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84章 他的心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84章 他的心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84章  他的心

    “背信弃义,数番伤害于他?”

    陈容听到这里,真是有点想笑,可是,她对上他那孤寂的眼神,对上他斑斑血迹与灰尘相魂的高大身躯,明明阳光正好,可这个俊美无畴的男人,偏让人感觉到冷清和寂寞。这是一种旷世的寂寞,是灵魂永生永世行走在荒原中,不被人所了解,也从没有伴侣相随的寂寞。

    陈容怔怔地看着他,几乎是突然间,她眼睛有点涩痛。微微侧头,陈容让荒野的风吹干眼睛。。。。。。或许,她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,这个男人,他从骨子里便对如水的温情,有着无限的渴望。她曾经以为,他铮铿如钢铁,永远也不会被击倒,可她错了。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,这个男人,始终是孤单的,不管他拥有多少,他的灵魂一直在漂泊,一直在寻找温暖。

    上一世,她用错误的方式进入他的眼中,虽用尽心机,最终也没有得到他的回眸。

    这一世,她放开了他,放开了那种执着。可便是那有意无意的**,那下意识中的排斥和渴望,却让她走入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陈容也觉得,自己真是伤害了他。便如他上一世伤害自己一样,她强行走入他的心,却又对其不屑一顾,这便是对他最大的伤害啊。

    ‘唇’动了动,又动了动,如以往不同的是,这一次,陈容没有办法感到开心。

    风吹‘乱’了她的长发,陈容伸手拂了拂,慢慢垂下白嫩的手,陈容想说一句什么话时,冉闵低沉的声音继续传来,“阿容,若是。”他艰涩地说道:“若是你怀了孩子,又无处容身,便来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陈容嗖地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对上他定定盯着自己的,无边孤寂的目光,陈容低声说道:“慕容恪真没有动我。”她的声音有点无力。她也知道,一直以来,落入胡人手中的‘妇’人,最好的莫不过是被主帅一个人睡了,更多更普遍的是,成为胡人将领和军卒们共同的玩物。。。。。。。这是常例,没有‘女’人能逃过。于是,眼前的冉闵和王弘便以为,她也没有逃过。

    冉闵紧紧地盯着她,还在说着,“你这‘妇’人,‘性’子也太倔了。你便是容不得陈微,也可以找到我,向我陈述。为了这么一件小事,你便**于王弘。阿容,你负了我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低沉中透着一种悲伤,在说出‘你负了我’几个字时,更有一种无力。

    陈容的‘唇’动了动,她知道,当初如果她真心的,持意的非他不嫁,在知道陈微之事时,是可以找到他,向他要求的。虽然他不一定听,可她应该试一试。

    冉闵盯着她,见她低下头,嘴角的肌‘肉’跳动一下,又说道:“你都失了身,我也不想计较,还愿意娶你。。。。。。可你依然拒绝,阿容,你的心直似铁石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仰着头看着天空,喉结动了动,俊美的脸上凄然一笑,  “想我冉闵这一世,纵是屈身胡狗,认贼作父,纵是解救了无数族人,得到的永远都是白眼相待。我也是无所谓的。。。。。。。只有你这个‘妇’人,你这个‘妇’人,刚让我欢愉无尽,直觉此生无撼,转眼却如此对我。阿容,我恨你时,真想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陈容咬着‘唇’,更加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冉闵喉结又滚动了几下,他闭上双眼,掩去眼中的涩痛和落寞。‘唇’动了动,他低哑地说道:“这一次,我也想放手不理。可一想到你陷身胡狗,与我所见的千千万万晋人‘女’子一样,在一个一个的鲜卑贱奴身下哭泣。我还是坐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陈容轻轻退后一步,慢慢躬身,朝他福了福。她心情太过复杂,咽中也被哽住,除了做出这个动作,她真不知道还能怎样。

    冉闵低哑的声音继续传入耳中,“现在,你无恙归来,我甚是欢喜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,他盯着陈容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‘妇’人,你记着我的话。如无处容身,可以来找我,我堂堂丈夫,必不会耻笑于你,便是你的孩子,也会当成亲生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深深地凝视着陈容,他盯着那么认真,那么执着,似乎想把她牢牢地记住,也似乎是想看过这一眼后,把她完全地忘记。

    直直地盯了她好一阵,风中传来他的叹息声。待得陈容抬起头时,只听到衣袂拂过的风声。

    冉闵走到坐骑旁,翻身跨上,他再不回头,声音清朗而冷酷地喝道:“走”一令吐出,千骑同时走动,卷起的灰尘,直让陈容眯了双眼。

    王弘走到她身后,他盯着阳光下,那越去越远的血‘色’身影,负着手淡淡说道:“你走投无路?他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不满的声音传入陈容耳中,她连忙眨去眼中的干涩,才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刚一回头,她便对上王弘静静盯来的目光。对上陈容湿润的双眼,他不满地一哼,道:“走吧。”也不等陈容跟上,便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陈容重新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相绞的双手。一时之间,两世心绪,万般思‘潮’,都浮出心头,久久久久,化成了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抬起头,陈容怔怔地看着外面的风景,也不知出神多久,她才记起王弘,便转头向他看去。

    她对上的,是闭目养神,宛如雕像的王弘。

    陈容向他挪了挪,刚刚靠近,他冷冷的声音传来,“不思念你的故人了?”

