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66章 王弘的警告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66章 王弘的警告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66章  王弘的警告

    少‘女’扁了扁嘴,还是忍不住说道:“七兄,你太也无能。”她哼哼道:“为了这个‘妇’人,你背上荒唐之名,又当众回绝天使,丝毫不给陛下留颜面,昨日还杀了吴公公。你都惹得家族对你很不满了,居然还没有收服这个‘女’人,太差劲了。”

    王弘收回目光,他朝着那少‘女’瞟了一眼,淡淡说道:“家族不满于我?”他笑了笑,“不满于我,又不能奈何我,不是很好么?”

    说罢,他甩了甩衣袖,压下头上的斗笠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那少‘女’望着自家七兄扬长而去的步伐,忍不住格格一笑,她双手合在嘴上,扯着嗓子大叫道:“王七郎,便是你换上青裳,戴上了斗笠,可它们都掩饰不了你绝世的风仪啊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少‘女’一叫出‘王七郎’三字,街道中来来往往的人,便同时顺声望去。待得少‘女’的声音落地,已是欢呼声四起,尖叫起轰传。在这些叫声中,有人大叫道:“七郎才不是荒唐跋扈之人呢,我去问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人流如‘潮’水一样涌来,转眼便把那青‘色’身影给淹埋了。望着自家兄长左支右绌的模样,那少‘女’格格娇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着笑着,那少‘女’歪了歪头,嘀咕道:“七兄也是,与一个出家人这般扯不清,也怪不得大伙不满。哎,还风流谪仙呢,真可怜。”嘀咕到这里,她忍不住又格格笑出声来。笑着笑着,她一眼瞟到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那身影坐在一辆极普通的,没有标识的马车中,车帘一晃,便把人影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少‘女’盯着那身影,好一会,她不屑的嘟起嘴,自言自语道:“九公主?”

    此刻的九公主,已悄悄在角落中停下来,她掀开车帘,痴痴望着被众人围在当中的王弘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她脸‘色’一白,咬紧了‘唇’。

    这时,她身后的车帘一晃。

    九公主头也不回地问道:“怎么样?”想到那一道目光,她的声音有点颤。

    “还是没有找到。”来人的声音很低哑,“道观内外,我们的人都不见了,便是刚才派出跟随马车的几人,也都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低声问道:“会不会是那江东孙吴的子弟,叫孙衍的那个出手的吧?”

    他声音一落,九公主便脱口骂道:“蠢货”她咬着牙,放低声音说道:“那孙衍刚来建康,在孙家他自己也没有立稳足,哪有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转眸看向王弘,刚才的锐利和愤怒渐渐被伤心,惊惶还有痛苦所笼罩,“这种事,是他干的。尽管我也不想相信,可我就是知道,是他干的。。。。。。从他杀了天使那一刻,便已经变了,变得嗜血可怖,变得不再温柔了。”

    她合上双眼,喃喃说道:“我知道,他这是在警告所有人,她是他的人,除了他外谁也不能动她。罢了罢了,我且安下心来,看他有心护她多久。。。。。。这个‘女’人令我作呕,只要他放手了,你就行动,我实在不想看到这‘女’人。”她这话,说得咬牙切齿中,带着一抹隐藏的惊惶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今晨她起来时,发现自己的秀发,莫名其妙的被刀削去一缕。她又惊又怒,当场杖杀了几个宫‘女’太监。

    在对着铜镜梳妆,寻思这事时,她突然想起了皇兄曾经说过一句:琅琊王七样貌如仙,‘性’子似狼,此人不作为也就罢了,一有作为,必是雷霆万钧,很吓人的。

    她是不想相信的,可她想来想去,不知怎么的,脑海中老是出现他的身影。于是,这么一早她就出宫了,她想与他说一二句话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不用他开口了,就在刚才,刚才在人群中,他朝自己瞟来了一眼。那一瞟,极清明,极透彻,却也极冷漠,那是一种对她的生命不屑的冷漠。几乎是突然间,她知道了,那事真是他干的他是在警告自己,在命令自己放手。

    前不久,他只是说了自己两句,宫中便满是流言和取笑,令得自己好不难堪。现在的他,明显是没有耐‘性’了,还是忍一忍,以静制动罢。

    低下头来,把泪水掩在广袖中,九公主低声说道: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功夫,陈容便回到了道观。

    稍稍梳洗一下,陈容便跑到了后山中。还没有靠近,她便看到山谷上停着一叶扁舟,尚叟和一个削瘦的汉子正在‘交’谈着。在他们的身后,还有一些仆人。

    看到陈容走来,众人同时一礼。

    陈容点了点头,她快步走到那扁舟前,围着它绕了一圈后,陈容朝那削瘦汉子说道:“现在可以开始了?”

