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59章 外室,冉闵(第一更求粉红票)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59章 外室,冉闵(第一更求粉红票)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第一更求粉红票)

    陈容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这时,她的哽咽声已经止息。

    偎着她,许久许久,陈容才低低地回道:“我知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她,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王弘一直在低着头,温柔地看着她。听到她这回答,他轻而温柔地抬起她的下巴,令她看向自己。

    陈容的双眼兀自浮肿,泪痛俨然,在对上王弘时,她朝他笑了笑,这一笑,竟是‘阴’霾尽去。

    王弘怔了怔。他莞尔一笑,低下头来,把自己的脸摩挲着她的脸,王弘温柔说道:“卿卿不哭了?”

    陈容的声音还有点沙哑,“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王弘在她的鼻尖上轻轻咬了咬,又问道:“不恨了?”

    在他静静地注视下,陈容再次灿烂一笑,道:“不恨了。”

    她推开他,缓缓坐起,掀开车帘看向外面,陈容笑了笑,忖道:既然逃不过,那就不逃了。

    这时,她身后的王弘,还在静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察觉到他的注目,陈容嫣然回首,她脸上泪痕末尽,这一笑,便于灿烂中带上了几分梨‘花’病雨的凄美。王弘‘唇’动了动,刚想说些什么,陈容却是向前一凑,用嘴‘唇’轻轻堵在了他的‘唇’上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完全清醒时,这般‘吻’他

    一时之间,王弘僵了。

    嘴‘唇’轻印,芳香沁人。陈容仰望着他,媚眼如丝,“夫主。”

    这两字一出,王弘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陈容似是并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,她只是温柔地‘吻’着他,‘唇’与‘唇’相贴,气息与气息‘交’融间,她低低一笑,声音微哑靡‘荡’,“夫主便是不喜欢阿容了,也得护阿容周全哦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的要求。

    她的要求很低,她第一次主动‘吻’他,第一次唤他夫主,求的只是他地相护。

    王弘的喉结滚动一下,他捧起陈容的脸移开少许,便这般定定的,静静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在他地注视中,陈容不躲不闪,只是微微向前,温从地偎在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她白嫩滑腻的小手,玩‘弄’着他挂在腰间的香囊,柔媚地笑道:“阿容可不去你的府第哦。继续住在道观也罢,另置一别院也罢,或者,在离建康远一些的地方安顿也罢。以后,阿容便是你的外室之‘妇’,郎君想来就来,不想来,也可不再前来。”

    她说到这里,一直处于怔忡中的王弘动了动。

    慢慢的,他嘴角一扬,笑得轻浅。他‘吻’了‘吻’陈容的发顶,声线清润微冷,“想来就来,不想来就不来?如此说,阿容准备不妒,不恨,不怨。。。。。。也不爱了?”

    陈容吃吃笑道:“七郎当真聪慧无双。”

    她这却是承认了。

    王弘的双臂收了收,他低着头,定定地望着陈容,定定地望着。慢慢的,他展开微蹙的眉峰,悠然一笑,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再次咬了咬她的鼻尖,只是这一次,似是咬得有点重,陈容娇翘的鼻头,都浮出两颗齿印了。

    他的‘唇’下移,如她刚才那样,在她的‘唇’上轻轻印上一‘吻’,低笑道:“一切如阿容所愿”

    一言吐出,陈容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只是在双眼紧紧闭着时,她的‘唇’角却是微微上扬,是带着淡淡的,似是讥嘲,似是宁静的笑容的。

    同样,低着头温柔地望着她的王弘,也是微笑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马车晃了晃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容抬头,看向外面。这时,马车刚刚驶过正街,来到一处小巷入口处。这里人来人往的以庶民为多。

    外面,传来驭夫的轻喝声,“尔是何人?”

