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53章 皇室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53章 皇室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53章  皇室

    陈容眉头微蹙,反‘射’‘性’地仰头看向王弘。

    这一抬头,她便对上双眸明澈如水,望向她时,眼神温柔之极的他。陈容连忙垂头避开,低声问道:“七郎以为,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王弘一笑,声音微提,“请天使稍侯,容沐浴更衣。”

    应姑一听是王弘的声音,马上大声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应姑一退,王弘低头看向陈容,他修长白皙的手,抚上陈容的眉眼,清润的音线,如水一般沁来,“别怕,有我。”

    声音虽低,实是温柔无限。

    陈容低应道:“是。”她轻轻推开王弘,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王弘侧过头,清澈之极的双眸,静静地望着她曼步离去的背影。望着望着,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她的腰背。她的腰背,‘挺’得如此笔直,那是有着僵硬的笔直。。。。。。这个倔强的‘妇’人啊。

    陈容沐浴更衣后,来到道观正‘门’处。

    外面,皇帝派来的一辆马车正在侯着,看到她出‘门’,那太监大声叫道:“启车。”

    陈容朝着那领头的太监行了一礼,碎步跨入马车。直到马车驶动,陈容还在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王弘没有跟上。

    陈容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马车驶出了道观,入了街道中。

    陈容已不记得,自己多久没有上街了。。。。。。她知道自己的长相容易招人,为了避免节外生枝,一直压抑着上街逛‘荡’地冲动。

    天家的马车所到之处,所有的行人也罢,骑士也罢,马车也罢,纷纷让道。

    在路人朝着陈容的马车瞅来时,陈容也在透过一条细缝,观察着外面的人来人往。

    此时,马车正经过翠柳巷,这里是吴娃越‘女’们红妆待客的所在,一栋栋飘扬着各‘色’‘艳’丽旗帜的阁楼,还有阁楼上,一个个或浓妆,或淡抹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这些美人正倚在朱栏上,对着下面的行人指指点点,嘻笑着。就在陈容的马车驶到时,一个美人拿过一支碧‘玉’箫,眼眸含情地望着前方某处,幽幽怨怨地吹奏起来。

    箫音起后不久,一个长相与她一模一样的美人扭腰靠近。她侧靠着那**的美人,广袖水裳轻洒,朝着陈容的左近‘淫’道:“谁家郎君颜如‘玉’,倚马南桥‘春’衫薄?”

    这美人的声音,节奏分明,合在箫音中,仿若长歌声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包括陈容在内,众人纷纷顺着那美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左边,小桥流水,柳树垂杨。

    而在那柳树下,果然是一个美貌少年倚马而立,他皮肤白净,双眸乌黑,红‘唇’‘挺’鼻,长袍广袖下,身材颀长如柳。一双纯净的双眸,正静静,有点出神地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这少年?

    陈容不由向前凑了凑,掀开车帘定神瞅去。

    这美貌少年细腰可柳,秀美动人,可不正是孙衍?

    他怎么来了?什么时候来的建康?是了,他肯定是与冉闵一起来的。他是世家子,有他在,冉闵在建康行事,会方便很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容不由咬了咬‘唇’:这么说来,短期内,冉闵不会离开建康城?一边寻思,陈容一边伸手掀向车帘。

    刚准备把自己的面容完全‘露’出,让孙衍看到的陈容,见到孙衍身后走来一人。那人,是常年跟在冉闵身边的一个亲卫。那亲卫走到孙衍身后,与他低声‘交’谈起来。才说了两句,孙衍那秀美的脸便板了起来,眉间也‘露’出一抹凝重。

    而陈容的马车已在渐渐走远。

    陈容放下车帘,自失地一笑,忖道:我现在也算是名满建康了,他如果想找我,随时都可以前来。

    她转过头,望着红楼上的莺莺燕燕还在招呼着的孙衍,嘴角一扬,一抹温暖涌出心头。

    马车正在朝着皇城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那些层层叠叠的繁华所在,四周的马车便越是繁多。每一辆马车驶去,都会留下一缕熏香。

    宫‘门’已然在望。

    陈容吸了一口气,把衣裳头发理了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踏歌声从身后传来。沉而有力的脚步踏在青石板上,发出颇有节奏感的乐声。乐音中,一个浑厚沙哑的嗓子在高歌,“红楼美人广袖招,朱‘门’酒‘肉’酿成糟。”

