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64章 与君同舟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64章 与君同舟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64章  与君同舟

    第二更到,求粉红票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风风光光,敞敞亮亮过活?

    陈容噗哧一笑,她伸手握着他的衣袖,叹道:“你啊。”虽是叹息,可她满心满腹都是欢喜。

    陈容叹息,是因为她知道建康权贵如云,孙衍刚刚来到这里,还没有立住足,要保护她,并不容易。可她还是高兴,很高兴。

    陈容望着孙衍,半晌半晌,她轻轻笑道:“我辈子最对的事,便是遇上了你。”

    孙衍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两人联袂向房中走回,一边走,陈容一边向他倾诉着别来诸事。在她的叙述中,孙衍秀丽的脸时而铁青,时而嗟叹不已。

    来到房‘门’前,望着推‘门’而入的陈容,孙衍突然唤道:“阿容。”

    陈容倚‘门’回望。

    这时,孙衍正双手抱‘胸’,他朝着陈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,说道:“阿容,今晚之宴,你想怎么打扮便怎么打扮吧,便是以后,也尽可随意。”他咧嘴一笑,“反正你这道姑之名,也不怎么地道。”

    陈容想了想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回到房中,她换上了一套淡蓝‘色’的裳服。

    出来时,孙衍已坐在马车上侯着,陈容见到太阳已沉入地平线中,山峰之间夜雾笼罩,连忙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她刚靠近,孙衍便朝着紧跟着陈容的平妪唤道:“且抱琴来。”

    平妪应了一声,连忙跑回房中。

    不一会,马车启动,下了道观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驭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,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应了一声,和孙衍走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现在,正是明月当空时,前方五十步处,有一与谭水相连的深泉,谭水中,五个木制亭台连成一片,此刻,那亭台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从这里往亭台,无路可去,只有几叶扁舟时浮时沉。

    孙衍牵着陈容,朝那扁舟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疏阔低沉的声音传来,“来者何人?”

    孙衍昂头回道:“孙衍。”

    那人回道:“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孙衍哈哈一笑,朗声道:“刚从北地而来,你自是没有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北地?何方人士?”

    这个问话刚刚说出,另一个浓厚的建康口音传来,“管他何方人士。你看这个小郎,衣履翩翩,佼如处子,双眸明澈,举止秀雅,实是我辈人物。让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理,你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孙衍刚刚举足,另一个高昂的声音传来,“且慢”

    一个高冠博带,形容瘦削疏朗的青年提着灯笼走上一步,红‘色’的灯笼下,他细细地打量着陈容,问道:“‘妇’人是谁?”

    他一瞬不瞬地盯着陈容,咧嘴森森一笑,慢慢说道:“莫非是,那个新入建康,勾得琅琊王七做尽荒唐事的风流道姑弘韵子?”

    这话语,相当的不善,这笑容,也相当的嘲讽。

    几乎是这人话音一落,四下便是一静,十几双目光都转过来,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孙衍刚要开口,陈容扯了扯他的衣袖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隔着潭水,她朝着众人持手一礼,说道:“不错,我就是弘韵子。”在一众变得冷漠的眼神中,陈容抬眸直视,清脆的,自在地说道:“当今之世,谁不荒唐?怎地琅琊王七偶尔荒唐了,诸位便给惊住了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一怔。

    这时,陈容冷声一笑,“我这个‘妇’人于南阳城一马当先,血染白衣事,诸君都不记得,却记得我的风流?”

    她上前一步,淡淡而笑,蓝裳飘拂,容姿冷‘艳’,“我与七郎,没娶没嫁,便是风流了,也是自家事,诸君乃是世外人,怎么也俗了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亭台众人,不由相互看了一眼,同时沉默了。

    见到他们不说话,陈容衣袖一拂,冷声说道:“诸君不屑我,我亦不屑诸君”如铁石相击地丢下这几个字,陈容却是纵身一跃,踩上了一叶轻舟。

    踏在轻舟上,陈容明眸一转,看向孙衍,当着众人,朝他福了福,陈容悠然笑道:“明月当空,清风如水,如此良夜,若能乘舟远游,待月落日出,看这江山如画,岂不妙哉?”

    她微微前倾,笑容如‘花’,“小郎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此时,明月正好,四周灯火通明,她这一前倾,一微笑,说不出的从容,也说不出的青‘春’美好。

