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45章 个中滋味,最难消受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45章 个中滋味,最难消受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45章  个中滋味,最难消受

    王弘左手迅速地伸出,紧紧地搂着陈容伸入下腹的小手,可他刚刚把那手从衣裳中掏出。陈容的另一只小手,已把他的衣襟扯开,在他‘胸’膛左侧的茱萸上,又扣又扯着。

    看她睁大双眼,睫‘毛’扑闪扑闪的认真模样,似乎不把这玩意扣出来便不罢休。偏她又服了‘药’,手脚无力,那用力抠扯的动作,便成了软绵绵的情挑。

    王弘扣着她脸的右手放下,扯向那在‘胸’前玩‘弄’的小手。

    他刚把那小手扣住,嘴‘唇’却是一暖,却是陈容把自己的‘唇’覆在他的‘唇’上,香舌频吐,正吃吃笑着,开心地勾画着他的‘唇’线。那香舌此刻越钻越深,越钻越深,转眼便挤破他的牙齿,探入他的口腔中追逐着他的舌头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,王弘的气息完全‘乱’了,他俊脸左右躲闪着,可他越是躲闪,陈容越是开怀。她一边格格欢笑,一边用手肘撑向他的衣襟处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功夫,王弘的衣襟已被扯开大半。而且,随着时间推移,他的衣襟是越扯越开。

    渐渐的,左支右绌,手忙脚‘乱’的王弘,那呼吸是越来越急促,脸孔也越来越晕红。终于,他再也忍不住了。把她的双手重重一锁,王弘急促地命令道:“阿容,停下来停下来”

    喝声一出,陈容委屈地抬起头来,水汪汪的双眸不解地看着他,眼神中除了媚意,便是控诉。

    这样的陈容,便是神仙也难抵抗。王弘的呼吸‘乱’了几拍。他银牙一咬,双手齐伸,紧紧地扣着她的双臂,锁在怀中。

    被他这般用力地锁住,陈容很不舒服,她扭动着身躯,发现双手动不了后,她的小脸便蹭着他的‘胸’口,一边摩擦一边发出低低的呻‘淫’声。

    一滴二滴汗水,从王弘的颈后渗出,慢慢地流入衣领下。

    他的喉结滚动着,就在他咬了咬牙,再次收紧双臂时,一个幕僚压低的笑声从车外传来,“郎君,美人情深最难拒,何必苦苦忍着?”

    那幕僚的声音刚刚落下,另一个幕僚说道:“哎,这世道当真变得飞快,这不一转眼,我那风流无拘的郎君,便向柳下惠看齐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四下传来一阵压低的笑闹声。

    王弘正被怀中扭动的温香软‘玉’折磨得汗流浃背,听到这些笑声不由低低一哼。

    哼声一出,笑声更响了些。

    这时,马车中的王弘在闷哼一声后,伸手扯开叨住自己右侧茱萸的小嘴。可他本来是紧抱着她的,这松开一只手,怀中的娇躯便蹭得更剧烈了。

    王弘无奈,他向前一倒,在抱着陈容跌倒在马车中后,他手脚齐上,把八爪鱼一样的陈容结结实实地压在身下,令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听到马车中的闷响声,外面众人怔了怔,转眼,一个护卫忍笑道:“郎君好生生猛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严肃地说道:“依我瞅来,生猛地只怕不是我家郎君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又是一阵强忍的低笑声传来。

    马车中,王弘已顾不得生气了,他结实地压在陈容的身上,发现她不再那么扭动后,他手臂曲起,微微支起上半身。

    低着头,王弘望着小脸通红,媚眼如丝,委屈无比地瞅着他的陈容。。。。。。她这样的眼神,着实让人难耐。王弘咬了咬牙,他低下头,在她的眼睛上轻轻啄了啄,低哑中有点狼狈地说道:“阿容,我真不是圣人。你再如此,我只怕又要忍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又字,他不由苦笑起来。低下头,任由额侧的碎发掉下一缕,飘在陈容的鼻尖的王弘,声音沙哑暗沉中透着落寞,“敦伦欢好,本是极美之事。。。。。。上次是我错了,我应该用别的法子的。”

    陈容哪里听得懂这些?她只是委屈地欢喜地瞅着他,瞅着他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马车还在稳稳地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护卫在外面轻声说道:“郎君,有‘药’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那‘药’,是一种让人放松,疲惫而产生睡意的‘药’,虽不能解去暗香的‘药’‘性’,却能让人在疲惫中渐渐进入睡眠。

    那护卫说到这里,见到自家郎君没有回答,怔了怔后,又问道:“郎君?”

