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60章 抗旨的王弘(第二更求粉红票)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60章 抗旨的王弘(第二更求粉红票)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第二更求粉红票)

    感觉到他的目光,陈容连忙避过。

    望着低眉敛目,向车厢角落里挪去的陈容,王弘随手把捂着伤口的手帕一扔,伸手一扯,把她重重扯向自个怀中。

    陈容身不由已地向他怀中一歪,手肘向侧一偏,收势不住地在他伤口处一撞。

    瞬时,血流如注那血,转眼便浸湿了整个手帕,转眼便如溪水一样流向他的衣襟,也染向陈容的衣襟

    鲜血印满白‘色’衣裳,那情景,要多惊心便有多惊心。

    陈容看着那染得通红的一片,从怀中掏出手帕,轻轻按上。

    她也不看向王弘,便这般盯向外面的护卫,低喝道:“‘药’呢?”

    五个护卫朝着王弘望了一眼,低头上前。

    在他们地帮助下,王弘的伤口,很快便被包扎住了。连同他的裳服,也给换了一身。

    转眼,车帘再次拉下。

    陈容搂着王弘的颈,温柔的,软软地说道:“夫主,痛么?”

    声音绵绵,情意无限。

    王弘伸手抬向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抬,陈容已举眸望向他。

    她望着他,眸中‘波’光流动,关切喜爱之情溢于言表。朝他温柔地望上一眼,陈容低下头,隔着裳服,在他伤口处轻轻印上一‘吻’,低低说道:“很痛的,对么?”

    王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陈容白嫩滑腻的手指,顺着伤口划过他的下巴,青葱‘玉’指划着划着,她从咽中溢出一声低叹,把脸贴在他的脸上,轻轻摩挲着,她学他那般,咬上他的鼻尖,吐气芳兰,“下次再有这事,阿容愿替郎君挡下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,字字温柔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,含情脉脉。

    她的表情,关切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这本是王弘希望看到的。。。。。。可此刻这般静静地看着她,他却感觉到了不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鼓声喧嚣。

    陈容连忙把车帘掀开,朝外看去。抬头看了两眼,陈容收回目光,自顾自地整理着扯‘乱’的衣裳和秀发。

    整理了一会,她朝王弘妩媚一笑,问道:“容‘色’可整?”

    王弘一直在静静地看着她,闻言朝她上下打量着。

    他伸出修长的手,如‘春’风一样拂过她耳边的碎发,那手指又滑到她后颈,把那颈后的皱褶‘弄’顺,他说道:“整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夫主。”

    陈容说了一声。伸手把车帘掀开,向下跳去。

    她的手臂被人扣住,王弘的声音飘入耳中,“阿容这是往哪里去?”

    陈容回眸向他看来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,抿着‘唇’,笑得开怀:“夫主有所不知,阿容出身寒微,自南迁以来,一路战战兢兢,总是察人颜‘色’,不敢有放松时。便如这建康城吧,阿容可是向往很久,却拘于这身形长相,不敢放纵自己。现在好了,有了夫主,生有人记挂,死有人收尸。阿容终于可以放开了。”

    她扯开他的手,纵身跳下马车。

    车帘晃动间,她嫣然回首,朝着马车中的王弘福了福,说道:“夫主,阿容逛逛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甩了甩衣袖,曼步向那鼓声传来处走去。

    陈容才走了几步,王弘的声音便从后面传来,“回来。”声音舒缓,却是命令。

    陈容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马车驶动。

    一支修长的手,轻轻按在她的肩膀上,王弘低叹一声,轻轻说道:“稍侯时日吧。”他跨下马车,牵着陈容的手,一步一步向马车中返回。

    陈容没有挣扎,她顺从地随他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去道观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道接一道的命令中,王弘搂着陈容,把她置于膝间,因为他这一动,他颈项上的伤口,又开始渗血。

    陈容看到,便伸手捂着那伤口不放。

    王弘垂眸望着她,轻声说道:“阿容不是知道么?我不会允许你死的。”

