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58章 王弘的坦白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58章 王弘的坦白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58章  王弘的坦白

    宛如谪仙的琅琊王氏的七郎,在这大庭广众当中,当着众人的面,这般搂着一个发鬓散‘乱’,衣裳不整的道姑,如此亲昵,如此肆无忌惮的亲昵

    目瞪口呆中,九公主率先反应过来,她冲上一步,扶着车辕,失控地叫道:“七郎——”尖叫一声后,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她双目含着泪,温柔中带着痛心地望着王弘,待两行清泪缓缓流下她的秀雅高贵的脸,九公主目光柔柔,语气失落地说道:“七郎,这个‘妇’人,她可是被陛下亲封的道姑啊。。。。。。你这般行事,岂止是荒唐?大家都会对你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语重声长中,尽是淳淳劝慰。

    王弘目光转向她。

    瞟了泪眼汪汪,一脸温柔和痛心的九公主一眼,王弘浅浅一笑。

    他气质高远超逸,这么一笑,整个人依然如远古便有的雪山,如天上降下的谪仙一般悠悠然,陶陶然。

    红‘唇’微扬,王弘温柔笑道:“多谢九公主。”说出这五个字,他转眸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他看向她的眼神很寻常,没有刻意的温柔,也不曾特别亲昵。可是九公主到了这个时候,已不能不承认。。。。。。他这样的眼神,可以让天下倾慕他的‘女’郎都感觉到绝望。它是如此专注这是一种不管是那‘妇’人还是王弘本人,都不曾在意过的专注,它是一个人,不知不觉中,把另一个挂上了心,刻入了灵魂后的专注

    王弘谢过九公主后,朝着驭夫轻唤道:“想来大伙也欣赏够了,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驭夫应了一声,刚要挥鞭,众少年少‘女’冲了上来,再次围住了马车。

    他们轰地围在马车四周,一少‘女’秀眸含泪,她看着王弘叫道:“我不信,我却是不信。”

    她抿着‘唇’,叫道:“七郎,这个‘妇’人何德何能?”

    她转头瞪向陈容,怨恨地瞪着她,叫道:“你这‘妇’人,何德何能?”

    她直是叫了两声,才把陈容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陈容眨了眨眼,晃了晃浑沌的大脑,在那少‘女’第三次喝问中,陈容蹙起眉峰,抬头看向王弘。

    她看到的,是温柔中带着宠溺,可宠溺底,那眼神又太过冷静的王弘。

    他在看着她,在对上陈容恍惚晕沉的样子,他嘴角一扬,低低的,开怀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少‘女’已跳了起来,她扶着车辕,尖叫道:“你还没有回答我呢。你这‘妇’人,你何德何能?”

    何德何能?

    这一次,陈容听进了。

    她慢慢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对上那气怒的,非要得到她的答案的少‘女’,对上她身后正在朝着她瞪来的众人,对上一脸悲泣中,掩不去怨毒的九公主。陈容定了定神,幽幽回道:“我?我无德无能。”

    就在那少‘女’忍不住要讥诮时,陈容似是清醒了过来,她朝着众人微微一笑,明眸流转间,轻轻说道:“我只是,于千千万万人中,恰好入了他的眼,恰好,成了他的劫。”应该说,他是她的劫。一连两世,她都逃不过这种情之劫。

    在众‘女’黯然失落中,陈容优雅一笑,很是平静,很是众容舒缓地说道:“既是劫,便是前世种下的缘。。。。。。这与身份无关,与德行能力也无关。”

    众‘女’还在瞪着陈容,不过这时候,她们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该做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陈容收回目光,朝着王弘嫣然一笑,她趴在他身上,从他身后的车壁间拿出他惯常用的琴。

    素手一挥,华丽中透着孤寂的琴声,便在指间如流水倾泄。

    陈容低着头,任由秀发垂额,琴声飘‘荡’中,她清声唱道:“杨柳‘花’,杨柳‘花’,飘飘散散落谁家?本是命薄风中絮,慕它寒梅笑‘春’华本是雪中一冰石,奈何让我遇上他?”

