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48章 再见冉闵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48章 再见冉闵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48章  再见冉闵

    在陈容寻思时,平妪期期诶诶一阵,忍不住劝道:“‘女’郎,他们毕竟是长辈,就算以往有种种不是,可这一次他们都亲自上‘门’了,你就跟七郎说一说罢。”

    她嘀咕着说道:“俗话说,与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。‘女’郎不过开开口,又不辛苦。”

    陈容回头瞟向平妪,盯了她一眼,陈容收回目光,冷冷地说道:“妪从小看我长大,还不了解我么?”

    她这人,既记仇,又狠辣。别说现在有七郎和陛下护着她,便是无人庇护,陈元那一家子,只要有机会,她就一定会报复回去。

    平妪目瞪口呆地看向木着脸的陈容。半晌后,她苦着脸,讷讷说道:“可‘女’郎长大了,懂事了啊。”

    在平妪嘀咕声中,陈容不耐烦地拂了拂衣袖,大步走远。

    这一天,陈容的心一直有点‘乱’,那沙漏,也流逝得奇慢无比。

    转眼,一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转眼,第二天又到了黄昏时。

    挥退众人,陈容独自坐在后山峰头处的一块石头上。这里居高临下,可以看到云雾缠绕的山谷,可以听着四周的鸟鸣猿啸,可以听到观里众人的低语声。

    欣赏了一阵后,陈容向后一仰,躺在大石头上。

    碧空如洗,悠然来云的白云,被夕阳染得残红缕缕。望着那随风来云的残云,望着那浩瀚的天宇,几乎是突然的,陈容一笑。

    这一笑,如云破月来,瞬那时,这两日积压在心头,缠绕于梦中的种种思绪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在陈容将要进入睡梦之乡时,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那脚步声,有点沉,有点重。

    听着那脚步声,陈容打了一个‘激’淋清醒过来。她伸手‘揉’了‘揉’眼,带着睡意的声音‘迷’糊传出,“拿一壶酒来。”

    那脚步声停顿了。

    陈容打了一个哈欠,又伸了伸懒腰,然后,她一跃而下,一边整理衣裳,一边又说道:“对了,把我的琴也搬来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人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陈容皱了皱眉,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这一转头,她对上了一双沾着泥土的靴子,那靴子的上方,是沾满了泥土和灰尘的黑‘色’长袍。

    再往上,是与建康人的长袍广袖完全不同的束腰胡服。

    望着望着,陈容大凛,睡意烟消。

    她瞪大眼,瞬也不瞬地盯着那人,不知不觉中,她咽了咽口水,广袖底,她小手成拳,指甲深深地挣入掌心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她望着那人的脚下,一双眼睛,费了好大的力气,也没能抬起来,迎面看去

    长袍甩动间,那人向她走来。

    他脚步沉而实,在走到离陈容仅三步远时,他那低沉冷硬的声音传来,“不敢看我?”

    这话一吐,陈容呼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她对上了一张俊美冷酷的脸。此刻,这张脸上双眸‘阴’沉之极,他冷冷的,一瞬不瞬地盯着她。俊脸上薄‘唇’抿成一线,眉宇深锁间,有股郁怒之气在燃烧。

    来的人,正是冉闵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陈容对上他一脸的郁怒时,却是不怕了,也有点想笑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笑。

    眉目微敛着,陈容淡淡问道:“陈微呢?将军前来,怎地不带上她?”

    冉闵眉头皱了皱,有点不解地说道:“陈微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突然感觉到不对:为什么刚一见面,她第一句话便是询问陈微?

    他的心太大,一直不会在乎这些细节。可这一次,他是有备而来,他一直在注意陈容的每一个举动。因此,他沉‘淫’起来。

    沉‘淫’中,冉闵声音放缓,沉声说道:“你不喜欢她?难道你不知道,在陈家中,她的地位虽然在你之上,可在我的府中,她只是一个妾室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沉声命令道:“陈容,抬头回话”

    低敛着眉眼的陈容,应声抬头。

    冉闵定定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清‘艳’妩媚的脸上,带着浅笑,一双‘波’光‘波’动的眸子,此刻也是清澈平静的。。。。。。这个‘妇’人看到他,竟是没有半点愧意,也没有半点强装的坚硬?

    瞬时,冉闵‘阴’沉的双眸慢慢一眯。

    恼怒刚生,冉闵便吸了一口气。他负着双手踱出两步,来到陈容背后时,他已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便这般负着手,俯视着夕光照耀下,云雾弥漫的山头,冉闵低沉沙哑的声音在陈容的身后徐徐传来,“你为什么会出家?”

    为什么出家?