    歌声极沙哑,明明是在歌功颂德,可配上这沙哑的嗓音,却有一种沧凉无奈之感。

    陈容回过头去。

    她对上的,是一个披头散发的背影。那背影仰着头,把刚才那两句‘淫’唱了两遍后,突然放声长啸起来。那啸声如悲如泣,如歌如哭。

    陈容正自打量时,马车外,那个太监恨恨的声音传来,“又是桓府这个疯子呸现在都敢在皇城外唱这些搅‘乱’人心的玩意了。。。。。。看你还能活几天”

    那太监的声音有点尖利,听起来极为刺耳。陈容听到他声音中的厌恶,不由惊讶地想道:这两句诗,根本没有骂什么呀

    几乎是陈容这般想着时,只见前方宫‘门’处,冲过来一骑烟尘。那骑士奔驰得极快,马蹄的的,紧张急促。

    在建康这样的靡软之地,便是少年贵族,走路都喜欢由人扶持着的。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急促的马蹄声?

    不由自主的,十数辆马车同时掀开车帘,诧异地看向那个骑士。

    那骑士正在朝着那个高歌而去的人影冲去。

    烟尘如箭,一冲而近。就在陈容不经意看去时,她的双眼瞬时睁大到了极点

    只见那个急冲而出的骑士,在‘逼’近那个放歌的背影时,突然弯弓搭箭,于众目睽睽之下,于人来人往当中,对上了那人的背心

    陈容下意识便想尖叫,她连忙伸手捂着嘴。

    就在她这个动作做出的同时,马上骑士已挽弯弓如满月

    “嗖——”地一声

    箭走弦惊

    尖锐的破空声中,长箭如闪电般直掠而出,‘卟’地一声,它稳稳地刺中了那个正在高歌的人的背心处瞬时,血流如线,缓缓而下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那如疯如癫,放声长啸的人,慢慢站住,慢慢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风吹起他的长袍,拂起他的‘乱’发,显出了一张年青的,五官清朗明秀的脸。这还是一个不足二十五岁的青年。

    那青年,双眸明亮之极。他盯着那个朝自己‘射’来冷箭的骑士,慢慢的,他伸手向后,扯出‘插’在背心上的那支箭。

    “卟”地一声,鲜血四溅中,那青年把‘插’在背心上的箭,硬生生给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‘卟’的鲜血四溅中,四周的马车里,传来了一阵惊惶哭闹声。陈容听到身边的一辆马车中,一个三十来岁的贵族缩成一团,他双袖捂着脑袋,尖声哭道:“血好多血。。。。。。呜呜,我怕血,我好怕血。”哭声中,两个衣裳半解,‘玉’‘乳’‘露’出一半的美婢连忙挪了上去,一个搂头,一个从背后伸手,便这般抱着他安慰起来。

    那青年伸手把背上的长箭扯下后,双眼盯着那骑士,他便这般盯着,盯着,慢慢的,他把那血淋淋的箭头,这般含到了嘴里。

    瞬时,那鲜血淋了他一嘴。

    在那鲜血淋漓时,四周的贵族们的呜咽声,尖叫声更响了。在这些叫声中,陈容还闻到了一股臊臭味,她转头望去,却是那个迎接自己的太监,正双股战战着,而他的下裳处,已经变得**了,地上,还有一滩水渍。

    那青年把血淋淋的箭头含在嘴里‘舔’了‘舔’,在咽下几滴血后,他慢条斯理地把那箭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便这般拿着那箭,青年望着那骑士,望着皇城方向,几乎是突然的,他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大笑声,他背上的伤口,血流如注,转眼,那一袭青裳,已染得湿透。

    那青年笑得很狂,笑着笑着,他的眼角沁出了两滴泪水。

    狂声大笑了一阵后,那青年叫道:“只恨那曹阿瞒只恨那曹阿瞒啊若不是他与吴蜀两家火拼,拼尽了我中原血气若不是他无德无能,生不出好儿孙,守不住这魏氏江山,又岂会有今日的腌脏天下?又岂会任由这白痴成堆,愚蠢无能的司马氏统了天下,丢了河山?哈哈哈”

