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42章 谁为她射来这一箭?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42章 谁为她射来这一箭?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42章  谁为她‘射’来这一箭?

    平妪向陈容走出一步,轻声问道:“‘女’郎,要不要派人前去迎接?”

    陈容一笑,她看向九公主,看向那美少年,声音一提,清脆地说道:“方外之人,可顾不得这些俗套”说到这里,她广袖一甩,转身向观中返回。

    见她这么自顾自地离去,众人一怔,一个宫‘女’轻笑道:“真真是得陛下看重,王七郎厚爱的,你看,这不说走便走了?”

    笑声清楚地传入陈容的耳中。

    陈容回过头来,她盯着那站在九公主身侧的宫‘女’,然后转向九公主,声音微提,淡淡说道:“此处本是清净之地,方外之境,弘韵子亦不再是红尘中人,自当不理会这红尘俗事,公主以为然否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有点清冽,九公主呆了呆,不由应道: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陈容嘴角扬了扬,她看向那走在九公主身后的美少年,清声问道:“这位贵人以为然否?”

    那美少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她,闻言笑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至此,陈容一笑,“既然两位贵人都觉得弘韵子此言有理,那我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作了一礼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而这时,另一条山道,又传来了一阵鼓乐声。

    一阵又一阵的鼓乐声中,九公主和那美少年怔怔地望着陈容大步离去,望着她自顾自地步入道观。

    慢慢的,九公主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然后,她朝着身侧的那宫‘女’使了一个眼‘色’。

    这眼‘色’一使,那宫‘女’马上明白了。当下,她大步走出,来到犹豫着不知如何是好的陈家众仆面前。右手一扬,极为突然地甩了平妪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,重重的耳光声中,那宫‘女’厉声喝道:“你这个没上没下的贱奴竟敢直视公主尊贵之躯?该打——”

    厉喝声远远传出。

    响亮的耳光声中,厉喝声中,陈容的脚步僵住了。

    她慢慢的,慢慢地回转过来。这时刻,她突然想到了王弘那日所说的一句话,“傻孩子,这是建康啊。”

    是啊,这是建康她怎么会以为,只要自己出了家,便可以逍遥红尘之外呢?这世间,强权和‘门’第,凌驾于一切规则之上啊。

    陈容瞟了一眼呆若木‘激’,脸上爪印俨然的平妪,缓步返回。

    望着她走来的身影,九公主盈盈笑道:“仙姑因何回返?莫非,仍是割不断这红尘俗事?”

    面对笑靥如‘花’的尊贵公主,陈容施了一礼,她轻声叹道:“公主前来鄙观,弘韵子不胜荣幸,请”

    这是标准的迎客礼仪。

    至此,那刚刚甩了平妪耳光的宫‘女’嫣然一笑,她格格笑道:“这才像样嘛。呸竟敢对我家公主那样说话,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”四周的婢‘女’护卫们,同时‘露’出笑容,轻蔑地瞅着陈容。

    陈容的表情十分沉静。

    站在陈容身后的众仆,同时‘露’出了担忧之‘色’。这里,不管是陈容还是平妪,心下都明白,陈容这一认输,以后再想超然,只怕难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

    山林中,一阵寒风嗖嗖而来,寒风中,伴着弓弦拉动,长箭破空的呼呼风声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回头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的头才转到一半,只见一道寒光闪过,紧接着,一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闪电般地‘射’来,那讽刺着陈容的宫‘女’还在格格笑着,‘胸’口便是一阵剧痛。

    于是,宫‘女’的笑声变成了惨叫声。

    于是,所有的人连忙回过头来,这一看,个个呆若木‘激’。

    只见一支羽箭,深深地‘射’入了那宫‘女’的‘胸’口上。它‘射’得如此之深,只有箭柄‘露’在外面。

    那宫‘女’口中的惨叫声,已转成咕咕的血沫涌出声。她瞪大眼,颤抖地伸出手,想要拔出那长箭。

    而这时,站在宫‘女’身周的众人,齐齐尖叫起来。九公主更是吓得‘花’容失‘色’,她向后胡‘乱’退出几步,因为退得太急,脚下一软摔倒在台阶上,竟是在台阶上滚了七八步才撞到一物停下。

    与她一样慌‘乱’的,还有那个美少年,此刻,那美少年正双手掩着脸,啕啕大哭。

    两位尊贵的主子给吓成这样,左右的婢‘女’和护卫们像没头苍蝇一样尖叫着,嘶喊着,胡‘乱’冲撞了良久,才反应过来,才围上他们的主子。

    兵荒马‘乱’中,没有人注意到,那中了箭的宫‘女’已不支倒毙于地。

    终于,那美少年回过神来,他哭叫道:“回去回去快回去,快回去”

    命令一下,众护卫清醒过来,他们连忙抬起那舆车,掉头就跑,转眼间已冲出老远。

    而九公主的护卫,这时也围上了她。他们把瘫倒在地,一脸泥土狼狈不堪的九公主扶着站起。

    最先镇静的,是九公主身后的一个中年太监。那太监上前一步,朝着陈容一指,瞪眼嘶叫道:“弘韵子你,你好大的胆子”

    嘶喝到这里,他朝着左右护卫一指,叫道:“拿下她拿下她”

    “是”几个护卫刚刚应声站出,一个少年太监靠上前去,他凑近那中年太监,轻轻的,却以不管是九公主,还是几个护卫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:“杨公公,这样不妥啊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说道:“这个弘韵子,背后可是有人的。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中年太监马上明白过来,他连声叫道:“回来,回来,回来。”

    叫完后,他转向九公主,迟疑地问道:“公主,你看?”

