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67章 厮守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67章 厮守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67章  厮守

    陈容低着头,许久后,她笑了笑,道:“不说这个了。不是要逛逛吗?”

    孙衍挑了挑眉,嘴一扁哼道:“又在岔开话题。”他头一伸,朝着外面的驭夫唤道:“走吧,向西巷去。”

    向着后面一躺,孙衍双手垫着脑袋,说道:“阿容没有到过西巷吧。那地方处处小桥流水,风景很好,每到夜间,那些红楼姑子便乘画舫而上,于湖水中唱合,弹筝**,极是美丽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说着,声音渐渐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容朝他瞟去,只是一眼,她便明白了,轻叹一声,陈容说道:“不要多想了,既得知了你阿叔的消息,那就回府说一声罢。”

    孙衍皱着浓眉想了想,腾地翻身坐直,说道:“好,那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马车向回返去。

    孙衍一直把陈容送回道观,才驱车离去。望着孙衍离去的背影走远,陈容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站在这山坡上,后面是观‘门’,前方是浓密的树林,风一吹来,其暖盈袖,甚是舒畅。陈容哼着歌,快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冲出几步,陈容脚步却是一刹,口里的哼歌声,也渐渐止息。

    她瞪着那道白‘色’的身影。

    在她的瞪视中,  那人缓缓向她走近,走到她身前时,他低下头来看着她,气息热热地喷在她额头上,‘玉’鼻尖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?”

    陈容轻声问道,见他没有回答,她绽颜一笑,低声说道:“来多久了?”

    一边说,她一边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这一抬头,她看到了他微红的俊脸。他正在静静地看着她,眼神有点温柔,也有点‘迷’‘门’g。陈容心头一跳,忍不住伸出手去,抚上他的脸。

    这一脸,她悚然一惊,“好烫,你病了?”

    身前的男人,还在对她淡淡而笑。陈容一把扶住他,低低责备道:“你病了怎么还来这里?你,你不会请大夫看么?”

    男人垂眸,墨发披垂在脸颊上。在陈容的责备中,他抬眸瞟向她,这一眼,颇有点‘迷’茫,这个总是坚强从容的男人,仿佛脱去了所有的外壳,变成了一个脆弱的孩子。那眼神中的‘迷’茫和一瞬间的软弱,让陈容心头大颤。

    她扶住他,急急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男人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他把自己的脸搁在她的肩膀上,吐出的气息热热的,声音也有点软软的,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陈容又伸手探向他的额头,这一探,还真有点热,她心下不踏实,便伸手探向他的‘胸’口。

    这时,倚在她肩膀上的男人轻声问道:“到舟上去。”

    陈容应了一声,扶着他向后山的舟上走去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这个男人,明显手脚无力,这般靠在她的肩膀上,全身重量渡了大半过来。

    他吐出的暖暖的气息,一下一下扑上她的肌肤上,热得让她心下不安。

    便这般扶着他,陈容一步一步向后山挪去。陈容低低问道:“还是回观中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他握上她的手腕,掌心的热度灸人,“只你我在就可。”

    只你我在就可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听到这句话,陈容的心蓦地一软。

    她情不自禁地应了一声,扶着他向山下走去。幸好她修过武技,体力过人,这样扶着一个大男人,虽然喘息不已,却也稳稳当当地走出几百步。

    她扶着他来到后山那湖泊处时,在要他站稳后,陈容拿出那些懒得搬来搬去,而藏在洁净处的塌几,然后扶着他来到一处避风的所在。

    刚扶着他坐下,男人轻轻一扯,便令得陈容身不由已地向塌上一跪,她还不曾坐直,男人已就势枕在她的膝上。

    他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陈容抚着他的额头,又说道:“真的烫,得叫大夫了。”,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男人闭着双眼,嘴角一扯,说道:“苏地出现伤寒,”在陈容的颤抖中,他低哑说道:“我曾从那里来,今天上午,宫中传出消息,太子感有伤寒。”

    他抿着有点干的‘唇’,慢慢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望着一脸焦虑的陈容,他却是嘴角微扬,慢腾腾地说道:“阿容自是知道,你的七郎何等骄傲,怎能任由那些小人作贱?刚发现身有不适,我便来你这里。不是伤寒更好,如是伤寒,便与阿容同止同息,岂不是美事?”

