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79章 获救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79章 获救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79章  获救

    马蹄翻飞。

    陈容一动不动地靠在慕容恪身上,冰冷的盔甲硌得她肌肤生痛,而喷出的温热呼吸,令得她‘毛’孔耸立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如果前世,被一个陌生男人这般碰了,‘摸’了,她已是无脸见心中的那人吧?

    现在嘛,陈容苦涩一笑。

    慕容恪的坐骑神骏之极,背上多了一个人毫不感觉。只是向前冲出时,每一下颠覆都令得陈容细嫩的肌肤撞向身后的盔甲。

    天空很黑,现在正是黎明前的最后一次黑暗时。这黑暗,特别特别的黑,那仿佛来自地底深处的浓墨,熏染于天地间。

    火把在风中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陈容仰头看向两侧。两侧杂‘乱’的树木草丛上,便是一个斜坡,斜坡不高,不过五米。此时刻看上去,那里乌漆漆一片。

    二千余人,已有一千冲入了山谷。因这山谷道路沆沆尘尘,不时还有碎石,众人行动不便,马蹄每踏上去,都要颠几颠,队线越拉越长。

    陈容回过头瞟了一眼。

    慕容恪留在身边的二千余人,只有一千是‘精’骑,另外的都是步卒。望着那拖得长长的火光,陈容目光凝了凝。

    头顶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,“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陈容低头,轻声回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慕容恪哼了一声,“你马上就可以看到你那男人了,何不想想跟他说些什么话?”顿了顿,他的声音带着嘲讽,“也许,这将是你与他所说的最后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见陈容不答,便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对上的,是低眉敛目,一脸沉静的陈容。不等慕容恪开口中说话,陈容已抬头说道:“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她‘挺’直了腰背,脸上也带上了平静的笑容。陈容伸手理了理自己的鬓发,又扯了扯衣襟,道:“这已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了。。。。。。旁人怎么说,他怎么想,已不重要。我得让他记住我。”

    她双手齐出,细致的,‘精’心地整理着仪容。慕容恪见状,五指一缩

    他的手正放在她的‘胸’‘乳’上,这一缩,便握了个十足虽然黑暗中没有外人看到。

    陈容一僵,脸上的笑容无法维持了。

    慕容恪抬起头来专注地盯着前方,声音沉冷中带着讥嘲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陈容垂下双眸。

    她的双手无力的垂下。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慕容恪的声音显得有点不耐烦,“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好一会,陈容低而沉静的声音传来,“太原王想我说什么?”她低哑笑道,“想我哭着求你,还是万念俱灰跳下马背求死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慕容恪僵住了。

    陈容慢慢扯开他放在‘胸’‘乳’上的手,声音轻飘飘中,有着冷静,“王,你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他是失态了。

    此刻王弘不在左近,他这般轻薄于她,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,还妒忌了?

    好一会,在风都变得沉冷时,慕容恪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只是这么哼一声,他不再说话,不过那手,也移了移,搂上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陈容听得出,他的呼吸有点‘乱’,显然刚才他的所作所为,让他自己也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就在陈容以为他永远不会回答时,慕容恪开口了,他的声音沉冷中透着平和,“你说得对,我是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前方,冷冷吩咐,“休要再说这种话”

    陈容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么会功夫,二千多人已过了三分之二,只是那队列,拉得更长了,回头望去,足有一二里长了。

    在沉默的前进中,也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间,几个惨叫声传来。

    几乎是那惨叫声一起,无数个喝声同时暴叫,“有埋伏有埋伏”

    慕容恪脸一沉,不等他发号施令,队列前后,已有四五处同时传来暴喝声,“有埋伏,有埋伏”伴随着那暴喝声的,还有灯火纷纷被灭,重物撞击,人马临死时发出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这样的夜晚,这些声音同时传出,仿佛整个队列都被攻击一样。

    慕容恪拉住因受惊而嘶鸣不已的坐骑,沉声命令道:“众将何在?马上回防”

    他的命令一出,便有亲卫高声呼吸,同时,帅旗飘摇。

    本来,慕容恪带的卒子便纪律严谨,  进退如一,在他的命令中,将领们的呼喝声也同时响起。左近的将卒,也明显冷静了些。

    一阵奔马传来。不一会,一个将领靠近慕容恪,大声说道:“王,来人不多,他们推下巨石和树木,把我们的队伍割裂成五六段。我们的人死伤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敌人呢?”

