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51章 见陈微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51章 见陈微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51章见陈微

    陈容回到房中,在塌上一坐便是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她的心越来越平静。

    见到外面圆月当空,人语渐消,陈容暗暗忖道:冉闵定是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轻轻推开房‘门’,走到观‘门’外,顺着石阶,顺着两侧的浓密老树,沿着右侧小道走去。这条路,与她刚才见到冉闵的地方,相隔甚远。

    身周身后,人语声不时在传来。陈容知道,这几天求见自己的人很多,可都给那些管事给拦下了。。。。。。她要宁静,王弘便给了她宁静。

    这时,一阵脚步声传来,那脚步声轻而巧,安静的同时,又适当地加重,仿佛在提醒她,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陈容便知道,必是王弘的人。

    她停下脚步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那脚步一停,应姑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,“禀仙姑,日暮时,后山有男人狂笑声传出。”顿了顿,她问道:“仙姑可知他是谁?”

    听她这语气,明明是看到了陈容与冉闵在一起,特意前来询问的。

    陈容轻声回道:“他是一个故人。”

    陈容回过头来,双目明亮地望着应姑,问道:“我想传信给你们郎君,谁能去?”

    应姑怔了怔,转眼笑道:“仙姑说笑了,郎君既然把我们派来,我们便是你的人。我们是断断不会传递消息的。”

    她误会了,竟以为陈容在试探。

    陈容也不想多说,便转过头来,淡淡说道:“既如此,那算了。”

    她提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应姑一怔,呆了呆后,她急忙跟上,亦步亦趋地跟在陈容身后,应姑讷讷说道:“仙姑可是生气了?”

    陈容摇了摇头,命令道:“我想一个人走走。”

    这是下逐客令了。应姑应了一声,站住了。

    明月当空,天凉如水。

    月光下,人的影子掩映在树影中,细长寥落。风一吹来,呜咽声不止。

    陈容约走出五六百步后,听到观中的人语声越来越显遥远,便停住了脚,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堪堪转头,她便看到左侧的山中小道上,一个‘女’子从凉亭中站起,向下面走来。

    陈容也没有在意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堪堪走出三步,陈容一僵,她腾地一声转过头来,看向那‘女’子。

    那‘女’子,娇若梨‘花’,容颜秀婉,皮肤白皙,月光下看去,还有点冷嗖嗖的感觉。。。。。。可不正是陈微?

    竟然是陈微?

    陈容瞳孔一缩,朝左右暗暗打量而去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不对,有离这里百步远的树林中,坐了一个汉子。看来是陈微的护卫。

    这冉闵对陈微很宠啊,不管她到哪里,身边都派护卫看着,保护着。前世时,她身边总有一个护卫和两个忠婢跟着,使得自己几次想下手都找不到机会。想不到这一世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陈微低着头,心不在焉地走着,仿佛感觉到了陈容的目光,她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陈微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她张着嘴,傻傻地瞪着陈容,好一会,她惊声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里?冉郎呢?他不是在找你吗?”

    陈微一边问,一边四下张望着,寻找着冉闵的影子。

    陈容看着她。

    夜风吹在她的身上,微凉。

    这股凉意,也浸润着她的心。陈容静静地望着陈微,月光下,陈微的面容清楚地呈现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陈微的脸‘色’不好,苍白,尖下巴更尖了,眼眸中,竟似是时时都含着泪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一瘦,一憔悴,倒使得陈微更纤弱,更楚楚可怜了,仿佛是那‘春’风一吹便会飘落的梨‘花’。

    在陈容打量着陈微的时候,陈微也在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她朝着陈容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后,弯眸一笑,广袖掩嘴,细声细气地说道:“阿容,不过数月不见,你怎么当了道姑了?嘻嘻,不过你做道姑打扮,比起以前还要美,还要勾男人欢喜呢。”

    她愉悦地笑着,一步一步向陈容走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,陈微在离陈容仅有五步的地方停下。

    她又朝着陈容上上下下扫视了一番,双眸笑得弯成一线,叹道:“姐姐在听到阿容跟了王七郎后,还好生羡慕呢。便是阿琪她们,也是羡慕得紧。我们都想,陈容你在建康,在天下风流无出其事的琅琊王氏中,定当过着神仙般快活的日子。可想不到啊想不到,阿容你居然成了‘女’冠了。”

    她同情地望着陈容,细声细气,怜悯地叹道:“阿容,你好可怜啊。”

    陈容一直静静地看着她,等着她说完。

    直到陈微话音落地好一会,她才开口道:“说完了?”

