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69章 敢不敢要?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69章 敢不敢要?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69章  敢不敢要?

    转眼,大半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末时许,陈容刚睡过午觉,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,只听得应姑的声音传来,“仙姑,陛下令你入宫。”

    皇帝?

    陈容应了一声,天家的使者已在外面侯着,她用极快的速度沐浴更衣后,便坐上马车,跟在使者身后向皇宫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,马车便入了宫‘门’,它直向皇帝所在的  ‘花’园驶去。

    马车停了下来,那太监的声音传来,“大人,陛下在里面,你去见过吧。”她现在好在也是陛下亲封的光禄大夫,因此那太监尽管心中嘀咕,这个大人两字,还是叫得顺溜。

    陈容应了一声,跨下马车,向着‘花’园走去。

    现在立了夏,‘花’园中树木繁芜,各种陈容没有见过的鲜‘花’争相斗‘艳’,垂柳处处。

    这‘花’园与陈空往日所见一样,安静得出奇,陈容走了几十步,来到上次皇帝捉蚂蚁的地方,见空无一人,又便湖边走去。

    果然,拂过‘花’柳,一个黑袍长身的身影出现在陈容眼前。

    这身影左右,足隔了百步处才有太监宫‘女’的身影。此刻,他背对着陈容,正低着头,一动不动地望着湖水发呆。陈容定睛一看,不由忖道:光看背影,陛下也是长身‘玉’立。

    事实上,陛下不止是身材颀长,长相也是清秀雅致,眼神也是灵动,便如一个寻常的世家子弟。

    陈容脚步放重,走到他身后十步处,盈盈一福,唤道:“臣见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皇帝没有回头,只是说道:“过来。”声音有点闷闷,显然心中不快。

    陈容一听,心下格登一声,刚刚初见时,陛下便把一个看不顺眼的胖‘妇’人砍了,很显然,眼前这个对自己极为友善的年青皇帝,是个喜怒不定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暗暗定神,提步走到他的身侧。

    与皇帝一样,朝着‘荡’漾着破碎流离的银光的湖面望了一眼,陈容转头看向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正抿着‘唇’,因抿得太紧,‘唇’边的两条法令线拉得又长又深,一股戾气流‘露’于外。

    陈容暗暗叫苦,她收回眼神,心思百转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青年皇帝的声音传来,“你为什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陈容垂眸,轻快地说道:“臣在想着昨日见到的那个有趣之人。”

    皇帝的声音依然闷闷,“哦,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陈容扬着‘唇’,清脆地说道:“堂堂江东孙家嫡子孙林公,为了尝到新出的美酒竟魂入一个普通商家三年之久。”她比手划脚,神采飞扬地说道:“陛下你不知道,当时有人喝破他的身份时,商家的人那个目瞪口呆啊,格格,臣第一次看到,这人的脸‘色’也可由青转白,由白转蓝,由蓝转红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,一边都在暗中观察皇帝的神‘色’,见他听得认真,才敢这么滔滔不绝地说下去。

    说完后,陈容歪着头,一脸向往地说道:“能不在乎地位,能任意地甩掉身上的包袱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这孙林公,不愧是江东名士。”

    皇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说话,可脸上的神‘色’,也没有转为‘阴’沉。

    径自盯着湖水一阵,皇帝喃喃说道:“不在乎地位,不在乎包袱?这人确是幸运之士。”

    他拂了拂衣袖,“陪朕走走。”

    陈容应了一声,快步跟上。走在皇帝身后,陈容悄悄吐出一口浊气,看来自己做对了,现在的皇帝情绪稳些了。

    皇帝负着手走在前面,他盯着前方,冷笑道:“你可知道,今日的皇宫,为何这般安静?”

