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35章  再见王郎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35章  再见王郎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35章  再见王郎

    新的一月,求粉红票

    ¥¥

    陈容的马车,在众人地注目中缓缓驶远。

    当几辆马车驶入正街时,再也没有人向这里看上一眼:这建康城,可是贵族多如狗,皇亲满地走。

    陈容掀开车帘,望着热闹的建康城。这阵子,她一直都没有上街。她知道自己的长相不好,容易招惹那些荒yin的贵族。因此,就算心下对这个城池好奇着,她也一直忍耐。

    不过以后应该不怕了,入了本家,贴上了本家的名号,她陈氏阿容,便不是随便可动的了。

    街道中,少‘女’们的嘻笑声和歌声不时传来。浓郁的香味中,一个个衣履飘飞,广袖细腰的‘女’子从陈容的马车前跑过。

    在陈容的四下顾盼中,马车缓缓地驶入了陈府。

    朱‘门’府第,巷道幽深,古朴幽深中,透着一种百转千回的神秘,这便是本家给她的印象。左右望去,似乎这里的每一片树叶,每一根草,都经过了‘精’心的修饰,都有着某种韵味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陈容,对这些已没有了什么感觉。她意兴索然地把马车帘拉下,任由那随风飘‘荡’的车帘挡住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一个婢‘女’轻缓地唤声传来,接着,车帘被人拉开。

    含着笑的陈容,被婢‘女’扶持着走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就在她这般含着笑,踏着木履,浅绿‘色’的衣袍随着风飘‘荡’,墨黑如缎的发髻间珍珠莹光闪烁时,众人的目光滞了滞。

    转眼,众人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在这建康城,美人是多不胜数,虽然陈容这般‘艳’美的‘女’郎,却偏有着与她身份不符的从容和淡漠,虽然她那掩不住的‘艳’‘色’里,透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孤绝,可也只是能让众人目光滞一滞罢了。

    接着陈容过来的中年男子,建康陈氏的四叔陈康陈子方见陈容走下,呵呵一笑,指着前方那偌大的,十**幢房屋层层叠叠堆砌的院落说道:“阿容,这便是你们的院落,看看还有什么要添置的,让下人们补充便是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看向低头顺目地站在前方过道处,几个长相清秀少‘女’和少年,道:“这是你们的‘女’郎,从今天起,一切以她为主。”

    八个少年少‘女’齐齐躬身行礼,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们围上了陈容。

    陈子方又是哈哈一笑,他对着陈容慈祥地说道:“阿容啊。”

    陈容一福,低头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子方说道:“从此后,这里便是你的家。记住,你是陈氏阿容。”

    这语气有点严肃,陈容连忙应道:“阿容知晓。”

    陈子方笑了笑,广袖一甩,大步离去。随着他一走,那些散在四周,好奇地瞅向这里的目光,也一一收回。转眼间,院落里一清。

    八年少年少‘女’中,走出了一个二十岁,瓜子脸,眉间有颗美人痣的婢‘女’,她伸手扶住陈容,一边向前走,一边用建康人特有的吴侬软语说道:“‘女’郎可是在疑‘惑’着?”她掩着嘴笑得清脆,“‘女’郎有所不知也,现在你是南阳陈氏陈公攘那一房的。一切事物,得陈公攘到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这次来到本家,除了那个迎自己前来的人,别的长辈是一个没见。陈容原以为,怎么着也会让她见过几个长者再说。现在听了这婢‘女’的解释,她才明白这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但是,这婢‘女’好灵通的心思,自己什么也没有说,她竟是都知道了?

    陈容刚刚想到这里,那婢‘女’再次一笑,脆脆地说道:“‘女’郎有所不知,对于察颜观‘色’之道,我等需要时常学学。”她含笑着解释道:“整个建康,凡是如我陈家这样的世家朱‘门’,不但对上等婢‘女’安排了专‘门’的教习,便是歌伎,行走,管事,护卫,都有长年训练的。。。。。不然,我陈氏怎配说是百年公卿世家?”

