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32章 果断绝情的陈容(求粉红票)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32章 果断绝情的陈容(求粉红票)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32章  果断绝情的陈容(求粉红票)

    陈家大兄唤道:“阿容,快快进屋吧。”

    陈容应了一声,回过头去。在她的身后,众仆齐刷刷行了一礼,唤道:“奴等见过郎君。”

    陈家大兄呵呵一笑,他亲切地望着这些从老家过来的仆人,望着望着,他的眼眶有点红,声音也有点沙哑。

    伸袖在眼睛上抹了抹,陈家大兄哑着声音说道:“你们也快快进屋吧,从平城到这里,何止千里?我可怜的阿容若不是你们护着送着,定不会平安抵达。进来吧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众仆同时应了一声是,跟在陈容身后,向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一走,陈家大兄的那个如夫人阿茹,也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望着十个仆人,六辆马车的偌大队伍,一直强装镇定的陈家大嫂朝着一个婢‘女’挥了挥手,悄悄说道:“呆会你去瞅一瞅,看看那马车里面装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看仔细些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婢‘女’走后,陈家大嫂把塌挪到东侧的墙壁处,侧耳倾听起来。

    一阵哭泣声后,东侧那房间里传来陈家大兄关切的声音,“阿容,你是怎么过来的?听说洛阳城都被胡人烧了,平城呢?平城没事吗?”

    陈容的回答声,清澈中有着天生的靡软,“我们是随着王氏的车队离开平城的,在南阳呆了几个月后,这次又随着琅琊王氏的车队到了建康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陈家大嫂喃喃说道:“琅琊王氏?”她的声音中有着羡慕。转眼她又挥了挥手,召来另一个婢‘女’说道:“你去跟那些北方蛮子套套近乎,看看他们与琅琊王氏走得近不近。”丈夫的这个庶妹,身份虽然不显,长相却着实‘诱’人,这么一个孤‘女’千里跋涉,也不知有没有发生什么事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家大嫂突然有点后悔了,刚才这小姑子进‘门’时,她应该热络一点,怎么着,也得‘摸’清了人家的底细再甩个下马威吧?

    在陈家大嫂的嘀咕声中,先前那婢‘女’跑了过来,她不满地禀报道:“什么都没有呢。真是的,有三辆马车还是空‘荡’‘荡’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陈家大嫂脸‘色’便是一塌。

    不一会,另一个婢‘女’跑了过来,她凑近来,轻轻说道:“我问了那些仆人,他们一个个都含糊其辞的。。。。。。依奴婢看,凭他们这种身份,哪能接触到什么贵人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陈家大嫂的脸完全地塌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站了起来,扭着‘肥’腰,走出房‘门’。

    来到台阶上,陈家大嫂指着前方正在忙活的一个自家老仆骂道:“老不死的,你就是个吃闲饭的。什么本事也没有,惹麻烦倒是一个能手。我呸这么一惹便是一窝野狗的,你想累死老娘啊?”

    声音尖利刺耳,难听得很。

    陈容正偎在大兄身边,与他轻言细语着,一听到这话,她是一怔,而陈家大兄,瘦长的脸已是铁青。

    他腾地站了起来,冲出房‘门’叫道:“别骂了。”

    陈家大嫂一听,腾地转过身来,她叉着腰,右手食指直指向陈家大兄的鼻子,骂出的唾沫星子都喷到了她脸上,“贼杀的,我敢吼你老娘?啊?你敢吼你老娘?”她一边骂一边‘逼’近,转眼间已‘逼’得陈家大兄退入了陈容所在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站在‘门’坎上,陈家大嫂前伸的食指移了移,似有似无地指着陈容,咆哮道:“老娘‘操’持这个家容易吗?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往这里赶。。。。。。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‘骚’媚样,怎么不去勾搭一个男人嫁了,凭什么要老娘来养这么一大堆野狗贱民的?”