    陈容讶异地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皇帝轻哼一声,声音沙哑地说道:“那是因为,太子病了,病得很重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见陈容久久没有回话,不由皱起眉头轻喝,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陈容一凛,转头看向他,低声说道:“我在想,庄子似乎说过,世人各有逍遥,鸟雀和大鹏也各有各的快乐。”顿了顿,她说道:“太子虽病,可那末必是苦。”

    皇帝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他似是呆了,久久久久,都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好一会,他才艰难地回过头来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盯着低眉敛目,脸‘色’有点白的陈容,皇帝突然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笑声,沙哑,在空寂中远远传出。笑着笑着,皇帝声音一收,“不错,末必是苦”说到这里,他再次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一边大笑,一边朗声‘淫’唱道:“予恶乎知悦生之非‘惑’邪?予恶乎知死者不悔其贪生乎?”

    渐渐的,那笑声变成了长啸。啸声沉远,如歌如泣。

    陈容听着听着,突然看到皇帝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泪水,她连忙低下头,继续垂眉敛目。

    啸声渐渐止息。

    皇帝转身看向陈容,大袖一挥,清爽地说道:“走吧,朕带你到那边看‘花’去。”

    他一手抓过陈容的小手,一把握紧,自顾自地说道:“好几年了,都没有人跟朕聊过庄子了。想当年。。。。。。。”他刚说到这里,却是一呆,转眼,皇帝哧笑道:“朕怎么给忘记了?朕荒唐胡闹了几十年,哪有什么想当年?当年名士们日夜清淡,朕也只能在‘门’外玩耍,偷听。”

    他走得飞快,拖得陈容踉踉跄跄的,刚刚走到一片‘花’海中,他又脚步一转,朝着另一侧走去,“‘花’没有什么好看的,还是看鱼吧。阿容你不知道,朕前几日‘弄’来了几条名贵的鱼种,‘色’做五彩,甚是好看。”

    他扯着陈容来到湖泊的另一侧,这里有一个小鱼塘。皇帝蹲了下来,随手捡起一根树枝,便向水里搅动,“怎么睡着了?不行,得给阿容看看。”一边说,他一边搅得欢。

    陈容蹲在他的身侧,安静地看着池塘中游来游去的鱼。

    皇帝搅了几下,突然说道:“你刚才怕了?”

    陈容再次一凛。

    她看到的,是一张欢乐的搅着水底的侧脸。想了想,陈容轻声说道:“是有点怕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自顾自地说道:“阿容出身卑寒,时有人一言不合,便怒骂于我。”她自失一笑,“阿容胆小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胆小?”皇帝哈哈一笑,道:“你真胆小,怎么与王七睡了一晚后,便一身白衣冲入万军当中求死?你真胆小,怎么与冉闵孙衍这等一心抗胡的粗汉子相好?”

    他笑声朗朗,似是不经意地说出这些话。便是说出后,也是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可是陈容,还是有点发冷,手脚也是冰凉。

    皇帝的声音一落,陈容便是长叹一声,她侧过头,向往地看着天上悠然来去的白云,“阿容这人,身份低微,心比天高。在遇到王七郎之前,我一心只想找个寒微士子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皇帝侧头看向她,双眼亮晶晶地问道:“为啥?”

    陈容嗔了他一眼,“当人正妻呗。”

    她哼哼道:“阿容发过誓,这一辈子,永远不叫任何‘女’人做主母”

    皇帝瞪大眼。突然的,他“啪啪”地鼓起掌来,大叫道:“好,有志向”

    陈容似是被他突然大声给惊了一下,又给了皇帝一个白眼。在他兴致勃勃地盯视中,她继续说道:“冉闵啊,当初在南阳时,他向我陈家求亲,阿容身份虽然低微,加上一把劲,还是配得上他的。”

    她朝着皇帝眨了眨眼,笑嘻嘻地说道:“陛下不知,他那个南阳陈氏的妾室,本是家族许给他为妻的。嘻嘻,可她败给了阿容我的‘玉’擒故纵之技下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皇帝大乐,他鼓掌道:“好你个阿容,当真,当真,”他想了想,大叫道:“当真够无耻。。。。。。不过朕喜欢。”