    那汉子是个庶民,面对陈容这种名满建康,出入无白丁的大人物,连头也不敢抬,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开始教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汉子率先跳上轻舟,这人一对上水,脸上的拘谨胆怯便消失了,他背对着陈容说道:“仙姑,这划舟很容易的,主要是使力的法子。”一边说,他一边比划。

    陈容认认真真地听着,时不时地按他所言,划上几下。

    她这人,练有武技,平衡功能是强的。现在又有心学习,不过一刻钟,便明白了其中的窍要,当她‘荡’着舟在湖水中转了一圈后,已显得有模有样了。

    一杆撑远,陈容格格一笑,对着尚叟叫道:“叟,我会了,你给他一匹绢,送他回去吧。”陈容的声音一落,那个被河风吹得又黑又干的汉子连忙跪下道谢。他的声音中尽是惊喜:一匹绢啊这么简单便获得一匹绢,还是给这些贵人办事有想头啊。

    刚刚学会划舟的陈容,对此道是乐不思蜀。她一遍又一遍地‘荡’着舟在湖水中转悠,转着转着,她还放声高歌起来,“彼狡童兮,

    不与我言兮。

    维子之故,

    使我不能餐兮。

    彼狡童兮,

    不与我食兮。

    维子之故,

    使我不能息兮。“

    她的歌声清亮高昂,这缠绵相思之句,竟吐出了几分愉悦敞亮。唱了两遍,陈容蹙起眉头,暗暗忖道:怎么唱起这种诗来了?没的惹得此心又‘乱’。想到这里,她摇了摇头,撑着舟,向回‘荡’去。

    还没有靠岸,一个清亮的少年笑声传来,“一来便听到你唱情诗,我说你这‘妇’人就不能显得深沉超脱些?”

    这声音,正是孙衍的。

    陈容欣喜抬头,望着这个长袍翩翩的美少年,瞪着双眼,却喜笑颜开地叫道:“谁叫你偷听的?”她斜睨着他,上下打量了一番,好奇地问道:“怎么打扮成这样子,你要出‘门’吗?”

    孙衍推了推头上的斗笠,回道:“你不是很想逛逛建康城么?我今日来,便是陪卿一游。”

    陈容大喜,她一个箭步冲出,纵身跳到岸上,陈容双眼放光地说道:“当真,当真?”

    孙衍哈哈一笑,道:“自是当真,我放心,我这次带了十个高手。若是你还担心,你那皇家护卫也可以跟去。”这些皇家护卫,排场很大,而且也不习惯听陈容指挥,因此陈容今天早朝时都没有带上他们,这时‘私’游,更不会想到带上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笑到这里,伸手朝着陈容肩膀上一拍,挤眉‘弄’眼地说道:“阿容。”

    陈容转头警惕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孙衍咧了咧嘴,‘露’出雪白的牙齿笑得温和可亲,“阿容,你便扮成今晨时的模样。”在陈容兀自警惕的眼神中,孙衍‘摸’了‘摸’后脑壳,吞了下口水说道:“嘿嘿,你不知道,那醉红楼中出了一种极品好酒。她们说,只接待盖世才子,嘿嘿,还接待绝世美男。”

    他双眼笑眯成一线,又咽了一下口水,颇为得意地说道:“你想啊,我们两人站出去,不管怎么着,总有一个算是绝世美男吧?”见到陈容瞪大了双眼,他连忙跳出一步,急急补充,“这不是为了稳妥吗?哎,你是‘妇’人,不知道那酒,啧啧,”他狠狠咽了几下口水,那后面的话,便含糊不清了。

    陈容瞪着他很是认真的模样,再三判断他不是玩笑后,不由哧地一笑,点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答应就好,走吧走吧。”

