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87章 算盘

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媚公卿正文卷 第187章 算盘
(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)    第187章算盘

    陈容只能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这时,王弘凑上前来,他修长白皙的手指,轻轻按在陈容的net上,盯着她,他温柔之极地说道:“阿容若是不想明说,缄默便是,借口就不必找了。”

    陈容net动了动,她想说自己没有找借口,想说她真是做了那么一个梦,可话到嘴边,还是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王弘收回盯在她身上的目光,慢慢坐下,他仰着头,眼望着外面的浮云,清声yín道:“生如庄周常梦蝶,饮马河山……”他yín到这里,声音突然一哑,怅望着浮云的双眼中,渐渐变得湿润。

    陈容朝他看了一眼,便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马车在沉默中缓缓驶过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王弘的命令一个接一个的下达,每过几天,便有属于他的护卫风尘仆仆地前来。

    便这样,队伍增了又减,减了又增,时间也一天一天地过去。

    转眼,一个多月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,陈容一直有点恍惚,一个人坐在马车中时,便会自言自语着,也不知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一天,王弘远远地看便到陈容走在一棵樟树下,红色的衣裳随风飘dang,衬得细腰越不盈一握。

    皱了皱眉,他朝她走去。

    靠近时,见到陈容低着头,足尖在泥地上划着圈圈,他负手靠近,温柔问道:“何所思也?”

    王弘的声音,显然惊醒了陈容。她急急回头。见到是他,她勉强一笑。

    这一笑,有点恍惚。

    王弘静静地盯着她,徐徐问道:“卿卿,何所思也?”

    声音温柔而坚定。

    陈容net动了动,她侧过头去,任由长风吹1uan墨,“我,”嚅了嚅,她喃喃说道:“我……没事”

    “没事?”王弘眉头一皱,盯着她狐疑地上下打量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。

    只见前方的官道处,黄沙漫漫,十几个骑士的身影在黄尘中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王弘静静望去时,一个幕僚大步走来,他走到王弘身后,与他一样看着那些急急奔来的骑士,低声说道:“必是建康来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王弘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转眼间,那十几个骑士已卷着黄尘,冲到了王弘面前。远远望见,他们便翻身下马,跪倒在地,高声叫道:“郎君”

    最先一人喘了一口气,急叫道:“郎君,甲午日,王估郎君娶了谢氏之女,王颜郎君娶了九公主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那人抬头看向王弘,灰尘仆仆的脸上满是忧色,“如今,建康城内流言纷纷……谢尚书说,王家七郎风流多情,他心上只有那个啥子道姑,他家的女儿,不敢配也。”咬了咬牙,那人一边打量着王弘的脸色,一边xiao心翼翼地说道:“族中众人经过商议,便,便应了谢尚书所请,由王估娶了他家之女。王颜娶了公主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谢家女儿,还是九公主,都是一直痴慕王弘的女郎,特别是那谢尚书的嫡女,那可是家族内定给王弘的妻室,他来南阳前,这桩婚事正在慎重地讨论中。

    天下间,一个男人最大的羞辱,莫过于夺妻之恨。虽然那谢氏女郎并不是王弘的妻子,可明明家族都商量好了的,这一转眼便她配给别人,那是赤1uo1uo地打脸啊

    因此,那骑士的话音一落,众人便同时低下头来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王弘神色不动。

    他嘴角含笑,温柔地倾听着。等那骑士把话说完,他轻轻问道:“还有何事?”

    另一个骑士走上前来,他单膝跪地,沉声禀道:“族长下令,他说郎君年纪尚幼,还需磨砺,那划在郎君名下的黑衣狼卫,暂时收回族中。还有,以往归郎君辖管的影叶,分给王估郎君代管。还说,郎君名下的十万亩良田,一千家店铺,其中九成是族中历年所赐,也需收回。”

    越是说到后面,那骑士的声音便越是低微。短短几句话说完,他已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陈容便在王弘身侧。

    自第一个骑士禀告起,她便脸色不好,现在听到这里,她已脸白如雪。侧过头,她怔怔地看着王弘。

    与陈容一样,王弘身侧的幕僚,护卫,已是人人脸色大变,他们也在看向王弘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的郎君,此时此刻,依然背负双手,温柔而笑。那含笑温文的样子,说不出的俊逸和脱,便是那双眸子,也是宁静高远,不见bo澜,仿佛眼前这两个骑士所禀报的,只是少了一辆马车这样的xiao事。

    他旁边的幕僚上前一步,朝他拱了拱手,脸色青地说道:“郎君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他急急地看着王弘,叫道:“族长此举,分明已是把郎君当成普通子弟啊,这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在众人紧张不安的目光中,王弘嘴角轻轻一扬,噙出一抹微笑来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对上陈容雪白的脸,乌黑的眸子,他伸出手,缓缓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便这般握着她的手,王弘转身向马车中走回。

    直到他走出几步,众人这才反应过来:郎君居然什么话也没有说呢。

    那幕僚急急上前,走到他身后不安地问道:“郎君,郎君,郎君”

    他叫得很急,对上王弘缓缓回眸,含着笑意的目光,他僵了僵,好一会才叫道:“郎君为何不恼?”

