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34章 贵人贵人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34章 贵人贵人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34章  贵人贵人

    陈家大兄一惊,他愕然抬头,皱眉轻喝,“阿容,长嫂为母,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见陈容眉目低敛,心中一软,连忙温柔地说道:“你一个小姑子,说出这样的话,若是外人听了,岂不是说你不知尊卑轻重?阿容啊,圣人说过,长嫂如母啊,你这样会让世人唾骂不孝不义的。不过阿容你也别难过,这里只有大兄,大兄绝不会把这话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陈容听到这里,低声说道:“是,阿容不敢了。”她一直知道,自家这个大兄有点酸腐,因此,她说这话时都把众人使出去了。

    陈家大兄见陈容似是还有点低落,长叹一声,喃喃说道:“阿容,你那大嫂虽然庸俗泼辣,可她毕竟为大兄涎下了一个儿子。再说了,这些年她一力撑着,也是有委屈的。”

    陈容再次轻恩一声。

    兄妹俩扯着别来的事,足足聊到夕阳西下了,陈家大兄才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一出陈容的院落,陈家大兄便转过头来,他望着那‘精’致的‘门’户,暗暗忖道:真没有想到,只隔了几年,我那个顽劣的妹子便成长了这么多。她一个只身南下的孤‘女’,不但能结‘交’名士,还能在建康城里置办房屋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他欢乐一笑,转身轻快地向家里返回。

    还没有进屋,陈家大兄便听到自家婆娘那扯着嗓子的叫骂声,她叫骂的对象,自然是先她入‘门’的如夫人。

    想到阿茹每次被骂得畏畏缩缩,偷偷流泪的模样,陈家大兄长叹一声,他干脆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好一会,当院落里变得安静后,陈家大兄才在脸上挤出一个笑容,跨入自家院落。

    进入房中后,陈家大兄瞅了瞅,阿茹正在灶台前忙活着,她的脸上还有没干的泪痕,至于妻子,正坐在寝房中一动不动的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陈家大兄提步向妻子走入。

    他才跨入,妻子那尖利响亮的嗓‘门’传来,“天杀的,你也知道回来啊?”

    陈家大兄连忙陪上笑脸,“刚才我去见过阿容了。”见到妻子回头怒目而视,又要破口大骂,陈家大兄连忙说道:“也是有意思,我这里刚入‘门’,便看到那桓府的嫡子九郎坐着马车从阿容的院落里出来。我这妹子还当真了得,孤身南下,居然还能结识这些名士。”

    声音中满满都是自豪。

    陈家大兄知道,自家妻子是喜欢听这种事的。果然,他的声音一落,陈家大嫂便腾地站了起来,她瞪大双眼,惊叫道:“桓府嫡子出入她的住处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陈家大兄呵呵一笑,兴高采烈地说道:“当时我也吃了一惊,还以为阿容是他的外室呢。哪知一问才知道,人家名士把她当成朋友。呵呵,阿容了得啊,阿容了得啊。”

    他在这里说着时,突然的,‘啪’的一声,陈家大嫂给了她自己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这个巴掌甚重。陈家大兄只是一怔,马上明白了她脸上的懊恼由何而来。瞬时,他也有点悔了:我明知这个婆娘重利‘性’贪,怎么还是跟她说起这些?哎。

    他总是这样,有什么好事,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告诉妻子,想博得她的一个笑容或换来一日安宁。这样做惯了,有时候都有点管不住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陈家大嫂站了起来,她上前牵过陈家大兄的手,声音放轻,笑得也很亲密,“夫君快快说说,你妹子那里还有什么?那桓府九郎可有跟你说话?那些仆人们呢?你刚才说她的什么院落,这建康城的房子这么贵,她怎么买得起院落的?”