    这喝声一出,陈容大奇,她离开王弘的怀抱,伸手拉开车帘。

    堪堪把车帘拉开,堪堪看向那人。陈容几乎是反‘射’‘性’地想把身后的王弘挡住,可这个动作才做到一半,陈容便止住了。

    她在那人地盯视中,漫不经心地一笑,唤道:“原来是冉将军。”

    伸手扣着驭夫的缰绳,冷冷地盯着马车中的,正是冉闵。

    冉闵的目光,冷冷地扫过陈容,扫向她身后,那不曾挡住的王弘。慢慢的,他薄‘唇’一扬,沉沉说道:“陈氏阿容,这次,怎地不想护着他了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便是一直侧倚于塌,浅浅笑着的王弘,也转眸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陈容垂下双眸笑了笑,低声说道:“他用不着我护。”她抬头看向冉闵,云淡风轻地一笑,说道:“你们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儿,世间男‘女’,都应仰视的,用得着我这个卑微的‘妇’人相护么?”  她凄然一笑,喃喃说道:“这么自不量力。。。。。。真是何必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向后挪去,一直挪到马车角落里,陈容便转过头,从车窗的另一角盯着外面,再也不向前面看那么一眼。

    冉闵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他瞪向马车中,静静地望着陈容的王弘,上前一步,右袖一拂,嗖地一声,一柄寒光森森的剑,从他的袖中弹出,嗖地一声抵在了王弘的咽喉上

    这个动作,太快太突然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贵族和庶民之间,上层贵族和下层贵族之间,那隔的是不可逾越的天堑。在根深蒂固的奴‘性’下,身份低微的人,对上层贵族,很少会产生仇恨和怨言,有的,多是仰望和崇慕。。。。。。于是,当初从平城出来时,平城王家的人,想也没有想到那些流民会侵袭他们。于是,在这建康城中,上等贵族们,一般情况下是连护卫也不带几个的。

    冉闵这一剑,出得十分凌厉而突然,那几个所卫根本没有反应过不,他的剑便已架在了王弘的颈项上

    剑光森寒,出袖带风。

    阳光映在剑锋上,七彩流离,那缕缕飘转的光芒中,仿佛有血丝在滑过。

    利剑加身,王弘头仰了仰,他抬眸看向冉闵,却是一笑,“没有想到,将军为了阿容,在建康城中都敢动剑。便是王图霸业,也敌不过美人一笑么?”

    这话缓缓而来,优雅而从容。

    冉闵冷冷一笑,他手中的剑锋向下压了压,直令得王弘白皙的颈项血丝渗出,冉闵才沉沉说道:“王七你太看重自己了冉某人既然敢来,便可随时离开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的声音堪堪落下,几柄剑同时抵在他的背心,腰胁上,“放开我家郎君”“大胆,快快放手”“放手”

    五个喝声同时传来,冉闵却是理也不理,他任由那些剑锋指着自己。就在那呱躁声更加急促时,冉闵持剑的右手一沉。

    这一沉,剑入颈项,血流如溪

    冉闵身后的五人见到那流出的鲜血,同时一凛,那指着冉闵的长剑,也不由自主地一缩。

    感觉到他们的剑锋微收,冉闵冷冷一笑,也放松了压在王弘颈项上的利剑。

    他理也不理那五人,径直盯着侧倚于塌,气定神闲,正好整以暇的,似是有趣地望着自己的王弘。

    盯着这个一派悠闲的少年,冉闵薄‘唇’一扯,沉沉地说道:“王弘。”

    他瞟了一眼依然望着车外的陈容,冷冷说道:“夺妻之恨,某不敢忘”

    八个字,杀机毕‘露’

    侧对着他们的陈容,‘唇’咬了咬,又咬了咬。

    终于,她还是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一看向这里,她年目光便不受控制地望向王弘颈项上渗出的血流,深深地凝视了一眼,陈容低低说道:“冉将军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她一开口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陈容抬头看着冉闵,轻声说道:“今晨,我在宫‘门’之外,看到一个桓氏青年被当众‘射’杀”她望着冉闵,静静地说道:“他只是唱了一句,“红楼美人广袖招,朱‘门’酒‘肉’酿成糟。”便被当众‘射’杀了。将军应该知道,在建康城里,一向对朱‘门’子弟,不是当众行刑的。”

    陈容说到这里,不止是冉闵等人,便是王弘,也讶异地回头看向陈容。。。。。。这‘妇’人,竟对时局世事有着如此敏锐的观察力?