    当下,两人回到房中换好衣裳。

    因孙衍催促很急,陈容扮了裳服便跳上了他的马车,在十个护卫地筹拥下,向着城中驶去。

    马车前进的方向,正是那醉红楼所在。

    还没有靠近醉红楼,便是一阵馨香扑鼻而来。只见阁楼上,五六个盛装美人正在朝着楼下顾盼着,指点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孙衍突然叫道:“且慢。”叫了一声,见驭夫没有反应过来,他又急急叫道:“赶上那车,赶上那车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,是一辆刚刚从醉红楼中驶出来的粉‘色’马车。

    驭夫应了一声,连忙驱车靠近,孙衍伸出头来,朝着那辆马车的驭夫瞪了又瞪,瞪了又瞪,好一会,他突然叫道:“孙林公,不知何方佳人,令得你弃名背姓,自吴地跑到这建康,数年不返,为人马夫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中有点愤怒,那瞪大的双眼,还燃烧着火焰。

    粉‘色’马车车帘一掀,一个**和一个婢‘女’惊‘艳’地盯着孙衍。便是醉红楼上,也有二个美人目光一凝,朝着孙衍望来。

    粉‘色’马车的车夫长叹一声,转眼看向孙衍。这人两颧高突,眼睛内陷,长颈长‘腿’,初看只是瘦削平凡,细细一品,却颇有一种寥落古朴之风。

    他看向孙衍,叹了一口气,道:“竖子,好好的你叫什么叫?这样一来,我还怎么在主家魂得下去?”

    孙衍气结,他伸手指着这人的鼻端,颤声道:“你,堂堂江东孙吴的嫡系子孙,你居然置身为仆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是仆人了?”车夫翻了一个白眼,“我在这方家,平素管理酒窖,偶尔出任车夫。”他长叹一声,喃喃说道:“好不容易等了三年,终于等到了这盖世美酒。还没有尝过瘾呢,便被你这小子叫破。哎,晦气,晦气”

    这车夫似是极为郁闷,纵身从驭座上一跳而下,拍了拍灰白破烂的衣袖,摇头晃脑地向前走去。直到他走出十来步,孙衍才急叫道:“阿叔,你去哪?”

    与他的声音同时传出的,还有那粉‘色’马车中的**,她急得直顿足,“寻叟寻叟,你这是往哪里去?你,你不能把我们丢在这啊。”

    哪里知道,两人越是叫,那车夫走得越快,转眼间,那瘦削得仿佛风一吹便会飘去的身影,已完全消失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陈容见孙衍不动,悄悄说道:“不派上一人跟着?”

    好半晌,孙衍叹道:“他不愿意,强求何益?”连连叹了几声气,孙衍颇有点意兴索然,便令驭夫转过头,在城中随便转转。

    马车摇晃中,孙衍一直闷闷不乐,好一会,他朝着几上重重一捶,怒道:“当真是胡闹之极为了美酒,堂堂东吴名士,堂堂孙家的嫡系子孙,竟弃家弃业,隐姓埋名?这人,太也不想事。”

    陈容见他怒不可遏的模样,掩嘴一笑,“颇有名士风范呢。”一言吐出,孙衍便朝她狠狠瞪来,陈容一见,连忙陪着笑,伸手在他的背上,轻轻捶起背来。

    在她的敲击中,孙衍轻轻哼了哼,向后一倚,闭目享受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马车已转向了偏静一些的街道。这街道有点眼熟。陈容定睛瞅了瞅,突然记起,这地方便是她那兄长所居的巷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前面的巷道处传来了一个尖哨的‘女’子叫骂声,“你这个杀天刀的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不过是去找你妹子说一说,这么点小事你拖到现在,我,我打死你这个废物”

    叫骂声中,一个‘肥’胖高大的‘妇’人冲向一个瘦削的男人,她冲得很急,转眼间便冲到了那男人的面前,挥起那‘肥’大的手,只听得“啪啪”两声,只两巴掌,那男人已被她打得倒退几步,缩到了墙角里。

    在这一连串尖哨的叫骂声中,陈容慢慢‘挺’直腰背,她朝着驭夫低声说道:“停一下。”

    孙衍听到她语气不对,回过头来,见她盯着那巷道中的两人,不由问道:“他们是谁?”