    陈容一怔,转尔忍着笑回道:“有了新人,何必再思故人?”

    王弘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,依然明澈高远,遥不可及,可是陈容太熟悉他了,一眼便看到他的‘唇’在微微嘟起。

    陈容忍着笑,头一扬凑了上去,在他的‘唇’上重重‘叭唧’一声。

    被陈容轻薄了,王弘依然用他那明澈高远的眸子俯视着她,神‘色’间冷漠而遥远。

    陈容暗叹一声,她静静挪开,低着头,从一侧的车壁间把他的七弦琴搬下,素手一挥,一缕极宁静而悠远的思念流溢而出。

    低着头,红裳掩映下,她清‘艳’的面容如夕阳下的湖泊般美好。随着她素手划过,如缎的墨发披泄而过,‘露’出那白‘玉’般优美的颈项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王弘看着她的眼神,冷漠尽去,‘迷’离渐生。

    马车声,低语声,还有弥漫了整个黄尘古道的灰尘,在这宁静而美好,悠远而古老的琴声中,定格成永恒的图景,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

    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来

    挑兮达兮,在城阙兮。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相思,想你时,时辰不再流动,日与夜不再变迁。想你时,宫阙如秦墙,你的身影远在云端。想你时,每一息都那么漫长,心绞成了无数碎片,片片都是你带笑的流影。想你时,死亡已不可惧,无数次静坐于月‘色’中,愿魂魄飘离此身,会你于千山外。

    明明相思已然刻骨,可此音只见宁静,不见凄苦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王弘伸出双臂,从背后搂住了陈容。

    他在她的发际,轻轻印上一‘吻’,咽中动了动,想要说些什么,却哽住了。从她的琴音中,他仿佛看到陈容置身于万千胡奴中,在无数双yin秽‘玉’望的眼神中,在一种随时准备赴死的宁静中思念自己。

    他搂她搂得太紧,令得琴音已‘乱’了节拍,既然‘乱’了,陈容便双手按在琴弦上,停下了弹奏。

    突然的,耳垂处一暖。

    却是他轻轻含上了它,低润温柔的声音带着涩意,“那日,在西山道观上你与冉闵的谈话,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在西山道观上的谈话?

    陈容眨了眨眼,有点疑‘惑’。

    他‘唇’下移,在她的修长的颈侧脉博处印上一‘吻’,在她的颤栗中,他低低的,温柔地呢喃,“你问我为什么会来救你。。。。。。。阿容如此待我,七郎岂敢不来?”

    七郎岂敢不来?

    只是短短几个字,陈容仿佛已然醉了。她双眸流转,情不自禁地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刚刚一动,她的头便被强行定住,令得她怎么用力也无法回头,无法看他。

    他不要她回头,她便不回头了。陈容忍着笑,忍着醉意,向后倚入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这时,他扳过她的脸,温软的‘唇’‘吻’上了她的。陈容抬头相就,香舌暗吐间,两个身影再次缠绕成一个。

    车队不紧不慢地向南阳城驶去。

    随着离南阳城越来越来,官道上已明显变得热闹了。时不时的,会有一个商队经过,走到现在,甚至可以看到三五一群的小队伍。

    这些经行的人,自然都是晋人。。。。。。越是‘乱’世,越见忠臣。自从新的莫阳城主,奇阳城主入驻后,越来越多的热血男儿来到这里。在他们看来,莫阳,南阳奇阳诸城联成抗胡第一线,已充份表明了朝庭抗胡的决心。而他们,自是要奋斗在第一线。

    在这些行人中,王弘带领的这支队伍,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着。虽然这支队伍上不见家族标志,可他们‘精’悍的身形,内敛的杀气,还有‘精’良的坐骑,都显示了他们强大的战力。

    于是,在马车维持着这数日来惯常的颠覆晃‘荡’,‘春’意绵绵时,一个骑士突然冲出,拦在了王弘的马车前。

    ??

    继续努力,可能会有第二更送上。

    呵呵,看了一下粉红票榜,才发现大伙都挤在一起呢,媚公卿的位置不上不下的,看了着实让人心急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