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52章 陈容和王弘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52章 陈容和王弘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52章  陈容和王弘

    陈容走出十几步后,忍不住回过头来,朝着陈微两人看去。

    这时的陈微,已然站起,她低着头用手背抹着眼泪,瘦瘦弱弱委委屈屈的。而那壮汉正在原地踱步沉思着。

    望了一眼,陈容收回目光,大步返回。

    这一晚,无风无‘波’地过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观里便是一阵喧嚣,听外面的动静,竟似是贵族们来了一批又一批。

    幸好,这些事都有王府的人在打理。

    陈容梳洗过后,有点慵懒,也因昨天地冲击有点心‘潮’起伏,便倚在塌上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一阵脚步声传来。这脚步轻而略拖,是平妪的脚步。

    那脚步声来到陈容旁边,忙碌了一会后,平妪笑道:“‘女’郎,又来了一个公主呢。”她一脸开心地说道:“这公主可真是又美丽又高贵,她对我这个下仆,竟持手问礼,客气着呢。老奴以前想都没有想过,有一天会见到这些公主贵人的,他们还会对我这般有礼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嘀咕道:“这都是七郎之故。”

    见陈容不理,平妪迟疑了一会,她向陈容靠近一步,轻轻问道:“‘女’郎?”声音刚起,外面喧嚣一片。平妪连忙跑到‘门’外瞅了瞅。

    直瞅了一刻钟,她才跑回来,对陈容笑道:“是一个小太监,啧啧啧,‘女’郎肯定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少年郎,看他那长相,只怕整个建康都没有几个‘女’郎比得上。他与公主同行,公主对他也是恭敬客气有礼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身边平妪的叽叽喳喳声,陈容突然抬头看向她,问道:“妪今天心情很好?发生了什么好事?”

    平妪连忙摇头,一个径地说道:“没呢,没呢。”

    陈容一笑,不再看她。

    见到陈容对着窗户外面的景‘色’发呆,平妪又忙活了一阵,便在她身后坐下,“‘女’郎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有点吞吐。

    陈容轻应了一声,“说罢。”

    平妪犹豫了一会,期期诶诶地说道:“老奴刚才在外面,听到那些贵人说,他们说,七郎为了你,竟闯入应王府中,他们还说,昨日九公主拦住七郎的马车,当众质问七郎,你是他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平妪说到这里,陈容慢慢转过头,倾听起来。

    平妪笑得开怀,她愉快地说道:“那些贵人说啊,七郎当众一笑,只说了一句,你是他心中至美至真之人。当场便气得九公主流泪了。”

    平妪呵呵笑了两声,见到陈容一脸沉静,看不出喜怒,不由诧异地问道:“‘女’郎,七郎如此赞你,你还不高兴么?”

    陈容一笑,低声说道:“不,我高兴。”

    说是高兴,她脸上的笑容淡淡。

    平妪见她似是兴趣不大,有点诧异也有点失望,她嘟囔道:“‘女’郎如此得七郎爱重,当真有福。。。。。。老奴还盼着,有一天陛下会允许‘女’郎还俗呢。等还了俗,‘女’郎就可以入七郎府中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听到这里,又是笑了笑,这笑容,依然有点淡,似是不怎么感兴趣。

    平妪见状,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两人也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平妪还在望着陈容,她闷闷地说道:“那次在应王府中,若不是七郎前来相救,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老奴还以为,‘女’郎接受了王府中人管理道观,那是应了七郎的情呢。”

    平妪讷讷说道:“刚才那些贵族们也说,‘女’郎是风流王七养在道观里的外室。。。。。。。老奴便想啊,当外室虽然比不上当贵妾,可胜在自在。而且只要七郎有心,允许‘女’郎为他生一个属于琅琊王氏的姓氏的孩儿,‘女’郎这一生也就不白活了。”

    平妪说到这里,一脸期待地望着陈容,眼巴巴地等着她地回答。

    陈容瞟了她一眼,笑了笑,转过头去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平妪一怔,唤道:“‘女’郎?”

    陈容垂下双眸,说道:“妪,我只想这样。。。。。。只想这般守着这空山鸟语,安静度过此生”

    这句话斩钉截铁

    声音一落,平妪急叫道:“‘女’郎?”陈容的声音,平妪地叫唤,令得外面缓步而来的人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陈容望着平妪,眼神中有着微笑,也有着对她的安慰。她说道:“妪,我的事,你以后就不要急了,也不要管了。一切我都自有主张的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笑容朗朗,“不错,七郎是对我好,百般照顾着。这一次建康王的事,若不是他相助,说不定这世上已经没有我这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站了起来,走到纱窗旁,她望着窗外浅绿深绿‘交’织的*光,以一种安静的语气说道:“他对我的好,我记得。。。。。。妪,那一次我和尚叟被人骗到城外河边,差一点落入歹人之手时,便是七郎有心,那么半夜还出来寻我,救我。”