    王弘依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他正压在陈容身上,低着头,静静地望着扭动着娇躯,双眸水汪汪中透着委屈地望着他的陈容。她这样的眼神,这样的表情,妩媚之极,更重要的是,情深之至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王弘垂眸良久,良久,才低低说道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那护卫呆了呆,正‘玉’详问,身边一人朝他瞪了一眼后,凑过来低声说道:“郎君此刻欢喜着呢,你真是不晓事”

    那护卫双眼一直,傻傻地看着马车中,嘟囔起来,“不过是一个‘妇’人,以我家郎君的身份‘性’情,自是想要就要,不想要就不要。这般又不动她,又不解脱她,真是,一点也不似郎君平素行事。”

    那护卫的声音很低,只有左右两人听得到,当下,那两个同伴朝他抛来一个轻蔑的白眼,一个径地摇头。

    马车中,陈容被他压得实实的,实是动弹不得。她只能仰起小脸,布满‘春’‘潮’的小脸上晕透双颊。眼‘波’如丝中,陈容呢喃般唤道:“七郎,我好热。”

    一语吐出,王弘的喉结滚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轻轻地含着她的鼻尖,低低地,温柔地说道:“没事,我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他吐出的清香之气,直让陈容的小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她双眼越发水汪汪了,这般渴望地瞅着王弘,她喃喃说道:“郎君,郎君。。。。。。我的郎君。”

    在她一声又一声地叫唤中,王弘闭上双眼,将自己的脸贴在她的小脸上。听着她那靡‘荡’的呢喃声在耳边传‘荡’,久久久久,他低叹一声。

    那叹息声刚刚出口,几乎是突然的,他嘴一移,薄‘唇’严严实实地堵住了她的小嘴,把她所有的呻‘淫’,呢喃,温柔和眷恋,全部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丁香暗吐,‘唇’舌生芳,此间滋味无限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王弘刚刚移开,陈容已急迫地抬起头,她嘟着小嘴再次覆在他的薄‘唇’上,在勾住他的舌尖后,从她的咽中,发出一声满足的呻‘淫’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护卫朗声问道:“郎君,是回府么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。

    马车停了下来,不一会,那护卫的声音提高少许,“郎君,回府么?”

    这声音,惊醒了马车中缠绵的两人。王弘喘息着抬起头来,他睁大不再明澈的双眸,在定定地望了陈容一会后。他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再次睁开双眼的他,又是一脸清明,他盯着她眼‘波’流转底,自己的影子,徐徐说道:“回西山道观吧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“是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弘清润的声音再次传来,“去说一声,那些仆人,也一并转送回道观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朗应声中,车队转向。

    车队走了不出百步,在晃‘荡’了两下后停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个娇柔的‘女’声从外面传来,“可是七郎在此?”声音中,透着无比的惊喜。

    不等护卫们回答,一个男子的笑声传来,“竟是遇到了七郎?甚好甚好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外面便是一静,紧接着,一阵整齐肃然地叫唤声传来,“见过陛下”

    陛下?

    王弘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他盯着身下,穿着道袍,束着道姑髻的陈容,暗暗想道:我这里刚出‘门’,便遇到了陛下,看来,琅琊王七是温和随‘性’太久了

    要知道,现在的陈容,可是陛下金口亲赐的道姑,而且这封赐,仅是几天前的事

    就算建康城的顶级贵族们,不把这陛下当一回事,可君权神授,乃延绵了几千年的朝纲世律。

    这表面的功夫,无论如何是要做的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就算是建康王,也只是偷偷‘摸’‘摸’行事。。。。。。这当众打脸,在贵族圈中可是大忌。

    看来,他是被人算计了。

    就在王弘沉默间,外面传来另一个少年男子的笑声,“竟是七郎?上次一会,转眼已是一载,不知七郎还识得我否?”

    这声音,年青中透着稚嫩,正是与陛下关系最好的仁王所发。

    仁王的笑声中,另一个年青人朗郎笑道:“前几日便听人说,七郎回来了。哎,七郎这一回来,满城的‘女’郎们,再也不会朝我们看一眼了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一落,哄笑四起。

    这时,那个娇柔的‘女’声撒着娇,软软地唤道:“七郎七郎,怎地还不出见?”

    听着外面的笑语声,王弘一笑,他大袖一卷,覆在了陈容的脸上。大袖底,手掌虚按于陈容的‘唇’上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手指按下时,指尖一暖,却是陈容含着他的手指,轻轻‘吮’吸起来。。。。。。这动作,令得王弘又颤了颤。

    他收敛心神,慢慢坐直。

    伸出白净修长的左手,王弘慢条斯理地把车帘掀开一角。

    王弘的面容一‘露’,那个娇柔的‘女’声便是一惊,她关切地唤道:“七郎,七郎,你怎么了?脸红至此?衣裳也是凌‘乱’不堪?”她目光一移,瞟到王弘半‘裸’的‘胸’膛,脸孔不由一红。

    可饶是脸有红晕,那面目娇憨的少‘女’,却还在伸着头,双眼明亮地朝着王弘的‘胸’膛,朝着马车中望来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求粉红票呢。

    我这书,真真是狗血的言情剧,不止是这一本,我所有的书都是如此,既不是种田,也不是历史正剧,只是言情。因为言情必须狗血,所以跟大伙说一声,你们不要被它的正剧包装,历史背景等噱头给骗了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