    在她连迭声地询问中,陈家大兄一边犹豫着,一边却一一回答了她的问话。

    听着听着,陈家大嫂放开了他的手,她站了起来,尖声叫道:“阿茹阿茹,快把家里那只大母‘激’带上,我们去见过妹子。”

    刚叫到这里,她朝着外面昏暗的,夜雾笼罩的天空望了一眼,自言自语道:“天太晚了,还是明天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不耐烦地朝着期期诶诶靠近的阿茹瞪了一眼,尖声骂道:“看我做什么?自己不会看天‘色’啊?这么晚了,不去了滚回去烧火去,老娘还等着洗澡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。”阿茹连迭声地应了是,急急退下。

    这一个晚上,陈家大嫂都睡得不好,她老是抓着陈家大兄,把陈容的情况问了又问,这样折腾到子时才‘迷’糊睡着。

    天刚刚放亮,陈家大兄便听到自家婆娘那中气十足地叫喊声,“带这么多干嘛?我见过自家的小姑子,有一只母‘激’就够了。”转眼,她又叫道:“去,把大舅公和小舅公叫来,我们一起去见过小姑子。”

    听着听着,陈家大兄从塌上下来,叫道:“叫两位舅公做甚么?”他才说到这里,陈家大嫂回头朝他狠狠瞪了一眼。这一眼令得陈家大兄头一缩,剩下的话全部哑在咽中。

    太阳刚刚升起,一行人便浩浩‘荡’‘荡’地来到了陈容的院落外。

    望着这个‘精’致的,明显比自家院落要好的房屋,陈家大嫂的眼瞪得滚圆了。转眼,她陪着笑脸,扭着‘肥’腰走到院‘门’处。

    这时,她那个五大三粗的‘浪’‘荡’子大兄走上前来,他伸手在‘门’板上拍了几下,洪亮地吼道:“开‘门’开‘门’。”

    一个轻缓地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个有点老的男子声音传来,“尔等何人?”

    陈家大嫂连忙上前一步,笑道:“快去禀报你家‘女’郎,便说她的大嫂来看她了,叫她出来迎接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刚刚一落,那老仆便果断地回道:“我家‘女’郎的大嫂?在这建康,我家‘女’郎并无大兄,何来的大嫂?”

    回答到这里,那老仆的叫声传来,“都给我听着了,若有无干人等前来搔扰,尽可赶出去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陈家大嫂脸孔铁青,她气得直颤抖。一旁她那敷着白粉,瘦得像猴子一样的小弟奇道:“怎么回事?不是说了是你那没用的男人的妹子吗?怎么又没有干系了?”

    陈家大嫂没有回答。好半晌,她尖声叫道:“你这个老不死的贱狗竟敢跟老娘这样说话?去告诉你家‘女’郎,长兄如父,她还知不知道这世上有个孝字啊?告诉她,这世上就没有亲人都不要了的道理”她说到这里,咽中咕咕两声,暗暗忖道:不行,不能骂。

    这时,她的旁边传来自家大兄大赖赖地叫声,“说这么多干嘛?把这破‘门’撞开冲进去就是。‘奶’‘奶’的,连长嫂也敢不放进‘门’,这样的小姑子就得好好教训教训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陈家大嫂还是她那个‘浪’‘荡’子大兄,他们的声音那可都是锻炼出来的,尖利响亮,直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。陈容的院落里面还是一阵安静时,几个高大的世家护卫从前方百五十步处的侧‘门’走出,他们瞪着这行人,手按腰刀,厉声喝道:“何人在此喧哗?”

    只是一句,只是一瞪,瞬时,陈家大嫂也好,她的大兄也好,顿时腰一佝,连忙陪着笑脸,急急说道:“不是喧哗不是喧哗,我们是来认亲的。”

    可那些护卫,什么时候跟这种地位的人讲过理?当下他们沉着脸,大步朝着众人走来。在他们走动际,那‘抽’了寸许的腰刀寒刀森森,那身上代表世家地位的袍服,也随风飘‘荡’着令人胆怯的贵气。

    陈家大嫂这下慌‘乱’了,她哭丧着脸叫道:“我们就走,就走。”一边叫她一边挥着手,转眼,一行人灰头土脸地溜回了去。

    一直透着‘门’缝看着外面的平妪见状,松了一口气,她走到陈容的房间,对着正在修理着琴弦的陈容说道:“她们走了。”转眼平妪长叹道:“幸好‘女’郎聪慧,幸好‘女’郎聪慧啊。”熟知陈容的‘性’格和经历的平妪,想到那一天自家‘女’郎如果不是这般果断的了结了,那现在?光是想想,都是让人不安啊。

