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63章 当得一哭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63章 当得一哭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63章  当得一哭

    进入陈容眼眸的,是一个一袭淡蓝裳服,‘玉’冠束发,因腰太细,广袖宽袍,在山风吹拂下,另有一种随风‘玉’去的风姿美少年。

    这美少年眉目如画,肌肤白净,双眼明亮如刀,可不正是孙衍?

    陈容一见是他,嘴一扬便是笑容满脸。她朝着佩带香囊,脚踏木履,华贵之气无可遮挡的孙衍打量着,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紧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婢‘女’和护卫,陈容忍着笑说道:“好一个风仪翩然的美少年,阿衍,你现在,回归本家了?”

    孙衍挥了挥手,头也不回地命令道:“都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待到众人退下,他才大步朝陈容走来。

    他走到陈容身前,在离她仅有三步处停下,上下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他嘴一扬,讥讽地说道:“阿容真真无能,叫你小心的,你还魂成了一个道姑”

    陈容侧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从这张秀丽的脸上,从那一双狼一样的眼神中,看到了一抹悲伤。陈容抿‘唇’说道:“已是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她按捺不住‘胸’中满溢的温暖,献宝一样从怀中掏出皇帝送给她的‘如朕亲临’的‘玉’佩,道:“看,这是陛下给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‘陛下’两字,孙衍嘴角一扁。

    他盯着陈容,甩了甩衣袖,道:“走走罢。”

    陈容应了一声,提步跟上。

    两人并着肩,朝着后山走去。这时已到初夏,树叶繁芜,浓荫处处。两人并肩走在树荫道上,时不时地跨过一块山石。一时之间,都是有千言万语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好一会,孙衍才说道:“我早几天便来到了建康,已见过家族中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转过头,他狼一样的眼神中,添了份‘迷’惘,慢慢一笑,孙衍低声说道:“到了建康,方才知道胡人为何这般猖獗”他说到这里,抿了抿‘唇’,甩了甩头后,转向陈容,盯着她说道:“阿容,听说将军愿意娶你为妻,这次还想带你离开,可你拒绝了?”

    陈容点了点头。她伸手摘下一片树叶,慢慢把它‘揉’碎。

    孙衍最是了解她,只是一眼便明白她不想多说。长叹一声,他喃喃说道:“这几日,将军都住在我的府第。他每天没日没夜的练武,累了喝酒。。。。。。他虽什么话都不说,可我知道,他记挂阿容。昨晚上他喝醉了,还抱着酒瓮叫阿容的名字,叫着叫着,他就恨起来了,还把我的院落砸了个稀巴烂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续道:“阿容,将军对你,情意已深,你若嫁他,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陈容垂眸,低声说道:“我不喜欢陈微。而且,我也**了。”

    孙衍嗟叹一声,道:“是啊,真真造化‘弄’人,哎,若是你不曾**,嫁给他定是一桩美满姻缘。”

    美满么?

    陈容一笑,摇了摇头。只是问道:“陈微可好?”

    “陈微?”孙衍想了好一会,才想起陈微是谁。他摇了摇头,道:“这‘妇’人有什么好?一天到晚腻腻歪歪,又喜哭,什么正事都干不了,将军嫌恶得很。”

    冉闵嫌她?

    陈容哧地一笑,说道:“这不可能,你家将军不可能嫌她”

    孙衍盯向她。

    盯着盯着,他长叹一声,喃喃说道:“我知道将军错在哪了。”他想了想,说道:“将军确是嫌她的。我看过这‘妇’人几次,每一次将军都是一脸不耐烦。对了,昨天这‘妇’人还抱着将军的‘腿’,说你陈容怎么做,她也学着去做,叫将军不要厌烦于她。当时将军有点醉,一脚踢开了她,叫道‘若她真如你一样,他一个眼神就当完全明白,哪会这般腻歪惹人厌烦’那一脚踢得可不轻,又当着众人,那陈微怕是难做人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听到这里,有点恍惚,也有点好笑,她望着远处的山峰,久久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时,孙衍停下脚步,正对着她。

    他打量着一身道袍的陈容,突然的,他上前一步,双臂一伸,把陈容紧紧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他这个动作十分突然,陈容还没有反应过来,已被他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孙衍抱着陈容,低骂道:“你这执拗的‘妇’人你说一千道一万,不就是**给了王弘,觉得自己是他的人了,根本想也没有想过再许他人么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有点哽咽,“你怎么这么蠢笨,又蠢笨又固执不化若是你现在还是清白的,便是我,也可以帮你找一户好人家的。。。。。。我都瞄好了啊。”