    他笑得雍容而轻浅,五指拂过她的秀发,他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呶,看看那人。”他指的是离马车百步远,一个背着背蒌的**,“那‘妇’人,她是九公主派来的。哟,还有那,那,那也是。”

    他低低一笑,朝着陈容的秀发上轻轻一‘吻’,道:“那些人,会欢喜阿容落单的。”

    陈容笑了笑,她的声音有点无力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偎入他怀中,喃喃说道:“夫主真坏,都不许我任‘性’。”她嘟囔道:“生不易,死不允,唉,夫主实在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王弘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的笑容都是浅浅的,淡淡的,如这般放声大笑的时候,实是不多。

    他伸左手,在车辕上‘啪啪——’击打起来。节奏分明的击打声中,他右指放在嘴前,轻嘘一声,低低警告,“阿容,这话可轻易说不得。。。。。。你在建康说我坏,可是会被人围攻的。

    在王弘的大笑中,马车继续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,马车便来到了西山道观下,开始减速。

    王弘向后一仰,他伸手抚着陈容的背,抚着她如缎的墨发,望着陈容妩媚动人的侧面。说来也是奇怪,这个‘妇’人,自从那次**于他后,整个人便变得明**人,妩媚中颇有风流之姿。这种风流妩媚,那是掩也掩不住,已是完全洗去她以前的俗‘艳’卑微之气。现在的她,便是做出卑微之姿,便是如以往那般,有进退失据之时,那容止也不同于往昔,那姿态,也有高岸冷峭之美。

    似乎,现在的她,不再汲汲营营,不再在乎生和死。。。。。。也是,她是变了的。

    这般看着她,他修长白皙的手,轻轻抚上她的颈,低而温柔地说道:“阿容越来越媚了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声音低喃。

    陈容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王弘对上她流转的明眸,手指轻抬,他抚过她长长的睫‘毛’,嘴角微扬,轻浅温软地说道:“阿容让我越来越放不下了,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陈容收回目光,微微一笑,“郎君何出此言?你不是已经把阿容锁于身侧么?这世间,便是无上珍味,吃多了便会烦腻。郎君所期待的烦腻之时,想来用不了多时。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等到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就在她转眸回望时,突然的,一阵鼓声传来。

    那鼓声,正是他们在街道时听到的那鼓乐。可是,此时此刻,那鼓乐却尾随于她身后,出现在道观下

    陈容腾地直身,伸手掀开车帘,望向外面。

    那鼓声越来越近,于弯弯曲曲的山道间,若隐若现。只是一眼,陈容便发现,那鼓乐队的旁边后面,还跟着上百数看热闹的人。

    此刻,那鼓乐离她只有百步之远。

    马车停了下来,陈容还没有回头,王弘的低‘淫’声传来,“是皇帝的人?”

    皇帝的人?

    陈容一凛,侧头看去。

    渐渐的,行人散开,那支队伍出现在陈容面前。

    这却是一只皇家卫队,走在最前面的,是一个太监。那太监手捧圣旨,在他的身后,是敲锣打鼓的乐伎和天家护卫。

    陈容想了想,跳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她堪堪走出两步,王弘那低而温柔的声音传来,“阿容,上车。”

    声音中有着他平素少有的沉冷。

    陈容有点诧异,她回眸朝他看了一眼,见他盯着那支乐队一瞬不瞬,心神微动,便应了一声,二话不说地退到他身边,爬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她一上马车,王弘便把她搂在怀中,轻声说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这是对驭夫说的。

    驭夫应了一声,连忙驱动马车。

    可这么会功夫,那支队伍离他们的马车只有五十步了。王弘的马车刚刚一动,一个太监尖哨的声音传来,“弘韵子仙姑可在?”

