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85章 传言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85章 传言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85章  传言

    这个骑士倒也有趣,头上顶着一个酒壶形状的帽子,身穿儒士袍服,腰间却‘插’着一柄极大的斧头。

    这不伦不类地打扮,几乎是一亮相,便引起笑声一片。

    那骑士策着自个的瘦马拦在王弘的马车前,朝着马车中胡‘乱’晃了晃手,他大叫道:“敢问马车中是谁家儿郎?护卫‘精’悍如厮,战马华丽如厮,马车摇晃如厮,”这‘马车摇晃如厮’六字一出,笑声响亮起来,那骑士还有摇头晃脑地说完,“某实想见上一见”

    这人的声音虽然浑浊,所说的每一个字,还是结结实实地传入了马车中。

    被王弘压在身下的陈容,瞬时一僵,她红着脸推了推他,小小声地说道:“快,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这声音太懒洋洋了,陈容白了他一眼,压抑着他突然动作引起的喘息,羞愧地说道:“有人在跟你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陈容大力点头,低低应道:“是。你听听。”

    王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朝着陈容温柔一笑,伸出光溜溜的手臂,便这么穿过车窗朝外面一摇,哑着声音说道:“与山荆久别重逢,正修练欢喜之道,改日有缘再见。”

    外面喧嚣声一静。

    转眼,笑声大躁,此起彼伏的呼啸怪叫声中,那骑士哈哈大乐道:“是理是理,某扰了鸳鸯‘交’颈之乐,太也无状,太也无状,该责,该责。”一边笑,他一边策着马退下。

    他一退开,众骑连忙加速,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哄笑的人群。

    马车中,陈容脸红到了颈子,都要滴出血来,又羞又气的她,都没有听清王弘刚才说了什么。她只是瞪着他,一边把他推开,一边慌‘乱’地穿着裳服。

    王弘却是懒洋洋地只手倚塌,他静静地欣赏着美人着裳,道:“休要慌‘乱’,人伦大道乃天地至理,便是皇帝来了也管不着。”说到这里,他轻笑道:“是了,上次与阿容欢好时,便是被皇帝堵了个正着。。。。。。噫,怎地那日阿容却不羞涩?”

    陈容自是知道,满街的贵族,都把这种事视为寻常。马车中敦伦一下,实是寻常得太寻常的事。可她还是红着脸,朝着王弘气呼呼地低叫,“你,你为什么也不掩饰一下,还,还直接说出来?”

    王弘高远清澈的眸子鄙视地瞟着陈容,声音淡淡,“做都做了,何必掩饰?”

    陈容大恼,瞪着他的眼珠子都要冒出火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恨得咬牙切齿时,外面传来了一阵响亮的说话声,“噫,好威武的护卫,不知是哪一家的?”

    这声音直如洪钟,嗡嗡大响直震耳膜。

    一个尖细的声音回道:“想是王谢瘐陈几家的。”

    那洪亮的声音呆了呆,问道:“王谢瘐陈里,也有这种血战死士?”

    另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,“井底之蛙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洪亮的声音似有点恼了,他扯着嗓子骂道:“呸世家有什么真男儿?依我看啊,这举世天下,只有一个人值得尊敬。”也不等别人问他,那洪亮的声音径直叫道:“那人,便是那个南阳城大战时,敢身先士卒的白衣道姑。”

    那冷漠的声音闻言,重重一哼,却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这时,另一个声音叹道:“说起那道姑,倒值得我辈尊敬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天下攘攘,皆为名利。一个‘妇’人都比我辈热血,实是让人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见到那‘妇’人,我定要向她行上一礼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陛下也极喜欢那‘妇’人,那日还将十个美少年,敲锣打鼓地塞入她的府中呢。”

    “荒唐如此人物,偏要这般行赏,陛下太也荒唐”

    ‘乱’七八糟地议论声中,王弘的脸‘色’越来越青,陈容也给呆住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在意陛下是不是塞给她美少年了,她只是从这越来越热烈地讨论声中,突然发现,自己似乎名声更响了?什么时候起,她居然成了街头巷尾人人皆知的人物?

    马车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南阳,陈容越是发现,议论自己的人更多了。而这些议论声,是一面倒的赞美。陈容听到后面,几乎都要怀疑,自己无论智慧还是勇武还是影响力,都大大胜过了冉闵等人,成了当代当之无愧的第一‘女’英雄?

    在她的瞪口结舌中,王弘低而清润的声音传来,“改道。”

    一个护卫朗声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随着车轮滚动声中,慢慢的,喧嚣渐远。

    整理清楚的陈容,掀开车帘望去,她望着后方远远扬起的烟尘,和络绎不绝的人群,呆呆说道:“我什么时候,这么有名了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陈容转头看向王弘,轻声问道:“是你吗?”

