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33章 找上门来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33章 找上门来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33章  找上‘门’来

    一夜无事。

    陈容是被金‘色’的阳光照醒的。她侧过头,望着外面那一片明灿,听着此起彼伏的鸟叫声,人语声,还有隐隐传来的欢叫声,慢慢一笑,想道:我来到建康了。

    建康,那是一个多么美丽又遥远的名词啊,那里金钱如粪土,酒‘肉’多得可以喂猪喂狗,那里,欢声笑语从来不断,粮食怎么也吃不完。

    建康,在她两世为人的记忆中,都是神仙一般的所在。它远离烽火,没有纷争,它拥有的,只是无穷无尽的奢华,富贵,还有太平。

    陈容慢慢拥被坐起,便这般含着笑,走到铜镜前坐下。现在,她已有了充足的,足够在建康城过上好日子的金银。。。。。。她需要的,只是不再成为任何男人能够送来送去,玩来玩去的妾室和玩物,也不再与任何‘女’人争来斗去,费尽心机。所以,她现在要尽最大的努力见到陛下,得到他的允许;终身不嫁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容哼起歌来。

    平妪早就侯在‘门’外,她听到陈容的歌声,不由笑了起来,“‘女’郎起来了?今天怎么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说罢,她拿着洗漱之物推‘门’而入。

    陈容笑道:“不是今天,是我从此后都会开开心心的过。”望着铜镜中长发被打散,青‘春’可人的自己的脸,陈容调皮地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平妪呵呵一笑,一边给她梳理着长发,一边说道:“那‘女’郎是不是得在建康置一些田产?”

    “田产自是要置的,不过这建康贵人太多,我要置,也得等见了陛下再置。”只有这样,她才能保住那些田产。要知道,整个建康城周边的田产,都为各大世家所有。便是现在不是,以后也会被他们强取豪夺去。

    倒是店面可以考虑一下。

    陈容站起来,展开双臂,套上一袭绿‘色’外裳,又哼起歌来。

    陈容走到院落里。

    她这个小院落,后面邻着一条小街,那小街是庶民们‘交’易日常所用的地方,极是热闹。

    陈容令仆人搬来了一个塌几,她懒懒地睡在塌几上,一边晒着日头,一边倾听着外面的人声喧嚣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闭着双眼的陈容开口说道;“叟,准备一份请贴,你拿着它前去建康陈府呈见。”

    尚叟应了一声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,陈容又命令道;“妪,你叫两个人去暗地里查一查我大兄的事,记着,是他所有的事,我都要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陈容睁开眼,对着剩下的一个婢‘女’唤道:“拿铜镜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一面铜镜出现在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陈容伸手接过,她歪着头,注视着镜中白嫩丰润,媚态天生的脸,她伸出左手,那小指上长长的指甲在自己颊侧一划,然后,她突然问道:“你说,我若这里划上一刀,会如何?”

    那婢‘女’吓了一跳,惊叫道:“‘女’郎,万万不可,万万不可”

    陈容瞟了她一眼,嗔道:“怕什么?我只是说说。”

    她还在望着镜中的自己,小指上的指甲,还有脸上游移。过了一会,她把铜镜一压,喃喃说道:“还是不敢也不愿啊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再次向后一仰,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那婢‘女’这时已经惊出了一声冷汗,见她闭上了眼,连忙上前一步把铜镜收起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平妪的低语声传来,“‘女’郎,郎君在四处找你。”

    陈容‘恩’了一声,说道:“你去带他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陈容喃喃说道:“老这般卧着有点无趣,得让尚叟在后墙上挖一个小‘洞’,让我好瞅瞅外面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一落,一个笑声传来,“阿容何至如此?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一落,陈容一跳而起,她腾地转过身来,瞪着那人喝道:“你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在她的瞪视中,那病弱少年在婢‘女’地扶持下,慢悠悠走到她对面,他一站定,两婢‘女’便自发自动地进了屋,拿出一副塌几出来给他摆好。

    然后,少年坐下。

    少年一坐下,两婢开始焚香,煮酒,还在他的面前摆上一碟碟的糕点‘肉’食。

    少年吃了一口婢‘女’递到嘴边的‘精’致点心,瞟了陈容一眼,道:“做什么这么吃惊?难不成你还以为,你陈氏阿容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隐士,只要你不出去,就没有人知道你的住处?”声音尖利嘲讽,正是桓九郎。

    陈容慢慢坐下,她望着这个苍白的少年,好半晌,才低低说道:“君子前来,可有见教?”

