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68章 撒娇的王弘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68章 撒娇的王弘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68章  撒娇的王弘

    陈容慢慢倾身,她让自己的脸贴着他的脸。

    感觉到他脸的温热,耳边听着他苦涩的叹息,陈容没有安慰,她无法安慰。

    王弘伸手搂着她的腰,软软唤道:“阿容。”他在她的脸上胡‘乱’‘吻’着,“我不想放开你。”声音温柔而任‘性’。

    陈容一动不动地伏在他的怀中,她的心,这一刻很甜蜜,既为他得了绝症,第一个找的是她,也为了他如此任‘性’地说他放不开她。

    他让她感觉到了他的在乎。对她来说,有这些就够了,完全够了。

    两人相依相偎中,陈容伸手‘摸’向他额头。

    这一‘摸’,她欣喜叫道:“七郎,你的额头一点也不热了。”她睁大双眸,喜悦的,生恐他不相信地强调道:“是真的,你‘摸’‘摸’,你‘摸’‘摸’。”

    王弘笑了笑,他搂着她的腰,说道:“听闻得了伤寒之人,若不再恶寒发热,便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陈容连连点头,喜悦地说道:“是啊是啊,我也听说过,只要今晚上也这般不热不冷的,这病便不是那么可怕。若是此后三天都不冷不热,必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陈容问道:“七郎,太阳要下山了,这里入夜后会很寒冷,我们要不要回观里去?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,是闭着双眼的王弘,低低地应答声。

    得到他的回答的陈容,在他旁边躺了下来,她伸手搭在他的额头上,偎着他。

    彼此的体温‘交’隔,呼吸相溶,这种感觉真的很好。陈容忍不住格格一笑,说道:“真像那晚在南阳城外的山坳中。”

    她支起上身看着他,笑得开怀,“七郎,我曾以为永远不会有这么一天的。”

    王弘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看着她,看着看着,他闭上双眼,沙哑的,疲惫地说道:“阿容何必说这种话?我们明明可以厮守,你却不愿,何必还说这样的话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嘟起嘴,翻过身去不理陈容。

    陈容伸手搂着他的腰。

    他拿起她搭在腰上的胳膊,便朝一旁丢去。

    刚刚丢开,陈容又搭了上去。

    王弘又把她的手臂扔开。

    陈容格格一笑,一边把手臂放回原处,一边嘟囔道:“七郎病后,仿若孩童。”

    王弘从鼻中发出一声不满的哼哼,终是没有再把她的手臂甩开。

    陈容搂着他的腰,把脸贴着他的背,闻着属于他的气息,轻笑道:“七郎不知,对阿容来说,能有这么一刻,便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说是知足,她说到最后,声音已是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听着她的叹息声,王弘翻身回转,把她搂于‘胸’怀中。抚着她的秀发,他低低地求道:“阿容,人生苦短,何必如此?何至如此?”

    窝在他怀中的陈容,只是摇了摇头,间中,她还格格笑道:“松开些,闷煞人也。”

    今日相见后,她的笑声一直是敞亮的,仿佛此刻的她,是发自内心的快活着。明明过去一刻便少一刻,她还是笑得这么开怀。

    王弘盯着她的墨发,久久久久,他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两人这般相拥着,有一句没一句的,转眼便入了夜。

    这后面的一个时辰中,王弘一直没有再发热,也没有怕冷,陈容心神稍定。

    一入夜,陈容便扶着王弘,朝着道观中走去。

    刚刚走近,平妪便冲了过来,应姑也冲了过来。她们在看到一步一步走来,稳稳当当,如往常一般雍容的王弘时,同时刹住了脚。

    平妪刚要开口,应姑已扯着她退后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了陈容的寝房中。

    夜已深,屏风后,暗红的灯笼被水雾熏蒸着,陈容背对着,她的脸孔有点红。

    水‘花’声中,王弘低哑的声音传来,“卿卿。”

    “怎地?”