    陈容点了点头,以前的她,对这些可能还会感兴趣,现在的她嘛,一心只想图个一世静好,便不在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殊不知,正是她这种不在意的态度,众婢众仆看在眼中,却在暗暗忖道:听说‘女’郎是个卑微之极的出身,现在看来,倒有几分大家之气,从容风度。

    安排给陈容的院落,位于陈府的西侧,院落的旁边便开着一个侧‘门’,从侧‘门’走出便是一条街道。

    整个院落极其幽雅,甚至这种幽雅中,还透着一种朴实无华。

    在陈容打量时,那瓜子脸的婢‘女’又笑了起来,“这世间,如石崇那样当街炫富,把院落‘弄’得珠红翠绿的,乃是下下等的暴发铜臭之户,上等‘门’第,一切以舒适为主,天地之道,唯心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个道理,经历了两次从生到死,从死到生的陈容,也是懂得的,她点了点头,低低说道:“天地之道,唯心而已,这话说得着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这时,陈容已跨入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她的房间,十分宽大,而且装饰极为简洁,一‘床’一塌一几几帘外,并无多余的家俱。

    再一看,胡桃木的地板上,飘‘荡’着四层纱幔,纱幔后的‘床’塌上,帘帐莹光浅浅,仔细一瞅,那帘帐上镶着的,居然都是‘色’泽上等的南海珍珠打碎后琢磨过,再镶嵌上去的。粗粗一看,宛如星辰,直是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再一看,‘床’帐顶上镶着五六十颗手指大的珍珠。。。。。。这珍珠无论‘色’泽还是圆润度,大小,都比她发髻间所戴的,无甚差别

    整个房间中,有一股让人放松的香弥漫着,陈容上辈子嫁的冉闵,虽然也魂得相当不错,可他的住处,也从来没有这种极富极贵‘门’第才有的低调的奢华。

    自陈容进入这个院落后,众婢一直在关注她的表现。现在见到她不惊不躁,那淡然的,视而不见的表情,仿佛这种场所,她曾经住过十数载,直似那堆满‘床’顶的极品珍珠,只是石头。。。。。。这样的表现,众婢十分满意,暗暗想道:怪不得她一个偏旁庶‘女’,竟能博得南阳城的各位名士极力引荐,便是那琅琊王氏的,也不绝口地称赞于她,原来真是个上得了大雅之堂的。

    这晋见陛下,为一个‘女’郎请求封赏,可不是一件寻常事。一旦封赏成功,她陈氏阿容,代表的乃是陈氏一‘门’的颜面。她可以狡猾,却不能不镇定,可以心狠手辣,却不能没有见识,甚至可以忘恩负义,也不能没有这种淡定优雅,见惯荣华的贵族气质。

    在这种高要求下,如琅琊王氏这种累世冠冕之家,连司马皇室的皇子公主都不看在眼中,事实上,司马皇家的子弟教育,家风家规,还真的远远不如这些世家子弟们。

    心下满意后,众婢一一告退。

    陈容则坐在刚刚属于她的房间中,低着,望着刚刚搬进来的一面七弦琴发着呆。

    平妪见到房‘门’被带上,连忙吁出一口长气,她走到陈容身后,压低声音埋怨道:“‘女’郎,也不知怎么地,刚才老奴一直不敢喘气。”

    陈容眼也不抬,淡淡地回道:“你又不求什么,用得着吗?”

    平妪一怔,想了想,笑了起来,“是啊,我又不求什么,‘女’郎,我再见到她们,一定喘得过气来。”

    陈容抿嘴一笑。

    傍晚了。

    在路上,陈容等人已度过了‘春’节,这时立‘春’才几天,有了一点绵软的风中依然透着凉。

    陈容望着西落的日头,双手一拔,琴声悠然响起。

    琴声悠然,舒缓中,隐有着紧促,惯常的华丽之余,有着她自己也不曾发现的宁静,这是一种发现山是如此壮观,水幽静得令她心怡的宁静。只是这种宁静,配上紧促,未免让人感觉到,她对这种宁静索求得过于急迫。

    慢慢的,琴声止息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琴声停止时,“啪啪啪”的巴掌声从她的身后传来,同时,桓九郎尖利地笑道:“好,好。每一次听阿容的琴,都与上一次变化殊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声音一低,颇有点怪声怪气地说道:“却不知这是何人之功?”

