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72章 就是无赖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72章 就是无赖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72章  就是无赖

    王弘说到这里,微笑着,静静地看着陈容。

    月光下,他这般负手而立,笑容淡淡,眼眸明澈,当真说不出的悠闲。

    不过陈容与他相识已久,心下明白,当他这样静静地看着她时,便是他在审视琢磨她的心意时。

    当下,她不置可否的一笑,目光看向远处的黑幕,若无其事地说道:“陛下这是允我生有我自己的孩儿。”

    她这是在告诉王弘,皇帝赐给美少年,是为了让她诞育后代。。。。。。。一个‘女’人有了孩子,通常便是有了一切。从此后,可以不惧孤单,不再孤苦。自是,也可以没有男人相伴。

    陈容的声音恬淡中,带着感恩,便似这句话中,没有任何含义。

    笑得眼如月牙的王弘,那笑容微不可见的僵了僵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去,静静地望着天地‘交’际的远方。

    直是过了好一会,他才说道:“陛下对你,倒是不错。”他是想让自己的声音平静的,可是说出来后,却多多少少有了些郁火。

    陈容听到他语气中的不快,心下开怀,很想笑出声来,终是不敢。她抿着‘唇’,轻轻应道:“是啊。”应到这里,她灿烂一笑,转向王弘快乐地说道:“陛下这次给了我千亩良田,还有那么好一个宅子。这一下,我在这建康城,也算是安下身了。”

    月夜中,王弘的嘴角微微一扬,算是一笑。

    陈容伸手拂了拂鬓角飘扬的碎发,已有点神采飞扬,她望着前方,向往地说道:“有田有庄子,以后还有一个孩子。。。。。。我陈氏阿容,终于如愿以偿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愿以偿?”

    王弘的声音有点低,有点沉,他眯着眼睛,危险地盯着陈容。

    陈容没有看向他,自是不知道他脸‘色’不善。她点了点头,轻快的,得意地说道:“是啊。我这一生,总算要如愿以偿了。”她歪着头,笑声清脆,“以前我便想着,这一生,能嫁个平凡朴实的寒‘门’士子,扶持着他积累一些钱财,生几个聪明的孩子,便可以知足了。七郎你不知道,我在闲着无事时,还曾想着,要怎么做,才能留住我那丈夫的心,让他不想去纳妾呢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自失的格格一笑。

    低下头,陈容用竹竿划过水‘波’,在月光下,泛起一圈圈暗淡的涟漪后,陈容笑得眉眼弯弯,“有一阵子,我都以为自己永远也不会如愿了。没有想到陛下对我如此之好。我现在,虽说不能享受家人之乐,可有田有庄,还能有孩儿,也是极好,真的是极好。”

    她转向王弘,再次对上他静静的,实在太过宁静,都泛着冷意的双眸。不过陈容正是开怀时,也没有在意。她朝着他眨了眨眼,调皮的,媚意婉转地凑上前来,悄悄说道:“七郎。”

    她咬着‘唇’,羞涩地一笑,好半晌想要开口,又是一笑。

    低下头来,陈容双手绞动,讷讷说道:“七郎,你应我一件事,可好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一落,王弘便淡淡的,冷冷地回道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陈容一呆,她愕然地看着他,轻叫道:“我都没有开口。”

    王弘嘴角一弯,似笑非笑地说道:“你不就是想我答应,如果怀了我的孩子,孩子就跟着你,与我无关嘛。”

    在陈容敬佩中,有点沮丧的表情中,他笑了笑,广袖一拂,淡淡说道:“想这数百年来,它是第一个身为琅琊王氏嫡传血脉,还没有出现便被人嫌弃的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温柔轻淡如昔,可真是透着冷。陈容不敢说话了,便连忙闭紧嘴,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虽是背对着,可她依然笑容愉悦,依然眼神明亮。很显然,这时刻的陈容,还是兴奋的,对自己的将来,还是充满着‘激’情的。

    王弘见状,嘴角扯了扯,负着双手,看向与她相反的方向,淡淡说道:“陈氏阿容,你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    陈容讶异地回过头来,不解的目光中,他笑了笑,冷冷说道:“不管是现在,还是将来,近你的男人,来一个,我杀一个”

    他蓦地回头,温柔地盯着陈容,伸出手去,轻轻拂了拂她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,

    幽幽说道:“因此,你这一生,不会有继承你家业的子嗣”

    他把话丢到这里,不等陈容生气,自己‘胸’中那郁火,却是越燃越旺,他腾地向前走出几步,站在舟头,头也不回地命令道:“划快一些”