    陈容嘴角微扬,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她对上了冉闵俊美的,轮廓分明而立体的侧面。

    这张脸,俊美,冷硬,这般侧看时,那高而‘挺’的鼻梁,那紧抿成一线的薄‘唇’,在夕阳照耀中,仿佛是雕刻出,染了‘色’的石像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负着双手,额头上系着一根红‘色’抹带,长长的墨发在身后飘扬。。。。。。看着看着,陈容有点恍惚了,在遥远遥远的时空中,她曾经把这个面孔铭刻于心。可那明明刻骨铭心的记忆,此刻想来,已是模糊,已是恍然。仿佛,那些令得她疯狂的往事,只是一场从不存在的幻境。

    她久久不答,冉闵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他沉沉地盯着陈容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便把陈容从恍惚中惊醒过来。在他这样的目光下,陈容有点窒闷,当下,她悄悄向后退出一步。

    堪堪退出一步,她便瞟到了冉闵嘴角浮出的冷笑,陈容连忙止步。

    “回答我”

    冉闵的命令声再次传来。他昂起头,沉冷的,威严地瞪着陈容,以一种木然的语气说道:“我千里迢迢来到建康,便是想把事情‘弄’清楚”

    他用一种干涩的语气说完这句话后,俊脸上的肌‘肉’,猛然跳动了几下。似乎,有一种痛苦,正如毒蛇一样潜伏在他心口,似乎,有一种执念,‘逼’得他日夜不曾安宁。

    因此,他选择说出来。在他看来,只要说出来了,只要得到了答案,那毒蛇也罢,执念也罢,便会烟消云散去。

    他必须让这执念和毒蛇从他的心中消失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世上,只有一个人了解冉闵,那这个人,必是陈容无疑。

    现在,陈容听出了他的痛苦。

    她呆呆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怔怔地看着冉闵,看着他俊美的脸,看着他‘阴’烈沉郁的双眸,看着他‘挺’得笔直如松的身躯

    直过了好久,陈容才垂下双眸。。。。。。几乎是突然的,她吃吃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笑声,惊动了冉闵,他朝她狠狠一瞪,低喝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这喝声,如往常一样威严,煞气沉沉。

    可是,陈容却似是没有听到,她还在吃吃笑着,吃吃笑着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只是笑着笑着,两行泪水沁出了眼眶。

    沉怒的冉闵,刚朝她走出一步,一眼瞟到了她的泪水,不由呆了呆。

    这时,陈容慢慢地收住了笑容。

    她伸袖胡‘乱’地拭了拭泪水,嘴角微扬,自言自语道:“积了两世。。。。。。终于舒服了”

    她擦拭眼泪的动作很粗鲁,直把小脸给擦红了,陈容才抬起头看向冉闵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的眸中没有嘲笑,也没有苦涩,有的,只是清亮如星的眸光。

    对上冉闵狐疑中透着郁怒的眼神,陈容嫣然一笑。这一笑,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冉闵的浓眉锁得更紧了,他忍不住低喝道:“你刚才笑什么?”

    他实是不明白,无法明白。

    陈容没有回答他,她只是走上两步。

    她来到他身侧,与他刚才一样,看着那夕阳染红的云山雾峰。就在冉闵伸手扣向她的手臂,准备问个明白时,陈容的声音传来,“我恨陈微。”

    只有四个字,却是咬牙切齿显然这恨,已是入骨。冉闵一怔,伸出的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陈容吐出这四个字后,却是自嘲的一笑,她低声说道:“在南阳陈府时,陈微的父亲陈元,几次想把我送人。不对,我已被他送出过一次,被他送给了南阳王”冉闵却是第一次听到这事,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陈容说到这里,转头看向他,“那次他的粮食被扣,我奉令前来向将军求情,将军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当然记得,便是那时候,他以为,他这一生将会圆满,因为,他找到了他的虞姬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陈容却是不知道冉闵在想什么,她看向他的目光,明亮而坦然。

    “那次,陈元是从囚室中把我‘弄’出的我本已被他们秘密关押了,他的夫人因为我不听话,准备把我处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惨然一笑,“那晚,在那木屋里,我听着外面的护卫说着,怎么在处死我之前,把我玩个够。。。。。。”她说到这里,冉闵眉心剧烈地跳了跳。

    提起旧事,陈容的声音依然有点暗哑,她不想让冉闵看到自己的脆弱,笑了笑后,转头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睁大双眼,任由晚风吹干了湿润的眼眶后,陈容才接着说道:“因此,阿容才会一见将军,便求将军出手惩戒他们。”说到这里,她低哑的一笑,喃喃说道:“可惜,将军还是喜欢上了阿微。。。。。。我这人有仇报仇,没能让陈微走投无路,实是平生之撼”

    她说得很坦然,很坦然。似乎,她一点也不知道,眼前这个男人,便是陈微的丈夫,一点也不在乎,她想陷害的对象,是这个男人宠了两辈子的‘女’人。

    安静,久久的安静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陈容再次看向冉闵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更新迟了,请见谅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