都有。

    陈容再伸头朝后面瞅去。

    瞅了一会,她认出了紧跟在后面的几辆马车是属于她的,她都可以看到驾车的尚叟了。

    陈容缩回了头。

    目光一转,她看到马车中摆着一张琴,当下陈容挪了过去,把那琴摆好,右手一拔,琴声悠然响起。

    听着悠然的,依然华丽,却在华丽之外,添了一分自在的琴声中,王弘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车帘晃‘荡’间,有那么一缕半缕的光芒透‘射’而入,映在她的脸上,双眸上。

    美丽的脸上含着笑,双眸清亮如星。

    被突然出现的自己打晕,一醒来发现自己坐在颠覆的马车中,这个‘女’子无惊无躁。

    王弘慢慢地放下手中帛书,再向后仰了仰,他修长白净的手指抚着自己的下巴,若有所思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阳光下,这张美丽的脸明**人,可是那下巴处,有着青紫的掐印,瞬时,昨日她与冉闵相遇的那一幕,浮现在他的眼前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琴声悠然而来,它宛如流泉,穿过高高的山林,走过繁茂的灌木,经过田野,最后,汇入河中。

    它穿过‘春’,走过秋,经过冬,最后涌入大河中,再无它自己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驶近,瘐志响亮的声音传来,“七郎,你的琴声甚么时候这般华丽又沧桑了?”

    他叫到这里,一眼瞅到正在弹琴的陈容,不由张大了嘴。

    陈容这琴,虽然练习了十几年,虽然她也算是个有天赋的。可她的琴音,只见技巧,不见意境。指法虽然繁复‘精’到,转折圆满,可一个没有意境的琴音,技巧再高明,也登不上大雅之堂,算不上一流之作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的琴音,终于在技巧之外,有了自己的灵魂了。

    怔怔地看着陈容,朝着她上下打量许久,瘐志转向王弘笑道:“七郎,你这‘妇’人的琴技大长啊,竟是成了气侯了。”

    慢慢的,琴声一静。

    陈容抬起头来,她双眸明亮地望着瘐志,微笑道:“公错矣。妾姓陈,名容,你唤我时,当称陈氏阿容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是指责瘐志那句‘你这‘妇’人’用词不妥。

    瘐志被她盯得打了一个哈哈,目光瞟向王弘,朝他做了一个鬼脸,颇为鄙夷地说道:“王七郎,你也太差劲了些。”

    他啧啧两声,哼哼道:“想当年,我家那个,我不过用了一月。”

    面对他地鄙夷,王弘淡淡一笑,他转过头,静静地看向陈容。见到她低着头,如缎的墨发随风轻扬,他目光不由一滞。

    好一会,他轻轻说道:“人与人,是不同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瘐志再次打了一个哈哈。同样坐在马车中的瘐志,一边大笑,一边双手叉腰,仰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,以示对王弘的不屑。

    王弘见状,莞尔一笑,目光有意无意间,再次瞟向陈容。

    陈容还在弹琴,在两人‘交’谈际,那华丽中透着沧桑的琴声,再次悠然而起。

    随着那琴声传出,渐渐的,喧嚣声,议论声,都有止息。这里都是行家里手,陈容这琴声一起,他们与瘐志一样,便发现了它的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侧耳倾听时,那琴声却是一止。

    原来,陈容弹着弹着,突然觉得意兴索然,便把琴推开,重新坐到马车旁,朝外张望起来。

    她四下张望之际,她的身后,王弘和瘐志地‘交’谈声,有一句没一句地传来。瘐志瞟了一眼陈容,凑近王弘,压低声音问道:“你做了什么事?怎么这‘妇’人连活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王弘嘴角一拉,慢慢苦笑了下。

    然后,他瞟向瘐志。

    对上他的目光,瘐志连忙又打了一个哈哈,低声说道:“当我没问,当我没问。”可他终是好奇,瞅着一袭白裳的陈容,又瞅了瞅王七郎,他嘟囔道:“连衣裳都穿一样的了。。。。。。到了建康,只怕那些小儿‘女’都会效仿你们,着一样颜‘色’的衣裳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的声音一落,陈容已伸过头,向着后面的马车唤道:“妪”

    纵使喧嚣处处,平妪也听清了她家‘女’郎的叫唤,当下她伸出头来,笑逐颜开地唤道:“‘女’郎。”她的脸上充满欢愉,昨天被陈容的宣言吓得一夜不睡的她,总算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陈容见她应了,伸手碰了碰车‘门’。她身子刚一移,手臂却是一紧。

    接着,她的身后,传来王弘温柔的声音,以及他贴在她耳边所吐出的温暖气息,“卿卿,马行甚速,这般跳下去,可是会伤了你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陈容慢慢回头,嫣然一笑斜睨于他,吐气芳兰,“郎君,你过虑了。”现在的她,可不会再想死了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