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28章 陈容的绝决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28章 陈容的绝决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28章  陈容的绝决

    冉闵俊脸冰寒地盯着陈容。

    慢慢的,他双眼眯起,一抹暴戾中夹着‘阴’烈的火焰中眸中燃烧,“你说什么?”他低喝着重复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声音沉沉而来,闷闷而响,直让一些护卫情不自禁地按住了剑鞘。

    陈容却是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她静静地望着冉闵,嘴角微扬,声音放轻,语气却异常淡漠,“冉将军,阿容不喜欢你,也不想嫁你了”

    她嘴角微扬,下巴微抬,细腰一扭,转过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只铁臂锢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那铁手把陈容重重一拖,令得她踉跄地后退几步后,他脚尖一踢,“扑通”一声,陈容双膝一疼,身不由已地一软,跪倒在冉闵脚前。

    冉闵居高临下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慢慢的,他那架在王弘颈项上的寒刀回收,它指住了陈容。

    刀光森寒,直沁入骨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陈容,慢慢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她瞟也不瞟那刺眼的刀光,径直望向冉闵,慢慢的,她大眼一眯,轻轻笑道:“将军怒了?这可不好。想将军英雄一世,若为了一个俗媚‘妇’人动怒,天下人都会笑话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笑声,依然娇媚温柔,她看向他的眸光,流转‘荡’漾,勾人魂魄。

    冉闵的刀,慢慢向前一抵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陈容不得不抬头,抬头,再抬头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纵使这般抬着头,她脸上的笑容,依然娇媚动人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陈容,不知为什么,王弘低叹一声。

    他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冉闵正瞪着陈容时,突然感觉到背心一寒

    却是一柄剑,直直地抵上他。

    接着,一个清润温和的音线传来,“将军,放手吧。”

    原来用剑抵着他的,正是王弘。

    王弘这个举动,显然大大地出乎冉闵的意料。他慢慢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眯着双眼打量着颈间血流不止,脸上的笑容却依然淡然优雅的王弘,冉闵挑了挑浓眉,慢慢的,他哑声说道:“好一对情深意重的狗男‘女’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嗖地一声,还刀入鞘。

    就在冉闵这个动作做出的同时,王弘也施施然地把手中长剑朝旁边递去,一个护卫连忙接过。

    冉闵的目光,从王弘的身上转过来,再次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望着慢慢站起,墨发如缎间垂在脸上的陈容,他突然说道:“那**出现在两军阵前,可是想寻死?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想到他会突然问起这个,慢慢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她看着冉闵,长长地睫‘毛’扑闪了一下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冉闵挥了挥手,向四周的王家护卫们喝道:“退后一点。”

    众护卫一怔,同时看向王弘。

    王弘广袖挥了挥。

    当下,他们齐刷刷低头,向后退去。似是不经意地退出十步后,这些王家护卫便停住了,他们依然呈散‘乱’之势围着三人,依然准确的隔绝了所有人看向这里的目光。

    在护卫们退下时,一个‘侍’婢向王弘走来,看她捧着的木盒中,放着白缎和伤‘药’,想来是准备给王弘包扎了。

    当她走近时,王弘漫不经心地看向陈容,见陈容时不时地望向自己流血的颈项处,他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然后,王弘朝着那婢‘女’瞟了一眼。便是这一眼,那婢‘女’马上盈盈一福,缓缓退后。

    冉闵再次开口了,他声音有点哑,“你之所以寻死,是因为他碰了你?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冉闵的浓眉皱起,他沉哑地再次问道:“他碰了你,你便想寻死。。。。。。你为我如此贞烈,为何又要百般维护于他?”

    这一次,冉闵的话音一落,陈容笑了。

    她低低笑着,一边笑,她一边看向冉闵。

    仰着头,望着这个让她魂牵梦萦了十几年的男人,陈容嘴角一扬,轻轻笑道:“将军,我这一生一世,都不会因为你而贞烈”一句话吐出,在令得冉闵眸中再现暴怒火焰时,陈容伸手拂开挡在眼前的碎发,懒洋洋地继续说道:“我寻死,是因为他只给了我一个妾室之位。。。。。。便是将军,当初若不是许了娶我,阿容也不会向将军瞟上那么一眼半眼。”

    以一种懒散,傲慢的语气说到这里,陈容斜睨着冉闵,似笑非笑地瞅着暴怒的他,轻轻问道:“将军,你不想杀我吗?如果不想,阿容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陈容,冉闵什么时候见过。

    他沉着俊脸,右手再次按上了刀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陈容向他走近一步,她伸出‘玉’白粉嫩的手,轻轻地按在他的刀鞘上。以一种似是好奇,也似是无聊的姿态,她抚着刀鞘上的‘花’纹,右手握着刀柄,缓缓向外一‘抽’。

    随着她这一‘抽’,一道寒森森的光芒‘射’入眼帘,这时,陈容却是低低笑了起来,她抬起双眼,妖媚,似是爱怜,似是欢喜地瞟着冉闵,慢慢凑近,慢慢地将樱红的‘唇’,凑到他的脸孔前。

    她朝着他,吐出一口芳香之气,娇滴滴地问道:“冉将军,你爱上我了?”问到这里,她‘抽’身后退,广袖掩嘴,双眼笑成了一线,“冉将军,莫非你不知道,从第一天遇到你起,我便在故意引起你的注意,为的便是取代阿微,成为你的妻室?”

