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78章 衣裳不整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78章 衣裳不整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78章  衣裳不整

    奉上第一更,求粉红票。

    ##

    不一会,众将一一离去。他们在经过陈容时,都转头盯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慕容恪的声音从帐中传来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陈容低头进入。

    慕容恪盯着她,慢慢的,‘唇’角一扯,说道:“要动身了,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陈容哪有什么可准备的?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低声应是。

    堪堪转身,慕容恪声音微提,道:“穿上那套红裳,不可扎成男子发髻。”

    他命令的,是一直跟在陈容身侧的两婢,两‘女’怯怯地应了一声是,筹拥着陈容走向她专属的那帐篷。

    坐在塌上,两双素手在她的头发上,脸上不时动着,转眼间,一个妖娆美‘艳’的‘妇’人,出现在铜镜中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‘妇’人嘴‘唇’轻咬,表情有点严肃。

    陈容望着铜镜中的自己,凭直觉,她知道慕容恪是有行动了。。。。。。偏把自己打扮成这样,让所有人一眼便能注意到自己,看来,凶多吉少啊。

    在她寻思中,陈容已被梳扮妥当。深吸了一口气,陈容让自己平静下来,静等着慕容恪的命令。

    沙漏一点一滴过去。

    等了两刻钟也没有动静后,陈容令婢‘女’们把琴拿来,照样弹奏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弹琴是专属于士大夫的福利,许多的士大夫,处于困境当中时,会与陈容一样弹琴自娱。可以说,陈容这弹琴的举动,十分正常,不管是慕容恪和胡卒们都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流畅如水的琴音划过,慢慢的,它沉淀了陈容那浮躁的,不安的心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琴声止息,陈容倦极睡去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一阵喧嚣声传来。伴随着那喧嚣声的,还有一个沉沉的喝叫声,“叫醒她,该出发了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两婢连忙把陈容摇醒,轻声道:“‘女’郎,要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发了?”

    陈容坐直身躯。

    在这当口,两婢趁机把她枕‘乱’的头发理了理。

    外面马嘶人‘乱’,喝声不绝,转眼间,又是一个喝叫声传来,“还磨蹭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,是,马上来,马上来。”

    应答声中,两‘女’推着陈容走出帐篷。

    一出帐篷,陈容便仰头看向天空,天空中,东方有一道晨光若隐若现,拂面的风,也寒凉中带着晨气,摇晃的草木上,滚动着‘露’珠。

    快天亮了

    陈容甩开扶持着自己的两婢,缓步向慕容恪的帐篷走去。

    慕容恪的帐篷外,停着数匹马,他的亲卫们均已上马。看到陈容走来,嗖嗖嗖,几十双如狼似虎的目光,瞬也不瞬地盯着她。盯着盯着,好几声吞口水的声音清楚响起。

    这些仿佛要穿破她衣裳的目光太可怕,陈容连忙侧过头,踏入帐中。

    帐中,慕容恪盔甲在身,正抚着一柄长剑。外面腾腾燃烧的火把映照中,他手中那寒森森的长剑,隐隐有一抹血光在流动。

    他盯得十分专注,十分认真。修长白净的手指缓缓抚过剑面。让那剑锋上的寒光,与他青铜面具上的沉冷相互‘交’融,让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外面越来越喧哗了。

    慕容恪不动,陈容也不动,她低着头,专心数着沙漏流逝。

    好一会,慕容恪按下长剑,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一眼便看向了陈容。

    盯着她,他轻声命令,“抬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陈容应声抬头。

    就着火光,慕容恪双眼如狼,他盯着她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陈容从善如流,安静地向他走近。

    在离他一臂远进,慕容恪右手一伸,把陈容重重带入怀中。、

    砰的一声,陈容的鼻尖撞到了他的盔甲,可不管是慕容恪还是她,都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一只手锢制着陈容的下巴,令得她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灯火熊熊中,两人的眼神都晶莹明亮,一个深邃,一个黑不见底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地对望着。

    慕容恪盯着她,几乎是突然的,他右手伸出,以一种粗鲁的,野兽的姿态伸入她的衣襟处。

    衣襟束得太紧,他无法触及她的肌肤。慕容恪也不耐烦,他扯着她的中衣,双手便是一分

    “滋——”衣帛破裂的声音传来

    衣襟一布,寒风吹入‘裸’‘露’的‘胸’口。陈容白着脸,不敢置信地瞪着慕容恪,又低下头,看向‘露’出了里面粉‘色’亵衣的自己。

    分明,这个男人的脸上没有‘色’‘玉’了,他在这大军就要行走时,这般撕开自己的衣服,他想做什么?

