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75章 再见慕容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75章 再见慕容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75章  再见慕容

    王家众仆得了陈容的命令后,转头看向自家郎君。

    这时的王弘,还在静静地看着陈容,他收回目光,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得到他的同意,接下来的事便是顺理万章了,当天,众人便带着三百箱钱帛走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陈容见过留在南阳的众仆,一切如她所料,当初她置下的田产和店铺,随着胡人退兵,和朝庭对南阳城的重视,已稳步增值了十倍有余。

    陈容知道,这还只是一个开始,在她的记忆中,十年后的南阳城的田产店铺,绝对比现在还要贵十倍。她当初置的产,会足足增值百倍

    她想,如果没有意外,这一世她可以不为钱财忧心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都没有看到王弘的人影。陈容想,那家伙多半是去调查当年莫阳城被围的真相了。

    他一走,大部份王家护卫也随之消失,再减去那批前赴莫阳城购田产的仆人,现在留在陈容身边的,不过十人。

    南阳城中,依然是歌舞升平。

    陈容坐在马车中,静静地倾听着远处传来的歌声,望着天边西落的日头,她轻声说道:“去陈府看看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马车转眼便来到陈府外,昔日,这里总是人来人往的,可现在,却是这般冷清。是了,主人都不在了,仆人们也只是看看宅子,哪里还能如昔日那般风光。

    陈容向‘门’卫亮了身份后,马车朝着她住过的院落驶去。

    院‘门’没关。

    陈容走下马车,推开有点沉暗的拱‘门’,跨入了这个院落。

    院落中,虽然干净依旧,却是空空如也。角落处的草,  已长了膝头深。

    陈容呆呆站了一会,她的眼前一阵恍惚,一时,平城的那个家出现在她眼前,一时,又变成了前世时,冉闵的院落,再一定神,似是看到陈微陈茜她们坐在这院落嘻笑的模样。

    陈容闭上双眼,低低说道:“物非人也非。”

    见她提步入内,众护卫同时跟上。陈容挥了挥手,低声说道:“让我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跨入台阶,伸手慢慢推开了那堂房的‘门’。

    在房‘门’摇晃着打开时,陈容眼前一晃,似乎看到了平妪的笑脸,再一看,却是一根晃‘荡’着的蛛丝。

    低叹一声,陈容随手把房‘门’掩上,继续朝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穿过堂房,偏房,慢慢的,陈容来到自己的寝房。

    寝房一切如旧,只是脏了些,应是好些天也没有人打扫。

    陈容上前,伸手先向‘床’柱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,陈容从恍惚中清醒,她皱眉说道:“不是不让你们跟着吗?”

    几乎是她的话音一落,一阵风声猛然袭来。陈容一凛,堪堪侧头,颈侧一阵剧痛,不由双眼一黑,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陈容是被晨风吹醒的。

    她一睁眼,便是一轮金黄的太阳,太阳刚从东方升起,照得天地间一片明澈,细细的看去,百步外的那棵白杨树上的叶子,还有点点滴滴的朝‘露’,它们反‘射’着阳光。

    吸了一口新鲜得有点寒冷的空气,陈容慢慢地‘摸’向身下。

    几乎是她刚刚一动,一个低沉的,磁‘性’的男音传来,“醒了?”

    陈容一凛。

    她撑起身子,转头看向那人。

    她看到的,是一个背对着她的躯体,这躯体年轻,体形优美而张力十足,正低着头,用手中的利剑雕削着一截木头。随着木屑翻飞,她可以看到他紧抿的薄‘唇’。

    她看到的,只是一副薄‘唇’,这人面上戴着青铜面具,青‘色’的,古朴厚重,散发着沉闷死气的面具下,那白净优美的下颌,还有那‘唇’‘色’浅浅的薄‘唇’,刻画出一种神秘的俊美。

    望着他,陈容脱口叫道:“慕容恪?”

    那人慢慢放下雕了大半的木头,转过头来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这人有着一双深邃的,看不到底的眼眸。同样看不到底的眼眸,冉闵显出的是地狱火焰般的‘阴’烈,他显出的,是如大海一样的宽和。

    盯着陈容,这人薄‘唇’一扬,微笑着:“陈氏阿容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明明戴着面具,慕容恪微笑时,却让人有一种如沐‘春’风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是啊,好久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也是一笑,她慢慢坐直,五指如梳,既优美,也随意地把枕‘乱’的秀发理平。

    虽然不曾洗漱,头发依然是凌‘乱’的,可随着陈容这么一笑,一坐,她的身上,便多了一份世家子弟才有的雍容,优雅,还有高贵。。。。。。。自然,这种气派,在王谢子弟的眼中算不得什么,甚至可以说,还有着刻意。毕竟陈容的气质,是后天培养出的。