    王弘慢慢睁开眼睛,他看着陈容,淡淡说道:“别高兴太早,你落入胡人手中的事已被有些人知道,他们会在上面做文章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他宣传的。

    陈容抿着‘唇’,嫣然笑道:“知道又怎么样?我都是‘女’英雄了。”

    见到王弘还在静静地看着自己,陈容凑上前去。她伸手掩着他的‘唇’,低低说道:“不要想了,我已是建康人人都知道的风流道姑,便是落入胡人手中,大不了也是被折辱过而已。”

    见王弘还在静静地望着自己,陈容偎入他的怀中,低低说道:“回了建康,不知郎君会如何,阿容会如何。。。。。。但有了此刻,阿容此生无撼。”

    进入南阳时,已是入夜,一个护卫上前叫了几句,城‘门’便打了开来,马车开始长驱直入。

    走过城‘门’时,陈容看到街道两侧人影幢幢,不少人朝着这里看来。

    车队稳稳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,马车驶入了王府中。

    仆人们早就侯着,看到王弘下车,他们躬身后退,齐刷刷低着头。

    陈容跟在王弘身后,大步跳入主院。

    一入院落,她便紧走几步,来到他身后,她低声说道:“方才,众人形‘色’有异。”

    王弘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,道:“那个陷我于莫阳城的人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他回过头,对上脸‘色’变白的陈容,微微一笑,宛如‘春’风拂面,“不用怕,去沐浴罢。”

    陈容没有动,她看着他,抿‘唇’问道:“他们,会不会说你勾结胡人?”

    她盯着他,很认真很执着,一副非要得到答案的模样。

    王弘静静地看着她,暗叹一声,伸手抚上她的‘唇’,道:“莫阳城的财物丝毫无损,怎谈得上是勾结胡人?”

    陈容松了一口气,笑得眉眼弯弯地说道:“那就没有大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笑着笑着,她见到王弘表情依然淡淡,不由小心地问道:“是不是,没有大问题了?”

    王弘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,温柔笑道:“想这么多干嘛,去沐浴罢。”说罢,他不理陈容,转身入内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,王弘依然拥着陈容欢乐之后才倦极而眠。

    陈容是在一阵鸟语声中清醒过来的。

    睁开双眼,望着纱窗处透进来的明亮日光,陈容以手遮眼,嘀咕道:“怎地这般倦?”昨晚睡得不算迟,又睡到现在才起来,可她就是感到疲惫。

    枕畔边,王弘已然不在。陈容洗漱过后,慢步走向院落。

    刚刚走到院‘门’口,陈容便看到仆人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,似是议论着什么。看到她走出,他们连忙急急散开。

    陈容蹙眉,她自是知道,这里留下的,都是南阳王氏指派的仆人,那素养算不得高。可这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议论纷纷,也太没有体统了。

    盯了外面一眼,陈容挥了挥手,召来一个婢‘女’,“他们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她问得直接,那婢‘女’讷讷半晌,才低着头期期诶诶地说道:“说,说郎君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七郎?”

    “是,是七郎。”

    陈容转过头去,急急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婢‘女’悄悄看了她一眼,又急急低下头,回道:“外面的人都说,郎君,郎君为了一个‘妇’人,不顾家族‘精’心培养出的‘精’英‘性’命。他们还,还说,郎君为了一已‘私’‘玉’,只身涉险,与胡儿石闵和慕容恪数番‘交’易,才换出,换出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陈容,后面的话便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陈容咬着‘唇’,急急问道:“还说了什么,继续说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婢‘女’被她急促的命令吓住了,连忙说道:“他们说,这一次为了救你,郎君足足‘浪’费了七百铁血卫士,五十个才华横溢的幕僚文士。他还透‘露’出莫阳城主和奇阳城主的行进路线给胡人,幸好天佑我晋,‘阴’计不曾得逞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婢‘女’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他们还说,你,你是陈丽华那个妖‘妇’转世,郎君置家国于不顾,贪美‘色’而轻大局,是个真正的败家子,是千古罪人。”

    陈容脸‘色’发白地望着外面,好一会才喃喃问道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那婢‘女’一边退,一边偷偷看着陈容。就在这时,她看到陈容双眼瞬间变得明亮起来,脸上的焦虑之‘色’也转为眷恋欢喜。连忙转头望去,这一下,她对上了缓步而来,白衣翩然,脸上笑意雍容,一派优雅自在的郎君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