    声音沉怒。

    陈容先是呆了呆,她差一点说出:我从来便没有想过,除了你,还让别的男人近我的身。

    可那话终是没有出口,不但没有出口,陈容一想到这个男人的强硬和无情处,心下便是暗恨。

    当下,她嘟着嘴,把竹竿朝着水中重重地拍击着。

    随着‘啪啪’的水‘花’四溅声,轻舟冲得飞快,转眼间,袖风之泉便已被甩得很远。

    王弘不说话,陈容也赌气不说话。一时之间,只有流水哗哗的声音,和竹竿在水中划动的声音,魂在虫兽鸣叫中传来。

    王弘很是生气,他在舟头呆站了一会后,突然伸手在虚空中重重一拍,恨声骂道:“该死”

    这一喝骂,让陈容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背对着她的王弘,在月光下,俊脸有点发青,他磨着牙,又恨声说道:“都是这个昏君”

    陈容抿了抿‘唇’,想要回他一句,终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这时,王弘走出几步,越过陈容,在舟尾的塌旁,解下一只绑紧的酒瓮。他举起那酒瓮,仰头便灌了一口。

    听到酒水‘咕咕’声入喉,陈容忍不住说道:“别喝了。”她冲上一步,抢去那酒瓮,叫道:“这是在河中,你想淹死啊?”

    王弘任她抢过酒瓮,他也不看她,只是背过身,撅起了嘴。

    这时,陈容低而温柔的声音传来,“你的病可有好透?河中风大,可别伤了身。”顿了顿,她劝道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理她。

    陈容见他头也不回,还像个孩子一样生着闷气,不由嘀咕道:“病还不一定好利索了呢。。。。。。真是不爱惜自己。”

    背对着她的男人,依然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陈容眨了眨眼,这时,王弘打了一个喷嚏。

    陈容一怔间,他又接连打了两个喷嚏。

    陈容连忙上前,她扯着他的衣袖,轻言细语,“冷了吧?我们回吧。”

    男人头也不回,只是在她扯得紧时,他把衣袖‘抽’了‘抽’。

    感觉到他动作中的迟疑,又听到他两个喷嚏打出的陈容,有点好气又有点好笑。她伸出双臂,这么环抱着他,试图让他暖和一点中,陈容软软劝道:“七郎,河风太大,容易着凉的。

    王弘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陈容无奈,把他朝后一拖。这一下,倒是轻轻松松把他拖动了。拖着王弘来到被铁链固定的塌几处,把他按在塌上,陈容四下看了看,没有寻到衣裳,只得继续从背后温暖他。

    怀中的男人,又是一喷嚏接一个喷嚏地打出。

    陈容心下不安,连忙也坐在塌上,把他的头搂在怀中。一边用自己的体温暖着他,一边用另一只手划着舟向回返去。陈容埋怨道:“怎么连个仆人也没有带?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说话,只是安静地伏在她的怀中,月光下,那双轻轻闭着的眼眸,流‘露’出一线脆弱和无助。

    陈容低下头来,在他的眉心轻轻印上一‘吻’,刚刚‘吻’上,她想到眼前这人的可恨之处,不由气呼呼地说道:“明明又坏又霸道,又自命不凡,偏偏生了病便似孩子。”

    男人动了动,在她怀中反驳道:“我连号也没有,不曾成年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听到他这么一说,陈容扑哧一声便笑了出来。笑着笑着,她实在克制不住,那笑声越来越欢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陈容止住了笑声,迅速地抬起头来:她听到了划水声,

    抬着头,眯着双眼,朝着那声音传来处看去。渐渐的,在视野的尽头,出现了几叶扁舟。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”

    陈容朝着王弘低声说道,她的声音有着警惕。

    王弘没有回答,而那几叶扁舟,竟是直接朝她驶来。

    陈容坐直身躯,一瞬也不瞬地盯着那些人。转眼间,几舟飘尽,不等陈容开口,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,“可是郎君?”

    这声音有点耳熟。

    陈容正寻思着,她怀中的男人,清润悠然地开了口,“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几个粗豪的汉子同时欢叫,“是郎君”他们划着舟,三不两下便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与陈容的轻舟靠近时,王弘已施施然站起。几个少年一围而上,在陈容还有点不解中,他们给王弘披上了外袍,筹拥着他朝那几个扁舟靠去。

    王弘没有动,他回过头,扔来一件外袍,温柔道:“披上。”直是等到陈容披上外袍,他才伸出手牵着她的手,朝那巨大的扁舟中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一过来,几叶巨舟便同时点燃了火把。众汉子把火把‘插’在舟头舟尾,一时之间,只有那腾腾的火把燃烧声,在夜空中响起。