    “敌人一击之后,不见踪影”

    慕容恪脸一沉。

    在他寻思际,四周的人仰马嘶声明显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几个将领策马靠近,大声问道:“将军,下面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看一下,那些人多久可以跟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几匹马同时跑来,“已无大碍,一刻钟后可以出发。”

    慕容恪看向天边,天空依然浓黑如墨。

    他薄‘唇’一扯,冷冷说道:“拖我的时辰么?何必呢?”

    半刻钟后,众人再次起程。

    慕容恪一边走,一边对哨探们说:“去,记得看仔细一些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马蹄翻飞中,一个将领靠近沉默的慕容恪,他不由自主地朝着衣襟凌‘乱’的陈容望去,猛吞了一下口水,才板起面孔,问道:“王,对方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慕容恪摇了摇头,冷冷说道:“不管什么意思,兵来将挡水来土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又经过小半个时辰的急驰,这时,淡淡的晨辉浮现在天地间。

    前面又出现了同样的山道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是,这长江两岸没有别的长处,便是这种半高不高的山头,长满灌木的山道特别多。

    慕空恪停了下来,盯向一个哨探,那哨探低下头,禀道:“王,前方无异常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的声音有点底气不足,要知道刚才那路段时,他们也是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慕容恪收回目光,只是传令道:“小心一些,此处草深,谨防对方火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众人继续向前奔驰而去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慕容恪低沉的声音传来,“离慕容于所部,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“还有五十里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应过后,慕容恪抬起头来。盯着前方,他突然问道:“刚才出手的人,必是你那男人的护卫。”

    他冷笑了一下,道:“晋人的这些世家护卫最是可笑,真刀真抢的本事没有几分,邪‘门’歪道不少。”说起来,埋伏的人多了,必瞒不过他哨探的耳目。

    陈容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停了一会,慕容恪突然说道:“便是少了三千人,我一样可以劫了钱财他若敢出现,一样‘性’命难保”

    见到陈容不说话,慕容恪低下头来盯向她,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陈容摇头道:“我一‘妇’人,太原王说的话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慕容恪有点惭愧,不由想道:是啊,我怎么就忘记了她不过是一个普通‘妇’人呢。

    慕容恪不再理会的陈容,这时低着头暗暗想道:只是一个莫阳城的消息,便把慕容恪从窝中引出,既化解了他在窝中布下的种种陷阱,还转明为暗,化不利为有利,处处牵着对方的鼻子走。。。。。。七郎真是了不起。

    队伍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后方传来了一阵惨叫。陈容头一转,便看到了一片火海。那大火燃起的地方,并不是队伍的中腰,而是最后方。火光一起,无数浓烟便顺着风,没头没脑地淹向众胡人。

    还是用了火攻?

    就在陈容瞪大眼时,慕容恪喝道:“不可慌‘乱’,用袖子掩住口鼻,徐徐图进”

    暴喝声一出,便有人领命前去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那浓烟这么一熏,便是人能冷静下来,马也冷静不下来。一时之间,到处是马嘶声,惨叫声和慌‘乱’的叫喊声。

    慕容恪策马冲出时,几乎是突然的,山坡上烟尘滚滚,众人头一抬,只见灰尘弥漫而来,竟似是无数人同时扬起尘包朝他们抛来。

    众卒明显慌‘乱’了。

    一个将领急急靠近,叫道:“王,不好了,我们的人在山坡上看到,数里外烟尘滚滚,有大队敌人过来。”停了停,他叫道:“约‘摸’有数千之众。”

    慕容恪眉头一皱,喝道:“何人的旗帜?”

    “上面写着一个‘石’字,还有一面旗帜飘着一个‘宣’字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这一下,慕容恪明显大惊,他勒停坐骑,叫道:“石宣的人?”石宣是石虎的人,现在石虎重病,几个儿子争位争得厉害,石宣是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。

    这几年慕容鲜卑与后赵争地盘争得厉害,如果那石宣能杀了慕容恪,又得到大笔钱财,可以说,石勒留下的后赵江山,已铁打铁是他石宣的了。

    叫到这里,慕容恪薄‘唇’‘抽’了几‘抽’。

    几个将领也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一个将领叫道:“王,不好了,我们中计了”

    众将此刻能想到的,也是中计了。

    来的是石宣的人的话,那分明是王弘把消息买给了冉闵。而恰好与冉闵在一起的石宣,便与冉闵一道,准备一箭双雕,既灭了慕容恪,又得了莫阳城主的钱财。。。。。。是了,定是这样,王弘既然能把莫阳城主这种关系重大的消息透‘露’给自己,也就能透‘露’给他人