    陈微一怔,张着小嘴瞪着陈容。

    陈容淡淡一笑,她平静地望着陈微,徐徐说道:“方才,你的夫君冉将军找到我,他要我跟他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陈微脸‘色’大变。

    陈容微微一笑,背负双手,居高临下的,傲慢地望着陈微,学着她的样子,轻声细语地说道:“阿微,你以后得改口了,得叫我主母了”

    “得叫我主母了”

    “得叫我主母了”

    话很轻,含义很重。陈微脸‘色’刷的苍白如雪,她再也笑不下去,冲上一步,扯着陈容的衣袖尖声叫道:“你胡说,你胡说夫主说了的,你跟王七睡了,他不要你了”

    她的尖声中又急又厉,一声接着一声,引得山鸣谷应,令得一阵脚步声从右侧山道向这边传来。

    在陈微急急地绞着陈容的衣袖时,陈容蹙了蹙眉,她甩了甩广袖,把陈微挥开后,陈容侧过头望着歇斯底里的尖叫着的她,这时的陈容,笑容可掬着。

    陈微尖叫中,一眼瞟到陈容这种笑容,不由大恨。她牙齿一咬,伸手便撕向陈容的脸,一边扑来,她一边尖叫道:“你这个没脸没皮的贱‘妇’你这个‘骚’货你还笑,你还敢笑?我,我撕了你的脸”

    她疯狂地朝着陈容一扑而来。可陈容毕竟是习有武技的,哪里会让她近身。

    就在陈微一扑而来时,陈容向后轻轻退出几步,让了开来。

    陈微一扑不中,差点摔倒在地,她向前急冲出几步后,连忙稳住身形,急促的喘息起来。

    喘息了一阵后,她又朝着陈容瞪来,再次对上陈容那笑容可掬的脸,陈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扶着双膝,一边喘息着一边瞪着陈容,叫道:“你胡说夫主都不在你的身边他如果要你,这个时候就一定会在你身边你定是胡说”

    陈微的叫声中,陈容双手一合,‘啪啪啪’地鼓起掌来。她一边拍着掌,一边赞道:“阿微不愚啊,竟猜到了我是胡说的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陈微哑住了。

    她愕愕地吞回骂了一半的话,瞪着陈容,呛声急问,“你说什么?你刚才说什么?你说你是胡说了?对不对?你说你是胡说了?”

    声音急急,神‘色’惶惶中带着欢喜。

    可是她对面的陈容,却是怔了怔,只见她出神地望着陈微,好半晌,哑然哧笑,低声自语道:“如此可怜。。。。。。人活一世,何必呢?”她这话声音很轻,如其是在讽刺陈微,不如说是在警告她自己。

    陈微没有听出,她也不在意陈容有没有讽刺自己,只是急急地上前一步,问道:“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?你胡说了对不对?夫主根本就不要你对不对?”

    一句接一句,语气紧张而急迫?

    陈容怜悯地望着陈微,在她的追问中,她负着双手,微笑着,如王弘惯常做出的神态那般云淡风轻的微笑着。她点了点头,回道:“是,我胡说了。你的夫主不会娶我。”

    在陈微大喜过望的表情中,陈容盯着她,声音微低,唤道:“阿微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有点严肃。

    陈微一怔,奇怪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陈容盯着她说道:“阿微,你不是很会装吗?你的眼泪,也总是说流便能流。”在陈微变得恼怒的神‘色’中,陈容却是一笑,她慢慢的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阿微,去用你的眼泪,用你的可怜和温柔去勾住你的夫主,赶紧离开这建康城”

