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44章 我的七郎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44章 我的七郎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44章  我的七郎

    建康王这时反应了过来,他脸‘色’发白地瞪着手中金钗越抵越沉的陈容,扯着嗓子叫道:“好,本王这就放她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头一低瞪着陈容,急急说道:“听到没有?出去吧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动。

    她的手腕再次一沉。

    ‘卟’的一声小小的利器入‘肉’声传来,转眼间,一缕鲜血从建康王的咽喉中溢出。金钗虽然‘插’得不深,可对于建康王这种养尊处优的人来说,那死亡的危胁,却是实实在在的。

    不由自主的,他尖叫一声,慌‘乱’地叫道:“你这‘妇’人是不是疯了?我都让你出去了,你没有听到吗?”

    此刻,外面的王弘等人正在倾听着里面的动静,众护卫正准备破‘门’而入时,倾听到这里的王弘挥了挥手,他浅浅一笑,有点温柔,也有点叹息地说道:“让她消消火吧,她知道分寸的。”

    众护卫闻言,转身退到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殿中,陈容在听到建康王的慌‘乱’地急吼声后,虚弱地一笑,她用有点昏‘花’的双眼瞪着他,手中的金钗又沉了沉,在刺得建康王鲜血迸流时,陈容冷冷地说道:“王爷应该感谢王七郎才是,若不是他来了,现在的你,已是一具尸体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冷而响,说完这话,她厌恶地瞪了一眼建康王,也朝着殿中几个角落瞪了一眼,这才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几乎是她堪堪转身,大‘门’便‘砰’地一声被撞开,白衣翩翩,俊美如‘玉’的王弘,领着众护卫出现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他与正慢步走出的陈容对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见到是她,陈容甩了甩恍惚的大脑,连甩了好几下,她的眼前还是一片昏‘花’,于是,她拿起手中的金钗,再次在自己的左手腕背上重重一‘插’。

    金钗一拔,血流如线,众人齐齐低头,却瞟见她那皓白如‘玉’的手腕上,有着四个血口,其中一个伤口血流正鲜,另三个血已干涸。。。。。。原来,刚才她便是这般刺着自己来提神的。

    王弘的双眸,瞬也不瞬地望着那四个血口。他脚步稍快,走到了陈容面前。

    也不看她,他径自从怀中掏出手帕,轻轻地拿起她的手腕,他把那伤口一把包住。手帕不够,他从左袖上撕下一块布帛,加覆在伤口上。

    他地动作温柔而仔细,包扎后,他也没有放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实实地握着这手腕,王弘慢慢抬头。

    他明如秋水,清澈之极的双眸,定定地望着陈容,这时的陈容,也在望着他。在‘药’力的作用下,她的双眸少了平素清醒时的冷绝,多了一分恍惚和‘迷’离。她用一种清醒时,绝对不会出现的痴痴眼神,在望着他。

    对上她这样的目光,王弘突然伸出双臂,把她重重搂在怀中。

    紧紧地搂着她,王弘闭上双眼,轻轻的,有点沙哑地唤道:“阿容,阿容啊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被他搂在怀中的陈容挣了挣。

    她挣开他的搂抱,扯开他的手臂,依然歪着头,痴痴地望着他。。。。。。这眼神,太专注,这一切的她,似是抛弃了所有所有的执念,所有所有的苦涩,只是把那刻入魂魄的相思,刻入灵魂的渴望,刻入梦魂的爱意,这般傻傻的,定定地倾泄出来。

    这眼神,太痴‘迷’,太情深,太苦涩,太相思,太绝望。。。。。。在这个凉薄的,荒唐任‘性’的世道,已经不会有人这般痴‘迷’不悟的去爱别人了。

    王弘突然觉得眼中有点酸涩,他仰着头。好一会,他再次展开双臂,把她搂到了怀中。

    他把陈容重重一抱,便松开了双手,转身朝着建康王走去。

    他才走出一步,右手手腕便是一紧,却是陈容抱着他的双臂,她还在仰着头望着他,这时的陈容,与以往完全不同,她似是一只脆弱的小鸟,附在他的肘腋间,有点傻,有点脆弱,有点认真。

    王弘温柔一笑,伸出手搂着她的腰,把她搂于怀中后,他朝着建康王大步走来。

    这时的建康王,颈项不大的伤口早就闭合了。他正怔怔地望着陈容出神。

    在王弘走近时,他突然仰天长叹一声,朝着王弘诚恳地说道:“我不如你远甚。”这暗香,既是**也是幻‘药’,它能使人处于一种放松的,美好的梦境中,可以把人隐藏在心底的情和‘玉’,扩大无数倍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闻了暗香的人,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线清明的。那时刻在驱动着她的,除了‘性’的本能,还有隐藏在心底深处的,最强烈的那种执念。