    陈容沉默了一会,“我兄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陈容昂起下巴,她朝着孙衍低声说道:“我先下去,你看情况再来。”

    孙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陈容跳下马车,缓步朝那巷道走去。

    走出十步,她便置身于‘阴’暗的巷道中,盯着那缠斗成一团的两人,陈容沉声命令道:“住手”

    她这喝声一出,正没头没脑地纠缠成一团的两人如受电击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向陈容看来。

    一见是她,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陈家大兄欣喜地叫道:“阿容,是你?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与他的叫声同时传来的,还有陈家大嫂提高的大叫声,“哟,是小姑子啊?太好了,你终于来了。”她胡‘乱’朝着陈家大兄的衣裳拍了拍,又把他的衣襟扯整齐,然后满脸笑容地迎向陈容,亲热地唤道:“亲人就是亲人啊,你看,我们一有难,小姑子你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静静地看着两人,盯向陈家大兄,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陈家大兄瘦削的脸一黯,他还在这里犹豫时,一旁的陈家大嫂已迫不及待地叫道:“小姑子,是这样的。咱家不是有两间店面吗?那店面被一贵人看中了,要强索了去。大嫂知道小姑子是个在权贵面前吃得开的,想你去说一说。”他的话音一落,陈家大兄已恨声说道:“别拿这话又来骗我妹子,那是你的兄弟拿店面作赌,输给了人家。”

    他不顾自家婆娘怒目而视的表情,拖着刚被踢伤,一拐一拐的‘腿’走上前来,朝着陈容叫道:“阿容,你休要搭理,摊上这样的事,你没得清净的”

    几乎是他的话音一落,陈家大嫂已是气得尖叫一声,低头便向陈家大兄背上撞来。

    可能是陈容的目光太冷,陈家大嫂眼看就冲到了自家男人背上,一眼瞟到陈容的脸‘色’,不知怎么地,‘腿’有点发软,身子一歪扶住了墙壁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容暗叹一声。

    她抿着‘唇’,沉声说道:“既然是这种泼‘妇’,兄长为什么还不休了她?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一阵鬼哭狼嚎的啕啕大哭声惊天动地地传来。却是那陈家大嫂朝着地上一坐,双手拍击着地面,捶‘胸’顿足的嚎哭嘶喊着,“老天啊,你开开眼啊,世上怎会有这种没上没下的小jian货?老天爷啊,你睁眼看看吧,这个小jian货在叫他的兄长休妻啊”

    哭嚎声惊天动地,引得路过的人纷纷顿足,转向这里看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那脚步声越过陈容,来到大嚎着的陈家大嫂面前。就在她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时,她眼前寒光一闪,转眼间,一柄寒光森森的长剑,抵上了她的‘肥’脖子。

    陈家大嫂哪里见过这种阵仗,那高亢响亮的嚎哭声陡然给卡在咽中。她瞪大浑黄的双眼,颤抖不已地望着近在方寸的利剑。

    见她终于住了嘴,孙衍回过头来看向陈容,问道:“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陈容看向了陈家大兄,沉声说道:“大兄。”顿了顿,她的语气带着恼怒和恨铁不成钢,“我现在钱粮不曾短少。如果大兄愿意休去这‘妇’人,阿容将尽全力让你过好一些。如果不愿,那我们依然是再无干系的路人。阿容我,也将是最后一次唤你大兄。”

    陈家大兄望着陈容,又望向孙衍。

    虽然处于‘阴’暗的巷道,他一眼便被孙衍那种来自世家大族的气质所慑。嘴张了张,陈家大兄讷讷说道:“阿容,这,这事,这是大事,不能如此草率。”

    陈容恩了一声,回头就走,“如此,那兄长多思量几日吧。”她在临走前,朝孙衍抛去一眼。

    孙衍与她心意相通,马上明白了陈容的意思。当下,他压在陈家大嫂‘肥’脖子上剑收了收,盯着她,冷冷说道:“恶‘妇’,小心一些。若是你再爪子敢挠一下,小心你的手”

    就罢,他冷哼一声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陈家大嫂呆呆地看着一前一后离去的两人,几乎是突然的,她冲了起来,朝外冲去。

    转眼间,她便冲到了巷道口,望着那对施施然跨上马车的男‘女’,又看向紧紧跟随着他们的十个护卫,还有那华丽的马车,陈家大嫂朝着地上吐了一口痰,呸地一声说道:“真是个‘浪’蹄子,男人换了一个又一个。”话是这样说,她的脸终是发青的。

    一上马车,孙衍便懒洋洋地说道:“对这种贱民,何必大费周折,你不喜欢,我派人杀了那恶‘妇’便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低下头,好一会,她低声说道:“我不能替大兄决定他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她转过头,朝着孙衍一笑,说道:“这些事很没意思,我们继续逛我们的吧。”

    孙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朝着后面一倚,直直地盯着陈容。

    感觉到他投来的目光,陈容笑道:“看我做甚?”