    不过她现在面对的,是鲜卑胡人。

    慕容恪打量审视着她,目‘露’赞赏之情,面具下的双眼带着笑意,“当日陈氏阿容冲入我军当中,一身白衣,一骑当先,直到今日我那士卒还不时提起,便是我那些皇弟皇妹,也深为仰慕,恨不能一睹风采。说起来,那时‘女’郎来去匆匆,慕容恪都不曾看得明白,今日特意请来,也算是续了前缘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低沉,娓娓如‘春’风拂来,让人听了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   这般声音,这般风度,怪不得建康那些贵族,明知鲜卑胡人杀我父老无数,还是忍不住要赞许。

    “续了前缘?”陈容轻笑,“恪小郎特意潜入南阳城中,掳我过来,便是为了续一续前缘?”恪小郎是少‘女’们对年轻将军慕容恪的爱称。陈容在这里唤出,带了几分轻佻。

    她掩‘唇’轻笑,明‘艳’美丽的脸上,仿佛有阳光在跳跃,说不出的灿烂,和嘲讽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慕容恪清声一笑,挥了挥手,示意士卒们搬来酒‘肉’,说道:“听说阿容你与我的两个好友,冉闵和王弘都是关系匪浅。。。。。。我慕容恪可是胡人,能用简单的法子,就绝不会寻思复杂的”

    这一下,陈容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想用自己来引出王弘和冉闵

    他定是在南阳城中布了人,一知道自己到了南阳城,便‘抽’空下手。。。。。。。胡人与晋人不同,晋人的贵族,绝对不会做出掳人‘妇’小来要胁的事。

    蛮夷就是蛮夷,纵使鲜卑贵族把晋人士大夫的那些派头学了个十足,可这来自骨子里的清高和自重,便怎么也学不到。

    陈容虽然轻蔑于他,却不会愚蠢到去挑衅。她站了起来,淡淡说道:“恪小郎请了贵客前来,那些礼数呢?唤你的婢‘女’过来为我洗漱吧。”

    语气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慕容恪却是不恼,他哈哈一笑,右手一挥,命令道:“把‘女’郎请入帐中,好生照顾了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,是几个汉人‘女’子的声音。陈容回过头去。只见她的身后,站着四个低眉敛目的‘妇’人,这些‘妇’人个个面目佼好,举止娴静,衣履也是光华。可她们的眼神动作中有着僵硬紧张,还有着无法抹去的惶恐,分明是这些胡人掳来的汉‘女’子。

    瞟着她们时,陈容晃了晃,直到这个时候,她才完完全全清醒过来,才完完全全地明白了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她落入了胡人手中了

    她落入胡人手中了

    苍天真真可笑,刚刚让她拥了田产,拥有了希望,这么一转眼便把她置于必死之地。

    她竟然落入胡人手中了

    一时之间,不远处士卒们的哄笑,此起彼伏的马嘶声,还有风吹树叶声,都在旋转着飘向远方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感觉到陈容的恍惚,慕容恪的嘴边浮起一抹笑来,他走到她身后,低沉的声音磁而温和,“阿容休要害怕,你是我的贵客。”顿了顿,他说道:“想来过不了多久,你的冉郎或王郎,自会来接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好听的声音飘入耳中,令是陈容慢慢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‘挺’直着腰背,也没有回头,“莫非恪小郎以为,我汉人的英雄也如你们胡人一样,会因为一个‘妇’人而不顾大局?”

    她冷冷一笑,哧声说道:“恪小郎这次是枉做了小人了”

    说罢,她脚步一提,身姿曼妙中带着傲慢地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几个汉人‘女’子连忙筹拥着跟上。

    陈容被众‘女’领入了一个营帐中,这个营帐位于主帅营帐的旁边。当她经过时,四周不时有胡人士卒咧着嘴取笑,哄闹,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一进入营帐,陈容便说道:“为我洗漱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几‘女’忙碌起来,端的端水盆,拿的拿‘毛’巾,铜镜。

    陈容坐下,她端详着铜镜中的自己,镜中的人,依然面如‘春’‘花’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扫向头发,乌发如缎的秀发丛中,‘插’着一支金钗。。。。。。望着它,陈容心神稍定。

    几‘女’上前为她洗漱梳理时,陈容蹙着柳眉,心思电转着。

    她是个什么份量,想来这世间,没有人比她自己还清楚。冉闵那人,是断断不会为了她这么一个朝三暮四,不识好坏的‘妇’人冒险的。至于王弘?

    陈容摇了摇头,恍惚地想道:他一个琅琊王氏的天之娇子,怎么可能会冒这个险?说来说去,自己不过是他偶尔动心,闲暇取乐的一个‘妇’人罢了。真要上升到家国利益,生死‘性’命的高度,她,什么也不是。

    这世间,真正在乎她的,可能就只有平妪尚叟吧?她的大兄在见到她时,也许会心痛她。不见了,便不会再想。

    吸了一口气,陈容收起胡思‘乱’想,咬牙忖道:不能坐以待毙绝对不能坐以待毙我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,不能就这么放弃了

    ##

    看看明天能不能多码一些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