    一曲终了,陈容拿下起那传承了千年的古琴,便这般举起,便这般毫不在意地朝着马车下一摔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琴作‘玉’碎响出现了一道不可修补的大裂痕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中,陈容素手轻抬,她拂过鬓发,声音微抬,朝着九公主笑道:“公主若是见了陛下,请务必说明,因我勾引七郎,他才‘乱’了心魂,失了体统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陈容朝着被这一连串的变故‘弄’得目瞪口呆的驭夫叫道: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那驭夫一怔,应了一声是,挥鞭策马,越过九公主和众人,渐渐离去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去得远了,后面还是安静之极。

    直到马车驶出了老远,直到四周的呼吸声,人语声,如隔了河山远。王弘低哑的,苦笑的声音才轻轻地传来,“阿容何苦如此。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回头,她只是低着头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王弘望着这样的她,不知不觉的,心底有点酸涩,也有点欢喜。他慢慢倾身,慢慢地伸出双臂,慢慢地,重新地把她重新搂入怀抱中。

    陈容没有挣扎。

    她僵硬的,一动不动地被他搂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王弘低着头,望着怀中这‘春’‘花’般美丽的面容,许久许久,他才低低地说道:“阿容,我只是。。。。。。”他低叹一声,喃喃说道:“只是无法对你放手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一落,伏在他怀中的陈容,不可自抑的哽咽起来。开始,她只是‘抽’泣了一声,可这么开了头,那泪水,便怎么也止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埋在他怀中,不停地‘抽’泣着,双肩耸动着。

    王弘搂着她,低下头,在她的秀发间印上一‘吻’,喃喃说道:“卿卿,别流泪。。。。。。你这样,我会心痛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话音一落,陈容小手成拳,便在他的‘胸’膛上重重地一捶接着,又是一捶

    一下又一下,拳落如雨。陈容是习过武的,再加上含恨出手,那拳头拳拳有力,击击中‘肉’。

    王弘强忍着痛楚,在她的发顶印上一‘吻’又一‘吻’,温柔地说道:“卿卿,我的卿卿。。。。。。别哭了,泪流多了伤身啊。”

    这声音,温柔至极,那清润低哑的音线,透着沙哑,用着温柔来说出,真真靡‘荡’人心。

    可是陈容听到,却是更恨了

    她咬着‘唇’,一拳拍地捶在他的‘胸’口上,在令得王弘痛得脸上肌‘肉’都有扭曲后。

    。陈容哽咽着,控诉着说道:“只因你不愿意放手,你便当众给我取了道号,还强迫陛下应承它?若不是你这样把我推到风尖‘浪’口,我岂会当了道姑也得不到宁静?我本有法的,我本有几个法子的。。。。。。都是你,都是你,七郎,你怎么这般可恨?你把我推到风‘浪’中心,让所有的权贵都注意到我的存在,让我不得不承受那些人的窥伺”

    她好恨好恨那一次,她不应该去的,可她下意识中,还在按照世俗的礼仪行事。更重要的是,她还存着侥幸,她还以为,木已成舟,她去见过他们后,也许能得到更多的庇护。。。。。。她是错估了王弘啊。

    现在陈容知道了,那一次,她就算不去找王弘,王弘也会给她这么一个道号,也会通过别的方式让所有人都知道,她是他王弘中意的,在他心中很有地位的美人。

    这时的陈容,已是无法自制,她以袖堵嘴,堵着那无法压住的呜咽和泪水。

    王弘见状,连忙把她搂在怀中,重重地拥在怀中,他温柔地扯去她堵在小嘴里的广袖,他把她的小脸,压在自己的‘胸’怀中。

    陈容实是恨极,又是几拳挥去,泣道:“现在又这样,你定是不喜陛下关注我。你,你明明有好多种法子可以解决陛下的为难,为什么偏要选择这一个?这一次,你把我完全推到了风‘浪’尖上是啊,世人也许是指责你荒唐,可是你的族人呢?你的崇拜者呢?他们会认为我会是毁了你的妖‘女’,会想方设法的除掉我。而在这些无法逃避的死亡威胁下,我除了依附你,除了紧紧地靠着你,除了讨好于你,我还能做什么?我一个无家无势,无依无靠的‘妇’人,还能做什么?你,你便这般一而再,再而三地把我扔到滚滚海‘浪’中,又用绳子把我救回,又扔出,又救回。。。。。。你太可恨”