    平安闲适的日子,当真过得飞快。自那天后,陈家大嫂派着自家的兄弟,悄悄来过两次,然后她自己也来了两次。可不管她是轻言细语地说着客套话,还是笑颜以对,众仆一见她来,第一个反应便是把院‘门’重重带上。

    没奈何,陈家大嫂只好去找自家丈夫,可她那丈夫是个腐儒,平素里虽是对她唯唯诺诺的,可一扯到陈容的事,他便老是推拖说,已与这个妹子断了关系了,他丢不起这个人。有一次她命令两个兄弟把他强拖了来,可她这个没用的丈夫只轻轻唤二声,见里面的人不理会,掉头便走,她是追都追不上。

    本来,陈家大嫂虽然暗恨在心,可想想也有点没劲,可就在这一天,她不但看到桓府的马车出入那院落,甚至,她还看到了陈姓本家的马车了

    那可是本家啊陈家大嫂向后退出一步,紧靠巷道石墙,一双眼黄澄澄的瞪着那出入不息的院‘门’口。

    院‘门’口,她那个长得‘骚’媚的小姑子,穿着一袭浅绿‘色’镶青边,以树叶为底的袍服,脚踏木履,头发轻挽,发髻间一步指头大的珍珠颤巍巍的晃着令人眼谗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正缓步迎上三辆马车,在朝着马车中人福了福后,三个一看便是了不起的贵人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望着那行人热闹闹地朝里面走去。陈家大嫂咽了一下口水,“果然是个‘骚’货。”刚说到这里,她狠狠地低叫道:“她是故意的我就说了,怎么好好地兄妹刚见面,她就要断绝兄妹关系,原来她是怕我们沾了她的福啊。”她朝地上重重吐了一口痰,骂道:“我呸她兄长见了她,眼泪都不知流了几升,我这个大嫂连自家的老母‘激’都舍得拿出来了。。。。。。这真是个忘恩负义,畜牲不如的‘骚’货”

    口不择言地骂到这里,陈家大嫂回过头来瞪着缩在角落里的阿茹和一个婢‘女’,低声叫道:“你们上去,去对着那些贵人,把这个jian货的事抖‘露’出来。”说到这里,她想了想,便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陈家大嫂上前一步,亲密地挽上阿茹的手,在她一个劲地颤抖中,陈家大嫂先是瞪了她一眼,转又连忙堆着笑说道:“你去悄悄地见那个‘骚’货,记着先说好听的,如果她还是不识相,你就告诉她,你会当着贵人们撕她的脸,去吧去吧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她一边把阿茹重重一推。

    见到阿茹走了两步便停下了,陈家大嫂狠狠瞪她一眼,低喝道:“你要不去,回头我就把你卖到ji院去”

    阿茹闻言脸‘色’刷地变得雪白,她颤抖着,一步一步朝着陈容的院落‘门’口挪去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,她堪堪走了一半,在离那院‘门’还有十步时,一个低喝声传来,“何人?”

    喝声中,几个高大的护卫走出。

    这几个护卫,比这条街道中的所有护卫还要高大,‘精’悍,威严。

    阿菇一呆,嘴张了张,正要开口时,院落里平妪伸出头来叫道:“是一些不相干的事,见到我家‘女’郎孤单单的,想打秋风。几位壮士,赶了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护卫朝着平妪客气地点了点头,嗖地一声拔向腰间的佩刀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一做出,阿茹不由尖叫一声,掉头就跑。她哭着冲到陈家大嫂面前,扑通一声跪下,抱着她的双‘腿’叫道:“主母主母,我没法啊,我实是没法。”

