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46章 他说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46章 他说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46章  他说

    可是,王弘却是施施然地把车帘拉下。车帘晃‘荡’间,他低哑的,带着‘春’意的声音从马车中传来,“新收了个婢‘女’,极是美貌,令人情难自禁。。。。。。还请陛下见谅。”他的声音中,带着一种强忍的喘息。

    外面众人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不管是陛下,还是仁王,都给一呆。而那个面目娇柔的少‘女’,已是咬着‘唇’,泫然‘玉’泣。

    一直呆怔良久,几乎是突然的,暴笑声响亮而来。

    只见那年青皇帝双眼大亮,他伸手在马车上重重一拍,乐得前仰后俯,因为笑得太欢,竟是连眼泪都给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那少年仁王此刻也在哈哈一笑,乐道:“好你个王七好你个王七竟在这马车中行这等快活事,哈哈。”

    司马氏的多数子弟,在‘私’生活上都比较放‘荡’,而且也以放‘荡’为荣。王弘这话一出,不管是仁王还是另外几个青年,都是乐不可支,直有找到了知已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在他们哈哈大笑着时,王弘低哑的声音传来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众护卫一怔,马上应了一声是,策马向前。

    马车一动,众人便齐刷刷看向年青皇帝。正在大笑着的皇帝见状,双手一拍,叫道:“放行放行,朕早就知道,琅琊王七‘性’子好洁,这个,快活之后,怕是要急着回府沐浴更衣吧?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大笑声中,马车远去。

    一人一直在盯着王弘的车队,他几次准备‘插’口,无奈皇帝正笑得欢,二个王也谈兴正浓,使得他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。

    直到皇帝的笑声止息了,他才找到机会凑上前来,轻声说道:“陛下,王七前去的,不是王府的方向啊。。。。。。陛下看,他这是往西山道观而去。”

    西山道观?皇帝双眼一睁,他眨了两下,突然压低声音,霍霍笑道:“莫非,王七这是想在那三清道祖的面前,行这快活之事?”

    那人没有想到皇帝会这般联想,不由眨了眨眼,愣在当地。

    仁王的马车靠近皇帝,此刻,他还在望着王弘远去的方向。望着望着,他突然啧啧一声,笑道:“没有想到啊,实是没有想到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在他身侧,与他长相相似的一个青年也在连连摇头,他冷笑道:“连琅琊王七也是如此,哼,看那些道貌岸然的腐儒们怎生指责我们。”

    青年皇帝一直在笑,因笑得太欢,那眼泪怎么也止不住。闻言他哈哈乐道:“王七好,王七甚好‘奶’‘奶’的,这王七果然是我辈中人,行事放‘荡’无拘,想快活时就快活。‘奶’‘奶’的,好,好,此子甚合朕意”

    他一边大笑,一边叫好不绝。

    那挨在他身后的那臣子,这时嘴张了又张,张了又张,实有点不知如何是好。他万万没有想到,本来对王弘这种少负盛名的琅琊王氏的嫡子,很是不喜的陛下,会因为这种荒唐事而对他赞不绝口,还这般轻易地放了行。。。。。。不止是他,在场的二个实权王爷,竟也是一脸看到同道中人的欢喜表情。

    只有那面目娇柔的‘女’子,此刻正嘟着嘴生着闷气,见到几个哥哥谈笑风生,她忍了又忍后,低声吼道:“别笑了也别说了”扁着‘唇’,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一边哭,她一边胡‘乱’伸袖拭着泪水,哽咽道:“死王七,坏王七。。。。。。呜,我不喜欢这样的王七。”

    见到妹子伤心,几个男人一怔,转眼又是哈哈一笑。仁王心慈,驱车靠近妹子,叹道:“傻孩子,就算王七是柳下惠,我们也不会允你嫁给他的。你伤心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那少‘女’呆了呆,转眼哭得更凶了。

    王弘的马车还在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此刻,队伍有点安静,只有陈容的呢喃声和王弘的温柔低语声时不时地响起。

    几个幕僚相互看了一眼,其中一人靠近过来,对着晃‘荡’的车帘说道:“郎君,你这样做,族长会生气的。”声音有点严肃。

    另一个幕僚在一侧,颇为语重声长地说道:“郎君,应对陛下的方法无数,为何要用这一种?你这般行事,那些正直的臣子会对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长吁短叹中,第三个幕僚皱着眉头,不快地说道:“郎君寄家族厚望,便是几日前,也有数名公卿举荐你,想你出仕。就算郎君无意仕途,也没有必要如此行事。这一下,那些腐儒们又会有说辞了。便是家族的人,也会更不安份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的劝说也罢,叹息也罢,没有‘激’起半点‘波’澜,里面的人,依然是对着一个‘妇’人温柔低语着,连搭理他们的心思也没有。

    三人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最后都是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马车在街道中转了一个圈后,悄无声息地从一条小路上山,入了西山道观。