    陈容也是个聪明人,两世为人的她,有着强烈地控制自己人生的‘玉’望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她才会对来自心爱之人的种种‘逼’迫,恨到了极点。。。。。。却他是她的七郎,终又是爱不能弃

    哽咽着,一字一句地把话倾吐而出中,陈容还在一拳一拳地捶着他的‘胸’口。

    也不知捶了多久,王弘轻轻握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,朝着那打得通红的小拳头轻呵了一口气,温柔地说道:“阿容,这手破皮了,换那手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陈容又是一阵无法压抑的呜咽。

    几乎是突然的,她伸手搂着他的颈,向前一扑,狠狠咬了过去。

    本来,她是准备咬他的颈动脉的,有那么一瞬间,她是想把他彻底咬死咬残的,她有想着与这个男人一道共赴黄泉的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扑上去,就在肌肤相触的那一瞬间,那碰到他温暖的肌肤时,她自然而然地一滑,自然而然地避开了颈侧的要害,咬上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重重地咬在他的肩膀上,陈容狠狠地用牙齿撕裂着。在撕开一条血口后,她牙齿含着那伤口再次一扯,一撒,转眼间,‘滋滋’的皮‘肉’撒裂声传来,转眼,那伤口生生被她的牙齿撒开了三分。

    而这时,她还在咬着那伤口撕咬,扯动,磨砺

    血流如注,转眼便染血了他‘胸’口处的白裳。

    鲜血汩汩而下时,王弘低低的闷哼声不时传来。这闷哼声,是一个人在受了剧烈的痛楚后,强忍着痛楚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听着听着,陈容停止了撕咬。

    听着听着,她慢慢移开血淋淋的嘴,抬起头看向王弘。

    她对上了正瞅着她的王弘。这时刻,王弘明如秋水的双眸中,尽是委屈,甚至,他的下‘唇’上,还有强忍痛楚时,自己咬出来的印痕。

    王弘清澈明远的双眸,正委屈的,可怜的,无助地望着陈容,见她看向自己,他勉强一笑,虚弱地说道:“阿容可是硌了牙?不如换这边咬吧。”说着,他把自己的右肩膀送到陈容的嘴‘唇’边。只是肩膀在送来的时候,他似是扯到了伤口,发出一声强忍痛楚的闷哼声,还动作滞了滞。

    陈容瞪着他,恨恨地低叫道:“休要这样,只有这么痛而已”这样的痛楚,她又不是没有经受过?比起心灵的痛苦,实是微不足道

    说是这样说,她终是再也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恨恨地推开他,陈容转过头。她背对着王弘,继续‘抽’泣。

    慢慢的,哽咽声渐止。

    双袖掩脸,陈容喃喃说道:“我恨你”

    声音斩钉截铁,咬牙切齿

    王弘再次拥她入怀,用下巴摩挲着她的秀发,他温柔低语,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容闭上双眼,泪水再次流下,“我想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王弘低头,他在她的眉目间印上一‘吻’,轻轻‘舔’去她眸中的泪水,温柔地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容‘抽’嗒了一声,喃喃说道:“天下的‘妇’人那么多。。。。。。便是我最初利用过你,你报复也报复够了,想得到的,也都得到了。七郎,以你之能,只需挥挥手,便可给我一方静土。你为什么不肯?”

    王弘慢慢扳过她,他低头,他含着她血淋淋的‘唇’。在把她‘唇’上的他的血,全部‘吮’入腹中后,他温柔的,微笑的,幽幽地说道:“那是因为,我都在意阿容了,阿容怎么能吃干抹净后,便甩甩衣袖?怎么能没有经过我的允许,便自顾自地冲入万军当中,怎么能那样染上一身血,站在那夕阳中对我微笑,让我午夜梦回,屡屡惊醒?怎么能如了我的愿,跟我来到建康后,自作主张地用一顶‘女’冠的帽子,想拒我于千里之外?”

    他微笑的,温柔无限地看着她,慢慢的,他在她的眉眼间亲上一‘吻’,低低笑道:“卿卿,惹上了我,还想逃离。。。。。。世间从无这等便宜事”

    ###

    四千字,而且还是很有内容的四千字,我认为,值得大伙用粉红票奖励一下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