    伤寒从汉代以来,一直是绝症,大流行时,甚至出现过十室九空的现象。虽然医圣张仲景曾以无上智慧,编写了“伤寒论”一书,可那书先是被某些人当成至宝束于高阁。后逢汉末‘乱’世,胡奴猖獗,竟是不知所踪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那奇书,世人一听伤寒便胆战心惊,对于这种流传‘性’极广的绝症,世人无奈之下,已是一经发现病患便放弃的。如王弘这种嫡子,就算不被放弃,可把他秘密看守起来,防止感染他人,那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陈容嘴‘唇’颤了颤,她低声说道:“也许根本不是那病。”

    王弘低应一声,喃喃说道:“也许吧。。。。。我自幼体弱,十岁前,两次垂危。”他长长的睫‘毛’,在他说话际,于眼睛下投‘射’着一个弧形‘阴’影,配上他微红的俊脸,极美极虚弱。

    陈容不自觉地搂紧了他。

    王弘见状,轻轻一笑,这般说着话,似是有点疲惫,他又闭上双眼。直过了一会才续道:“幼时,曾有高人说我是命短福薄之相,这话被很多人听在耳中。现今,我刚得罪了一些人,如又惹上这类似时疫的疾病,怕是不死于伤寒,也会死于小人之手。”

    陈容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低低应了一声,把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脸上,轻轻问道:“我可以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王弘说道:“我很热,把冷水汲于额头应该会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陈容应了一声,连忙拿起与塌几藏在一起,用来更换的白‘色’布衣撕烂。这布衣很坚韧,她用牙齿咬了又咬,双手各持一端用力地撕扯着。直扯到额头上青筋暴‘露’,那布料还是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阿容头一低,贝齿咬着一端,使劲地撕扯起来,随着‘滋滋——-‘的布帛撕裂声传来,陈容通红的小脸上,绽开一朵灿烂满足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她把白布撕几成块后,转身便向湖边跑去,都没有注意到,王弘一直侧过头,一直在静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在他的额头上敷上一块湿布后,陈容想了想,把他的手和足都用湿布包上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她已是汗水淋漓。抬头看向王弘,见他正‘迷’‘门’g地望着自己,陈容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,快乐地说道:“别怕,你一定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笑容有点过于灿烂:这世上,只有她才知道,眼前这个男人,是真的命薄寿短之人,前世的他,已死在莫阳城中。他现在的生命与她一样,都是捡来的,真不知道苍天哪一天便记起来了,便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静静地望着她的王弘,眨巴着眼,低哑的,有点虚弱地问道:“阿容。”

    陈容望着他,温柔地应道:“恩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,眼敛微垂,任由长长的睫‘毛’垂下,挡住他眸光的复杂,“你不是恨我么?那现在你,为什么会这般害怕?”

    陈容呆了呆。

    她看向他,慢慢摇了摇头,“我是恨你,可我不想你生病,不想你有痛苦,也不想你死。”

    她低下头,把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脸上,顺便在他干涩的‘唇’上印上一‘吻’,温柔地说道:“我只想你活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王弘一笑。

    他转眸看向天空,那‘迷’‘门’g的,隐隐有着红‘色’的眸子,当真透着几分媚意。衬得‘玉’白俊逸的脸,极是‘诱’人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。阿容比我善良。”他扬着嘴角,笑道:“二个时辰前,我发现自己不对。后来越看,越像是那可怕的伤寒。阿容知道我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他转眸看向她,眼神中带着笑意,带着温柔,也带着虚弱和无情,“我当时第一个念头是,不管是不是不伤寒,都不能让任何人知道。然后,我便想到了你。阿容你看,我明明得的是可怕的,易传染的绝症,可我还是第一个想到你,想拖着你与我一道归于黄泉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极低,沙哑的,含笑地问她,“阿容,我是不是很坏?”

    陈容温柔地一笑,摇了摇头,她伸手搂着他,再次探了探他的额头,低骂道:“休要胡说,你不会有事,不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王弘却是不依,他孩子气地瞪着她,嘟起嘴问道:“阿容还没有说,我是不是很坏?”

    陈容低头看着他,看着看着,她忍不住在他的鼻尖轻轻咬了咬。

    她把他置于怀中,一边翻转着湿布,一边随意地说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她换了一块湿布放在他额头,说道:“若是能与七郎得一样的病,一道赴黄泉,我却是不厌的。”她朝他嫣然一笑,目光温柔得掬得出水来,“不但不厌,我还极喜欢。。。。。。一个‘女’子,能与自己中意的檀郎同生共死,这是很美好的事,我都不敢求呢。”

    几乎是她的话音一落,她的被塌上的男人用力扯住,同时,他握着她的下巴,‘唇’一凑,‘吻’了上来。

    直到他火热的舌尖挤破她的口腔,追逐着她的小舌,陈容才反应过来。她唔唔道:“你还病着。”

    可那声音含糊不清,完全被他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他双手捧着她的脸,那‘吻’来得急促又火热,陈容躲避了几下,也就随他。