    这时的王弘,笑容淡淡,目光明澈,举止中,透着他惯有的老练和睿智,更重要的是,连喷嚏也没有再打一个。。。。。。。陈容有点狐疑地盯了他一眼,不过想着这个男人如此骄傲,断断不会在自己面前耍这种小伎俩,便不再胡思‘乱’想。

    几个壮汉同时使力,巨舟走得飞快,‘荡’起的水‘花’成白线,一缕一缕地延伸到天边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正看着风景的陈容突然叫道:“走错了。”

    她朝着壮汉们叫道:“走错方向了。”

    建康是在东南方,从北斗七星可以看出,这舟是朝着西北方向逆流而驶。

    陈容的叫声,众人却是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陈容一怔,转头看向王弘,对着火光下,他那俊逸高贵的面孔,陈容叫道:“是真地走错了方向。”她朝着天空一指,道:“看,北斗七星在那边,我们应该是朝相反的方向走,才能回到建康。”

    前世时,她跟着冉闵奔‘波’过。冉闵是将军,对天时地理必须‘精’通,陈容为了与他有共同语言,也对这些最基本的知识,知道一二。可以说,她比起建康城中的大多数贵族,都要博学。

    也许是她的目光太过诚挚,语气太过自信,王弘缓缓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他悠然明澈,如雪山高峰的双眸,静静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以一个上等贵族才有的雍容华贵的姿态,望着陈容,说道:“没有走错。”

    在陈容瞪大的目光中,他优雅地说道:“我们不需回建康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陈容大愕,她低叫道:“什么?”咬着‘唇’,她又问道:“你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王弘伸手从塌上持起一杯酒,送到陈容的面前,淡淡的,漫不经心地一笑,说道:“不必惊慌,我们今晚不回建康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是去哪?”

    陈容微微前倾,压抑着怒火地问道。。。。。。这时侯的她,根本没有发现,自己对这种高贵优雅的作态,已经没有感觉了。她,终于从下意识中,便不再觉得自己卑微,终于不再是别人一个眼神,便低下头去,别人一句话,便连口也不敢开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注意到,王弘却是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看着怒形于‘色’的陈容,嘴角一扬,道:“去南阳。”定了定,他轻言细语道:“我们现在去的方向,是南阳城。走过这一截水路,有马车在侯着。”

    陈容磨了磨牙,低怒道:“你说什么?”她的声音因为气愤而颤抖,“这是去南阳?谁要与你一起去南阳?”她声音一提,忍不住喝叫道:“王七郎,你给我说清楚我,我什么时候答应了你要去南阳?”

    在她的怒目而视中,王弘自顾自地抿了一口口酒。见他久久不答,陈容怒极,伸手便把他的酒杯抢过。

    酒杯被抢,王弘也不介意,他向后自顾自地一躺,静静地望着天上的明月,他回道:“陛下那人,我最知道。”

    没有想到他会提到皇帝,陈容不由按住怒火,倾听起来。

    在她的目光中,王弘说道:“他这人做事,有点冲动,冲动时,恨不得把事情一下子做完。他也没有长‘性’,任何事任何人过了一二个月,便会甩到角落去。”

    他转向陈容,月光下,目光明澈中含着笑,“阿容没有听懂么?他现在对你的事,管得太多了。我想带着你到南阳避避祸,过上一二个月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陈容气结。

    王弘望着气得咬牙切齿的陈容,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儿。

    瞪着他这样的笑容,陈容又气又恨,她磨了磨牙,又磨了磨牙,再也控制不住,一个纵身扑了上去,扼上了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说也奇怪,她这般扑上去,紧紧扼着他的要害,那些大汉们却当没有看到,不但不管,还一个个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陈容十指一收,磨得牙齿格格作响时,“阿嚏——阿嚏阿嚏”王弘不住地打起喷嚏来。

    陈容恨极,她咬牙切齿地喝道:“别装了,我不会再上当。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,还是那阿嚏阿嚏声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陈容松开了扼着他脖子的手,低下头向他看去。

    哪知她刚刚低头,身下的男人便放声大笑起来。他笑得太猛,都呛得咳嗽起来,

    连说的话,也带着咳笑,“阿容果然爱我至深啊。”

    陈容恨极,头一低,咬向他的颈,刚刚接近,便听到男人笑道:“喂,别咬耳朵,上次你咬在肩膀上,我光解释便用了半天,这次要咬了耳朵,我都没有说辞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怒极,她喘了口粗气,忍不住尖声叫道:“我不是在跟你玩闹”她把他重重一推,背对着他。因气得太厉害,她的眼眶都红了。