    在陈容寻思时,慕容恪两三下扯‘乱’她的发髻,他的动作有点粗鲁,扯得陈容的头皮生痛,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扯‘乱’头发了,他低下头,盯着陈容细细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盯了几眼,他再次伸出双手,扯着陈容的衣襟,朝着左右便是一分

    “滋—滋——”裂帛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当慕容恪满意地停下手时,陈容已是‘玉’肌半‘露’,**若隐若现,而外面的红裳,已撕到‘胸’‘乳’之下,白‘色’的中衣凌‘乱’破碎,几片布条在风中摇摇晃晃,粉‘色’的亵衣也向下扯了些许,‘露’出小半‘乳’丘。

    慕容恪向后退出一步,再次朝着陈容打量着。好一会,他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吐出这两个字后,他命令道:“备马,出发”

    大步向外走出两步,他停下脚步,回头盯着陈容,沉喝道:“跟紧一些。”

    陈容自是会跟紧,她不用照镜子也知道,现在的自己,已是一副被**,被男人狠狠疼爱过的模样。如果不跟紧一些,说不定哪个兽‘性’大发的胡人,便把她抢了去。

    她抿紧‘唇’,双手徒劳地把衣襟扯紧,急急跟上慕容恪。她是很想指责慕容恪不顾信义,很想再说些什么让他允许自己加件外裳。可是时间太紧,可是这人分明主义已定。

    与虎谋事本来便是凶险,她只能自己寻找机会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走出,嗖嗖嗖,那几十双本来便火热的目光,顿时如灸如烫。在众将瞪大了眼,一眨不眨中,慕容恪翻身上马,而陈容,也给带到了一匹马旁。

    陈容只得放下衣襟,翻身上马。就在她双手一放时,一阵响亮的吞口水声,和急促的呼吸声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陈容目不斜视,一手握住缰绳,另一手重新抓好衣裳。

    这时,慕容恪已策马前奔而去,陈容连忙策马跟上,生恐落后一步。

    便是陈容本来想过,趁慕容恪不注意时,策马落后少许,慢慢伺机而逃的,这时也不敢想了。在无数双火热的目光盯住下,她哪有可能逃得掉?

    这时的陈容,不由在想着,是不是慕容恪不想分出人手来看管自己,便使出了这一招?

    慕容恪一动,二千士卒也跟着动了。马蹄的的声中,众人的盔甲摩擦声,伴随着呼吸声紧促传来。

    转眼间,众人便上了一条官道。

    这时,东边的天空上,启明星已然升起,一缕光亮冉冉浮出。

    陈容越发靠近了慕容恪。。。。。。。她现在,就是黑暗中的月亮,‘迷’雾中的阳光一样引人注目,为了看她,那奔走在前方的胡卒群中,不时传来人仰马翻,相互撞击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幕僚的声音响起,“王,这‘妇’人如此,‘乱’了军心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幕僚也说道:“是啊,王,还是让她披上一件外裳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恪显然也没有想到,衣襟不整的陈容影响有如此之大。他皱着眉头,好一会才冷声说道: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“通令下去,张望‘妇’人者,斩”

    命令声一出,一个亲卫朗声应了,他策马奔出,高声喝道:“王有令,张望‘妇’人者,斩”他一路奔驰,声音远远传出。

    慕容恪的军令,那是出了名的严厉,这命令一出,果然,所有的目光都收了回去。除了少数的将领,士卒们不敢再向回望来。

    清楚地感觉到目光减少,陈容松了一口气,伸袖拭了拭额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慕容恪低沉磁‘性’的声音响起,“陈氏阿容,你那男人会不会就在前方侯着你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温和而平,仿佛只是闲聊。

    陈容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转眼,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破烂的衣襟,苦笑道:“我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慕容恪长鞭朝前一指,似笑非笑地说道:“也许他便在那山头上望着呢。”

    陈容看向那座山峰,蹙着眉,在慕容恪地盯视中轻轻说道:“他不会在那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陈容道:“衣裳不整的死去,对一个‘妇’人来说,还有比这更残酷的事?苍天不会如此对我,所以,七郎此番不会出现,不会目睹。”

    她竟是给了这么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慕容恪又是好笑,望着她一脸的凄然和无奈,想到自己对她的承诺,又有点心软。当下他转过头去,不再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二千余人还在急急奔驰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前方一停,一个骑士回转过来,大声禀道:“王,前方便是曲谷。”

    慕容恪点了点头,策马上前。

    陈容跟在众亲卫之后也奔了上去。

    出现在他们眼前的,是一条蜿蜒的山道。山道两侧的‘毛’竹和灌木,都有两个人高,又深又黑。

    慕容恪喝道:“前去探路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探路的人便来回报,“没有异常。”

    面具下,慕容恪盯着那士卒,“没有异常?”

    那士卒的额头迅速渗出两滴冷汗,好一会他才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慕容恪皱着眉头,盯着前方一动不动地寻思了一会,他突然右手一伸,扯住陈容的胳膊。不等她反应过来,他已捞着她坐到了自己的马前。

    右手持兵器,左手搂上陈容衣襟破‘乱’的‘胸’‘乳’上。在滑腻的肌肤入手时,他分明僵了僵,转眼,慕容恪沉声命令道:“走”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