    孙衍兀自盯着她,叹道:“阿容,你为什么要出家呢?出了家,这一生注定孤苦。我,我。”他说到这里,又是一声长叹,说道:“不到建康,不知琅琊王氏权势之盛。阿容若想脱离这道姑之身,还得求助王七郎。”

    陈容瞟了他一眼,闷闷说道:“谁说我要还俗?如此甚好”

    孙衍摇了摇头,低低说道:“无亲无故,无依无靠,老了举目无亲,怎能说好?何况,阿容你又是一个喜欢热闹的。”

    陈容一怔,她嘟起嘴,想反驳他几句,可话到嘴边蠕动几下,终是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马车中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好一会,孙衍突然说道:“在找到阿容之前,我见过王弘。”他抚着腰间的长剑,恶狠狠地说道:“本想趁人不曾注意时,在他的身上划个记号的。却听到他一句话,便饶过了他。”

    陈容慢慢转头看向他,问道: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孙衍慢慢说道:“他对琅琊王氏的一个长者说:他的‘妇’人,不驯也罢,乖戾也罢,沾三惹四也罢,自有他来教训,别的人,还是安份些的好。”

    孙衍盯着陈容,低低说道:“能对族中长者如此说话,阿容,这个魂蛋也是有心,他为你担了不少。”说着说着,他拳头一握,狠狠说道:“这魂蛋也是肆无忌惮,他凭什么来教训你?呸这话让我很不高兴”

    ##

    奉上六千字,求粉红票奖励啊。大伙有没有发现,我这个月很勤快?呵呵,那是因为,媚公卿可能会在这个月完稿呢。

    另外,我知道很多读者,习惯了看我写的‘女’强和爽文。说实在的,这文比起以前的文,是粘糊了些。可你们要知道,我的大纲也是准备继续写绝对‘女’强的,可是写着写着,这文便被沉重的历史影响了。既然想还原历史,人物便得屈服于背景之下。

    魏晋那个时代,说实在的,还真是不利于寒微人士。要知道,当时的权贵不在乎你的才能,不在乎你会不会赚钱,不在乎你知不知道胡人又要灭了哪个城池。他们只在乎文章辞藻出众,素有孝名的才子,和有着坚实背景的世家子弟。在一个开口便是报姓氏,便是庶民也都知道河东河西有哪些世家大族,这些世家大族有哪些出‘色’子弟的社会中,一个寒微之士要翻身,真是大不易。这一点大家也可以从历史中看出,你看那些历史上有名的,由低微爬上高位的‘女’子,哪个不是进入帝王后宫,一步一步爬上的?那样一来,便是宫斗文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,陈容的翻身之路比起以前的文,还要艰难些。她只能如当时的寒微士子们一样,通过名士的认可,进而得到社会的承认。从得到社会的承认,再得到身份自由的保证。

    至于王弘,说实在的,以当时的贵族对‘女’‘色’和男‘色’的阅历,要打动他们的心,真不容易。这些人可都是万‘花’丛中过的,哪一种美人没有见过?哪一种美人不是任其予取予求?

    还说一句,那时代,贞洁烈‘女’,真正刚烈到不屑男人一顾的‘女’人,很容易讨不到好死。呵呵,那种人一出现,最大的可能是,权贵们在哄了几天后,发现对方顽固不化,软硬不吃后,随手便结果了这人。谁叫那是一个鄙薄儒家,贵族们又荒yin任‘性’了数百年,无人辖制的时代呢?

    当然,本文的结局会是美好的。那个时代的人其实很寂寞,一旦进入他们的心,他们会比别的时代的人更易忠贞。

    总之,大伙要是追得累,不妨养一养,相信连贯起来看会相当的过瘾。

    (题外话七八百字,没满一千,是不会收费的。)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