    陈微又呆了呆,她本能地感觉到,陈容在很认真地说这句话,当下哧笑一声。

    反讽的话还没有说出口,陈容已是低下眉眼,月光下,她慢条斯理地抚着自己的指尖,轻言细语地说道:“你那夫主说了,不管我以往如何,他仍想要我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陈微脸白如纸,她身子一晃,狼狈地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陈容没有看她,她依然用那种慢条斯理的语气说道:“他还说,愿意娶我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陈微从咽中发出一声似是呜咽,似是恨意的咕噜声。此刻的她,紧紧咬着下‘唇’,瞪大一双泪眼,倔强地盯着陈容,等着她说下去。

    陈容微微一笑,她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可我,却是陛下亲赐出家的,再说,跟着你的夫主,南征北战,餐风宿‘露’的,哪里有建康这么好过?”她抬头看向陈微,说道:“阿微,这个世上,你夫主已是唯一一个不在乎我是出家人,也不在乎我**的男人了。因此,赶紧带着你夫主离开建康吧,在我后悔之前,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陈容的‘唇’角微勾,那表情是似笑非笑。月光下,她那黑不见底的眼眸是那么明亮。不管是眼神还是表情,她都让陈微看不出真实的心意,甚至分不清,她这话是正话,还是反着说的。

    陈微警惕地瞪着陈容,见她转身,不由问道:“你,你为什么?”她咬着‘唇’,追上一步,认真地问道:“陈氏阿容,你又有什么诡计?”

    陈容回头。

    她表情有点淡,有点高傲地望着陈微,轻轻说道:“不愿离开也就算了。”说罢,她甩了甩衣袖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”

    陈微紧紧追来,她跟随陈容身后,连迭声地问道:“阿容,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?我夫主,他还要你?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回头,她冷冷回道:“你的夫主,你难道不了解吗?他对我情意如何,你心里没数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陈微的脚步声停下了,陈容走出两步,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压抑不住的呜咽声。

    陈容一怔,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月光下,陈微正软倒在地上,广袖捂着脸,呜呜低泣。她哭得双肩耸动,声音悲伤中带着痛恨,竟是情难自禁。

    陈容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她居高临下的,怜悯地望着陈微,徐徐说道:“何必这么悲伤?阿微,其实你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爱他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,出自肺腑。陈微自是理也不理,她哽咽道:“看到我痛苦,你开心了?阿容,你也别得意,你,你就是个没人要的你都出家了”

    陈容垂眸望着陈微,她低低一笑,慢慢说道:“不错,我是开心。阿微,这一生,你输了从此后你就算百般讨好,你的夫主也是心意难平。。。。。。他得不到我,他因为你的原故而得不到我,这种恨苦,在往后的日子里,他会一点一点地转到你的身上阿微,你完了”

    声音冷漠嘲讽,字字如针。

    陈微很想反驳,很想刻薄的反骂回去,可是不知为什么,从咽中发出的,只是一声又一声的哽咽。。。。。。凭着‘女’人的直觉,她知道陈容这话并没有说错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种种不甘,种种苦恨,种种伤心,种种失落痛楚,都化成了哽咽。

    陈容低着头,她一动不动地站在夜风中,居高临下的,漠然地望着痛哭流涕的陈微。

    好半晌,陈容低叹一声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她刚刚走出几步,突然听到了身后树林中,传来了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腾地一声,陈容转过头去,四下张望。

    一个壮汉出现在陈容的视野中。这壮汉颇有点眼熟,陈容瞟了他几眼,终于认出,他是给冉闵驾过车,‘性’格比较滑稽有趣的一个将军。

    居然是他在照看着陈微,这陈微果然受宠。不过这样更好,人只有从云端摔下,才会粉骨碎身

    壮汉大步走到陈容面前。对上她的注视,他持手一礼,道:“见过。”

    陈容望着他,心神微动。

    那壮汉瞟了一眼陈微,又转向陈容,他长叹一声,接着,又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在他一脸感慨中,陈容垂下双眸,严肃地说道:“这位壮士,请带着你家将军离开建康吧。”顿了顿,她徐徐说道:“建康之地看似繁华,实则步步凶险,将军志向远大,可别‘阴’沟里翻了船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甩了甩衣袖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她这番话,似是某种警告,那壮汉一凛,皱着浓眉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奉上四千字,求粉红票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