    这时,她的背上一暖,却是男人伸臂搂着她。他搂紧她,下巴搁在她的秀发上,温柔之极地劝道:“阿容何必生气呢?”他低低一笑,“你呀,就是固执,明明  爱我,还要气恼,明明知道逃不开我,还要去挣扎。”

    他搂着她的背,摇晃着她,软软的嘟囔道:“我真不喜欢这个昏君,他管天管地我都不理,凭什么他对你的事这般感兴趣?呸还赐美少年给你总有一天我火气来了,杀了这个多管闲事的昏君”

    陈容这才知道,搞了半天,他还是为了这件事。当下又想笑又想气。

    转眼间,陈容想道:陛下要是再也想不起我,倒也是好事。至少,他也不会心血来‘潮’地收回对我的赏赐。。。。。。。对于皇帝,她还是怕他的喜怒无常的,今天与他相处,她直是流了几身冷汗,那种伴君如伴虎的恐惧,已根植于心。

    再说,如今木已成舟,生气也没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陈容想着想着,收起了怒火。

    她伸手扯开男人扣着细腰的手,问道:“你真是到南阳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他越发扣紧了她,声音是懒洋洋的,“有所谓狡兔三窟,我在那地方购置了一些田产店铺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陈容听到这话,突然觉得有点发冷。

    王弘微笑地盯着腰背‘挺’直的陈容,继续说道:“如今胡人已转移了目标,南阳城已是安全之地,便想去看看‘春’耕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他凑近陈容,朝着她耳‘洞’吹了一口气,低低笑道:“卿卿以为然否?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理会他。

    这时,身后的男人低叹一声,喃喃说道:“在建康埋了些珠宝,这是第二窟。那第三窟,得设在哪里才好呢?”

    他转向陈容,笑意盈盈,“卿卿觉得第三窟设到哪里的好?”

    陈容声音平淡地说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男人有一下没一下地‘摸’着她的细腰,径自说道:“也是没法啊。那南阳的田产,可以记在一个人的名下,建康的庄子,可以记在另一个好友的名下,第三窟,得记在谁的名下才保险呢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转向陈容,问道:“卿卿觉得记在谁的名下为好?”

    陈容抿了抿‘唇’,淡淡回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王弘哈哈一笑,哧声道:“卿卿真不聪慧,竟是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容突然扑哧一笑。

    她回眸望向他,笑靥如‘花’般妖‘艳’,声音也是软绵绵的靡‘荡’天成,“七郎真是的,还是天下间有数的名士呢。。。。。。这般在意铜臭之物,就不怕侮没了你的英名?”

    王弘咧着雪白的牙齿一笑,他伸手拔了拔河水,笑眯眯地说道:“这个阿容就不知道了。。。。。。大丈夫处事,没虑成,先虑败只有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,把一切看得个分明,才能在应变到来时从容处事,才能想进就进,想退就退,不惧于人,不惧于事。这也是名士风度呢。”

    他双手一摊,松开陈容,仰望着天空上的明月,笑得云淡风轻,“如此明月,如此佳人,阿容,给为夫奏一曲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一落,一个壮士抱着琴盒,放到了陈容面前。

    陈容正是对王弘生气时,当下倔着颈项回道:“没心情,不想”

    王弘却是一点也不生气,他悠然一笑,道:“卿卿没有心情,为夫的心情,却是甚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坐直身子,接过那壮士递来的琴,修长的手指一扬,一缕琴声开始传‘荡’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言,他的琴音,充满了悠然自在,自得其乐,还有一抹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陈容听着听着,实在忍不住,回头朝他狠狠地剜了一眼。

    王弘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他垂眉敛目,俊逸清华的面容,既高贵,又脱尘。那明澈地双眸,仿佛不染尘埃。

    仿佛被他容光所慑,三五点萤火渐飞渐近,围着他的双手旋舞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壮士轻声道:“噫,这么晚了,怎么也有行舟?”

    陈容转头看去,果不其然,在另一条河道处,转来了一点灯火,定睛一看,也是一叶扁舟。

    琴声悠然传出。

    几乎是突然的,那扁舟中,传来一个清亮的,中气十足的声音,“何方高士在此奏琴?佼佼明月清风,怎夹有洋洋之乐?惜乎,足下琴声,本已当世罕有,奈何喜乐中,有轻浮之气。”

    如此静夜中,那声音洪亮之极。

    王弘眉头也没有抬一下,他双手优美地一抚,琴声渐收。

    漫不经心地抬起头来,王弘清声一笑,回道:“这位君子偏颇了。美人在怀,有如愿之喜,自是琴音洋洋,轻悦飘然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回答一出,那人先是一怔,转眼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???

    又是六千多字,求粉红票奖励奖励。这个月的我真是勤奋啊,泪,我自己都被感动了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