    “我擦不到背。”

    陈容的脸孔刷地大红,她咬着‘唇’说道:“一日不洗背,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王弘懒洋洋的声音传来,“昔日卿卿与我缠绵时。。。。。。。”他刚说到这里,陈容低叫道:“停,停下。”。

    她恨恨地说道:“总共才只一次,没有昔日。”

    王弘委屈的声音传来,“那日从建康王府出来,一路上,我着实辛苦。。。。。。卿卿,是真的真的很辛苦。”

    陈容红着脸哼了一声,语气不善地提醒道:“你还磨蹭,当心水冷。”

    王弘哼哼唧唧着,“背心好痒。”

    陈容朝着地上啐了一口,抿‘唇’道:“我去叫应姑?”

    “不要”王弘嘟囔道:“我只要我的卿卿。”

    陈容又是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声音,屏风后的王弘,又开始哼哼唧唧着。

    陈容红着脸,咬着‘唇’说道:“你,你病了,不能行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王弘似是一惊,他委屈的控诉着,“卿卿,你误会我了,你的檀郎只是背心痒,绝无他意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慌忙遮着嘴,低低的,欣喜地问道:“难道,是卿卿想?”

    陈容大臊,她低叫道:“休得胡言‘乱’语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再次提醒,“水真的凉了。”

    王弘把脸埋在水中,声音瓮瓮地传来,“我要卿卿如那日在马车中一样对我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,自然是他救她出建康王府那一次。

    那一日,陈容中了有‘迷’幻**作用的‘迷’香。

    陈容忍了又忍,还是回道:“当时情形,我已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王弘从水中抬起头来,大声叫道:“你骗人”声音尽是控诉。

    这语气,这声音,让陈容想到他那晕红的脸,那媚意流‘露’的眸,还有那水滴‘玉’石般俊美的面容。

    她的脸刷地大红,咬着‘唇’,陈容心中忖道:我固执什么?也许过了今日,便没有了明日。。。。。。我,我且听他的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她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陈容站起的窈窕优美的身姿,王弘低低一笑。

    他这一笑,陈容大羞。她刚要嗔他,外面脚步声响,孙衍的声音远远地传来,“阿容阿容。”

    孙衍来了?

    陈容一怔间,连忙瞟向王弘。屏风后,王弘懒懒地倚在浴桶边,“卿卿,这般**之时,见不得外人的。”

    陈容瞪了他一眼,红着脸嗔道:“谁与你**了。”

    说是这样说,她自是知道,这个时候会见孙衍,太多难堪。

    这时,脚步声来到观外,平妪与应姑同时迎出,陈容听到应姑的声音,“是孙家郎君啊,我家仙姑已然就寝了。”

    “睡了?”孙衍停下脚步,说道:“睡这么早干嘛?今晚上西巷有‘花’灯看呢。”

    平妪在一旁笑道:“郎君见谅,仙姑实是就寝了。”应姑接口道:“仙姑回来时,笑得开怀,还直说玩得累了。”

    一阵静默后,孙衍长叹一声,晒道:“如此明月,睡这么早干嘛?罢了罢了。”说罢,他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外面恢复了安静。

    屏风后传来一阵水‘花’声,陈容一听,连忙唤道:“妪,应姑,再‘弄’一些热水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果然没有走远,她们应了一声是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屏风后,王弘闷闷的声音传来,“卿卿怎不提步了?你想耍赖?”

    陈容正在想着孙衍,听到这句话不由哑然一笑。这时,房‘门’轻响,应姑的声音传来,“热水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应了一声,道:“放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陈容打开房‘门’,把那桶水提了进来。她力道不错,提着这水也不费力。

    提水来到屏风后,陈容低着头说道:“退后一点。”

    男人从善如流地缩到一角。

    陈容提起水,朝着桶里倒去。一边倒,她一边侧过头看着墙壁。她的脸孔晕红,眼睛睁得极大,就是不敢看向‘裸’‘露’着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时,一股温热传来。

    在那湿湿的,温热的肌肤碰到她时,陈容的手颤栗起来,嗖地一下,一抹红晕浸到了颈项上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。”

    陈容低声命令。

    命令一出,那手握住了她的手臂,把她朝着桶里一拖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下,陈容身不由已地向前跌去。她胡‘乱’伸手稳住,哪知这一伸,却按上了具滑溜溜的躯体。