    这话已骂得相当的难听了。陈容朝着自家大兄看去,却见他青着一张脸,气得浑身颤抖,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还在自家婆娘的口水四‘射’下不停后退。

    陈容见状,慢慢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也不理会那陈家大嫂,只是慢慢走到兄长面前。陈家大兄见她走来,连忙讷讷地唤道:“阿容,你不要见怪,你。。。。。。”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旁边的陈家大嫂已是一屁股坐在地上,啕啕大哭起来,“天杀的啊,你这个没本事的,好不容易魂了个差事又丢了,这么些年,要不是老娘‘操’持着这个家,你的尸骨都喂狗了。天杀的啊你凭什么要老娘养这些有用没用的?呜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在她的啕啕大哭中,陈家大兄的声音完全给淹埋了。他只得讷讷地闭上嘴,一脸歉意不安地望着陈容。

    望着自家兄长消瘦疲惫的面孔,望着他那长年被欺压后的猥琐胆小模样,陈容垂眸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陈家大嫂地哭声止息,陈容突然唤道:“平妪,拿帛卷和笔墨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怔。

    那陈家大嫂也止住了哭声,睁大一双浑浊的黄眼看着陈容。

    不一会,平妪拿着笔墨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陈容把那帛书放在几上,挥笔写了几行字,然后她走到那陈家大嫂面前,把那帛书朝着她一扔,淡淡说道:“画押为证”

    陈家大嫂一呆,低头看向那帛书,慢慢念道:“今与大兄陈岂断绝兄妹关系。自此以后,富贵贫贱,两不相干生死病死,宛如路人。”下面已经签了陈容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一下,所有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置信地望着陈容,便是那陈家大嫂,更是张大了嘴,一脸呆滞。她在市井中长大,也是见过了不少形形‘色’‘色’的人,可在她的记忆中,愣是没有一个有如此狠决果断,不知给自己留后路的

    陈家大兄脸‘色’一青,上前一步,急急叫道:“阿容”他气得全身发抖,“阿容,你”

    陈容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便这般侧对着陈家大嫂,她朝着自家兄长悄悄挤了挤眼。这个眼睛十分调皮,十分‘精’灵古怪。一时之间,陈家大兄似乎回到七八年前。那时在平城时,这个妹子在外面惹了祸,回来要自己挡着担着时,便是这样挤眉‘弄’眼的。而他,从来没有拒绝过。

    陈家大兄咽下了就要脱口而出的指责。就在这时,陈容背转过身,低低泣道:“父亲当年只留下那么一点家产,这一路南迁,又是遇匪又是遇胡人的,若不是王家人一直护着,我们哪里能活到现在?没有想到,好不容易找到兄长,却是不愿意收留我们。不收留便不收留罢,我就不信我们十来个有手有脚的人,在建康生活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本来,陈家大嫂见到陈容这么痛快便断绝兄妹关系,心下有点狐疑,那拿着笔的手,怎么也签不下去。现在听到陈容这么一说,连忙胡‘乱’划了几下,又把手印按上。然后急急地把那帛书朝着陈家大兄一递,叫道:“快签快签。”一边说,她一边扯着陈家大兄的拇指按了一个手印。

    一直到那帛书被陈容收起,陈家大兄还是恍恍惚惚。

    陈容收好帛书后,走出房‘门’,朝着平妪尚叟唤道: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直到她上了马车,陈家大兄才惊醒过来,他急急甩开妻子,朝着陈容冲来,唤道:“阿容阿容。”声音中有着哭音,有着自我厌恶,有着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在他扑上陈容的马车时,陈容掀开车帘,她凑近兄长,低低说道:“大兄,我是有安排的,你不要慌‘乱’,以后寻到机会,我把我的想法说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后,她伸袖装模作样的拭了拭泪水,哽咽着喝道;“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马车驶动。

    直到一行人出了大‘门’,被这种种变故‘弄’得昏头转向的陈家大兄还是呆若木‘激’着。在他的身后,陈家大嫂突然哎声叹气起来,她眼睁睁地望着那六辆马车,喃喃说道:“车是上等好车,马也是上等好马啊,我刚才怎么就忘记这一点了?”说到这里,她猛然抬手给了自己一个巴掌

    马车一驶了,陈容便对尚叟说道:“先找一处酒家住下,叟,这几天你给我在这附近租一处房屋。记着,要找个安全些,又与我大兄家离得远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好半晌,尚叟才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时刻,他与众仆一样,都被这突如其来的,莫名其妙的变化‘弄’得晕了头。

