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62章 两份礼物(求粉红票)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62章 两份礼物(求粉红票)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62章  两份礼物(求粉红票)

    泪,六月最后几个小时,大伙的粉红票再不扔上来,就都‘浪’费了啊。

    本来准备多更些的,实在太累,便留到明天吧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王弘还在静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好一会,他垂下双眸,低叹道:“阿容,”他的声音有点苦涩,侧过头看着外面,王弘说道:“许你为贵妾,我,”他的咽中有点干,喉结动了动,他才说道:“那不是因为你我有过共患难的情义。”

    他望着她,手慢慢伸出,轻轻按在她的肩膀上。就在那手放下时,陈容清楚地感觉到,他的手在颤抖。

    王弘望着她,轻轻的,温柔至极地说道:“我,实是欢喜阿容,实是不想阿容成为他人之‘妇’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似是不知道如何继续下去,便抿着红‘唇’,转头看向窗外。那俊逸清华,容光照人的面孔,在这一刻,竟透着抹不自在。

    陈容瞟了他一眼,提步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她刚一动,放在她肩膀上的手便是一紧,便令得她只能这样与他对面而立,只能这样偎着他。

    陈容动不了,也就不动了。

    她温驯地依在他的怀中,安静而平和。

    这时,夕阳正好,金灿灿的光芒,透过纱窗铺‘射’在两人的乌发上,长袍广袖中,直是灿烂得耀眼。

    这一刻,时间没有流动。

    王弘紧紧地握着陈容的肩膀,双眼定定地看着远方,直过了一会,他才从这种状态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喉结动了动,他低声说道:“自古以来,从无‘妇’人为光禄大夫的,何况阿容还是出了家的?陛下这圣旨,你就算接了,也不会有人当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声音清而温柔。

    陈容低低应道:“我知。”

    王弘的手,艰难地向上移了移,刚刚一动,他又放回原处,然后,又向上移来。

    慢慢的,他的手扶在她的后脑上,轻轻扣住,温柔地望着她,王弘的喉结再次滚了滚,说道:“司马氏的人,于男‘女’一事上,随意得很。。。。。。你当真在他身边行走,当注意少言谨行,宁可他开口苛责,也不要枉动枉为。”

    陈容轻轻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抚‘摸’着她的秀发,直是寻思了一会,再次说道:“光禄大夫是朝臣之职,陛下如要你随‘侍’左右,你也可视情况而定,选择无视。陛下强召,就去见一见,如无召,不妨多睡一些觉,多与他人胡‘乱’闲谈。如果他人说起朝局时事,以及南阳莫阳战事,你尽可扯开话题,大谈风景和琴技,甚至‘妇’人之间的衣饰之类,万不可胡‘乱’开口。”

    这,已是谆谆教晦了。

    陈容一动不动地伏在他的‘胸’口,在这么一瞬间,她竟是有一种错觉:这个把自己紧拥在怀中的名‘门’嫡子,这个身价比皇帝还要让人敬畏的琅琊王氏最受瞩目的郎君,似是爱上了她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这真是一种美好的错觉。

    陈容闭上双眼,嘴角扬起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可这样笑着的她,那表情依然是安静的,冷情的。

    王弘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他双手捧着她的脸,低头望来。

    望着望着,他长叹一声,喃喃说道:“你身份特殊,在这个时候封为光禄大夫,未免惹人注目。若要‘交’待,一时也是‘交’待不清的。”

    他从腰间取下香囊,给她挂上。

    陈容望着这香囊,低声说道:“你给过我香囊。”

    王弘低低说道:“这与以前的不一样,这香囊,我从十二岁佩戴至今,我的人都认识它。以后你出入宫禁,就戴上这个,有什么紧要之事,会有人出面的。”

    陈容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王弘慢慢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定定地看着她,看着她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他突然苦涩一笑,说道:“我许是错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一愕,眨巴着眼,不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王弘伸手抚上她的脸,那修长白皙的手指,抚过她的眉,抚过她的眼,抚过她的鼻梁,慢慢的,他低下头,将自己的红‘唇’,温柔之极的印在她的额心上,王弘低而温柔地唤道:“阿容,相信我。。。。。。对你,我从无玩‘弄’之意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慢慢松开陈容,转身走向‘门’口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他停下脚步,侧过头来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夕阳的金光下,他眉目如画,他清澈的双眸,盛藏了无穷无尽的温柔。

    这种温柔,陈容消受不起,因此,她垂下了双眸,避开了他地注视。

    久久久久,王弘低叹一声,缓步跨出房‘门’,悄然离去。

    夜风中,木‘门’不停地摇晃着。

    望着那木‘门’好一会,陈容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她看到外面,王弘已是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似是觉到她的注目,车帘掀开。

    就在王弘回头看来时,陈容把那开了一条缝的木‘门’轻轻掩上。

    好一会,一阵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听着那脚步声,陈容低声说道:“妪。”

    “‘女’郎。”

    陈容的‘唇’蠕动了一会,好半晌,她说道:“七郎换下的血衣,洗净后放过来。”冉闵伤他时,王弘曾经换过衣裳。

    平妪不解地看着她,好一会才点了点头,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见到陈容不再开口,平妪上前一步,小小声地问道:“‘女’郎,刚才那圣旨?”