    陈容却是没有注意到他们,她只是盯着冉闵,低哑地说道:“只是这么一句诗,便对一个朱‘门’子弟不管不顾地‘射’杀了。将军难道以为这是寻常小事?”她垂下双眸,徐徐说道:“闻将军有意整合晋人,抗击众胡。。。。。。建康城中的血‘性’男儿,已有不少意动的。”她笑了笑,又说道:“将军自以为无人注意你到了建康,可上一次在南阳,你家陛下便在将军身边安了人,这一次,焉知将军的身边,便没有小人。”陈容长叹一声,说道:“怕只怕,那一箭指的,正是将军你”

    她这番话,分析得条理清楚,对时局对建康的事,竟是‘洞’察分明”

    这两个男人,都是一时之杰,可听陈容这话,竟似是才智不输于他两人?

    一时之间,两人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王弘静静地望着陈容,这时他记起了,这个‘妇’人最初吸引他的,正是她在南迁路上表‘露’出的大智慧。。。。。。他竟差点忘记了

    在两人地注视中,陈容静静地望着冉闵,望着这个平素杀戮果断,可是在把长剑架在王弘颈上时,却废话颇多的男子汉,她微微一笑,淡淡说道:“杨将军不曾转告将军么?这建康城,是非颇多,将军休要‘阴’沟里翻了船了。”

    冉闵抿紧了薄‘唇’。

    他沉沉的,一瞬不瞬地盯着她,盯着她。

    好一会,他沙哑一笑,喃喃说道:“你对他,真是用心良苦”

    陈容摇了摇头,又摇了摇头,她轻轻一晒,说道:“将军错了。我纵是因他,却也因为,这世间有志于击败胡人,扬我族人雄威的,已然不多了。你们内讧,得意的只是石虎慕容恪等人。”

    陈容这话一出,冉闵便是哧地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他转眼瞪向王弘。

    这时的王弘,依然是气定神闲,在冉闵地瞪视中,他还在望着陈容,笑容温柔,“阿容聪慧过人呢。”

    与王弘的声音同时传来的,还有一个‘女’子有点不安,也有点着急地叫唤声,“夫主。”

    叫唤的人,是站在不远处,穿着男人服饰,瘦瘦弱弱,脸孔都罩在斗笠下,颇有点不起眼的陈微。陈容听出她的声音后,抬眸张了张,便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陈微咬着‘唇’,声音中带着哭音,“夫主,算了,求你,算了。”

    冉闵回过头去,朝着陈微瞪了一眼,沉沉低喝道:“闭嘴”

    两字吐出,陈容的话立马哑在咽中。

    冉闵回过头来,他望着陈容,又望着王弘,慢慢的,他薄‘唇’一扯,手中那架在王弘脖子上的剑锋,再次按了按。

    这一用车,王弘刚刚血流稍缓的颈项,再次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冉闵盯着王弘,冷声哧笑,“我这次,本不打算取你‘性’命”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王弘便是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知,你没有那么愚笨。”

    王弘这一点头,冉闵便是冷笑一声。他有点恼,也有点痛恨地瞪着王弘,咬着牙,他冷冷说道:“然,夺妻之恨,冉闵没齿难忘”

    这一次,王弘只是抬头瞟了他一眼,便不再在意地垂下目光。

    冉闵说出这句话后,重重一哼,收剑还鞘。

    他望向陈容。

    望着她,他的眸光着实有点复杂。这个‘妇’人,他本不应该来见的。在刚才之前,他也不打算再在这无聊的情字上多作纠缠。可不知为什么,无意中瞟到马车中的这对相依相偎的‘奸’夫yin‘妇’,他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,便甩开护卫拦住马车,用剑指向了王弘!

    不过是一个‘妇’人不过是一个‘妇’人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直直地盯着陈容,直盯得陈容垂下双眸,冉闵才甩了甩衣袖,转身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他一走,陈微与另两个戴着斗笠的汉子急步跟上。

    望着他远去的背影,王弘慢条斯理地从怀中掏出手帕,用手帕捂着汩汩流着血的伤口,王弘淡淡说道:“清理一下,不要让人知道我与他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说道:“通知下去,对冉将军不可为难,恩,能帮的,也可帮一帮。”

    这话,让陈容诧异地抬起头来,仿佛感觉到她地注视,王弘悠然一笑,道:“卿卿都能以家国为重,王弘岂敢落于人后?”

    他回过头来,定定地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先送上四千字,晚上还有一更。对于昨日的断更,深表歉意,今天会尽量更新九千字补偿大伙。

    呵呵,本月最后几天了,大伙的粉红票没有必要留着,不如都给了我吧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