    “见教?没有。”

    桓九郎拍了拍手,慢慢站起,然后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他一动身,刚刚把一切布好摆好的婢‘女’们,马上把东西重新收起,又把塌几放回原处,把院落里恢复成他们从没来过的模样后,一行人施施然地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桓九郎的马车刚刚驶出院落‘门’,平妪领着陈家大郎走了过来。陈家大郎只是一瞟,便瞪着那马车上的标志,还有车帘后‘露’出了面孔的瘦弱白净的少年发起呆来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走远,平妪再三催促,陈家大郎才惊叫道:“那,那是桓府嫡子?”

    平妪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,当真。。。。。。”陈家大郎‘当真’了好几下,也没有说出下文来。

    他走到陈容附近时,听到一个婢‘女’正在问陈容,“‘女’郎,这可真是怪了,这桓氏九郎怎地刚刚来了就走?他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陈容垂下双眼,慢慢一笑,轻声说道:“什么意思?他这是告诉我,他们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,有些没有意义的事,就不必做了。”

    以后口风可得紧一些,自己想向陛下请旨终身不嫁的事,不可再跟任何人说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听到身后传来大兄欢喜地叫声,“阿容阿容”

    陈容连忙回过头,迎上了陈家大郎。

    兄妹再次见面,又是眼眶一红,那婢‘女’赶紧准备一副塌几让郎君坐下。

    陈家大郎一坐好,便关切地望着陈容,双手握着她的手,急急问道:“阿容,你昨天说过有安排的,是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陈容望着他,嘴角一声,调皮一笑,摇头道:“现在还不能说呢。”

    陈家大郎见到她这模样,不由呵呵一笑,转眼他又苦起脸来,喃喃说道:“好不容易见到我的阿容啊,好不容易见到啊。怎么能断绝兄妹之缘呢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伸手在自己的额头上重重一拍,哑声道:“都是大兄无能,让阿容受那恶‘妇’的委屈。”

    陈容连忙摇头,她温柔地握紧大兄的手,哄道:“别急别急,大兄不知,阿容现在可厉害着呢,你那恶‘妇’还欺负不了阿容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令陈家大兄下意识地反驳起来,“你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子,能厉害到哪里去?”刚说到这里,他盯向陈容,讷讷地问道:“刚才那个桓府嫡子,怎地从阿容你这里出去了?这?”

    他一脸‘玉’言又止,咬了咬牙,他盯着陈容,认真地说道:“阿容,做贵人的外室虽好,可是你不知道,这建康城的‘女’郎们,个个‘性’情骄纵,便是当年的宰辅王公王导,他的妻子也是不容许他纳妾的。你这样,若遇到一个不好的主母,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竟有以为,陈容是桓九郎秘密养在外面的外室。

    也是,陈容昨晚才找到居处,今天桓九郎便过来了。最重要的是,陈容现在是小姑独处,他一个男人这般自由来去,不管是谁也会这般联想。

    就在陈容苦笑时,平妪在后面不满地叫道:“郎君慎言桓九郎与‘女’郎只是素识,这是朋友之谊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之谊?”

    陈家大郎马上就相信了,他哈哈一笑,瘦长的脸上忧郁一扫而空,“是是,这建康城的名士啊,一个一个都是这样,不拘小节,不受规矩所制,便是‘妇’人,他们也是想‘交’往就‘交’往。这样就好,这样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快就相信了,到是出乎陈容的意料之外。盯着自家大兄打量的陈容哪里知道,建康城的名士,可是‘浪’‘荡’得紧。有一个名士还跑到人家家里,睡在人家老婆旁边好几次,可不管是那‘妇’人的丈夫,还是建康城的百姓,都见怪不怪,都不觉得这两人会有‘奸’情。。。。。。这些名士便是这样,他们说没有,天下人便都相信他们没有。

    这时,陈家大郎还在哈哈大笑,他实在太开心了,竟离开塌几,在原地转起圈起来。一边搓着双手,他一边盯着狐疑地瞪着自己的陈容呵呵笑道:“阿容没有在建康呆过,这里啊,与南阳,与平城都不同。这里的人啊,在有些方面可松泛着呢。。。。。。哎哎,这个说也说不清,阿容呆久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脸骄傲,负着双手在院落里转了一圈,一边看一边点头,一边说道:“我的阿容当真了不得,一个小姑子只身南下,不但没有遇险,还‘交’识了桓九郎那样的名士,还能买下这样的院落。好,好,好”刚才平妪告诉他这是陈容买下的时,他还以为是虚词以饰,以为这是桓九郎‘弄’来给妹子的。现在知道不是,便大声赞叹起来。

    连赞了三声好后,陈家大兄转向陈容,长叹一声,“阿容,你可比为兄长多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陈容挥了挥手。随着她这个动作做出,众婢退下。

    院落里一清,陈容便歪着头,她笑嘻嘻地望着自家兄长,以一种玩笑的,不经意地口‘吻’说道:“嫂嫂这么不好,大兄为何不休了她?”

    ##

    今天俺节日,所以更新晚了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