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56章 将上一军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56章 将上一军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56章  将上一军

    张廉率新书《金夫银‘妇’》而来,这又是一本NP神作哦,而且是与以往的作品不同的NP。大伙去看看吧,领略一下大神张廉的多变风格和奇思妙想。

    最后,媚的书页上有链接。

    隔着车帘,望着王弘显得模糊的身影,陈容笑了笑:看来是不愿意啊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喧嚣声传来,喧嚣声中,伴着‘女’子的笑声,少年的呼叫。

    陈容一怔,透过车帘缝朝外看去。

    现在,两人的马车还没有出皇宫。那笑声是从皇宫里面传来,在打闹中,离王弘陈容两人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一个少‘女’欢喜地叫道:“啊,是七郎的马车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少‘女’诧异地问道:“七郎?哪家的七郎?”

    先前那少‘女’大声叫道:“天下间,除了琅琊王氏的,还有哪家的七郎,当得上这个称号?”

    在第二个少‘女’还有点‘迷’糊时,一个少年笑道:“阿伊不知啊,建康有七杰,俊美最是瘐家子,风流无过谢鹤亭,天上谪仙王七郎。这王七郎,便是前方马车中的那位。”

    少年的声音一落,几个少‘女’同时欢叫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少‘女’声音微扬,不悦地说道:“皇宫当中,喧嚣作甚?”正是九公主的声音。

    喧嚣声同时止息。

    马车声传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,陈容听到九公主温柔中透着怯意的低语,“阿凰见过七郎。。。。。。数日不见,七郎安好?”声音低而轻,小心中透着无比的温柔。

    王弘笑了笑,他清润动听的音线悠然传出,“劳九公主问,王弘甚安。”

    她自称阿凰,他却唤她九公主,语虽温和,却透着一种疏远。

    九公主嘴一嘟,小脸上‘露’出一抹委屈来。

    这时,她目光一转,看向了陈容的马车。朝着那来自王府的驭夫瞟了一眼,九公主问道:“车中何人?”

    这时,众少年少‘女’已然围上,在她们好奇的目光中,那驭夫恭敬地回道:“回九公主,马车中是弘韵子仙姑。”

    这弘韵子仙姑几字一出,喧嚣声大起。一个少‘女’在后面叫道:“便是那个贱民?听说生得很‘骚’媚,快快,快快,把车帘掀开让我等一观。”

    她在那里叫得欢快,一旁的同伙捅了捅她的手臂。少‘女’一怔,马上明白过来,她连忙看向王弘,闭紧了嘴。

    九公主似是怔住了。

    她直直地盯着陈容的马车,好一会,她高傲一笑,昂着下巴高声唤道:“仙姑好大的架子,见到我等,竟是不屑行礼么?”

    声音毫不客气,直直地刺入陈容的耳膜。

    陈容没有动。

    她向侧倚了倚,重新闭上了双眼:她是打上了王弘标志的人,现在王弘本人在此,一切都有他扛着。她用不着被人一‘激’便‘露’出脸来,去承受众人的冷‘潮’热讽和白眼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在见过了那个被杀的桓氏青年,在见过了大赖赖的在皇宫中,当众行yin的那个中年人,在与皇帝用了一餐后,在说了一些话后,在寻思来寻思去后,陈容想道:也许,是该改变一下方法了。

    九公主一声喝出,见到马车中人的人动也不动,那车帘更是晃也不曾晃一下。不由气得俏脸发青。

    她咬着‘唇’,吞下怒火,转向王弘娇嗔道:“七郎七郎,你看看”

    马车外,王弘的笑声依然清润温柔,“公主着相了。。。。。。仙姑乃是世外之人,这红尘俗礼,本是与她无关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朝着驭夫轻唤,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驭夫应了一声,驱马向前。

    他们才走了一步,哗啦啦的马蹄声中,却是众少年少‘女’散在四周,有意无意地堵在了他们前面。

    就在王弘的马车不得不停下时,一个少‘女’咬‘唇’娇笑道:“天上谪仙王七郎?还请谪仙哥哥先别忙着离开,再容我等赏上一赏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那少‘女’一直瞬也不瞬地盯着王弘打量。望着他,她眼有‘波’光‘荡’漾,眉间‘春’意盎然。

    与她一样,众少‘女’也在围着王弘娇声谈笑,细细审量。

    这些少‘女’,一个个衣饰华贵,气质骄矜,她们能自由出入皇宫,却又对建康城中的人和事不是很清楚,看来是各地藩王的‘女’儿。

    王弘却也有趣,他任由众少‘女’围着自己上下打量,约莫五息后,他扬‘唇’浅笑,道:“看完了?”

    一少‘女’娇笑道:“郎君风神飘逸,秀质无双,这么几眼,哪里看得完?”