    自是知道你会喜欢。

    陈容在他骂自己无耻时,又抛了一个白眼去。皇帝一连得了她三个白眼,这种白眼,从这个有趣的小‘妇’人这里得到,倒别有情趣。当下,皇帝回了她一个鬼脸。

    对上皇帝的鬼脸,陈容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,继续说道:“那孙衍啊,是阿容在路上识得的,当时他亲人都被胡人杀了,自身刚被忠仆救出,阿容给了他一碗饭,‘激’了他几句,他便把我当亲人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几句话,便把她与三个男人之间的关系‘交’待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说完后,她从皇帝手中抢过那树枝,逗‘弄’起鱼儿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,她的耳朵是竖起来的。很明显,皇帝突然说出这两句话,定是听了什么闲言闲语,她一个回答不如他意,便后果难说。

    皇帝抬头望着天空,发了一阵呆后,慢慢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眯着双眼,望着北方的天空,不知想到了什么,他负着双手踱起步来。

    陈容一边听着他的脚步声,一边径自逗着塘中的游鱼。

    皇帝转悠来转悠去,嘴里嘀咕有声,不过声音很小,陈容听不清。

    转了一会,他停下脚步,胡‘乱’挥了挥手,接着,又踱起步来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他走到了陈容身后。

    盯着她蹲着的身姿,皇帝突然说道:“那王弘,你想不想要?”

    想不想要王弘?

    陈容一惊。她呆呆地转过头来看向皇帝,几乎是突然的,她怪叫道:“陛下,我是一个‘妇’人,”她瞪大眼,点头强调,“我还是一个出身寒微,啥都没有的‘妇’人。”

    她这是在提醒皇帝,他那句话,用词不当。

    皇帝看到她煞有其事的模样,哈哈一笑。朝着她望来,他咧开雪白的牙齿晒道:“是这样的,这几日老是有人跟朕提起王家七郎的婚事。”他乐滋滋地盯着脸‘色’变白的陈容,凑上前来,鬼鬼崇崇地说道:“若不,我悄悄把他许给你?恩,便这么大笔一挥,圣旨一下。”他在空中划着圈,眼睛好不晶亮,“你就变成了王家‘妇’?”

    赐婚么?陈容一笑,她扁着嘴说道:“陛下,这不好玩。”

    陈容拍了拍衣裳站起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嫁他啊,就算陛下赐的婚,臣也坐不稳啊。”她一根一根地弯着手指,认真地数给他看,“谢氏的‘女’儿,还有陛下的九妹,还有建康陈氏的嫡‘女’。”她抬起头,严肃地看着皇帝,一板一眼地说道:“臣数了数,若论地位,他得娶上一千八百个妻子后,才能轮到阿容嫁他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皇帝‘露’出雪白的牙齿再次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笑着笑着,伸手在阿容的肩膀上重重一拍,对着痛得呲牙咧嘴的她说道:“说来也是,嫁他为妻比嫁朕为皇后难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向陈容一倾,在几乎靠到她鼻尖时停下,因靠得太近,他的双眼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斗‘激’眼。陈容一见,差点失笑出声。

    皇帝浑然不觉,他兀自盯着陈容,“对了,朕上次不是说过吗?朕可以娶你啊,你想好做朕的皇后没有?”

    陈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皇帝站直,狐疑地盯着她,在他的目光中,陈容歪着头,朝他甩出一个白眼,一派悠然地说道:“难不成陛下以为,当你的皇后,比阿容现在当一个道姑还要自在快活?”