    等了好一会,平妪见陈容都没有回答的意思,便呆在那,突然想起一事,连忙说道:“对了‘女’郎,今晨你去皇宫后不久,你的兄长便来了,他神‘色’匆忙,好象有什么紧要事。”

    大兄?

    陈容抬起头来,问道:“那他神‘色’可好?可有受伤?可有生病?”

    平妪想了想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陈容见状,微微一笑,道:“既然他无伤无病,便不会有什么大事。”就算有,只怕也是他那个泼‘妇’婆娘和她的兄弟的。

    两人‘交’谈之时,一阵脚步声传来。不一会,应姑在台阶下说道:“禀仙姑,陛下派来五个护卫,说是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五个护卫?

    陈容双眼一亮,连忙抬起头来看向应姑。

    应姑低着头,肃手而立,继续说道:“陛下的人,弟子已然安置妥当。”她又说道:“另外,陛下派来的人还说,明儿早朝,仙姑可不要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早朝?

    陈容双眼一直。

    这时,应姑上前一步,她捧起一个木盒,朝着陈容躬身说道:“这是陛下所赐之事。因天使来去匆匆,又嘱咐不必惊动仙姑,弟子才代仙姑领受。”

    皇帝给她的礼物?

    陈容上前一步,她掀开那‘门’g在木盒上的红纱,‘露’出了放在里面的,一个‘精’致的,刻了秀丽山河的小木盒。这小小的木盒,头如凤凰,刻纹‘精’致中透着雍容。

    陈容接手拿过,翻来覆去欣赏一会,笑道:“真真华美。”

    一边笑,她一边打开小木盒。

    木盒里,放着一块‘玉’佩。‘玉’佩上,刻着四个字,“如朕亲临”

    如朕亲临?

    陈容呆了呆,不觉不觉中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哪知,这四个字一念,应姑便惊呼出声。她骇然抬头,呆呆地望着那‘玉’佩,尖声的,无法自制地叫道:“这,这上面刻着‘如朕亲临’?”

    陈容正在欣赏着,被她这么一叫,不由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应姑没有察觉到她的不满,她直直地瞪大双眼,呆若木‘激’地望着那‘玉’佩,喃喃说道:“如朕亲临?如朕亲临?”

    一连念了几遍后,她嗖地抬起头来,朝着陈容叫道:“恭喜仙姑,贺喜仙姑”

    在陈容有点明了,也含着询问的眼神中,应姑朝着陈容深深一礼,喜笑颜开地叫道:“有了这‘玉’佩护身,怕是无人妄动仙姑了。弟子恭喜仙姑,贺喜仙姑”

    无人动我?

    陈容先是一呆,转眼嘴角一扬,然后,她忍不住清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无人动我?”陈容一边笑,一边大步向前走去。来到一棵松树旁,伸手抚着那显得沧桑古朴的树干疙瘩,陈容格格一笑,乐道:“无人敢动我?”

    笑到这里,不知为什么,她的眼眸中,竟有一点湿润。

    应姑走到她身后,笑着说道:“仙姑,这‘玉’佩乃无价之宝,万万不可毁了丢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闻言一凛,点了点头,说道:“恩。”

    应姑望着她,突然感慨道:“陛下对仙姑,当真恩重”

    陈容嘴角一扬,她转头看向那云雾‘门’g‘门’g的山峰,轻笑道:“是啊,难得这世上,有对我这么好的人。”只希望这个好,能善始善终。刚想到这里,陈容便自嘲地一笑。

    在她喃喃自语时,身后的应姑,笑着说道:“如此好事,弟子当速速禀过七郎才是。”说到这里,她问陈容,“仙姑允否?”

    否?怎么不允?

    陈容一笑。她低头抚‘摸’着那‘玉’佩,微笑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脚步声刚刚离去,又马上传来,陈容回过头看向应姑,不等她开口,应姑便是朝着她持手一礼,说道:“禀仙姑,建康陈氏派人前来,相请仙姑赴今晚之宴,仙姑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本家派人来了?

    他们不是与自己再无相干的吗?是了,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,这才随便派人前来。若是真心看重自己,以建康陈氏那么讲规矩的,怎么不早点派人前来相请,偏等到这夕阳西下时?

    这些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陈容摇了摇头,清声说道:“告诉他们,我累了,已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应姑提步离去。

    陈容目送她离去,转过头来看向下面的云起云落。就在这时,应姑的脚步声又传了过来,紧接着,她的声音再次传来,“仙姑,有一故人执意要见过你,允还是不允?”

    故人?

    陈容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