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55章 情真情假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55章 情真情假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55章  情真情假

    慢慢的,王弘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跨出一步,唤道:“陛下。”深施一礼,王弘优雅地说道:“王弘见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,惊醒了两人。正笑得欢快的陈容呆了呆,回头向他看来。而在她身边,也在回头看来的皇帝,却是笑容僵硬地瞪着王弘,不快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王弘缓步而来,他的脸上,带着淡淡的,有点恭敬,也有点随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朝着坐在皇帝旁边的陈容瞟了一眼,王弘嘴角微弯,他盯着皇帝,徐徐说道:“弘韵子乃陛下亲赐道号的,可玩笑不得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轻,很温和,笑容很随意,嘴角轻扬。

    可不管是皇帝,还是陈容,清楚地感觉到,他这话中的威胁。

    青年皇帝轻噫一声,他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,叫道:“竟有此事?是了是了,阿容已被朕下令出家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转过头来,朝着陈容认认真真打量一番后,青年皇帝朝着自个儿大‘腿’重重一拍,叫道:“有法子了”

    他朝陈容一凑,细气细气的解释道:“阿容不知吧?整个天下都知道,朕是昏君,是胡闹荒唐之主。”他双眼大亮,歪着头,津津有味地说道:“你说说,若是朕的皇后,乃是一个‘女’冠,那是不是前无古人?是不是令得天下震惊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青年皇帝瞟了一眼王弘,对着笑容微僵的他说道:“七郎不了解朕啊。。。。。。朕这人,凡是世人不屑不准的,就偏要去喜欢去碰不然,怎么配叫荒唐之主呢?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像想起什么似的,转过头来,目光炯炯地盯着王弘,突然问道:“七郎莫非为阿容而来?”

    他瞪着王弘,把陈容朝身后一扯,皱起眉头,很是认真地说道:“此‘妇’身份卑寒,七郎不是不屑么?既然不屑,干脆让给朕吧。”

    他顺手从旁边拿过那只周代传下的青‘玉’碗,朝着王弘一递,认认真真,客客气气地商量道:“哟,用这个跟你换”

    王弘僵在当地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他转眸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他清澈如水的双眸,很温柔,眼‘波’流转间,宛若他与她之间曾有的低语。

    陈容只是一眼便明白了,他在要她开口。

    他这样望着她,那眼神,那表情,似乎笃定了陈容会开口,会向皇帝说明,她这一生,只是他王弘的人。。。。。。除了他,天下间任何一个男人,她都不假词‘色’。

    陈容怔了怔,不由的,她在忖道:难道说,我与冉闵的会面,以及与冉闵说了什么话,他都知道了?

    陈容垂下了双眸。

    她避开了王弘的目光。

    青年皇帝侧过头,他看了看陈容,又看了看王弘,再看了看陈容,再看了看王弘。

    慢慢的,他眯起双眼,笑得开怀。

    愉悦中,他继续把那只青‘玉’碗朝着王弘的怀中塞去,极认真地说道:“七郎啊,收下啊。”见到王弘还在望着陈容,他嘴一扁,有点任‘性’有点无赖地求道:“七郎七郎,你就收下吧,你就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他一边拿着那上面还有着菜叶残‘肉’的青‘玉’碗,朝着王弘的怀里塞去。

    王弘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他收回含情脉脉地望向陈容的目光,朝着皇帝深深一揖,苦笑道:“陛下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吐出这五个字时,他朝着树林中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就在皇帝不依不饶的上前一步,又把那青‘玉’碗塞向他怀中时,一个年老的太监从树林中急急跑出,他跑到皇帝身后,悄悄唤道:“陛下,赵太傅朝这个方向来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不快地停下动作,顺手把那青‘玉’碗朝塌上一扔,他皱起浓眉,“怎地这般快。”

    似是有意,似是无意,他快乐地瞟了一眼王弘,再次浓眉大皱,闷闷地说道:“真是无趣,怎地来得这般快?”

    他挥了挥衣袖,转身便向相反的方向走去。那步伐大步流星的,转眼便冲出老远。

    见到他走远,王弘转眸望向陈容,向她缓步走近。

    就在他走到陈容面前,堪堪低头,准备开口时,皇帝像想到了什么似的,急急止步,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他看向了陈容。

    见到与陈容靠得如此之近的王弘,皇帝叫道:“王家老七,弘韵子乃是出家之人,你靠她这么近干嘛?”

    他眯起双眼盯着王弘,怀疑地嘀咕道:“朕是荒唐,可没有听过,你王七也是荒唐之人哪。”

    自言自语说到这时,他声音一提,再次对着王弘严肃地说道:“王七郎啊,这个弘韵子,可是朕亲封的‘女’冠呢。听说你是为了朋友之义,愿意照顾于她,这一点朕很感动。”顿了顿,他小心求证,“喂,你不会是想监守自盗,与这‘女’冠不清不楚吧?”