    皇帝一怔,他伸手搔了搔头,竟是认真地比较起来。

    陈容见状,又有点想笑。她侧过头,弯起了‘唇’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眼角一瞟时,那浮在脸上的笑容,渐渐僵住。

    陈容收回目光,走出几步,来到皇帝身后。

    皇帝正自不解时,眼睛一瞟,看到一队迤逦而来的宫‘女’美人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,是一个二十来岁的贵‘妇’,看她的朝服,分明是当朝皇后。而在这皇后旁边,伴着几个公主,其中一人,正是陈容熟悉的九公主。

    见到这些人,陈容心中格登一下,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皇后含笑走近,她温柔地望着司马彰,福了福,轻声说道:“方才听到陛下笑声,臣妾喜不自胜。”

    她微笑地看向司马彰身后,蹲福着的陈容,扬‘唇’问道:“这位‘女’郎是?”

    陈容恭敬地应道:“臣是光禄大夫弘韵子。”

    她说出了两个被皇帝亲赐的名号。

    皇后慢慢蹙起了眉。

    她收回目光看向皇帝,板着脸严肃地说道:“陛下身边,怎能有这等小人?”

    皇后一板一眼,冷声说道:“陛下臣妾刚刚得知,你身边的这个弘韵子,她不但与胡奴石闵关系非同寻常,而且,她还是一个‘逼’兄休妻的恶毒之‘妇’。”

    皇后声音放软,语重声长地说道:“从来‘奸’险之人惯会巧言令‘色’,陛下可要看清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嗖嗖嗖,十几双目光都盯向了陈容。

    在这些目光中,陈容略略后退半步,却没有跪下请罪,也没有急于自辩。

    她在等着皇帝开口。

    这时的陈容,是庆幸的,她庆幸皇帝刚才问她冉闵之事时,她不但直言相告,还特意点出了自己曾有过的‘阴’暗心思。

    在一片静默中,皇帝广袖一甩,却是说道:“皇后见朕,便是要说这些?好了,朕知道了,你退下吧。朕还要玩儿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皇后不由一噎。

    皇帝也不再看她,他伸手捞过陈容的手,朝着木桥走去。一边走,他一边笑‘淫’‘淫’地说道:“我说阿容,你还是把你所做过的事都跟朕说一说罢,让朕也乐呵乐呵。”直是笑容满面,语气中,那是无人见过的亲近。

    皇后见状,薄‘唇’慢慢抿成一线。

    她盯着两人并肩而去的身影良久,等他们走得远了,她挥了挥。

    一个小太监快步跑来。

    皇后盯着两人离去的方向,低声问道:“陛下与这弘韵子,又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那小太监生着一对好耳朵,听力非凡。听到皇后过问,他把刚才皇帝与陈容的对话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皇后脸‘色’一沉,抿‘唇’说道:“他又说要许她为后这种浑话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皇后点了点头,挥手令他退下。

    这时,九公主在旁边冷笑道:“这个弘韵子勾搭男人的手段这么了得,出家了还真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九公主这话一出,皇后轻声呵责道:“一个末出阁的公主,怎能这般说话?”九公主连声应是,在她低头际,嘴角却是一扬,她听得出,皇后虽是呵责自己,可她的脸‘色’已经难看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惯常服‘侍’皇后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宫‘女’走上前来,她扶着皇后,温言安慰道:“话是这样说,可陛下刚封了弘韵子为仙姑,便任由琅琊王七登堂入室。那天更是,才问过弘韵子是否想当皇后,后脚便任王弘接了去。那王弘更是当着使者面,说这弘韵子是他的‘妇’人。娘娘请想,天下的丈夫,哪有如陛下这样的?他要真喜欢这‘妇’人,弘韵子与琅琊王七出双入对,他便不会妒忌么?依奴看啊,这弘韵子定是陛下新找的一个玩意,是耍得乐呵的呢。”

    这话合情合理,九公主几次瞪眼,那宫‘女’也是含笑着说完。

    皇后听到最后一句,不由沉思起来。那宫‘女’扶着她向回走去,见皇后沉‘淫’,笑‘淫’‘淫’地说道:“娘娘想这么多干嘛?何不静观其变?要担心,也得这‘妇’人入了宫再担心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皇后脸上的‘阴’云尽散,她‘挺’直腰背,雍容的,温婉地笑道:“不错,实是没有必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她回头看向脸‘色’不好的九公主,轻轻劝道:“阿九啊,你要真想嫁王七,对付这‘妇’人是没有用的。如琅琊王七这样的可人儿,爱慕他的‘女’子是赶不尽的。你不如想法子当了他的正妻,至于这什么弘韵子陈韵子的,便如你秀姑所说,还是等以后威胁到了你的主母地位,你再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皇后甩了甩衣袖,在秀姑地扶持下,曼步离去。