    陈家大嫂这时对上几个护卫瞪来的杀气沉沉的目光,早就汗流如注,双‘腿’发软,听到阿茹的求饶,她反手便是一个巴掌,“快滚。”一边叫,她一边转头急急退去。

    陈容的院落里。

    一个建康陈府的管事从后面走出,他朝着陈容拱了拱手,客气地笑道:“好教‘女’郎得知,那日里‘女’郎递上的贴子,是一个刚入府的下仆给接了,那下仆是个不晓事的,老奴已把他赶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管事的笑脸相迎中,站在陈容前方的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,这时已呵呵笑了起来,“好了好了,废话就不用多说了。阿容收拾一下吧。”他朝着院落里瞟了一眼,皱眉说道:“这院落虽鄙陋,也有一二可取处。这里你就留下几个仆人照顾。”

    陈容听到这里,笑了笑,她朝着中年人福了福,轻声应道:“长者有言,阿容岂敢不从?”

    中年人见她同意,哈哈一笑,道:“甚好甚好。阿容啊,过个二天南阳陈氏的那些人便到了,我听说,你是归于陈公攘那一房的?这样吧,你就住在安排给陈公攘的那个院落里。”

    陈容福了福,恭敬应道:“是。”眼前这个和蔼可亲的人,身份可不普通,他是颍川陈氏的嫡系。以他这样的身份,能够降尊屈贵地前来迎接自己一个小姑子入府,这本身已说明了本家的一种态度。

    她面见陛下,已然在望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早在这些人前来时,已有仆人通知了陈容。因此这个中年人一声令下,马车便开始启动。

    这一次,陈容只带走了平妪和尚叟,剩下的**个仆人都留在这院落里看屋。

    当他们的马车,浩浩‘荡’‘荡’地驶出巷道时,四周不时有人伸出头来张望。

    陈家大嫂还没有离去。

    她缩在角落里,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那车队越来越近。在她的身后不远处,一个贵族奇道:“竟是颍川陈氏的?还有桓府的?奇了,不知是何方贵‘女’,竟然寄居在我后面这个小小的院落里?”

    声音中充满了敬畏和喜意。

    又一个贵族的声音传来,“也是奇了,没有想到我们这个小小的巷子,竟然出现了陈氏和桓氏的嫡子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刚落,一个小小的叹息声传来,“早知此‘女’身份如此不凡,这几日便应该见上一见。”说这话的贵人,他的旁边站了几个护卫。而这几个护卫,陈家大嫂只看了一眼便连忙缩回了头。他们便是前几日她和兄弟来闹事时,出面干涉的那几个。

    车队越驶越近。

    渐渐的,众贵人停止喧嚣,在那些马车经过时,他们齐刷刷低下头,后退一步,以示对上位者的敬意。

    直到那些马车走出了二十步,这些人才再次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在又一‘波’的议论声中,陈家大嫂那双有点呆滞的眼珠子才转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慢慢合起嘴,望着那渐渐消失在街道上的马车,她右手一伸,再次给了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这个清澈的马掌声一出,二婢和阿茹同时抬头向她看来。陈家大嫂狠狠剜了她们们一眼,在吓得她们缩成一团时,陈家大嫂又是给了自己一个耳光,站在‘阴’暗角落处的她,一边羡慕地望着那远处的马车,一边恨恨地骂道:“打死你这个老泼货要不是你有眼不识金镶‘玉’,此刻坐在马车中接受贵人们施礼的,也有你啊打死你这个老泼货”

    连给了自己几个耳光后,她双眼一亮:不对,这个小姑子对她的兄长看重着呢,只要我对那个没用的东西好一些,终是有机会沾沾这富贵气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心情大好,当下甩着双手,扭着‘肥’腰,急急地朝家走去。走着走着,她还不忘吩咐道:“阿茹,回去就把那只老母‘激’杀了,给你家夫主补补身子。哎,这些年啊,我还真是有点忽略他了。”说这话时,她‘肥’‘肉’抖动的脸上尽是温柔。这时的她,脚步轻快,而那个平素让她嫌恶不已的夫君,陈家大嫂此时想来,尽是满足和爱意。这种满足和爱意,只有她与他刚刚成亲的那一个月里,才出现过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奉上五千字。六月了,求粉红票哦,呵呵,大伙帮我把它挂在粉红票榜单上啊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