    皇帝的话,夹三夹四,颠颠倒倒,既任‘性’,又直接之极。

    王弘虽是机智过人,这时也只能僵在那里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皇帝也不等王弘回答,他只是深深的,极度怀疑地瞪了王弘一眼,转向陈容时,笑容满面,极亲切地说道:“阿容休怕,一切有朕,朕会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他高兴地转过头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走了两步,又回过头来。再次笑逐颜开地望着陈容,皇帝叫道:“阿容,朕刚才说的话,你要记在心上哦。下次朕见了,可是要得到答案的。”

    认真地‘交’待陈容两句,直到她躬身应是,皇帝才甩了甩广袖,兴高采烈地离去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,皇帝的身影,便消失在树林中。

    直到确定他已离去,王弘才低声说道: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见到陈容没有跟上,王弘脚步微顿,回过头来。他静静地望着她,盯着她宁静的眉眼,笑容浅浅地说道:“阿容,此地不能久留。”

    声音中,有着与他那笑容相反的冷意。

    陈容朝他望了一眼,提步上前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朝着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王弘走着走着,步伐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渐渐的,陈容有点跟不上,既然跟不上,她便放慢开来,权当闲庭胜步。

    王弘走着走着,感觉到身后一片安静,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陈容,已远在百步开外。

    她正缓步而来,此刻的她,表情安然,眼神宁澈。一袭黄‘色’道袍穿在她身上,只是在她的‘艳’丽外,多了二分出尘,那风流妩媚之姿,真是半分不减。

    王弘静静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好一会,陈容才走到他身后。见他望着自己,陈容抬起双眸。四目相对,陈容嫣然一笑,这一笑,容光焕发,愉悦非常。

    显然,她的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王弘收回目光,二话不说的再次提步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两人便来到各自的马车旁。

    陈容一上马车,便把车帘拉下,向后一倚,暗暗寻思起来:这司马彰倒是个有趣的。只是不知他跟我说的话,有没有一分是真的?

    刚刚想到这里,陈容便摇了摇头,忖道:管它是真是假。多了一个皇帝靠山,应该不会坏事吧?

    她含着笑,侧头靠着塌,又寻思起来:如果有了皇帝的帮助,我不管是离开建康,还是保有田产,应该不是难事吧?恩,等等吧,等王弘娶了妻,我就离开此地。。。。。。这张脸要是再惹祸,大不了划‘花’了去。到了那时,我定是下得了手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容闭上双眼,养起神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了王弘清润的声音,“阿容。”

    陈容漫不经心地应道:“恩。”

    直是过了好一会,王弘才低声说道:“陛下的话,你不可相信”

    陈容本来便不相信,不过这时的她,却是睁开了眼,有点好奇地望着车帘外的人影。她听得出,王弘的声音,似是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又过了好一会,王弘才轻轻说道:“司马彰的后宫中,布满了各大家族的人,他的妃子中,也没有一个简单的。便是现在的皇后娘娘,来历也颇不寻常。。。。。。阿容,别信他。”

    最后三个字,极低,极温柔,隐隐的,还有着绵软,这种绵软,便如今天在观里时,他对着她说会控制她地行为时一样。这绵软底,是一种任‘性’的呢喃。

    陈容垂下双眸,轻应了一声,“恩。”

    她应得太漫不经心,似是答应,也似是敷衍。

    于是,车帘掀开,王弘那俊逸清华的面容,出现在陈容眼中。

    他在盯着陈容。

    再一次,他在她的脸上,看到了宁静。

    慢慢的,王弘低叹一声。

    陈容听到他的叹息,诧异地转头看向他,奇道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王弘回道:“无事。”声音轻浅。

    他说无事,陈容便不再问。她只是垂下眉眼,当王弘慢腾腾地准备把车帘拉下时,陈容的声音若有若无地传来,“七郎。”

    王弘转头看向她,目光温柔中带着鼓励。

    陈容没有看向他,她径自低着头,轻轻的,宁静如水地说道:“如果你要大婚了,提前几日告知我。可好?”

    她抬头看着他,目光中无悲无喜,无‘波’无澜,在对上王弘的目光时,她嘴角轻扬,笑语轻扬,“在告知众人之前,先告知我,可好?”

    虽是笑着,语调中尽是温柔。

    她是在求他,在轻言软语地求着他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王弘却是转过头去。他望着远处的隐隐青山,修长的手指一勾,便把车帘拉下,便把她的面容挡住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她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奉上更新,求粉红票啊粉红票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