    对贵族们来说,‘女’人多的是,愿意被他们睡的‘女’人也多的是,*‘药’多的是,在*‘药’的作用下,节‘妇’变成**也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。暗香只所以被皇室贵族这般推崇,还因为,在它的作用下呈现出的美人,是被‘玉’望支配的同时,还有着自己‘性’情的。

    建康王的目光,不由自主又瞟向小鸟依人状的陈容,又说道:“这‘妇’人,真真是个痴心人儿,倒是值得珍惜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建康王的目光有点‘迷’离,他轻轻说道:“昔日,我母亲也是这般望着我父皇的。。。。。。可惜,她从来都不聪明,那么容易就被皇后派来的人给扔到了ji院给轮死了。可怜的她,就算死了也不曾博得我那父皇的半点怜惜。”

    梦呓般地说到这里,建康王突然头一仰,哈哈大笑起来。他这一疯狂大笑,那刚刚结好的伤口又破裂了,鲜血不断涌出。

    大笑声中,建康王突然放声高歌起来,“忽而在东,忽而在西,魂魄相萦,何时得息?何时得息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高歌声中,他也不理会身前的王弘,也不理会颈项上流得正猛的鲜血,广袖一甩,这般狂冲而出,直到冲出老远,那狂笑声和似歌似泣的高唱声还在传响。

    望着建康王冲出老远的身影,还有因为他的狂叫而引来的大批护卫,一个幕僚走到王弘身侧,轻声问道:“七郎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幕僚也走上前来,他朝着王弘拱了拱手,低低说道:“郎君,如此结果,实是最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王弘点了点头,望着那建康王冲出的方向,慢慢一笑。这一笑,有点沉冷。

    一行人转身朝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在他们走出时,应王府的护卫们自发地散开,放任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不一会,王弘便抱着陈容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稳稳地驶向外面。

    马车中,陈容偎在王弘的怀中,她还在仰着头,一瞬也不瞬地望着他。似乎,下意识中,她就想这般看个够,直把以前的,以后的,今生今世的份,全在这一刻看个够。

    王弘转头对着众护卫吩咐几句后,便低头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他对上陈容痴‘迷’的眼神,双臂不由紧了紧。

    搂着她的细腰,把她温柔地置于怀中,王弘的脸贴着她的脸,低低唤道:“阿容?”

    陈容恍惚地应了一声,“恩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般温柔的回应,王弘轻轻一笑,他侧头在她的眉心啄了啄,低低说道:“阿容爱我么?”

    恍惚中的陈容,还是紧紧揪着他的衣袖,听到他地问话,她喃喃说道:“爱。”

    一字吐出,王弘再次一笑,这一笑,灿烂如‘花’。

    他的红‘唇’,压在她的双眸上,轻轻问道:“那你随我回家,可好?”对上她‘迷’糊的大眼,他温柔之极的解释道:“回王家,有我的王家。”

    陈容歪着头,却似是听不懂地望着他。好一会,她喃喃说道:“家?”摇了摇头,陈容笑得有点憨,有点傻,“七郎是不是傻了?我明明没有家的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傻笑,一边伸手抚着王弘光洁的下巴。

    青葱手儿如‘玉’,如弹琴般游移在他的肌肤间。抚着抚着,陈容嘟囔道:“郎君好似我的七郎。”

    这‘我的七郎’四字一出,王弘呆了呆,他喃喃的,低低地重复道:“我的七郎?”

    恍惚‘迷’离中的陈容,哪里会回答他?她径自傻傻地望着他,温热的白嫩小手,却在不知不觉中,贴着他的喉结伸入他的衣襟中。

    她一边胡‘乱’的扯着他的衣裳,一边喃喃说道:“你不是别的男人,你是我的七郎。。。。。。”陈容似是在劝着自己放松,如此说了几遍后,她的身躯明显的变软,她一直强迫着自己‘挺’直的颈项,也松驰下来。

    喃喃自语中,她把自己偎入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她的右手,已从他衣襟处,‘摸’入他的‘胸’膛。热热的小手在触及到他冰凉的皮肤时,陈容欢喜地呻‘淫’一声,她把脸向它靠近,口中还在嘟囔着,“他不是别的男人,他是七郎。。。。。。我是七郎的。”

    一句又一句的重复中,陈容的小脸越来越红,呼吸越来越‘乱’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的下巴被紧紧锢制住。

    她那散发着红晕,双眼‘迷’离,红‘唇’半张,香舌暗吐的俏脸,被一只大手强行抬起。

    她对上了王弘的双眸。

    这时的王弘,如‘玉’的俊脸已有点晕红,他右手刚刚抬起陈容的小脸,腰带却是一松,一支滑腻温热的小手如蛇一样伸入他的下腹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情之一字,自古最痴,大伙要是痴了,可别忘记投上你的粉红票。哇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