    已是很久很久,没有人这么关怀过陈容的。

    陈容这人,在她的记忆中,她永远是孤军奋战的。这世上,除了平妪和尚叟等人,再不会有半个人在意她的死活。这种孤寂太久太久,直到那一晚,王弘半夜出城寻找于她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这是陈容第二次这么感动。她忍着泪水,刚要说些什么。孙衍已是把她一推,哈哈大笑着退了开来。

    他笑得响亮,声音在群山中不断回‘荡’。

    笑着笑着,孙衍反手在松树上重重捶上一拳,自嘲地说道:“我真是愚了。以你陈氏阿容的‘性’格,样貌,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,这已是很不错了,王弘那魂蛋也是功不可灭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再次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笑声,在山林中久久回‘荡’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当他的笑声止息时,对面的山林中,突然传来了一阵大哭声。

    那哭声突然而来,浑厚响亮,虽是痛哭,那哭声抑扬顿挫,铿锵有力,极具美感。

    孙衍一怔,陈容也是一怔。

    不一会,那痛哭声止息,换成了长啸声。

    等那啸声止息,孙衍纵声喝道:“哭足笑尽,可饮一杯无?”

    他的喝声朗朗传出,久久还有回音。

    好一会,对面的山林中传来了一个清峭地哧笑声,“你这‘浪’‘荡’子,世间无路你不哭,却为一‘妇’人垂涕,我不屑懒得喝你的酒”

    这声音高阔宽宏,其音寥寥。

    孙衍哈哈一笑,他负着双手,乌发被吹风散,拂于秀丽的脸孔上,“你可知道我身边这‘妇’人是谁?她是那个一马当先,冲杀于万军当前的陈氏阿容,陛下所封的仙姑弘韵子。呸依我看来,天下的丈夫见到我身边的这个‘妇’人,都当长揖不起,羞惭一世”

    孙衍的声音朗朗传出。

    陈容腾地掉头,不敢置信地看着孙衍。

    她清楚地听出,这个少年,这个与她匆匆结识,却是倾盖如故的少年,正在为她扬名,正在用这个时代,名士们最喜欢的方式,为她扬名

    对面的山林中,那人沉默了一会。片刻,他出声了,声音有点沉‘淫’,“这个‘妇’人?倒当得一哭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声音一提,高唱道:“在下蔡理蔡子笑,阁下何人?可得一见否?”

    蔡理蔡子笑?这可是建康城的一大名士。

    陈容双眼一亮,建康的大名士?太好了。

    两世为人,陈容熟知这个世道的规则。如果要得到好的名声,一定要博得这些名士的认可。因此,她刚刚重生时,会千方百计地去接近王弘,便是因为这些名士,只要随便称许她几句,便能令她名声大好,便能给身份卑微的她,在择婿一事上,多添一点资本。

    对那些寒微的士人来说,娶一个被名士肯定的‘女’人,是很乐意的。这种名声上的资本,甚至要胜过钱财。

    现在,纵是不谈嫁娶,能结识这些建康城的风云人物,她也是乐意的。这种乐意,甚至与利益无关,只是对这些名士根深蒂固的崇拜和向往。

    孙衍哈哈笑道:“在下孙衍,年末及冠,还没有字号。”他朝着身侧的陈容一指,朗声说道:“我身边这位,陈氏阿容,虽是‘妇’人,大胜丈夫。”

    那蔡理哈哈一笑,道:“知错知错。两位如不嫌弃,今晚袖风之泉,流月之亭,蔡某设宴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大笑声渐渐远去,那蔡理竟是不等两人应承,便自顾自地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蔡理一走,陈容便看向孙衍。

    望着这个佼丽的少年,陈容轻声说道:“多谢。”多谢他的赞美,他的褒扬。。。。。。孙衍转头看向她。

    他身量高过陈容大半个头,于晚风中,这少年纤细的身形,如山一样的沉稳。

    他望着陈容,‘露’出雪白的牙齿一笑,如狼一样的双眼光芒大张。他神秘地一笑,慢慢说道:“阿容,我会在建康呆久一些。”

    陈容点了点头,开心地说道:“好啊好啊。”

    孙衍呵呵一笑,他负着双手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我这次留在建康,有两件事,一,是为抗胡之事尽一尽力。二,是为了阿容你。”

    为了我?

    陈容大奇,她笑道:“为了我什么?”

    孙衍上前一步,他伸手按在她的肩膀上,说道:“你是我的妹子啊,你魂得这么狼狈,我这个当兄长的,怎么着也得出面吧?”他朝着陈容挤了挤眼,做了个鬼脸,表情虽是滑稽,他说出的话,却透着少年特有的清亮坚定,“王弘那魂蛋,不是占尽你的便宜么?为兄便要让他瞅瞅,我的妹子不是可以随意欺凌的我要让你风风光光的,敞敞亮亮地在建康过活”

    ##

    新的一月,求大伙把我顶在粉红票榜单上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