    慕容恪与王弘之间,已是不死不休之局。只要能灭掉这个心腹之患,便是牺牲一个‘妇’人,出买一下族人,那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众将越想越惊时,同时抬头看向慕容恪。

    慕容恪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面对众将的目光,他无法说出王弘不会那样做。。。。。。那个比他小不了几岁的晋人,他一直无法看透。

    这时刻,后悔已没有意义。慕容恪果断命令道:“整好队伍,准备迎击”

    说罢,他策马向前冲出。才冲出一步,他便抓着陈容的胳膊朝着一旁放去。动作虽然迅速,却还温柔。

    陈容一落地,他的命令声传来,“叫一个人,看住她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命令吐出时,他已一冲而出。

    陈容一下地,便看到四五双yin邪的目光朝自己盯来。她心下一凛,几个箭步冲到自己的那匹马旁,翻身跳下后,策马跟上了慕容恪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利落而果断,着实让看到的人吓了一跳。等到陈容跟上慕容恪后,他们便移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此刻,那火已是越燃越大,浓烟滚滚中,众人的嘶叫声越来越‘乱’。

    马背上的陈容,‘滋’地一声脱下自己的外裳。随着窈窕曼妙的身形一‘露’,看到的人都是一呆。

    不过转眼,陈容便抓着外裳的两只衣袖,把它披上,她在颈项上打了一个结,腰上也打了一个紧结后,陈容外‘露’的肌肤,已是一点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她的动作利落果断,做这些事不过是一转眼。做好之后,陈容朝着左右看去。见到关注自己的人越来越少。她策着马朝着浓烟中冲去。

    陈容反方向急冲,也有人看到了,瞬时,好几人都要叫喊,却看到陈容跟到几个来去传令的将领身后,便放慢脚步,那紧紧跟随,畏畏缩缩的样子,哪里像是在逃跑?

    几人心中疑‘惑’,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不一会,他们再看时,陈容还策着马亦步亦趋地跟着。

    只是这么一疑‘惑’,陈容便冲入了浓烟中。

    一入浓烟,她便翻离马背,纵身一跃,几个箭步,陈容已冲入了灌木中。

    当她爬到一半时,有人发现了。当下一个士卒高喝道:“兀那‘妇’人想逃”

    喝声一起,数人同时叫道:“兀那‘妇’人想逃”

    喝叫中,他们手中的弓箭和长戟,同时指向了陈容。只是张弓待发时,一双双目光不约而同地盯向慕容恪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们在等着指示。那个‘妇’人的妖娆美丽,便是神仙看了也会动心,王定然极喜欢她的,他们可不敢擅自伤了她。

    这么一犹豫,陈容抓着灌木‘毛’竹的手指,已刺得血淋淋的,她足爬出了三分之二,再一转眼,她便可以跃上山坡了。

    终于,一个将领急喝道:“愚蠢‘射’其四肢便是”

    这命令一出,数支长箭哗哗地朝着陈容‘射’来,转眼间,便有一支深深地钉在陈容的左肩胛骨上。

    不过她似是一点也不在意,任由肩胛骨上血流如线,依然在向上爬着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爬上山坡了。

    这时,慕容恪看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盯着陈容,却是灵光一闪,不由大叫道:“中了王弘那厮的计了来的人不是石宣,不是石宣”

    这里若说最了解王弘的,莫过于陈容。以她的聪慧,定然知道,落入他慕容恪手中,她还是一个‘女’人,落入石宣手中,那她就是猪狗不如,生不如死了她能这么果断地奔逃,来的必不是石宣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慕容恪就是相信,陈容不但聪慧,而且见多识广,光看她那把自己缠得紧紧,一点也不累赘的外裳,便可以知道,这个‘妇’人行事果断利落,谋定而动。。。。。。如果来的不是王弘,她肯定会以静制动,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奔逃

    这时,一个将领手挽强弓,急急喝道:“兀那‘妇’人就要逃出了,将军。”他一咬牙,喝道:“不如‘射’杀了罢”

    嗖嗖嗖,好几双目光都看向慕容恪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目光中,慕容恪却迟疑了。他只要点头,那个越去越远的红‘色’身影,便会一箭穿心,从山坡上滚落于地。

    只要他点头。

    慕容恪一动不动地盯着那里,盯着那里,就在众将已有不耐烦时,他低声道:“放了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好几双目光都盯向慕容恪,一脸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慕容恪深深地凝视着那红‘色’的身影,看着她冲上山坡一跃而起,潜入了树林中。。。。。。他收回目光,低声道:“不过一‘妇’人,是生是死,无关紧要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说出了,可众将还是很不满,一人叫道:“既然她无关紧要,那王掳她作甚?”