    九公主此刻,正抿着‘唇’盯着陈容,她一瞬不瞬地盯着,过了半晌,才喃喃回道:“不会是他他这般超然高洁之人,怎会这般嗜杀?定是我皇兄做的,对,定是我皇兄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清醒了少许,当下,她恨恨地瞪了陈容一眼,叫道:“回宫。”

    喝声一出,众人连忙扶着她,急急向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这些人,来的时候气势昂昂,去的时候狼狈不堪,陈容望着歪歪斜斜匆匆忙忙的一行人,呆了呆,目光转向那倒在地上的宫‘女’的尸体。

    她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陈容慢慢弯腰,望着那宫‘女’‘胸’口上的箭支,她低声说道:“没有字。”刚说到这里,陈容便是苦笑起来:真是废话,谁会在杀人的利器上留下字?

    她直起腰,朝着刚才‘射’出冷箭的山林中望去。这一望,树木森森,哪里有半个人在?

    尚叟凑上前来,颤声说道:“‘女’郎,这,这,要不要报官?”

    陈容蹙眉想了想,好一会,她摇了摇头,“这箭是在警告那些想动我的人。既然如此,便留久一些。我们不用理会的。”

    尚叟等人连忙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又朝着那瞪大双眼,至死也不瞑目的宫‘女’盯了一眼,转身向观中返回。

    她的脚步有点缓慢,整个人显得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在她的身后,惊魂刚定的仆人们,正在低声议论着,“一定是陛下派来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一定是本家派了人在保护‘女’郎。”“说不定是哪位游侠路过此地。”

    ‘乱’七八糟地议论声中,平妪向陈容靠近几步,此刻,脸上的巴掌印还一清二楚的平妪,笑得格外开怀,她朝着陈容嘀咕道:“‘女’郎,我知道,那是七郎的人。只有他才会这般护着‘女’郎。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平妪是了解她的,她瞅了瞅陈容的脸‘色’,马上明白过来,“‘女’郎也怀疑是七郎在保护你吧?”刚笑到这里,平妪瞟到陈容的道姑发髻,于是,那笑容给僵在了脸上,良久,一声叹息从咽中溢出。

    陈容一行人来到道观大‘门’前时,从另外二条山道上来的贵人们,已经上得山来。

    这二路贵人,居然都是皇室中人。其中一个三十来岁,脸瘦而长,颇为白净的王公贵族远远看到陈容,便呵呵一笑,朝着她施上一礼,唤道:“司马言见过弘韵子仙姑。”

    陈容连忙还礼时,另一个二十**岁,与皇帝长得有点相似的贵人,也亲热地施上一礼,唤道:“司马敬见过弘韵子仙姑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。两位王爷多礼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垂下双眸,避开两人不断打量着,盯着的目光。此刻,在这两人的身后,还有‘私’语声传来,“不过是打了下仆一个耳光,便被‘射’杀当场”

    “你听听这道号便知道原由了,弘韵子,弘韵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箭,当场可悚”

    “诸君错矣,王家七郎是何等风流人物?那般超然世外,神仙也似的一个美少年,怎会让自己沾上血腥?我觉得啊,他只怕是看到血也会晕倒的人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此言也有道理。”“谬矣谬矣,你们忘了莫阳城和南阳城那二场战役了?”

    ‘乱’七八糟的低语声,不断地传入陈容的耳中。

    那司马言回过头去,朝着众幕僚随众瞪了一眼,瞬时,‘私’语声少了一半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来,紧走几步,来到陈容的身后,他咳了咳,声音极为温和亲切地说道:“不知仙姑明儿有空么?我母亲素来礼道,在西山道观啊,她可是常客。这一次陛下封仙姑为道观之主,我母亲听了可欢喜呢。她一直说啊,陛下这次可做对了。她还说怎么着也要见你一见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他一边观察着陈容的脸‘色’,见她含着浅笑,看不出同意还是不同意,不由嘴一嘟,朝着她便是深深一揖,颇为赖皮地说道:“仙姑便应了罢。你要不给我一个答复,小王我连家也不敢归啊。”

    陈容闻言,慢慢一笑,她垂下双眸,轻轻说道:“王爷见谅,弘韵子刚才才向三清道祖请示过,说要闭关的。”说到这里,她苦笑起来,虽是两世为人,可对这些‘交’际应酬,她一直都没有长进。现在面对这王爷的要求,她还真不知要如何应对才是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想振作,想多更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对了,忘记求粉红票了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