    她温柔地叹息一声,说道:“我这一生啊,还不曾被一个男人这么着重,这么珍惜过。从来,都是我竭尽心思的。。。。。。从来没有一个人,肯为我半夜出城,于荒山野岭中搜寻。当时我真是幸福,真是幸福得醉了。何况,他还是那么高贵不凡的琅琊王氏的七郎。”

    陈容说到这里,清清一笑,道:“他对我的好,我一直记得得,一直都记得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陈容笑容微敛,  “不过一码归一码”她果断说道:“我承他的情,但是我与他之间,从此只如朋友般相处。妪,你就忘记他吧,你的‘女’郎这一生,‘女’冠是当定了。便是过了一年半载的,等七郎娶了妻,或者有了新欢,等琅琊王氏的族长发了话,撤回了这观里的管事道姑,我想那时,这建康城里的贵族,也不会再对我一个小小的‘妇’人感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颇有点开怀,“妪,到了那时,我们就什么也不要,悄悄在离开这里,在一个偏静的地方买一处宅子。然后呢,我们再在离建康远一些,不会让贵族们感兴趣,不会被侵占的地方置办些田产。我那时年纪也大了,这长相也不再惹眼了,我们应该可以过上平静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她兴致勃勃地说道:“妪,我想了又想,这次我一定可以如愿以偿。”一边说,她一边明眸流转,笑靥如‘花’地转头看向平妪。

    她快乐地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她的笑容还挂在脸上,那么灿烂,那么明亮。

    然后,她回头对上了平妪,对上了倚在‘门’侧,白衣胜雪,乌发如泄,正静静地望着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陈容呆了呆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又眨了眨眼,慢慢的,她脸上的笑容,给僵住了。

    她张着小嘴,愕然地望着倚‘门’而望的这个美少年。望着望着,她嘴‘唇’蠕动了一下,喃喃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刚刚吐出,陈容便差点甩了自己一个耳光:真是的,居然不设法挽救,反而还说出这样的话来

    一侧,平妪看看这个,看看那个,她低下头,悄悄地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一走,那被晨光环绕中的男人悠然一笑,他嘴角一扬,广袖轻甩,缓步向陈容走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走近,陈容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出一步,这一退,后背便抵上了纱窗。

    无奈何,陈容只能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清香溢来,男人走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温柔地望着她,他的声线清润舒缓,动听无比,“懊恼了?”

    低着头的陈容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伸出修长的手,轻轻抚过陈容的肩膀,那手指如蜻蜓点水一般,拂过香肩,搭在了窗棱上。

    不经意间,他把她罩在了‘阴’影下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望着她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一头墨发如缎般垂下,拂过陈容的脸颊,柔柔相触,似粘似离。

    “卿卿。”他吐出的温热清爽的气息软软地扑在她的脸上,令得阳光下,她柔细的汗‘毛’晃动着,好生痒痒。

    王弘低叹一声,温柔无比地说道:“卿卿这个寻思良久的好法子,被我给听到了,怎办是好?”

    他低下头来,鼻尖轻触她的额头,软软地安慰道:“要不卿卿再另思一个?”他扁了扁嘴,有点无奈地解释道:“卿卿是知道我这个人的。。。。。。这事我不知道也就罢了,我一旦知道,便会忍不住要‘插’手,会忍不住做些安排。”

    他长叹一声,颇有点对自己无力地继续说道:“嗯,便是家族啊,陛下啊,想给我安排娶妻什么的。我一想到我这里‘洞’房‘花’烛,我的卿卿在那里拍掌称快,蠢蠢‘玉’动地寻思着退路,我就不快活了,我也不喜欢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温柔很温柔,很小心很小心,“卿卿,你说怎办是好?”

    他的声线,特别特别的温柔,他的语气,特别特别的轻软,那呢喃低语,于万般绵软中带着某种稚气,于无比温柔中带着一种任‘性’。

    陈容本来便倾情于他,哪里受得了他这样的语气?这样的语言?当下她红着脸,向下一缩,广袖就势捂着自己的头和脸,陈容闷声大叫道:“你,你退远一些,还有,别叫我卿卿”

    叫到这里,陈容倔强地抬头瞪向他,警告道:“王七郎,我现在是出家的‘女’冠你不许叫我卿卿”警告声落下时,陈容已把自己重新武装好。当下,她木着脸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要伸手推开王弘,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,紧接着,应姑在外面禀道:“仙姑,陛下派人来了,说要接你入宫一述。”

    ¥¥

    大伙扔来几张粉红票,支持一下媚啊。

    啊啊,各位卿卿,你们再把票票藏着捂着,我,我就哭给你们看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不得不说,魏晋的‘门’第观念实在是牢不可破,我知道有不少习惯了我写绝对‘女’强的读者,看到现在有点气闷。可没有办法,我试了又试,也没有办法在那种数百年来,‘上品无寒‘门’,下品无势族’的社会里,写出个像卫洛‘玉’紫一样,拥有个人绝对势力的‘女’强人来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