    皇帝一进入林荫道,便厌恶地哼了一声,“一个一个的对朕指手划脚,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啊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轻,陈容模糊听到了,也连忙游目四顾,便当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这时,皇帝伸手把她的手抓紧,大声说道:“阿容。”

    陈容看向他,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皇帝瞟了一眼四下不时张望而来的目光,继续大声说道:“阿容,朕就喜欢你这‘性’格。以后啊,要是有谁欺负了你,说了难听的话,或暗地动了什么手脚。你尽管来告诉朕。呸保准你说一个朕就灭他一个说一双朕就杀他一对”

    陈容这时已经知道,皇帝这是在保自己啊。

    她感‘激’地一福,清声应道:“是。”声音也是很大。

    皇帝见状,满意地一笑。

    两人走着走着,皇帝突然问道:“对了,听说昨天你说得众大臣哑口无言了?”皇帝大乐,手舞足蹈起来,“快说给朕听听,你当时是怎么说话的?”

    陈容一笑,连忙上前把昨天发生的事,从头到尾说了一遍。说起来,昨天面对众臣她侃侃而谈,镇住了当朝众多重臣,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。因此,这一番叙说,她是讲得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陈容说完后,皇帝大乐,他双手一拍,怪叫道:“妙,妙极”

    他腾地转身,凑近陈容,悄悄说道:“你这‘妇’人,明明‘阴’坏‘阴’坏的,这装起来,还真有点像那些名士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哈哈大乐。

    乐过之后,皇帝朝怀中掏了掏,掏了一阵后,他向陈容问道:“对了,朕可给过你免死令牌?”

    免死令牌?

    就是那‘如朕亲临’牌?陈容连忙应道:“给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给了啊,朕都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侧头盯着陈容,嘀咕道:“朕看你这个‘妇’人,左看左顺眼,右看右舒服,再给点什么奖励呢?”

    寻思一阵,他朝自个儿大‘腿’上一拍,怪叫道:“若不,朕给你一个庄子吧?再附送一百个‘精’卫。‘奶’‘奶’的,那些贵族名堂多多,朕偏要让他们对着你这个又风流又贼坏的‘妇’人干瞪眼。”

    他凑近陈容,咧着雪白的牙齿一笑,乐颠颠地问道:“呶,你这个‘妇’人,朕这种大赏,你敢不敢要?”

    在皇帝亮晶晶,笑眯眯的眼神中,陈容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她侧着头望着他,下巴一昂,朗朗说道:“天子赐福,有什么不敢要的?”

    皇帝大乐,他把脸一板,大声喝道:“好光禄大夫听赏”

    陈容立马跪地,朗声道: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光禄大夫聪慧过人,解朕烦忧,特赐青云庄一座,”想了想,他补充道:“庄下千亩良田一并赐下。连同‘精’卫百名。”

    又想了想,皇帝双眼一眯,笑盈盈地说道:“光禄大夫虽是‘妇’人之身,‘性’与丈夫同。朕允她拥有入幕之宾,”在陈容腾地抬头,傻呼呼地直视中,皇帝笑眯眯地继续说道:“允她蓄养美少年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皇帝得意地看到化成了木头的陈容,暴然喝道:“‘奶’‘奶’的,人都死哪去了?快点上前颁发圣谕”

    在他的暴喝声中,四面八方跑来几十个人。这些人抬的抬塌,拿的拿圣旨,抱的抱‘玉’玺。转眼便把呆呆傻傻的陈容包围其中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六千字奉上,求粉红票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