    若说他刚才的歌声还有着含蓄,现在所说的话,却是字字句句直指当朝

    那骑士脸孔一红,双‘腿’一夹,令得坐骑人立而起后,他再次弯弓搭箭。

    望着那骑士举向自己的,寒森森的箭头。那青年笑得更响了,随着他的大笑,他一头乌发在风中四散飘扬,那高大的身躯,也是摇摇晃晃,如‘玉’山将崩。

    大笑声中,那青年长啸一声,他轻蔑地朝着那骑士翻了一个白眼,叫道:“竖子我堂堂桓氏长苏,你还不配取我的‘性’命”

    狂傲的,轻薄不屑的笑声中,那青年右手反转,手中的箭头,竟是闪电般地刺向自己的‘胸’口。

    “卟”地一声,血淋淋的箭头重重地‘插’在他的心口上。

    而这时,那骑士手中的长箭,已脱弦而出,‘卟’地一声‘插’在那青年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此时,那青年还在放声大笑。只是笑着笑着,他便是嘴一张,‘卟’地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来。

    血吐了一口又一口,大笑声却是久久不绝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大笑声渐渐止息。慢慢的,那青年高大的身躯,重重地栽向地面,一动不能再动。

    而他倒下的地方,血流如泊

    望着那青年倒下的地方,马车中的陈容慢慢站起,她朝着他福了福,低下头,闭着双眼,严肃地低语道:“妾知君是汉家英雄。”

    而在马车外,是那此起彼伏的大叫声,哭闹声,还有命令声,“快,快快,快走”

    “还留在这里干嘛?走吧走吧。”“呜呜,我要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好恶心,流了这么多血,把地面都‘弄’脏了。”

    ‘乱’七八糟地叫嚷声中,陈容听到一个浑浊的音线传来,“竟然当街‘射’杀士族了?不是说不许当众行刑的吗?哎,越来越‘乱’了。”

    一片魂‘乱’中,陈容的马车已是在驶动。

    不一会,她的马车便驶过宫‘门’,向着里面驶去。

    随着马车越驶越远,外面的喧嚣也罢,血腥也罢,渐渐远去,入耳的,是一阵笙乐声和‘女’子的嘻笑声。

    马车驶过宽敞的青石路,便进入了一条林荫道中。

    到了这里,出入两侧的宫‘女’太监明显多了起来。陈容瞅了瞅,目光一滞。

    这些宫‘女’,竟然个个都是穿红着绿,打扮得华‘艳’无比。这还是‘春’天,她们身上的衣裳已是十分单薄,那薄衫下的抹‘胸’,连‘花’‘色’纹理都一清二楚地呈现在她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陈容闻着她们身上散发的浓香,望着这遍地‘春’‘色’,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马车还在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穿过一片长着浓绿树叶,还不曾开‘花’的桃树林时,右侧的亭台中,传来了一个尖利地叫声,“那是谁家‘女’子?”

    那太监问话的,自然是陈容这一伙。

    陈容这一伙中,领头的那太监因‘尿’湿了‘裤’子,他一入宫,便把陈容‘交’给一个小太监,自己在太监们地扶持下离去了。

    那小太监才十五六岁,他听到那尖利地问话声,马上一凛,连忙行了一礼,陪着笑要开口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说话,那尖利的声音已是毫不客气地命令道:“把马车驶过来。”

    命令声一落,驭夫便二话不说的驱着马车,朝那凉亭驶去。

    凉亭内外,站了五六个太监宫‘女’。一个三十来岁的白胖子,正跨坐在亭台中。

    此刻,那白胖子双手抓着两侧太监的手臂,脸孔泛着‘潮’红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胯下,他那宽广的长袍底下,正有什么蠕动着。再一看,却‘露’出了一个纤细窈窕的‘女’子身影。隐隐的,还可以看到那‘女’子头部地移动。

    陈容只是一眼,小脸便刷地一红。她抿紧‘唇’,迅速地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而这时,那白胖子双脚渐渐绷直,突然的,他把身上的‘女’子扯了出来,下身一‘挺’,便把那玩意儿塞入那‘女’子的嘴里。

    陈容抿着‘唇’。

    这时,她的耳边还在回‘荡’着那个桓氏被杀青年的高歌声,这时,她也有一种放歌长啸地冲动。。。。。。这是一种绝望的冲动和悲伤。

    那太监不知说了一句什么,只见那白胖子有气无力,疲惫之极地挥了挥手,说道:“王弘那个美人?不见了不见了,现在不想见了。”

    这手一挥,于是陈容的马车便转了向,继续向皇帝所在的地方驶去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奉上四千字,求粉红票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