    这语气真有点怪。

    陈容蹙眉,不由自主的,她抚着琴的食指变得僵直。

    慢慢的,她的脸上绽开了一朵笑容。

    陈容起身,半侧过头,微敛着眉眼福了福,唤道;“几位郎君安好。”

    不用抬头,她也可以看到那几个衣履翩翩的华服子弟中,有着让她刻骨铭心的,并不想要再见的身影。

    因此,她在福过后,白嫩青葱的手指在琴弦上一划而过,陈容一笑,轻悠中带着闲适地说道:“日薄西山,夜幕将临,鄙处寒重风大,郎君们还是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她竟是直接下了逐客令

    众少年一怔间,桓九郎率先哈哈大笑。也不等众人反应过来,他一手一个,重重一推,叫道:“是,是,我们回,我们就回。”一边推他一边大笑,转眼间,‘哒哒哒’的脚步声便消失在拱‘门’外。

    可是,那唯一一个没有被桓九郎拉起的人,却是陈容最不想见的。

    当下,陈容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。

    那白衣翩翩的美少年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他一直走到离她只有三步远才停下,低头望着她,他轻轻一叹,温柔如水地唤道:“阿容,别这样笑着,也别这样说话。。。。。。这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陈容差点失笑出声。

    她慢慢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夕阳光下,她那‘艳’丽妩媚的脸,白里透着红,那乌黑的眸子,幽亮幽亮地透着深。

    她歪着头望着他,半晌还是一笑,“七郎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是啊,好久不见了,久得仿佛一个世纪,久得她都习惯了这么隔着,远着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王弘望着妩媚动人中,透着冷漠的陈容,慢慢的,‘露’出一抹苦笑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抚向陈容的‘唇’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缓慢优雅,自然之极。

    就在那食指离她的‘唇’不过分寸之远时,陈容眉笑眼不笑地轻声说道:“郎君,请自重。”

    声音很轻,声音很淡,却透着一种从骨子里发出的绝决。

    王弘却似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他的食指,轻轻地按上不曾躲避的陈容的‘唇’。

    抚着她丰润的嘴‘唇’,王弘的手指十分凉,他轻轻地摩挲着她的‘唇’,双眼静静地盯着她的眼,半晌,他‘唇’角一勾,低低说道:“我的阿容啊。。。。。。哎”声音低哑中透着缠绵无奈之意。

    陈容眉头一挑:他的阿容?

    转眼,陈容妩媚一笑,她眼‘波’如水地瞅着王弘,似笑非笑间,嘴‘唇’一开,轻轻含住了他在‘唇’上摩挲的食指。

    她这个动作一做,王弘瞬时一僵。

    陈容眼‘波’横流地瞅着僵住的王弘,慢慢的,她的舌尖在他的指尖上‘舔’了‘舔’。

    这一‘舔’,成功的令得王弘哆嗦了一下,几乎是同时,他清澈如水的双眸大亮。

    就在他专注的,也是欢喜地看向陈容时,陈容吐出他的食指,青葱水嫩的手指划向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温暖滑腻的触感中,极为突然的,一个尖锐之物抵在了他的喉结上。这尖锐之物正是她的金钗,陈容手腕一沉,那金钗便刺入他的‘肉’中。

    这个变故极为突然,王弘刚被她勾得欢喜了,愉悦了,这一转眼间,便是利器加身,金钗锁喉

    在‘逼’得王弘不得不昂头时,陈容妖媚的笑容一收,她望着他,静静地说道:“七郎过矣。既然我要的你给不起,你给的我不屑一顾,何不甩甩衣袖,就此别过?”

    她凑近他,‘唇’齿间吐出的芳香,扑入他的耳‘洞’中,在王弘直直的,一瞬不瞬盯来的清澈明净的眼眸中,她低低的,绵绵地说道:“七郎,死缠烂打,可不是琅琊王氏的家风”她温软的‘唇’便贴在他的耳边,她说出的话,丝丝绵绵地渗入他的耳‘洞’中。

    在成功的令得王弘双眸一暗后,陈容嗖地收回金钗,头一转,毫不犹豫地向房中走去。堪堪跨入房‘门’,陈容的清喝声响亮传出,“来人,送贵客”

    一连喊了两声,也没有半个仆人婢‘女’站出。

    陈容站在房‘门’前,声音再提,喝道:“来人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有点微怒,刚才桓九郎一退,她便注意到院落里的仆人婢‘女’都不见了。只是没有想到,她这么扯着嗓子喊,那些人还是装作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可是,她的声音虽是提高了,院落里依然安静如许。

    陈容恼了,她轻哼一声,广袖一甩,大步冲入房中,转眼间,‘砰’地一声,房‘门’被她重重撞上。

    望着那被撞得摇晃不已的房‘门’,站在院落里的王弘,慢慢伸手抚过咽喉上的血点,抚着抚着,他苦笑起来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