    陈容醒来时,日暮西山,归鸟的鸣叫声此起彼伏,七彩的夕阳光从纱窗透入,照亮了半个房间。

    她正躺在这夕阳光下,一缕缕夕光,正在她的眼前起舞。

    睁大眼转了几转后,陈容慢慢的,慢慢地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她对上了一张俊美之极的面容。此刻,这张面容就在头顶。而她,正蜷缩在他怀中。

    她地醒转,没有惊醒他,此刻他侧倚着塌几,正在酣睡。俊逸无双的面容上,长长的睫‘毛’投‘射’出一道弧形的‘阴’影。金‘色’的阳光散‘射’在他白净如‘玉’的肌肤上。就着阳光,可以看清他薄‘唇’上那浅浅的茸‘毛’。

    陈容眨了眨眼,慢慢地伸出手,试探地‘摸’向他的脸。

    手指在温热的肌肤上滑过,滑着滑着,陈容像触电般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她低下了头,一动不动的,突然的,她双眼大睁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的腰上一暖。

    王弘醒了?

    陈容一僵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,没有察觉到她的僵硬。他修长的手指,轻轻地搂着她细小滑腻的腰肢,他低低地开了口,“醒来了?”

    陈容垂着眉眼,好一会,才干涩地回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低下头,对着僵直的陈容,他低哑的,温柔的声音在房中响起,“你中了‘迷’香。”

    这是陈述句。

    在陈容更加低头,墨发如泄中,他那温柔的声音,如流泉般响起,“阿容没有在建康洛阳之地生活过,有些事不明白也是正常。这天下的大贵族啊,已享乐了数百年,数百年里,他们想尽‘花’样来玩乐。对酒,‘药’和‘女’人,他们都是高手。有的玩厌了这些,还喜欢玩美少年。”

    他卷起陈容的一缕墨发,在指间缠了缠后,轻轻地说道:“那‘药’和酒,他们浸yin了这么多年,自是‘花’样百出,便是百般小心,也难免不中招。”他似是看到了陈容的自责和懊恼,这句话,要多温柔有多温柔,直如清风轻拂而过。

    陈容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而他的低语声,依然在夕阳光中,在小小的寝室里,娓娓飘‘荡’,“那日我让人放歌,阿容可有听到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自顾自地‘淫’唱起来,“论贵贱,说是非,任他王侯将相,逃不过土馒台。今日繁华,明朝烟灭,便是王谢芳兰,当今之世,仅免刑灾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良久良久,陈容低低地问道:“你说王谢芳兰,仅免刑灾?”

    “事实上,应该是仅免刑哉。”

    仅免刑哉?也就是说,在这样的世道,如王谢这种大世家的优秀子弟,也只有免去当众行刑的权利?那是不是说,暗底下的刺杀,下‘药’,病死,暴疾种种,均有可能?

    他五指如梳,穿过她的秀发,以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:“各大家族对目前的局面很满意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陈容一凛。

    胡人侵袭,北方的族人成批被杀,洛阳那样的帝王之地,一次一次地被践踏。无数座如莫阳城那样的大城池,被胡人攻入,一把火烧了。无数的家庭,无数的晋人,在胡人的铁蹄下惨死,白骨直是堆成了山。而各大家族,还对这样的局面很满意?

    这么说来,有很多人都不会喜欢皇帝英明了?

    这么说来,便是琅琊王氏和陈郡谢氏的子弟,如果有政治之才,行军之能,有定乾坤,有驱逐胡人的本事,也不是那些人愿意看到的?

    难怪了。

    陈容越想越是明白,也越是失望。好半晌,她喃喃说道:“那你?”

    饶是清醒了,可牵涉到他的安危,陈容也是不由自主在担忧着。身后的王弘,不由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他垂下眉眼,轻声说道:“你这道观,我已派人过来打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出现得太突然。明明还扯着那些时事国事,他却突然抛出了这一句。

    陈容僵了僵,小嘴动了动,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她想推拒,可是处于这样的建康城里,她今天可以被‘迷’香‘迷’倒,明日,便会被更高级的手段害了去。

    慢慢的,闭着双眼的陈容一笑,她低哑地说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王弘地回答,清澈干净。

    这时,陈容已在不知不觉中挪离了他的怀抱,因此,他随意一撑,便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走出两步。

    刚刚越过陈容,他侧过头看向她。

    此时,夕阳正好,那一缕缕金光铺陈在他身上,在他墨发上,眉眼间,在他的长袍广袖里,几乎是突然间,他整个人,都变得华美难言,却又飘渺之极。

    他这般侧着头望着她,墨发如泄地挡在他的左眼前。墨发如帘,那如‘玉’的脸孔,那明澈高远的双眸,把他整个人,定格成一副永恒的,绝美的图景。

    此刻,美人如‘玉’。

    而这如‘玉’的美人,正温柔之极地望着她,望着她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嘿嘿,继续求粉红票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