    慌‘乱’中,陈容连忙移开手,可这样一来,她便立足不稳,没头没脑地跌入浴桶中。

    她一入水,桶中的男人便是哈哈一笑,他拦腰一抱,把陈容抱入浴桶。陈容本来是想挣扎的,一来入手尽是滑溜溜的赤luo肌肤,二来顾及他是病体,终不敢用力。

    转眼间,陈容便与男人挤在一块。水‘花’溅了她一头一身,令得她的头发湿透,裳服更是湿透,牢牢地贴在躯体上,现出美好的曲线。

    水‘花’一串串地从陈容的额头上淋下,挡住了她的视线。陈容努力地眨着媚意天生的大眼,想要看清一些,她那‘艳’美的脸也晕红晕红,当真可爱得紧。

    王弘望着她,猛然展开赤luo的双臂,把她搂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他紧紧地搂着她,搂着她,低低地求道:“阿容,与我在一起。”这话,从所末有的认真。几乎是颤抖的,他求道:“阿容,生同枕,死共‘穴’,不是很好吗?”

    他抱得她如此之紧,他的声音还有着软弱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如这一刻一般,让陈容感觉到,他是如此真切的渴求,是如此深刻地希望着。

    陈容被他紧搂于怀,她颤抖着,‘唇’蠕动了又蠕动,最终最终,她还是低低说道:“成为君的贵妾后,与郎君生同枕的,不会止是阿容,死共‘穴’时,还要求得你的家族允可,主母许可。。。。。。。郎君,阿容不是能委曲求全之人啊。我这一生,不会唤任何人为主母。”

    这话,依然冷静,依然坚硬。

    慢慢的,王弘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去,低哑的,淡淡地说道:“给我搓背吧。”只是一瞬,他的声音与刚才,已判若两人,仿佛他也拾起了他的理智冷静。

    陈容轻应一声,慢慢地,细细地擦拭着这白‘玉’般坚硬细腻的肌理。

    擦着擦着,她忍不住低下头,在他的肩胛骨上,轻轻印上一‘吻’。‘吻’入水中,丝毫不见。

    男人冷漠的声音传来,“卿卿,心本是铁石,何必做出这种无聊动作?你这‘吻’,想安抚我么?”

    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陈容只是摇头,她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从桶中**地站起,陈容走到屏风后,背对着男人,她换了一套裳服后,轻声说道:“水要凉了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男人应声站起。西西索索地穿衣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,男人转过身,朝着‘门’外走去。

    陈容连忙跑去,她扯着他的衣袖,“外面风大。”

    男人嘟着嘴,终是没有反驳的由着陈容拖回几前。

    把男人按在塌上,陈容拿起‘毛’巾,一边给他搓着头发,一边笑道:“这里很鄙陋呢,没有龙涎香可熏,也无白‘玉’枕。不知郎君惯也不惯。”

    她笑得轻松,浑若无事人。

    男人并不理她。

    陈容又细细地搓着他的墨发,望着这个与往日完全不同的,孩子般的男人,陈容慢慢跪下。

    她跪在与他一样的高度,然后用自己的脸,贴着他的脸。望着铜镜中紧贴在一起的两张脸,陈容低低说道:“七郎,给我一缕发,可好?”

    她嘴里问着,手却拿起了剪刀。

    透过昏黄的铜镜,看着身后‘艳’美的小‘妇’人,虔诚的,温柔的,一根一根地挑起他的长发置于‘玉’掌中,王弘那任‘性’嘟起的‘唇’,慢慢抿紧。

    他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随着他闭上眼睛,这半天来,浮在他脸上的所有脆弱,任‘性’,‘迷’‘门’g,全部消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又是以往的他。

    只是陈容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王弘的‘唇’动了动,清润如水的声音,在房中低低传来,“便是把我惹了血的白衣洗净,置于枕畔,便是剪下这一缕发,藏于身侧,你也不愿当我的贵妾么?”