    另一个也叫道:“因他之故,我们有三千人生死不知。”顿了顿,那人叫道:“王,请允许我把那‘妇’人掳来。”

    以那‘妇’人的脚力,她又能逃多远?便是想活捉,现在动手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慕容恪似是惊了一下,他抿着‘唇’正要下令时,一个幕僚的声音温和传来,“诸位何必动怒?现在时局对我们已然不利。那王弘如此纠缠,不就是为了这个‘妇’人?把这‘妇’人放了,也免得渔事网破。”

    这句‘时局对我们已然不利’,已是承认慕容恪失败了。他连王弘的影子也没有看到,便败了?

    这一下,慕容恪恼了,他急声喝道:“追上那‘妇’人”一咬牙,他沉声令道:“如有不对,将其‘射’杀”

    一令吐出,几个声音同时应道:“诺”

    陈容几个纵跃,已然翻身上坡。肩胛骨处传来的剧痛,和那流敞的鲜血,在身后拖了一地。

    陈容朝着前方灰尘滚滚处冲去。只要穿过这二百步不到的树林,便是一个山包。而此刻,那山包下灰尘弥漫,显然那里有人。

    刚刚冲出十步不到,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。脚步声中,陈容听到一人暴喝道:“抓住她”

    陈容匆匆回头,她看到的,是十几个翻过山坡,朝她急冲而来的身影。那些人是从另一处山坡翻上的,距离她有百来步。

    虽说有百来步,可陈容本已受伤,衣裳又不利于奔跑。最主要的是,那些人一翻上山坡,便弯的弯弓,持的持戟。

    陈容咬着牙,她一边跌跌撞撞地向前冲去,一边扯着嗓子尖声嘶叫,“陈氏阿容在此,陈氏阿容在此——”

    声音尖利,魂在一片杂‘乱’中,也不是那么响亮。

    他的人应该听得到,我这一路都是红,极是耀眼,只要有心,他的人一定听得到

    陈容一边对自己说着,一边咬牙前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的身后传来一个喝叫,“站住,再不站住,就要‘射’杀了”

    声音凌厉,听那距离,离自己不过七八十步了。

    陈容涨红着脸,权当没有听到,低着头没命狂奔。

    那人喝道:“准备‘射’箭”

    这喝叫一出,陈容清楚地感觉到,前面的风都带上了死气。

    就在她没头没脑地继续狂冲,等着箭如雨下时,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右边的树林中传来。伴随那马蹄声的,还有几个响亮的晋音,“人在这里,人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声音中尽是狂喜。

    陈容也是狂喜之极。她刚刚仰头望去,身后风声呼啸,陈容一凛,纵身朝前一仆。

    刚刚扑在地上,几支长箭便从她的头顶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陈容匆忙从地上爬起,继续踉踉跄跄地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人影从树枝上一扑而下,他捞住陈容,一闪一跳,便躲开了十几支长箭,闪到了那些骑士旁边。

    那人与骑士们一会合,便把陈容顺手倒放在马背上。他盯着越来越近的燕人,低喝道:“退”

    这时,他们已处于燕人的弓箭攻击范围中。因此,那人一声令下后,众人只能手持兵器,缓缓后退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燕人将领喝道瞬也不瞬地盯着山包下那滚动的烟尘,道:“去,禀报太原王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两队人依然以一种对峙的姿态,一个缓缓后退,一个缓缓‘逼’近。后退的人,正是朝那山包上退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,慕容恪来了。而那五六人,已站到了山包上。一站定,那个救出陈容的黑衣人便低声说道:“时机一到,我会抱着‘女’郎跳下去,你们骑马从两侧冲出,到时再会合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在他们低语中,陈容挣扎着爬起。她一站好,第一件事便是把披散在眼前的头发全部拂开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陈容迅速地向下望去。从这山包往下,还有十来高步。下面,是一条狭窄的山道。那山道弯弯曲曲的,呈倒人字型。而那人字的尖,便在这山包下。

    此刻,人字路左支和右支树林中,烟尘滚滚,马蹄翻飞,有大队人马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远处眺着,那烟尘直冲天际,似是千军万马急冲而来。

    此刻,东方刚刚亮起,一轮皎‘艳’的阳光浮出天际。

    ¥¥

    坐飞机外出,更新直到现在才得发布。

    呵呵,今天更了九千字呢,求粉红票奖励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