    那太监,是对着紧跟在王弘的马车身后,属于陈容的那辆马车开口的。

    一声传出,四下一静。

    无数双目光,同时看向陈容的那辆空马车。

    这时,身后的王弘轻声说道:“上前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驭夫驾着马车走出两步,来到那辆空马车之前。

    慢条斯理的,王弘掀开了车帘,让他和陈容的面容,都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这一下,四下看来的众人,先是一怔,转眼嗡嗡声大作。

    琅琊王七何等名头?不用王弘‘露’面,众人也知道他在身侧。可是,他却是搂抱着一个道姑,这么大赖赖地‘露’出面容。

    这架式,简直是让人无法装聋作哑了

    那太监只是朝王弘望了一眼,便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他举止这般自在,分明是早就心中有数,陈容的心猛地一沉。

    那太监也不理会王弘,只是专注地盯着陈容,尖声叫道:“可是弘韵子仙姑?”

    陈容细腰被王弘锁住,无法直身还礼,只得这般微微低头,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太监盯着她,徐徐吐道:“有圣旨”

    圣旨?

    陈容一凛,连忙挣扎着站起。

    她走下马车,朝着那太监持手一礼,应道:“弘韵子接旨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她的声音一落,四周传来了一声怪腔怪调地语声,“好一个风流道姑啊。刚起男人塌,又接帝王旨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小。

    陈容没有理会。那太监身后的众护卫,却有一人回头狠狠一瞪。这一瞪杀气毕‘露’,喧嚣着的众人同时一静。

    那太监盯着陈容,慢慢点了点头,然后,他好整以暇地打开了圣旨,尖哨着声音唱道:“弘韵子既慕红尘,何必求朕赐尔‘女’冠?既为‘女’冠,又与男人厮魂终朝,尔让朕颜面何存?”

    那太监尖着声音,诵到这里,向着身后之人使了一个眼‘色’。

    于是,三个宫‘女’捧着木制托盘,慢慢上前。

    几乎是那太监的声音一落,便是喧嚣声大作,而此刻,随着这三个宫‘女’上前,那喧嚣声,已是变成了惊叫吵闹。

    便是一直侧倚于塌,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一幕的王弘,这时也是‘挺’了‘挺’腰背,倾身望来。

    这三个宫‘女’手中捧的,是三样物事。

    一个‘精’美的陶瓷,一块白练,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这个天下,怕是无人不知道这三者的含义了。

    看来,皇帝为了维持天家的威严,要赐死这个风流道姑啊。

    随着那三个宫‘女’向前走来,喧嚣声越来越大,惊叫声更是高涨。

    无数双目光,瞬也不瞬地盯向陈容,也盯向王弘。

    陈容怔住了。

    她完完全全的怔住了。

    陛下,赐她一死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这时,那太监尖哨的声音在她耳边震‘荡’,“弘韵子,你敢不接旨?”

    声音尖利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陈容缓缓抬头。

    她迎上了那太监,然后,目光一转,看向那三个宫‘女’,然后,她的目光,扫过一众围观的人群。

    慢慢的,陈容回过头来,看向了王弘。

    感觉到她的目光,一直冷冷地盯着众人的王弘,抬眼向她看来。

    他对上了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在王弘静静地注视下,陈容一笑。

    这一笑,十分奇特,它有着凄然,也有着放松。因为这份凄然和放松,陈容的这个笑容,显得那么华美。

    陈容定定地望着王弘,慢慢的,她嫣然一笑,低低说道:“七郎,”她的声音温柔而多情,目光如水,含情脉脉地望着他,她呢喃着,又是不舍,又是放松地说道:“七郎,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她扬着‘唇’,凄‘迷’的,喃喃地说道:“你输了呢。”

    痴痴地望了他一眼,陈容一笑,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她慢步上前,向那三个宫‘女’伸出手。

    几乎是毫不犹豫的,她伸手拿下向那匕首,在四周突然一静中,她目光瞟向众人,含着微笑,慢慢说道:“早该如此了。。。。。。多谢陛下给我决心。”

    就在她素白的小手,伸向那匕首时,王弘低而清悦的声音传来,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静,同时向他看去。

    在众人地注目中,王弘漫不经心地朝那太监招了招手,道:“把圣旨给我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”

    几乎是王弘这句话一出,那太监便是尖喝出声。他向后退出一步,瞪着王弘,冷然喝道:“帝王旨意,且是你这闲散人等想看就能看的?”