    “恼?”王弘的声音轻细如微风,他悠然笑道:“郎君我为什么要恼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幕僚怔住了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骑士走上前来,他朝着王弘双手一拱,沉声说道:“郎君,族人派来的人已然上路。他们,”他咬了咬牙,大声说道:“他们前来接收黑衣狼卫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随行的千多护卫同时单膝跪地,叫道:“属下该当如何,还请郎君示下”

    这些跟着他出生入死,帮着他打败慕容恪的护卫,便是王氏家族中,最最精锐的黑衣狼卫的一部份

    此刻,这些忠心耿耿于他,与他生死与共的护卫们,齐刷刷跪在那里,望着他。

    静默中,王弘缓缓回头。

    他温柔宁静的目光,缓慢地扫过众人。

    风拂起他的长袍广袖,拂起他垂在背后的墨,这个长身yù立的少年,在此刻,直直宛若姑射真人。

    他看着他们,声音一提,清润而温柔地说道:“何必惊慌?”

    只是四个字,却有一种宁静的力道。一时之间,众骑中的低语声,喧嚣声同时一止。

    王弘嘴角一扬,“诸位苦练多年,人人都有出类拔萃的本领……然,难不成我王弘与诸位,这般日夜辛劳,苦练本领,便是为了在建康城中,在众贵族中斗jī耍狗?耀武扬威?”

    他平素话不多,而且说话极温雅。这一句不客气的话一吐出,众护卫齐刷刷脸1ù郁怒之色。

    王弘衣袖朝着北方一拂,清润的声音悠然中带着铿锵,“他日能纵马驰骋时,再与诸君相约”

    声音堪堪一落,众护卫同时tǐng直腰背,扯着嗓子大声吼道:“誓不敢忘”

    一千多人的怒吼声,冲破云霄,远远传出。

    面对着这些热血沸腾的护卫们,王弘笑了笑,他看向那跪在最前面的一个护卫,清声道:“方文,好好管束弟兄们。”

    这却是嘱咐了。

    那护卫方文大声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再抬头时,王弘已牵着陈容的手去远。

    方文看着王弘的背影,咬了咬牙,忍不住叫道:“郎君便不反抗么?以郎君之智,天下间谁人能敌?郎君为什么不争得高位,为什么不领着我等驰骋天下,留下千秋万载名?”

    他的吼叫声很大很响,说出的话,令得山野回音阵阵,传dang不已。

    千多人瞬也不瞬地盯视中,王弘没有回头,他一直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他便这般牵着陈容的手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直过了好一会,马车才开始启动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失望,也许是因为落寞,护卫们隔得很远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王弘轻轻唤道:“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一人靠近来,他低哑暗沉的声音悄悄响起,“郎君。”

    王弘轻声说道:“调查一下,黑衣狼骑中,方文与什么人走得近,我要知道与他来往密切的所有人的名单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王弘寻思了一会,又吩咐道:“密密传令,关注王估的一切举动。记着,我要知道去年我在莫阳城时,他所做过的每一件事”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“接收黑衣狼卫的人什么时候能到?王估在不在?”

    “约明日午时可以与郎君相遇。王估郎君不在。”

    王弘沉yín了一会,轻声道:“知道了。族中这次会议的诸般事宜,你们可有留意?”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

    那人应了一声,道:“需明日午时才可送到郎君手中。”

    王弘点了点头,道:“知道了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那人一退下,王弘便转头看向陈容。

    他对上的,是把头靠在他的膝上,神色宁静的她。

    伸手抚上她的秀,王弘低低问道:“想什么?”

    好一会,陈容的声音才从他的手掌中传来,“我要想,阿容让郎君担了这么多烦恼,便是没有了以后,也是值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一落,王弘便哧地一笑,说道:“刚刚与阿容相悦,阿容要我从你背上给你一剑,说这样才值。那一次我得了病,与你湖边相依,你也说,有了那一日便值了……你这fù人,恁地多思”

    他也不等陈容反驳,头一抬命令道:“走快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##

    今天依然停电一天,直到九点多才来电,幸好昨晚赶了一半稿,现在才能更新……也不知这日子何时是个头。

    最后,求粉红票呢。

    读文学 www.du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媚公卿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媚公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媚公卿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