    孙衍与她心意相通,马上明白过来,他哈哈一笑,朗声道:“敢不从命。”说罢,他跳上轻舟,将那竹竿一撑,轻舟‘荡’开,向那连接着潭水的溪河中冲去。

    轻舟这一冲,极猛极快,陈容北方之人,是有点怕水的。可她经历了这么多事,心‘性’早就沉稳,再加上早有准备。于是,任由舟楫冲撞,陈容却站得稳稳的,那窈窕的身姿,在夜风中摇曳如荷,颇有凌风之感。众人眼睁睁地看着这对金童yu‘女’大笑着离去,好一会,一个青年哑然笑道:“却是个与众不同的,也怪不得那王七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少年负着手,望着陈容远去的身影,感慨道:“任它江山丽如画,最难消受美人恩。遇到这样一个美人,偶尔荒唐些,却也应该。”他转过头看向众人,举起酒樽朗朗说道:“想那王弘,视这虚名如粪土,当风流时便风流。也是个妙人,大大的妙人。各位,我们着实俗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天,王弘荒唐之名传遍建康,便在名士圈中,也被人所诟病。可这一次,他们亲见那个令得王弘背上荒唐之名的道姑时,却发现那道姑风姿超逸,看来他的荒唐,实是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身后的议论,陈容已是不知。

    她慢慢坐在舟上,摊开手脚后,才感觉到不再摇晃得厉害。

    睡在舟上,她瞅着月光下孙衍那纤细颀长的身影,突然笑道:“幸好有你。”笑到这里,她长叹一声,“虽然名声对我已然无用,可是,能得到这些人的另眼相看,还是很值得欢喜的。”

    撑着舟,孙衍头也不回地说道:“名声有用。”他清而有力地说道:“如果建康城的名士都肯定了你,只要不胡‘乱’谈论时事,那就无人会动你。”

    他沉沉说道:“贵族们再荒唐,可这世间,还是名士的影响力大。”他回头盯向陈容,月‘色’中,双眼幽深如狼,透着一股锐利,也透着一股‘阴’狠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,真是想不计代价地让自己过得好。

    陈容心下明白,她看着孙衍,嘴角一扬。

    感觉到眼中有点湿润,陈容侧过头来。

    现在轻舟划过的地方,如其说是溪,不如说是小河。足有十步宽,河水绵延长远,一直伸到天尽头。

    此刻,她睡在舟上,那河水‘荡’漾着月光,光芒跳跃。陈容把手放在河水中,转眼间,便有一串小小的游鱼,在她白嫩的五指间穿梭嬉游。

    这时,水‘花’从舟间缝隙冲出,已浸湿了陈容的衣裳。夜风吹在打湿的衣裳上,颇有点凉意。

    可陈容不觉得凉。

    她痴痴地望着水中时而破碎,时而聚拢的明月,喃喃说道:“这种感觉,真是舒服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听到王弘的回答。

    转眸看去,发现这个少年已放下竹竿,盘膝坐在舟头,月‘色’下,他把那灯笼朝自己拉近一些,沾了点水在舟排上写了几个字,自言自语道:“石虎已病,石氏众子不足为惧。”顿了顿,他握了握拳,沉声说道:“若是能杀了慕容恪,鲜卑也不足为惧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忧心战事。

    陈容收回目光,重新仰卧于舟。

    天空中,数缕淡淡的浮云绕着明月,时疏时散。望着那皎亮的星空,陈容闭上双眼,吐出口长气,“怪不得那些名士这般喜欢乘舟夜游,原来这感觉如此之好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双眼一亮,记得道观后面那座山谷里,有一条小河,她闲着无事,可以去学着划舟啊。

    越想,陈容已是越兴奋。

    两人顺流直下,这般玩了一个时辰后,兴致已尽,便划着舟向原处返回。

    返回时,那亭台处依然灯火通明,琴声不绝。

    听到水转舟‘荡’时,众人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一见是他们,一青年哈哈笑道:“怎地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不等孙衍回答,静倚舟头的陈容已悠然回道:“君这话多余了,既是兴起‘荡’舟,也可兴尽而返。”这个回答,是前世时,一个极为出名的名士,在‘荡’舟访友,将到友人家‘门’口却又回返时,回答世人的。只是一句,便极尽风流,陈容铭记在心,此刻便变化着用了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,这八字一出,众名士同时一静。他们看着陈容两人,直到他们‘荡’舟靠岸,直到他们坐上马车离去。一个感慨声才夹着风声传来,“惭愧惭愧,若论风流放逸,我们真不及这个‘妇’人”

    马车向道观中驶去。

    这时,月上中空。

    就着通明的灯火,孙衍望着陈容,望着望着,他突然长叹道:“阿容,有时我发现自己一点也不了解你。”

    陈容笑了笑。

    不一会,马车来到了道观。

    掀开车帘,陈容抱着琴跳下马车,她一下来,孙衍的马车便向回走去。陈容目送着他的马车离开,坐在松树下,信手抚出一曲“送客归”。

    琴声飘‘荡’于松林间,孙衍掀开车帘,望着山头上那道亮光,突然的,他嘴一嘬,放声长啸起来。

    啸声一起,云卷风应,于静夜中,与琴声相合,久久不绝。

    一曲终了。

    陈容双手轻按在琴弦上,低下头,望着自己的黑影,幽幽一笑,轻声说道:“却原来,做一个名士也不难。”以前,她所言所行,多少有模仿的痕迹在内,直到这一刻,她才体会一二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