    一‘吻’‘吻’毕,两人都是气喘吁吁。陈容趴在他的身上,伸手一‘摸’,喜道:“七郎,你出汗了。”

    听市井传言,这伤寒之疾,如果出了汗,又慎避风寒,还是可以好的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王弘轻应一声。

    陈容从他的‘胸’口趴起,朝着四周看了看,又欣喜地说道:“幸好这山坎严密,风寒不入。”

    她低下头,又‘摸’向他的后背,‘摸’着那湿粘粘的肌肤,陈容喜悦地说道:“是真的出汗了,真的出汗了。”因为欢喜,声音都有点颤。

    这时,身下的男人温柔之极地说道:“阿容,伏到我身上来。”

    陈容一怔,嘴动了动,刚想说不,还是温驯地应了一声,趴在他的身上平躺好。

    两具温热的身体这样叠着,陈容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,他那顶在自己下腹的硬‘挺’。

    虽然有过一次,可这般感觉着,陈容还是有点脸红心虚。她把脸搁在他的颈侧,喃喃说道:“我这么重,会压到你的,还是起来吧?”

    身下的人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陈容等了等,又说道:“可有喘不过气来?”

    依然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陈容支起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身上的男人,正用那双因为泛红,媚意隐隐的的眼眸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看得过于专注,陈容不由笑道:“你这般看我作甚?”

    王弘伸出右手,轻轻抚上她的腰背。

    他的左手,则在她的下巴上,眉眼间移动。

    抚着她,王弘低低地说道:“我有点涨。”一边说,他还一边顶了顶。

    腾地一下,陈容脸红至颈,她啐了一声,别过头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王弘一笑,“羞了?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他抬头,在她的小嘴上印了一下,低笑道:“别羞。”

    陈容臊红着脸,手一撑便想从他的身上滚下,王弘双臂一锁,搂着了她的细腰。他把脸埋在她的颈间,低低说道:“没动。”声音有点软弱,陈容还在怔忡时,他低求道:“我有点冷,阿容,你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也许不是他在求,只是声音因为虚弱,音线又软,在陈容听来,便显得那么脆弱。

    陈容连忙搂紧他,喃喃说道:“好,我不动。”

    这时,他的‘唇’贴在她的小嘴上,喃喃说道:“口有点干。”一边说,他一边自顾自地登堂入室,伸舌索取着她的甜津。

    陈容又是好笑又是好气,心中却终有着甜甜地味道,在他急切地索‘吻’中,她嘟囔埋怨道:“哪有找这种借口的?”

    他牢牢叨着她的‘唇’,大手‘摸’索过衣带,感觉到他竟然在扯着‘玉’带,陈容急道:“不行,你病了”

    刚吐出五个字,她已只能吐出‘唔唔’声。

    不过王弘还是‘抽’出了手。

    他搂着她的腰,细细的,一遍又一遍地用‘唇’堵住她的‘唇’,用舌头勾画着她的小舌。气息‘交’融间,陈容眼睛一瞟,瞟到了他的额头上有汗光闪过。

    陈容一怔,连忙伸手在他的额头上抹了下,刚抹了下,她便是一怔,连忙挪动身子,把自己的‘唇’在他的额头上贴了贴。

    转眼,陈容欢喜地叫道:“你没有那么内热了。”

    她捧着他的脸,眯着眼睛笑道:“七郎,你要是不信也‘摸’‘摸’,真的,你额头没有那么烫了。”

    王弘还不曾回应,一阵凌‘乱’的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陈容一怔,侧头支耳。

    那脚步声凌‘乱’而杂,是五个人在朝这边走来。陈容双眼一睁时,王弘的大掌,已盖在她的小嘴上。

    陈容自是不会出声,她朝王弘看了一眼,示意他放下手后,认真倾听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,尚叟陪笑的声音传来,“看来我家‘女’,仙姑不在这里了。”他的旁边,应姑则清声说道:“是啊,小郎你看到了,这里没有人呢。”顿了顿,她疑‘惑’地问道:“小郎这般匆匆,可是有紧要事?实在紧要的话,不妨把观中人全部叫来寻找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年轻的声音说道:“不必了。”他笑了笑,“只是顺道看看而已。好了,走罢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一行人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的脚步声再也听不到了,陈容才悄悄吐出一口气,看向王弘。

    王弘的表情,有点沉凝。他蹙着眉头,慢慢的,嘴角一扯,说道:“找到这里来了?”转眼,他眉心一跳,喃喃说道:“是了,是那些衣裳。那些衣裳被他们动了手脚。也是,我从苏城回到建康也有一阵了,怎会突然惹病?是那些衣裳”