    在这少‘女’的身后,另一个年长些,显得泼辣些的少‘女’则格格一笑,叫道:“如此人儿,若是能带回府中,朝暮相对,可有多好?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笑语声四起。

    在她们的嘻笑声中,九公主一直在盯着陈容的马车,盯着盯着,她一咬‘唇’,上前一步,‘哗’地一声把陈容的车帘掀了开来。

    瞬时,身着道袍的陈容,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本来,众少年少‘女’便时不时地瞟向这里,显得对陈容很是好奇。现在陈容面容这么一‘露’,不约而同的,他们同时上前,围上了陈容。

    在他们围上时,王弘也向陈容靠了靠。

    与看向王弘的目光不同,这些人打量陈容时,那可是肆无忌惮得很。盯着盯着,那个泼辣的少‘女’朝着王弘瞟了一眼,突然叫道:“道姑甚美啊,随我入府一述如何?”

    她是对着陈容叫的。

    陈容垂敛眉眼,也没有抬头,只这般一福,木然说道:“弘韵子乃出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你是出家人。”那少‘女’打断她,目光灼灼地打量着她,道:“怎么,你是不愿意?”

    言词咄咄‘逼’人。

    陈容抬头看向她。

    她一抬头,众少年双眼一亮,便是那个泼辣少‘女’,也是双眼一亮,盯着她的眼神,简直移不开了。

    陈容静静地迎上那少‘女’,笑了笑,转眸看向王弘。

    她看着王弘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可那眼神中,秋‘波’流转,媚意撩人,分明说了千言万语。

    王弘一直侧倚车壁,懒洋洋的,宁静地望着这一幕,他的‘唇’角,一直挂着浅浅的笑容,显得好不悠闲自在。

    因此,陈容这么一望,他不由怔了怔

    几乎是反‘射’‘性’的,他抬起双眸迎向陈容。

    两人这般含情脉脉一对视,在场听说过的,没有听说过的少年少‘女’们,心下一片‘洞’明。

    那泼辣少‘女’盯了一眼陈容,又盯了一眼王弘,她昂起头,不管不顾地冲着陈容叫道:“仙姑好大的架子”

    陈容垂眸,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接着,九公主上得前来,她双眼冒火地盯着陈容,哧笑道:“世人都说,道家最是随‘性’。看仙姑这神‘色’身形,可是‘精’通双修之术?”

    这话不但咄咄‘逼’人,而且极为难听。

    陈容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她瞟了一眼九公主,盯着她秀雅的,下巴昂得高高,打扮得极优雅高贵的脸,陈容浅浅一笑,目光再次瞟向王弘。

    再一次,她的目光似怨似泣,如有千言万语。

    然后,在众人地注目中,陈容白嫩丰腴的小手伸出,把车帘拉下,让它隔住了所有人看向自己的目光。

    再一次被无视,九公主气得脸‘色’发暗。

    就在她气恨难平,四周众少年少‘女’肆无忌惮地欢笑时,王弘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点静,有点冷,“九公主,请慎言”

    他这般不笑的时候,有一种从骨子里发出的高傲。这种数百年沁于血脉的高傲,甚至还要盖过这些司马氏培养出来的子‘女’。

    而且,此刻的王弘,是那么的冷,这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九公主打了一个寒颤,众少年少‘女’也打了一个寒颤。他们相互看了一眼,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出一步,让开一条道来。

    而九公主,她倾慕王弘多年,见过大笑的他,浅笑的他,淡笑的他,这个王家七郎,在她心目中,总是温柔的,‘波’澜不惊,万事不挂于怀的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以前,她比这更过份的话,又不是没有说过,可他从来不曾有半句重话说出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九公主呆了。

    在她双眼含泪,呆呆而立时,王弘的马车驶过,陈容的马车紧接着驶过。

    一直到他们离去好远,九公主突然广袖掩脸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她‘抽’泣着叫道:“七郎,七郎他厌我了。”声音中有着惊惶和害怕。

    陈容听到了后面的哭声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去瞟了瞟,不由想道:这些司马氏的公主,也不及王氏的婢‘女’那般举止有度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,自己出身寒微,于先天上,便少了几分优雅和气质。可现在看来,这司马氏的公主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就在陈容寻思时,她的耳边,传来王弘似笑非笑的声音,“当着众人,阿容对我眉目传情。”

    他掀开车帘,眼神明澈,目光温柔中带着静意地望着她,“卿卿胆子不小啊。”

    陈容知道,他为什么会这样望着她。。。。。。刚才的她,可以说是将了他一军,‘逼’着他出面为她说话。而这样的事,在前阵时,她替他顾及,不会去做。

    陈容抬起双眸,她眼‘波’如水,笑得妩媚,“七郎,你温柔太久了。。。。。。这样不好,这样的七郎,护不了阿容。”这话如其说是指责,不如说是在陈述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她的话音一落,王弘再次怔住了。

    慢慢的,王弘一笑,他轻声说道:“此言倒也不差。”说到这里,他头也不回地说道:“放出风声,便说九公主言词粗俗不堪,被王七羞辱了。”

    命令声一出,身后一人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人一走,王弘再次转头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求粉红票求粉红票票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