    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,最终吐出的,却是一声含着恨意的叹息,“这世上,怎会有你这般顽固不化的‘妇’人?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说话。她只是低着头,专注地挑起他的长发,一根一根的挑,一根一根地抚过。

    半晌后,墨发已干的王弘,瞟了一眼铜镜中,那个正细致地把他的长发置于香囊中的‘妇’人,低声说道:“夜了,睡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站了起来,墨发披垂,白袍拂动,缓步走向唯一的一间塌。

    睡于塌间,他的声音如风一般飘来,“过来睡吧,我不动你。”

    见陈容没有动,他闭上双眼,淡淡说道:“我得的,不是伤寒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陈容腾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好一会,王弘淡淡的声音飘来,“过来吧,明日我便会回府,再相见,不知是何光景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容心中一紧,她温驯地走过去,温驯地睡在他的身侧。随着他的手臂一搂,她

    静静地倚着他,把自己的脸,紧紧贴在他的‘胸’腋下。

    这般闻着他的体息,感受着他的心跳,陈容一动不动着。

    王弘也没有动。他闭着双眼,似是已经睡着。

    沙漏一点一滴地流逝。

    她的心跳,渐渐由急聚转为舒缓。

    他的心跳,一直是坚定有力着。

    陈容一直是睁大眼的,她盯着鼻尖的白裳,感觉着那白裳底的温热,还有体息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陈容慢慢闭上双眼,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,是在一阵鸟鸣声中。陈容眼一睁开,便向旁边‘摸’去。

    身侧,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陈容一惊,连忙支身望去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人在?

    明明,昨天不是在做梦的。陈容连忙踏上木履,朝着外面走去。吱呀一声打开房‘门’,望着庭院中扫着落叶的仆人,陈容急走几步,靠近问道:“郎君呢?”

    这仆人,自是王弘的人。他朝着陈容持手一礼,恭敬地回道:“郎君一大早便离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离去的?”

    “自是坐马车。上次郎君不是放了几辆马车在观中吗?”

    是这样啊?

    陈容轻应一声,慢慢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她一直走到观‘门’左侧的山台上,扶着石栏,下面的建康城中寥寥落落,几无行人。。。。。。望来望去,终是不见那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陈容转过身来,她抿着‘唇’,久久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一辆黑‘色’的马车,正稳稳地行驶在清晨的建康城中。车轮滚动在石板路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驭夫是个三十来岁的汉子,策马跟在左右两侧的,也都是身形悍勇的壮士。

    夹在这些人中,那个四十来岁的苍白瘦弱的文士,便显得打眼了。

    他凑近马车,低声说道:“还是郎君高明,昨天,果然有五‘波’人跳出来。”

    马车中,传来王弘清润温柔的声音,“不止是他们,便是略有异动的,也得记着。”

    “已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文士应了一声,抚着长须说道:“这一次,太子和琅琊王七同时得病,不知欢喜了多少人。哈哈,”他笑眯眯地看向王弘,晒道:“郎君何不再病几日?想来可以引出更多的人。”

    马车中,王弘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冷意,“不必了。再病下去,只怕亲近之人也生嫌隙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文士一怔,转眼他大点其头,是啊,这世上本来因利而来,因利而往。再拖下去,只怕本来归属于郎君的人,也会心思浮动。

    文士又说了几句后,盯着马车中的郎君,突然笑了起来,“郎君可有如愿?”他眨了眨眼,于无比真诚中,带着忍俊不禁的笑意问道:“记得昨日郎君来观里时,可是说过的,这一次以风寒假冒伤寒,实是一箭多发。。。。。。至少那个‘妇’人是会心软的。不知郎君的‘妇’人,可有感到生死无常,不再固执?应允入你府中?”

    他的笑容实在可恶。

    众护卫见状,一个个抿‘唇’偷笑,可他们依然严肃地盯着前方,就怕自家郎君发怒。

    哪知,在一阵静默中,马车中的郎君竟是回答了,他低低的,苦笑着说道:“感于生死无常,不再固执?她听了我得的是伤寒,极欢喜。”

    众人嗖嗖转头看向马车中。

    在一众错愕中,王弘的声音充满无力,“她很开心地回我:你我若能就此死去,也算圆满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先是一呆,转眼,笑声大作。

    #

    又奉上五千多字,求粉红票奖励奖励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