    他喝到这里,王弘一眼瞟来,剩下的话,便给噎在咽中。。。。。。那一眼,明明平和之极,可他却是觉得奇寒彻骨。

    不过,那寒冷只是一瞬,那太监想到自己出行时听到的嘱咐,咬了咬牙,对着陈容大喝道:“兀那道姑,你敢抗旨不成?”

    这时,陈容的手,正放在匕首的柄把上,听到王弘开口后,她便侧过头,任由长发如泄,温柔的,静静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那太监的急喝声一传来,陈容便慢条斯理地白了他一眼,懒洋洋地说道:“你急什么?”

    她回望向王弘,微仰着头,笑容慵懒中,隐藏着她不敢承认的渴望,“我这一生,难得有人这般护着。天使何必着急?”

    那太监脸一沉,他不敢看向王弘,却是敢瞪陈容的,当下,他上前一步,朝着陈容厉喝道:“大胆来人,把酒给这道姑送上”

    那太监一声令下,两人上前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王弘懒洋洋的声音传来,“把那圣旨拿来。”

    声音传来,那太监一怔。

    他还不曾明白时,站在王弘身边的一个护卫大步上前。他蹬蹬蹬走来,几步便走到那太监旁边,伸手一扯,便把他手中的圣旨拿在手中。

    那太监大怒,他急急尖叫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。来人,拿下他,拿下他”

    他尖厉的喝声,在群山中回‘荡’不已,可是,一直等那护卫走到了王弘身侧,也没有半个人上前。

    那太监大怒回头,他对上的,是一众低头退后,畏缩不已的身影。

    望着这些人,那太监的脸白了白,转眼,他想到手中的圣旨已然不在了,更是手

    脚发软。

    那护卫把圣旨送到了王弘手中。

    王弘拿着那圣旨,就着太阳照了照,稍稍瞟了几眼,他便慢条斯理地把那圣旨卷起,然后,施施然迈下马车。

    轻袍缓带,衣袂翩翩地走到陈容面前,王弘朝她望了一眼,修长白皙的手,在她眼前一摊。

    陈容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歪着头,陈容傻呼呼地望着他,好一会,她明白过来,于是她把那匕首拿起,放在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一做,王弘便是一笑。

    他广袖一甩,大步走向那太监。

    纵使他的手中,匕首寒光森森,那太监也没有别的想法。他瞪着王弘,‘色’厉内荏地尖喝道:“王七郎,你想干什么?你敢抗旨?”

    “抗旨?”

    王弘一晒,他扬着‘唇’角,淡淡说道:“原来你也知道我是王七郎啊。”一句话吐出,他右手便是向前一送

    这时,他已站到了那太监面前,这时,他的右手正拿着一把匕首

    于是,随着他广袖这么一甩,随着他这话轻描淡写说出,众人只听得“卟”地一声,匕首入‘肉’的声音传来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尖叫声此起彼伏,四周众人纷纷后退,惊恐不已

    鲜血一喷而出。

    王弘漫不经心的后退一步,避开了那股喷出的鲜血。他蹙着秀眉,甩了甩衣袖,“知道我是谁,也敢用假圣旨来诳我的‘妇’人?”

    说罢,他毫不在意地转过身,甩甩衣袖,向着马车走来。

    这时,那太监的咽喉中,鲜血还在咕咕涌出,他手指着王弘,颤颤巍巍的,却是一个字也吐不出。

    这时,四周的人,已被这变故惊得只会尖叫。

    这时,陈容正抬着头,呆呆地望着王弘。

    正当王弘走到陈容身侧,朝她伸出手来时,山腰间,又是一个尖利的叫声传来,“弘韵子仙姑何在?有圣旨——”

    #

    送上五千字了。今天我很勤奋,足足码了九千字,泪,大伙不奖励奖励一下么?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