    当下,一行人便住进了酒家。

    第三天,尚叟便找了一个院落,与陈容商量后,他买下了这个院落。那院落位于两处朱‘门’大户的后面,院落很小,只有十间木屋。却因为靠着这些朱‘门’大户,很是安全。而且院落也修得‘精’致。

    不管是看外观,还是走到里面,这个院落比起陈家大兄那个,还要‘精’致高档些。

    夜深了。

    平妪一边跟在陈容身后,一边嘀咕道:“这么小小的院子,也太贵了吧?南阳城这样的院子,只有十分之一的价。”

    转眼,她又恨声说道:“郎君真是的,居然找了这么一个庸俗泼‘妇’为妻。哎,哎。”说罢,她瞟了一眼陈容,眼神中尽是控诉。

    在她的叹息和控诉中,陈容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不一会,她的命令声传来,“把房‘门’都关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尚叟和还在嘀咕唠叨的平妪把‘门’窗关上后,走到陈容身前。

    这时的陈容,静静地站在火光中,她望着尚叟,笑道:“叟,把东西‘弄’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应罢,尚叟拿着一柄斧头爬上一辆空马车。

    旁边,平妪奇道:“把什么‘弄’出来?”

    她刚说到这时,马车中传来一阵闷响,“砰砰砰”几下重击后,车壁破裂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平妪连忙上前,正要询问,尚叟已掀开车帘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抱着一个木箱子放在陈容面前,接着,又跳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一具又一具小木箱和小竹筒摆在陈容和平妪面前。

    而尚叟,在把这个马车破开后,又走向另一个空马车。

    二刻钟后,三辆空马车,还有陈容坐的马车,和装着陈容‘私’人用品的马车全部被尚叟破开,七八十个小木箱被尚叟从马车中搬下,摆在了两‘女’面前。

    尚叟跳下马车,道:“‘女’郎,没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平妪已指着一个破开的木箱,半天合不拢嘴。那木箱中珠光闪耀,金光隐隐,里面分明装的是金‘玉’珠宝

    平妪急喘了一下,抚着‘胸’不敢置信地问道:“这些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尚叟呵呵一笑,道:“自然是用那三车粮换来的。”这一次回建康的,只有几个南阳王忌惮的世家大府。被迫留下的那些人,对能活命的粮食依然急需。在尚叟出手时,那粮已涨到了半升米一片金叶子,而这还是有价无市因此,短短几个时辰,尚叟便用三车粮换了这么多的金银珠宝。

    平妪听了解释后,双眼笑得眯成了一线,她朝着东方跪下,喃喃的感谢了一番鬼神后,站起来向陈容乐呵呵地说道:“这么多珠宝,够我们买上三十辆粮的了。”

    尚叟在一侧笑道:“不,三十车粮那是南阳以前的价,老奴问了,这建康物产丰富着,粮价十分低贱。老奴估莫着,这些钱便是换三百车粮也已足够。”

    转眼,他不满地嘀咕道:“也只有粮价便宜,在南阳城里这么小的院子,用十分之一的钱就可以买到。”

    他的旁边,平妪已是惊叹连连,“三百车粮?天噫,‘女’郎,这三百车粮我们这辈子,下辈子,下下辈子都吃不完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笑了笑,低声说道:“不是的,这里的衣饰‘花’销,都远贵于南阳城。这些珠宝,也就是够我们这辈子用。”

    平妪连忙接口,“那也够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嘴角一扬,道:“夜深了,平妪,尚叟,你们抓紧一些,记着只留下十箱,五箱留着家用,五箱藏起来,剩下的都要埋好埋深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从怀中拿出那断绝关系的帛书,把它递给平妪,说道:“把这个也藏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平妪收起,突然低叹道:“‘女’郎这样做,也太无情,太匆促了。”

    匆促?她与那个大嫂已相识了两辈子了,怎么会匆促?至于无情?陈容慢慢一笑,低声说道:“我拥有的已经不多了,妪,到了这地步了,我不会容许任何人来破坏的”

    平妪没有听懂,尚叟也没有听懂。

    这陈容也不想向他们解释,她转过身,静静地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啊啊,五月最后半天了,粉红榜上,我们三个老是几票十几票地追赶着。大伙快助我一臂啊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最后半天,粉红票留着也会‘浪’费,大伙快快清清底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