    她瞟着他,眸光轻浅,笑容妖‘艳’,那眸光,那笑容,在突然间,让冉闵感觉到一种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几乎是想也不用想,他便相信了陈容的话。他与她素不相识,这个‘妇’人却在第一次相见时,便表现出对他的强烈的怨和恨,还有那‘玉’语还休,泪光隐隐的楚楚之姿。正是因为这些,他才被她吸引住。

    不错,她一定是为了勾引他,而使出这种种手段的。是了,她一个小小的父兄不在的庶‘女’,除了勾引自己,还有什么出路?

    冉闵的俊脸,剧烈地扭曲起来。他瞪着陈容,瞪着她,突然的,他右手一伸,扼住了陈容白嫩的细颈

    扼着她,望着脸‘色’迅速转青,却依然微笑着,嘲讽地望着自己的陈容,冉闵咬牙切齿地喝道:“贱‘妇’你这个贱‘妇’”

    喘着着急喝两声,就在身后的王弘似要出手时,冉闵把陈容重重一推,令得她向后踉跄着倒退几步。

    冉闵瞪着抚着脖子,不停地咳嗽着的陈容,嘶哑一笑,低声说道:“为了这么一个贱‘妇’,倒是真不值得”说到这里,他大袖一甩,提步离去。

    众护卫急急散开,让出一条道来,让冉闵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转眼间,马蹄声远去。

    一个轻缓的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一袭雪白的衣裳出现在陈容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一只温暖的大手抚上了她的颈,那大手温柔地抚‘摸’着那被扼得青紫的‘玉’颈,轻轻地,怜惜地说道:“痛不痛?”

    一直低着头,任由墨发挡在眼前的陈容,伸手拍开了那只大手,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,她的衣袖一紧,紧接着,她被搂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。他抱着她,下巴搁在她的秀发上,喃喃说道:“阿容,别那么说你自己。。。。。。我会心痛的。”声音如流泉,沁人心田。

    再一次,陈容扯开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如缎的墨发遮掩了她的眼,因为咽喉受伤而变得沙哑的声音低低飘来,“七郎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主动叫他,王弘的声音变得好温柔好温柔,“恩。”

    陈容笑了笑,她轻轻说道:“七郎,你是不想你死。。。。。”她抬起头,静静地望着他,眸光清冷漠然,“刚才,冉闵让我跪也跪了,打也打了。不过,受这么点苦,救你一命,还是‘挺’值的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她,还是王弘,都是了解冉闵‘性’格的。他这人暴戾起来,行事会有点不顾后果。刚才,他是真的对王弘动了杀机。

    王弘怔了怔,蹙着双眉望着陈容。

    陈容依然笑着,这笑容,冷漠,清冷,淡然,还有着一种遥远。她静静地看着王弘,“在南阳王府时,七郎你救我一命。那一命,我前赴莫阳城还了。其间你多次对我伸以援手,我也用清白之身还了。”

    她嘴角微扯,笑得好不冰冷,“这一次,我救了你,七郎,我想换你一诺。”

    她盯着他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我要你许诺:从此后,你与我,两不相干永不相干”

    她的眸光冰冷,她的声音沉而静。

    她是看着他,一字一句说出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张美丽‘精’致的脸,这么一个动人妖媚的‘妇’人,前不久还与他‘床’塌缠绵,流着泪唤着他七郎七郎。那一声声叫唤,分明是相思入骨,魂牵梦萦

    声犹在耳,处子之血还不曾干涸,她却站在他面前,用这种遥远的,冰冷的,毫无情意的姿态和语言来告诉他,她希望与他再无‘交’际

    王弘自出生以来,便是天之娇子,长成少年后,便是那些公主对着他,也是千娇百媚,百依百顺。。。。。。而对于公主们,不管是他还是他的随从,都是不屑的。琅琊王氏的嫡子,不需要这些公主来添光加彩

    他还是生平第一次,遇到这样一个‘妇’人,听到这么一些冷漠无情的话语。

    瞬时,王弘呆了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啊,月底了,最后几天了,大伙的粉红票,可千万不要再藏着哦。

    你们的粉红票,都给了媚吧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