    见到王弘盯着天空,蹙眉沉思,陈容也不敢动,便老老实实地伏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时,王弘低哑的哧笑声传来,“竟敢找到这里来?他们对我的病,很有把握啊。”

    声音沉沉中带着冷漠。

    陈容伸手握了握他的手,以示安慰,现在不是她发表意见的时候,便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,王弘动了动。

    知道他的意思,陈容翻身下来。

    王弘坐了起来,他把陈容搂入怀中,头枕着她的秀发,眼盯着前方,好一会,他低低说道:“都能动我的衣裳。看来这人,是我身边之人。”抿着‘唇’,他沉‘淫’道:“莫非,莫阳城那事,也是知道我与慕容恪恩怨的人,泄‘露’了我的行踪之故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握着陈容细腰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感觉到他似乎在颤抖,陈容连忙搂紧他,让自己的体温,温暖着他。

    接下来,王弘很久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感觉到气氛有点沉寒,陈容也不敢动,她只是搂紧他,用自己的体温搂紧他。

    这时,她的头顶上,传来王弘的低笑声,“卿卿你看,我‘交’游满天下,这建康城中,不知有多少人说敬我爱我。。。。。。可我真有不适,能依偎的也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伸出双臂,把她重重地抱了抱。

    沉‘淫’了好一会,在两人砰砰跳动的心声中,他抬起陈容的下巴,温柔的,诚挚地看着她,说道:“阿容,当日我许你为贵妾,不是轻视,不是无情,实在是,你只能当贵妾啊。”

    他无视陈容抿紧的‘唇’,发白的脸,握着她的下巴,娓娓的,温柔至极地说道:“傻孩子,你把事情真是想简单了。你以为我王弘的嫡妻是那么好当的?不说应对奴婢下仆,便是应对我们琅琊王氏这个大家族的兄弟姐妹,姑嫂长辈,管理我名下的产业,都是很麻烦的。。。。。。最最重要的,族长一心想扶起我,堂堂琅琊王氏末来族长的妻子,没有强有力的后台母族。便如遇到今日这样的事,你便不能动用娘家的力量为我护航,惹是官司是非,也无法借力从容周旋。做为我的妻子,会经常进入皇宫,与宫妃皇后并起并坐,如没有娘家撑着,宫妃皇后便敢用言语挤兑你,欺压你。而这些行为,也是在打琅琊王氏的脸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,眼神清明而温柔,“这些,便是我不在意,族长怎会不在意?族中长者怎会不在意?阿容,”他低下头,轻轻压在她的‘唇’上,喃喃说道:“我敢说,只要我今天起了娶你为妻的意思,明日,你就是一具尸体了。”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拿着她的手按在自己‘胸’口上,声音软软地求道:“阿容,贵妾那位置,仅低于妻室。。。。。。只要我不死,必会全力护你爱你,不是很好吗?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如此明澈,如此温柔。

    她从他的眸光中,可以看到自己的倒影。

    慢慢的,陈容凄然一笑,她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七郎以为,我连这些也不知道?那**开口许我贵妾后,我之所以恨你,是恨你。。。。。。”她没有说下去,只是摇着头。

    她转回目光看向外面,说道:“七郎,我从来没有想过能嫁给你。也从来没有求过,嫁你为妻。”

    她看向他,慢慢一笑,声音沙哑地说道:“七郎,我是想避开你的啊。你这样的人,我知道自己爱不起的啊。”

    王弘慢慢垂眸,说道:“可是,我不想你避开我。阿容,我想你在我身边,与我一道生儿育‘女’,白头到老?”

    白头到老么?

    陈容眼圈一红。

    她呆呆地看着外面,直过了好一人,她才抬头看向他,慢慢的,坚定地说道:“现在很好啊,七郎。”

    她望着他,扬起嘴角微笑道:“我现在就是七郎你的外室啊。。。。。你想了,就过来,你可以娶妻纳妾,过着与你以前一样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抚上他干涸的‘唇’,慢慢说道:“我们想,就在一起,不想,就分开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温柔,很美好。

    王弘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他盯着她,紧紧地盯着她,慢慢的,他淡淡一笑,无力地说道:“阿容何必欺我?你做我外室,那是连孩子有没有名份也不在意了。你的‘性’格如此刚烈,便真能容忍我娶妻纳妾?只怕那一天到来时,你已悄然离去。”

    他紧紧闭上双眼,朝着塌上一倒,仰着脸,无力的,低低地说道:“阿容,你的心,何其硬也”

    ##

    又奉上六千字更新,求粉红票奖励奖励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